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猫外交官 的博客

 
 
 

日志

 
 
 
 

有关劳动生产率与社会文明水平之间的关系  

2018-06-12 13:13: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我在写有关文化伴随着基因,生产方式以及多元化社会结构治理规则的演变在大区域范围内迁徙,所发生的动态过程。写完以后,我重读一遍发现,有些需要知识内容和实际经验相对应的细节,我并没有因为话痨说的充分详细。在思路上有很多地方阅读起来是断线的。这就让我感到非常的尴尬。文学有些时候最麻烦的地方就在于你要考虑到不同的读者所处的时代和知识背景,往往很难兼顾多个类型的人都感到满意。
      在我的写作早期时间里,最开始是崇尚于某种指标的满足,比如写的字数多少,亦或者能否通俗易懂的把道理说清。后来一点开始考虑到情景代入,不是为了说理进行论述,而是为了引发思考和揭示某种新的视角而进行叙述。只不过我所理解的引发思考和揭示,往往是基于我阅读以后的联想,而不是对应具体的某一个状态的读者。再后来开始意识到要基于某种状态的读者进行描述以后,你又发现读者的状态跟类型各有不同,必要的时候,可能需要你在论述之初,就考虑到写给谁来看。

      应该说兼顾是非常难得事情。但也不排除写high了以后,偶尔出一些不错的神作。但你不得不承认有这样一个难以理解的现象。往往当你写作的时候明明感觉非常痛苦,但写出来阅读的时候却感觉很通顺。而当你写的很high的时候,读起来却发现有很多地方没有展开,详细考究文法的衔接,存在很多需要知识背景才能想明白的疏漏。当然,有些时候我是用蒙太奇来安慰自己的,期待读者能够靠自己脑补。但也有些时候确实因为文章写完,结构已经定了,不好唐突为一句话再展开一段说明。所以不免有些遗憾。

      我上篇文章里,说到有关生产方式对文化的影响问题。个人感觉即便是举了那么大的一个例子,在揭示三者联系的时候,还是笔墨太少,没有说通顺。所以我琢磨着用这样一篇专门的文章,把这个非常重要的细节,再好好说说。科普一下。

      我个人感觉我上篇文章里,有一个地方因为笔墨太少,看起来非常的不自然。那就是有关社会生产力水平对文化价值判断的影响是如何发生的。也就是在讨论有关文化价值判断中,对于健身的健康标准,社会舆论如何从过分瘦弱,到肌肉崇拜,又向着科学原理和多元化的定制健身计划方向发展的。这一部分几乎就是两句话一笔带过,给人感觉非常的仓促和不自然。所以我打算重新举一个我们现在生活身边发生的事情,来说明这一问题和发生规律。

      我记得在前几年有人在写预言的时候,曾经举过这样的一个例子。说是两个生在现代的罗汉(圣人)走在大街上看到一个宝物被扔在地上,路人捡都不捡。于是两个罗汉在那聊,说这是大圣之世,放在我们那个年代,大家或偷或抢都来不及,现在这宝物扔在地上捡都没人捡。我当时看这个预言的时候,完全联想不到预言里说的宝物是个啥玩意。后来到了2016年的时候,共享单车出现了。到了现在几个核心大城市据说被遗弃没人要的共享单车以万辆记。我才偶然回想起来当初某些人写的这个预言。

       当然,相对于超一线城市自行车扔的满地都是,在类似北京郊区,我住的燕郊,在大街上一辆共享单车都没有。我为了买个炸鸡,坐公交太近,走着又有点远,只能偶尔在回来的路上,提前下车买一两次。且要是交外卖,配送费都够我买半只炸鸡了。我去年的时候,还专门因为这个问题,做过一个调研。后来有个出租车司机跟我讲,其实一开始共享单车在燕郊是有的。后来都被人为破坏了。你们猜是谁干的呢?我已开始以为是几个共享单车配送的对手企业。结果这个出租车司机跟我讲,是电三轮跑运输的给破坏掉的。就是那种没有运营执照,挥手停下,看心情找你要3块10块都是他的那个电三轮。

      道理我是懂得,共享单车解决的是2公里以内300米以上的短途交通问题。跟三轮车存在竞争。但为啥北京每年也扔几万辆单车,还没完没了的投送,而燕郊就一辆都看不到呢?北京交通部门,成天喊话说要搞高科技,共享单车停车位,又是搞技术垄断,又是搞破拆回收,也没见像燕郊这样街上一辆都没有的情况啊。难道燕郊的交管部门效率比北京还高?后来我在观察清华北大附近的共享单车的时候,发现这个事比我想象的要稍微复杂一点。

       共享单车这个东西,最早是从素质比较高的学院区开始试点,后来逐渐扩散到各个城市的。但其实从破损率来讲,其实各地都差不多。从最早的同业竞争,到后来的二维码小广告和诈骗,再到个案动机的暴力破拆其实各种各样的情况和理由都是存在的。在我经常散布的清华西门向南不远的地方,有一个斜街。那条斜街上散布着上百辆共享单车。且每过一段时间各个品牌的车,都出现过。我甚至还亲眼见见过有人如何暴力破坏打砸共享单车,扔得到处都是。但与此同时,那条斜街上每天晚上都有大货车拉走破损的单车,换上修整好的新车。可以说那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共享单车投送源头地点。

     在长时间的观察当中,我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共享单车的流通形式并不是平均分布的。而是根据长时间的大数据分析以后,逐渐锁定单车投放位置的。比如最早的共享单车投放,我记得OFO,在北大院内曾经专门租过一个片区。类似清华一开始是许出不许进,而北大有一段是奇葩的许进不许出。不过后来北大校内的那个投放点被取消了,搬到我说的那个斜街上。当然,之所以如此,并不是因为承租停放场地的成本问题。而是投放之后的使用效率与扩散过程所决定的。

     虽然正常来讲,那条斜街平时看着人一点都不多,也没啥重要的景点,但那个位置却是一个密集的学院区,每天有大量游客在逛周围景区的过程里,会使用到共享单车。所以扩散频率其实远比我想象的要高,主要是因为每天晚上都补充,所以看不出来差距。只有当你观察那些被人为损坏的单车被更换后,才会意识到这是不同的两批单车。

      虽然从买方市场来讲,共享单车这个东西是一个利国利民的好东西。甚至有人写预言暗示这种东西的存在。但在实际发生发展过程里,你会发现即便是宝物,也并不是所有人都欢迎和保护。比如小城市的三轮车,比如同业竞争对手,比如自私的人,没素质单纯为了破坏而破坏的人等等。但面对这些负面因素的时候,不同地区在流失分散的过程中,会呈现出不同的效率来。

      类似燕郊这种郊区,虽然也有学校,但除了一些非常特别的个案,会为了方便出行用私家车专门拉几辆共享单车到自己出行的附近。但一旦被人为破坏失散以后,就很难补充。或者说,在这些地区,这些共享单车企业根本就没有考虑过要设置投放点,补充的想法。是因为他们惧怕地方垄断和同业竞争吗?我想并不是。否则在清华那条斜街上没完没了的共享单车的破坏与补充不会存在。主要问题其实还是在于效率上。

      共享单车这个东西,主要资金来源有两个部分,一个是押金,一个是使用费用。大城市使用共享单车的主力有两个部分。第一是上班族,第二是游客。当然还有一些学生和居民。游客部分流量大,主要吃押金现金流。上班族则是吃租金。虽然在一些学区可能没有多少居民区,人口密度并不是那么的高,但由于存在游客和潮汐性质的上班族,所以单车实际使用流量要远超其居民密度。但是,反过来讲,类似燕郊这种号称睡城的郊区。虽然有庞大的社区和入住率。但每天的平均流量远低于核心区。因此,这些低流通量的区域,根本不会专门设投放点。该区域有限的流散来的共享单车,也会由于我们上面说过的负面因素,很快就破拆掉。

       虽然共享单车从资产模型来说是一种新生事物。但说到底还是一种供需关系的市场化结果。只不过这个市场并不是基于严谨的城市规划逻辑,而是基于更加动态即时的运输需求而被识别与供给的。

      那么,这跟我们题目中所说的劳动生产率与文明水平有着啥样的联系呢?我们传统的分析视角,往往是基于一种作用力的因果关系来分析。比如我们立论说根据客观原理,未来一定会发生什么。但在这个案例里,并不是基于城市规划局或者交通部自说自话的规定,讲我们提倡,允许,或者禁止什么东西存在,它就一定会按照我们的规划和说法存在。客观事实虽然也是参照某种规律,但这种规律是基于实际运输需求而呈现出来的最高效率模型。

     当然,说是模型,其实也主要是方便大家理解,在具体事实中,它并不是那么完美和严谨的自循环体系。比如大城市每个月都自行生成的单车废弃场。其实本质上它代表着某种交通运输流向的死结。就好像我们去西藏新疆的高铁,怎么算都是亏本,有去却无回是一个道理。在公共交通运输体系里,这类情况往往以财政补贴或者加价的黑车形式存在。但放到自由流动市场,就会以废弃场的形式出现。它是现实交通循环的死结,但确实是有客观规律恒定的模型。无论交管部门是为了牟利人为拔高要求也好,还是出于竞争诋毁甚至是破坏也好,它本质上还是体现宏观自然规律的意志,搞那些小把戏花样是没用的。事实上,他们说的那些主张效率还不如现实现状。

       在这个案例里,我们可以从两个角度理解劳动生产率。一个是产能供给水平,比如为啥有的地方源源不断的供给,有的地方压根就看不到。另一个是产品满足需求的价值产生效率,比如为啥有的地方还是电三轮,有的地方堆积如山。我们这里指的社会文明水平,其实是一个动态平衡中所体现出的稳定水平。得不到补充消散了,堆积如山没人处理,其实都算不上是稳定。只有双向平衡的地方,才存在稳定发生,甚至溢出效应的存在可能性。这一逻辑用在技术研发,生产等领域其实是可以互通的。

       从外围的角度来讲,我们评价共享单车这一新生事物,代表着人类文明在生产消费制度上,出现了重大创新与变革。甚至由此产生了所谓共享经济的概念。但正如历史学家纠结人类历史变革中,在各地都存在所谓技术分火苗,却为啥仅仅在某一地区形成了新的经济体系与文化气候。比如为啥是英国先工业化?为啥是欧洲先成了列强?或许上面的解释中,大家也能联想到一二。

      我在上一篇文章当中用健身举例,但没有详细明说的,其实是有关人类文明的价值判断如何因为对事实的深入理解,转变的客观规律。只是例举了结果,但没有揭示背后的逻辑。单一价值标准的发现,如何向多元动态平衡自然进化?道理就在于,单一价值判断虽然揭示了方向,但并不是所有人都严格适用。比如我们虽然出于对肌肉的崇拜想要搞清楚肌肉生长的原理,但并没有根据每个人的身体素质基础和其个人主观意愿让他自己选择,如何健身。在最早期的单一标准逻辑下,可能就只有两个极端审美,一个是暴瘦,一个是肌肉的极端发达。而多元化审美,则是向我们揭示了人类自然进化的机理,以及肌肉生长的原理后,可以由个人情况来决定如何选择与使用这一技术。比如仅仅用于治疗肌肉萎缩的人群,以及在培养运动员的过程中,只对需要大肌肉的运动员提供相应的技术支持。

       在社会平均劳动生产率底下的水平,可能完全不会允许搞融资租赁的业务,比如先生产出来,再根据需要租用。只有当工业生产水平,和人均消费水平,以及市场动态消费规模达到某种和谐平衡的情况下,这一现象和经济模式才能够存在。从宏观的角度来讲,这是资本的解放与更加高效的利用,文明素质的提高。但从微观的角度来讲,它一定是正面需求抗住了负面因素,才能够稳定发展,客观存在。才有所谓的稳定关系关联,而不是某些人有限观察下脑补出来的发明创造。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