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猫外交官 的博客

 
 
 

日志

 
 
 
 

意象中的你我他  

2018-05-08 10:27: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晚上看了一场中央音乐学院和中央舞蹈学院的联合创作演出。看的时候我脑袋里忽然跳出意象这个词来。按理说我之前也看过他们跟中央戏剧学院的演出,不过那又是另外一番场面了。而舞蹈学院的作品更加倾向于舞台和肢体表达本身对概念的表述,这跟戏剧里成套的角色定位,行为做派,以及戏剧创作思路有很大的不同。戏剧这个东西有个脸谱,打扮,基本上你就能猜出这是哪出戏,演的是谁。然后剩下的功夫主要看演员演的像不像,表达哪个层次的意境和宗旨。而纯舞蹈和音乐的结合,则没有这么多条条框框来辅助观众去快速接受舞台内容。需要更多的节目介绍,舞蹈本身与舞台空间的设计,以及音乐的配合才能营造出这种概念和意象。

       我记得我去年看戏剧学院的合作演出的时候,他们的合作思路更加集中于戏剧艺术框架下独立于演员,通过音响效果实现对角色的阐述。用音乐对艺术角色或叙事本身的沟通与创造。而我昨天看的这个演出,11个节目创作层次水平各有不同。有的完全集结于演员本身的舞蹈技法水平的,也有的充分利用舞台空间与光影效果设计意境的,也有的倾向于对某一时代有一群体的概念解读表述的。这让我在看到两者不同的同时,也在想舞蹈学院专门作为一个艺术院校跟其他门类的艺术院校立意的区别到底在哪里。哪些是他们的核心艺术传承,哪些是他们与别的艺术门类交叉产生的创作创意。

     最开始那两个纯靠演员肢体语言撑场子的,确实是把舞蹈这个艺术的技法层面的一些内涵表现出来了。但相比之下好像更像是一种知识的实践,音乐与其结合的深度略显不足。第三个开始就有点强调演员和表演意境的关系了,且加了一些光影效果和抽象表达,但总感觉像是命题作文,每个小结都是脱离于音乐按照时间顺序独立创作拼到一起的。11个节目里,有六个都是有这类问题。要么是追求纯舞蹈,音乐就是配角,要么就是创作过程与音乐的交流配合有点脱钩,节奏感不行。
     
     有叫《如来》的节目,对舞台的运用确实不错,但我看了半天,总感觉是甩包袱,完全没有看出跟如来有毛关系,叙事交代有点不清楚,但总体在舞蹈和音乐,舞台与角色的设计上,算是完美的衔接,还算不错。还有个《凤求凰》的节目,虽然是单人舞,但很显然是脱离于戏剧的范畴,人物表达的张力和情感内涵都演出了新的套路,给我一种这可能就是小说里主角师傅和作为背景楷模被女粉疯狂膜拜叫老公的原型吧。
      后半场《西口》和《农妇》还算不错,群像舞蹈。不过看的时候,我也是在前面看了一个有叫《惗》的节目,换了个新角度去思考。按理来说那个单人舞演员还是很卖力的,但我看了半天一开始以为是演一个疯癫的精神病怀念童年。结果看了一下介绍发现说是回忆自己的娘。这就很尴尬了。搞得我不知道到底演的是作者娘本身,还是基于孩子的视角怀念娘。不过无论是哪一个,这种对母亲的回忆都算不上什么正能量。结合后面的《西口》和《农妇》两个节目,让我感觉他们这批搞舞蹈创作的在选题的时候,明显是更加倾向于复古题材的意象创作。但很明显,有些意象是延续到今天可以被大众所记忆和接受的,也有些可以作为一种群像观察那个时代下某一个人群的生存状态。但也有些意象,不是越苦情,越极端就越有共鸣。

      我在看的时候脑袋里就在想,为毛他们非要选那么久远的题材,后来我一琢磨也是,把时间轴放到现代,或许大众的共识和注意力就更加分散,无法形成类似戏剧那样角色脸谱化的概念,自然而然的把自己对照进去。从舞蹈和音乐两个艺术门类直接的结合创作来看,确实会基于两种艺术表达形式本身搞出一些新的创作模型来。比如歌剧是基于详细的剧本与美声对角色情绪情感的演绎,戏剧是基于对角色的塑造,肢体语言上的演绎进行说理。这是不同时代背景与艺术欣赏形式逐渐传承积累下来的艺术表达形式和逻辑框架。当然,好的创作不是脱离原有的艺术表达技巧,而是摘取其中比较成熟的叙事框架重新建构。比如有更加详细的剧情设定就要比单纯的舞台艺术张力看着更有内涵。但最后的走向并不是又落回到传统艺术门类。
       虽然整体而言,我总感觉他们这么搞下去,肯定又会向舞台戏剧和电视台那种艺术群像的演出靠拢。但他们在一些创作思路和表达方式上的创新,或许确实可以对现有的艺术表达方式进行再改良。最起码在我看来,其中一些套路要比央视春晚的那个命题作文唱歌摆架势的套路强一些。
       用他们领导自己的话讲,这是两个一级艺术门类之间的创作合作。这个层次的创作合作是源头,连带着就会影响后面所有的二级门类的联动变化。按照他这个说法我感觉倒也没错。但这种联动更像是基于人才个人理解对各类技巧理念的创作实验。单拿出某一个节目,还没发说能跟其他成熟的艺术大类比肩,艺术表达形式也不如那些大类成熟丰富。愣要说哪些东西可以拿出来作为源头形成关联反应的话。我认为可能是他们幕后没有展示出来的那些创作过程,尤其是我说的那几个像是那么回事的节目背后的创作过程,或许可以作为现代艺术的基本创作逻辑被推广。毕竟再往前推,按某些艺术家的说法,作品都是时代的呼吁。类似《黄河大合唱》这类东西,是人民,艺术家集体呼吁和创作的东西,不可复制。再比如,按照某些艺术家的说法,社会主义一大法宝就是搞运动,当年是全民创作最后大浪淘沙才留下一批经典,可其实有成百上千倍的垃圾作品作为习作被创作出来不为人知。那些今天看来,经得起时代考验的作品并不是什么神来之笔,而是不断练习不断追求最后凝练出的东西。

       一个新的创作范式,几个对艺术理解与创作过程用心设计比较好的团队和编导团队所形成的工作机制。这些东西对于其他艺术门类,交叉学科来说就有着比较重要的源头作用了。假如是全民运动和专业化是一代艺术创作逻辑的话,灵活的试验田和交叉学科联动就是二代创作逻辑,在这之后有评判的筛选和扶持其背后的教学,创作逻辑,凝练出更加普世性的规律以及现实的协同范式,就算得上是人工自主选择的三代创作逻辑了。当然,以上是我自吹自擂,其实总体来说就是二代范式的延续,他们自己还没想明白的部分。
      
        这篇文章之所以用意象中的你我他来做标题。是基于以上思考,我在琢磨从艺术表达的效果和目的来讲,向人们传达意象的价值到底是什么?为啥有的东西就比较能被人接受,有的就只能是小范围的感动,或者就是图一乐。比如他们之所以选古代的题材,我认为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基于大众的认知水平,比较好聚焦能够被接受。也就是他们没法像戏剧一样把所有的潜台词都放在明面上让观众去接受,而是需要基于普通人的记忆和理解用艺术表达来唤醒这种概念与认知的深化。从这个角度来讲,古代素材有比较好的背景价值,现代题材不好聚焦,面对不同的观众舞蹈没法像相声一样临场调整表达对象。
   
       但这种认识其实是狭隘的,人的意识并不是只有基于记忆和知识一种方式被唤醒。比如我就特别喜欢拿没发生的未来做意象唤醒。在某些人看来,这是他们所理解不了的某种神秘力量,有的搞不清为啥还对我有敌意的家伙,声称这是比洗脑还可怕的魔音。其实本质上来讲,并不是我有啥神奇魔力,打个响指别人就着魔了。而是因为我对于我要说服的群体以及他们所处的环境从起源到当下有的经历,过往,以及内心的困境都有深刻的了解和把握。最重要的是,我准确的知道他们的内心结构上的困难在哪里,知道用什么方法基于他们的现状能够推动改变。那些看起来像是预言一般的话语,其实就是基于人内心最深处的渴望和他们所能理解的层次被表述出来,引导他们行动而已。

      当我们创造一个意象仅仅是为了得到别人的认同和感同身受的话,为了得到最大基数的观众,你就只能去寻求最有共识的东西。而最有共识的东西除了欲望以外,就只有历史而已。这是为啥这些人被历史所束缚的原因。能做到万世传颂的东西自然是非常的难,但想要在历史上留名,从推动人们行动这个角度去构建意象,是最起码的手腕。所以艺术创作不仅可以写历史宏大叙事,写现代的众生小相,其实也可以写有关未来的变革与预言。

     当然,从这个角度来讲,就不是仅限于艺术表达形式和创作工作流程这些艺术技术了。你多少还是要对自己的受众,自己所处的时代有一些深刻认识才行的。
 
     除此之外,我再多聊两句有关意象中你我他的问题。无论是过去,现在,还是未来哪个时空的意象,三视角的用途逻辑还是比较固定的。比如说“我”这个视角,本质上是观众自身感知的视角,是对意象接受的基础。虽然这个东西不会写进剧本,简介里,但它是创作的基础。就好像产品经理要做用户画像和市场调研一样。假如缺乏这个“我”的认识,只是站在创作者本身的视角试图基于自己的知识,想要表达一个什么标新立异,某些自认为不错的东西,往往下场都好不到哪里去。
      “你”这个视角,其实才是观众眼里看到的意象。也就是他所接收到的,自己所不了解的那个新东西。所以从客体的角度去描述自己想要向观众表达什么,如何理解才是对自己构建意象的主体。有些东西结合的好是充分直观的调动了观众的各种感官。有的东西结合的不好,就是他们基于自己也没想明白的叙事逻辑,拼了一个自以为十全大补的玩意,结果东西用的挺多,观众看得很蒙。
        “他”这个视角,本质上是观众与创作者一起看演员的视角。观众看演员表达和场景剧情设计的综合去猜创作者想要告诉自己什么,创作者也反过来试图用这些东西向观众表达自己。但演员以及场景里的一切,其实又是一个间接的客体与观众和创作者所隔离。观众和创作者不是演员,但又被演员的行为所联系。这样观众和作者的思绪,才不会局限于自己利益观和情绪的小情小爱。才会有不同的角色之间所构筑起来的复杂叙事。假如演员就是观众,作者就是演员,结果就只会是让观众感觉自己是当事人,作者是个傻瓜或独裁者,让自己接受强加来的理念。这就好像小孩玩家家酒,因为知道是假的,所以才能在模仿和试验之后找到正确的路。假如作者非要让观众承受演员所表达出来的后果,情绪和必然代价,那么结果就只会是作死。艺术是启发和引起观众的共鸣,而不是强制要求观众接受自己的说法。

      从这个角度来讲,生活中有很多事其实是非常灵活的,我是有比一般人更强的影响力,这是因为一般人想不到这些。但并不是说,我说的每一句话都像法则一样,就只有尊崇和不尊重两种选择,受益和被碾压两种后果。我所看到的都是基于每个人自己的状态与这个世界交互之后的后果。凡事虽然没有绝对,但从线性逻辑看来,确实是比大预言术还准。有些人想不通这个道理,非要叫板,以为搞点例外就能证明点啥。其实除了恶心自己以外,没啥大用。因为个人意志是对等自由的,你能作死我难道就不能调整策略,非要等着被你坑吗?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