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猫外交官 的博客

 
 
 

日志

 
 
 
 

有关音符的记述  

2018-06-28 10:18: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我去中央音乐学院看了三场演出。一场儿童话剧,一场西方百年经典室内乐,一场指挥系考核的交响乐。有关我前天感叹道好像作曲系的学生受到了谁的点拨,忽然冒出三个大神来。昨天某些人也回答道,好像是受了好几个教授的指点。说起来学校的好处就是专家指导不要钱。但多少也要遇到对的学生,否则也是坑。我昨天还听某教授念叨,某些人本科才开始学音乐,能写成那个德行已经是不错了。我心里又是一通感慨,也不好评价到底是全都从小直读好,还是要广开大门欢迎好。晚上那个大型交响乐第一首曲子是完全演坑了,不过第二首倒是越演越和谐,听他们指挥在介绍的时候指导乐队协调讲的道理,我倒是有点知道之前作曲系那三个大神玩的是啥花样了。这忽然让我想起最近一直萦绕在我心头的一个问题,音乐叙述性的价值和定位问题。所以决定按照我自己的理解,写这么一篇文章。

       我记得我去年刚去中央音乐学院的时候,那帮教授主要的重心在讨论有关中西方音乐发展路径,以及制式差异问题。契入点当然是如何走向国际化,以及中西方音乐的融合。讨论的细节则纠结于民乐教学特点,曲目,乐器,作家之间的交互联系。然后谈到整个音乐系的基础课是基于西方交响乐的逻辑做的,从人才的考核,到乐器的介绍,到乐理等等。有人认为,应该从乐器多样性以及曲目的增加上,来实现现代民乐的发展和繁荣。其中一个重要的议题就是作曲家对乐器特性的了解,以及各种乐器的组合。创作方向上嘛,就基于西方现在兴起的现代音乐潮流,在音乐重新大发现的过程中,把民乐揉进去实现弯道超车。

        不过后来我再去听他们民乐系写的新曲子的时候发现很多乐器的音色之间互相冲突,当时我也不是很懂这种现象到底叫做什么。就是感觉可能写曲子的人脑残没想好,自己没演奏一下就甩给乐队。当时我还用指挥系里作曲家,指挥家和乐队之间的关系谈了很多感想。结果还真有教授跟我说,音色之间听着冲突,是没有和旋。这是西方交响乐里才有的乐理知识。忽然有种发现新大陆的感觉,大家好像从之前那种不得不用西方音乐教学,意识到西方音乐中的某些高明乐理逻辑确实是有用。我们不是仅仅基于民族记忆的断层和自卑才学人家的东西。

        当然,除了这个各个意义层面大家好像都知道,又好像是新发现的和旋知识以外,去年我们也是谈过一些有关演奏员对待曲子要深刻研习的态度问题。不过对于百年前的经典来说,那是经历过时间洗刷和筛选的结果。每一首曲子都有研修了很久的专家教授在一旁指点与研讨。对每一个段落的考究与思考那是多了去了。一如我昨天听得那个百年经典的演出一样。因为跟这帮音乐家接触的多了,无论是从乐曲结构还是作者创作心理来讲,越发能理解这些人在历史留名的作品是如何被后世审视与洗礼的。但对于新生创作作品来说,就没这个尺度可以遵循了。

          对于新生代的作曲家,最尴尬的问题无外乎,自己还没有得到世人认可的同时,接纳与学习的是传统经典思路以及新思潮下音乐大发现逻辑的交织冲击。到底什么是对的,什么是可以遵循的,好像比前人那种线性传统继承之后的再突破更加模糊。有些时候面对传统能找到理由支撑自己的创新是一回事,传统可以被随时颠覆但又没有准则说什么是对的,那就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现代音乐思潮的本质是希望跳出经典乐理结构的创作范式,回归到更加早期的创作底层思路上,重新发现音乐的可能性。在某些人眼里,这就是求真的过程。虽然这一论述并没有错,但给观众的理解好像相对应的就是古典音乐就不是求真。这一基于知识背景的完整程度的发言,给很多萌新小白一种偏见判断,那就是现在的一切是对的,古典音乐就都是迂腐的,只要与古典不同就代表着潮流与正义。忽然想起破四旧了。。。

        某些本科作曲系的学生,基于这种偏见也好,亦或者是自己性格中理解的创新也好,搞了很多四不像的东西。你听他的曲子有一种纠结,按逻辑来说其中也蕴含着音乐的基本结构,但是凡是让人感觉应该是一个舒服的地方,都写的特别让你难受。我一琢磨,这好像都是在哪个乐曲小节里见过,然后又反向改写的玩意。对于某些学生来说,反传统就是等同于创新。放下分别偏见与反对是完全两码事。很显然,这个哲学基础某些人没想明白。

        各种各样的毛病,我前不久也专门写过文章《永恒的完美与缺陷》,在这就不赘述了。但想要跳出这种种错误简单的思考,以一种更加开放的构架给新生代作曲家介绍与讲述创作的系统逻辑,确实是一个需要考虑的问题。就当下的情况而言,在现代音乐发展的浪潮里,对于音乐再发现与再发展应该做一个系统的界定与区分。在我对比某些人所谓现代音乐创作中一个核心理念就是对声音的运用上,试图有所创新。长篇的,大段落的全都是某种简单线性逻辑的倾泻。可是假如你去听古典室内乐,整编乐章想表达的东西也就是人家三五个小节的内容。也就是说古典音乐不是只在题材上讲神性,讲凡间,他们在讲述这一切的时候,其实用的音乐语言还是简单的音符交织在一起所形成的复杂情感甚至是宏大背景的衬托与叙述。
   
       细翻历史文献,尤其是传播学历史,我们会发现在古典音乐发展到今天的过程里,其复杂程度与人们日常生活的享乐方式有很大关系。从游吟诗人的单乐器演奏,到贵族小家庭的室内乐,再到工业革命大众消费的交响乐。这一发展脉络与音乐用途,对象与叙事题材息息相关。我昨天在听交响乐的时候,对比之前刚听到室内乐经典,忽然发现其音乐叙事能力上,就好像本来是演黑白默剧,忽然看了3D特效的现代音乐大片的感觉。虽然内核上来讲各有各的经典之处,但是声部内所能够营造的复杂性却成倍的增加了。我们不是刻意追求复杂,但从工具功能上来讲,复杂确实给我们提供了更多展示纤细情感与更多维度的可能性。


      我昨天在看那个小话剧《丢了鼻子的小丑》时。创作团队据说是跟戏曲学院合作,各个专业的学生都有。事后他们开了个群邀请观提意见,我在群里跟另一个人讨论的时候忽然意识到在观众事后品味暗含在台词里的暗线时,其实都是需要创作者一开始就相好的。一个好的剧本不仅把各自信息放在各个维度层次去让你发现,可能是一个道具,也可能是一个动作,亦或者是不经意的一两句台词。但只有想的周全才能自说其圆,而不是像某些大制作游戏电影那样,好几部游戏大家玩完了都感觉编剧脑子有坑,暗线完全圆不上。其实这本质上就是剧本没有经过充分打磨的问题。但这确实说明艺术的发展确实是通过拓宽信息表达的层次来让观众反复思考与推敲的,而不是把偌大的故事放到一个平面叙事堆砌给观众,亦或者把一个非常小的细节放大没完没了的雕琢矫情。

      从现代音乐对音乐乐理的重新审视再发现这个潮流来看,虽然很多人都试图摆脱所谓的传统框架,比如乐章节奏的设计,老师可能会思考的是标准三乐章变四乐章,或两乐章。而学生想的是我干脆就不要乐章,连乐曲里面都要反传统,就不按慢急平的音速逻辑来,从头莽到尾。可其实乐章拍子的设计,是基于观众的聆听心理逻辑来的,你从头莽到尾,观众听着就很闹心。让你坐高铁不设座位,全程垫着脚站着,你受得了吗?这就是基于偏见的偏见。

       当然,比较传统的音乐家搞创新,往往都是基于传统,从某个维度找突破的,比如题材上,比如描述方法上,比如章节联系上等等。虽然有些时候我感觉与其是说创新,不如说是力有未逮,驾驭不了。另一个方面来讲,随着图像技术的发展,类似传统交响乐发展的时代背景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你写用声部写的那么复杂的内容,可能导演用些CG特效,也能够交代出来。从观众的感官负荷逻辑上来讲,多维度感官的低频调度要好过单一感官的高频调度对运行支持更加流畅。能全程坐下来听1个小时交响乐的人少,蹲在电视旁边看1个小时电影的人却很多。所以交响乐的艺术表达结构丰富程度上,应该是一个时代的高峰。后来因为时代变了,好像就没那个必要和需要了。但其中蕴含的理念其实依旧可以被现代人所运用。

        一个才排了三个月的小剧组,可以组织起来的叙事内容与价值内涵都要比一个大型交响乐涵盖的信息要多。艺术多少要能给观众留出交流讨论的余地,才是有嚼头的艺术。某些人成天在那琢磨叙述呜呜丫丫怎么跟别人叫的不一样,真的不是什么好方向。我前两天虽然在微博里讲了个有关《思凡》联想的黄段子。但它至少是有这样的价值理念可以展示给那些对佛学理念感兴趣的人去感应和思考的。这或许是有别于古典交响乐的一种嵌入式的理念的表达。但你不能说,脑袋空空啥也不想,独钻细节就叫求真。

        我这篇文章讲的音符的记述性,最重要的其实就是想说明,乐理发展其实是从对于观众的影响开始的。类似伯牙子琪那样高山流水遇知音的自娱自乐或许在音乐发展的最早期存在过。但自娱自乐不是音乐发展的最终点。从最广泛的观众意义上来讲,听得明白,能够引起思考的重要性,永远高过作者我想用什么方式表达什么这个逻辑。假如一种艺术无法解释现实或真理,那么它就无法让人长时间的驻足与揣摩。我们是求真,而不是说只要跟别人不一样说什么都是真。

         音符的记述性,是艺术表达非常重要的一个基本原理。反其道而行之,没人会感觉这有啥意思。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