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猫外交官 的博客

 
 
 

日志

 
 
 
 

有关如何介绍文化与文明  

2018-05-27 22:33: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下午的时候,去中央音乐学院去听了一场给东盟外交官举办的中国风音乐会。从内容的角度来讲,也就两首曲子一首歌还凑合。不是单纯的演奏不好的问题,而是整场音乐会的设计逻辑就很成问题。12首曲子,8个乐队。看起来好像是把我这几年见过的,中央音乐学院那点家底都拿出来显摆一遍。但你实际一看就会发现,大多数都是挂着名走形式的居多。那个《光明行》和《醉舞金刚》名字是叫那个名字,听着完全跟我之前听过的不是一个东西。我严重怀疑,这就是拿二线队伍凑数。除了几个教授压场以外,连附中的都出来了。看起来就好像是为了多展示一下,给后面国际交流打个伏笔,试试东盟国家的观赏口味似的。

        其中本来有一首不错的《情深意长》,前面演了个海顿的《作品74号No。1》。一开始我很懵逼,不是中国风演出吗?怎么还搞了个海顿的?后来我一琢磨,搞明白了。是想拿个这两个作品作对比,让东盟的知道我们搞音乐比国外强。当你意识到这场音乐会里的这种展现文化魅力的思路以后,你会发现包括很多不协调,不上相,甚至是挂名演出的行为其背后逻辑到底是啥.

     正常演出里,真的能够代表中国风,或者中国文化的极少。很多作品都是现代音乐的思路再编的。还有的就是为了哗众取宠,展示一下乐器的创新,首发精神,挂名吹牛。跟中央音乐学院日常演出水平相比,简直是惨不忍睹。

     当然,他们这么干很重要的两个理由其实我也大概能猜出来。第一是现代音乐作曲家和演奏家想要靠这个机会露脸装逼一下。搞点不一样的东西,要是老外认可了,就说明自己的推陈出新站得住脚。第二就是其实他们也不搞不清东盟的这帮外交官到底是个啥水准,能听懂啥,听不懂啥。所以国内玩过的各路花样都试一遍。基于老外的反馈,再作调整。本质上就是拿这帮外交官当试验品,行的不行的都拿着试试。且这个过程里,心里还发虚,搞点老的稳妥,搞点名声大的壮胆,然后在拉一些叫的动的乐队充场。大概就是这么一场音乐会。

      尤其是为了让外交官感觉自己被优待,号称世界首发《丝路。茉莉》那个曲子。说实话感觉就是几段不搭噶的愣拼到一起。听这首曲子的时候,我就会想起两件事。第一个是我小时候最早听说过有关茉莉花由来的故事。据说这个花一开始是一个广西种茶的人家,老爹从外地拿了一棵树,因为这个树的花用来熏茶,茶叶有花香就特别好卖。所以称之为穷人花。也就是茉莉花。含义就是为穷人带来微末的利益的花。我最近在看《众神之神》的时候,有一段剧情说是举行火祭,需要茉莉花。我才意识到,茉莉花可能是从印度走东南亚,传入中国的。

       现代音乐演出中,无论是老外到中国,还是中国乐队去国外,几乎有50%的概率,最后一首会选择《茉莉花》来当收尾曲。或许最初创作那首《茉莉花》的音乐家确实很强,创作过程中融入了中国劳动人民的文化印记。大家自然而然的以为,茉莉花就是产自中国的国花。很少有人认真考究过这个花的实际来源出处。

       从这个角度来讲,其实文化这个东西并不是等同于特产,必须要我们有别人没有的东西,才能代表我们。也不是说别人说过的,是最初的来源,那才是正宗的。同样的花,在印度就是用来撒着玩的贡品,在中国就用来加工茶叶。同样的东西,在本土化的过程中,注入了本民族的生活文化情感,那就是本土的东西。是值得向别人推荐和介绍的东西。

     同样的道理,文化这个东西在作为一种代表向别人推荐的时候,也不一定非要别人没有,我们有才是好的。搞形式上的创新,自己原创一套竹子乐器出来,就为了装逼说我们发明创造,特立独行,因地制宜。人家柳琴是金属的,你就搞个竹片的,美名曰中国特色。我感觉从音乐用途制式上来讲,这种所谓的发明创造真的不怎么实用,装逼的成分更大一点。我记得之前那个竹乐器乐团在清华演出的时候,还特意拿马来西亚和泰国的独有乐器搞科普。结果你面对东盟的使团,搞海纳百川,就显得不伦不类了。

      到底什么是中国文化,什么是外国文化?我们在向别人做介绍的时候,拿一个五百年前的作家跟一个一百年前的作家作对比,说我们牛逼。这真的合适吗?整个演出里,串联着大量这种狭隘的中国风格的理解与介绍形式。你要是真装逼,倒是让一线队伍拿出真本事来呀!还非要搞这种遮遮掩掩的矫情,妄图以自己知道的音乐史的理解,向东南亚的人民介绍,我们中国比欧美牛逼。这就是你理解的中国风?中国人民又一次站立起来了?

       结合去年我吐槽的,某声乐交流项目,用中文生翻法国歌剧,亦或者用英文生翻中国民歌。实在不是什么展现音乐家表演天赋的问题。基本上连各国乐理逻辑的转化都不考虑,实在是认知方法论上,除了知道文艺复兴以后的西方交响乐逻辑和中国乐器方法论的结合应用以外,啥都不知道。换个门类,宏观音乐世界观和方法论是一点都没有啊!

      这个问题不仅在演奏和创作问题上存在空挡。在文化的引进与宣传方面也是如此,存在意识上的巨大空白。以追求特色为中心,甚至人为的把引进来的东西去掉原生印记,包装成自己原创的,走形式。这让我想到,年初贸易战的时候,我吐槽前几年某留学博士贴牌造假骗科研经费的路数。有钱骗是一回事,没钱骗好像大家也都认为只有这样干才彰显自己独到地位,一定要先锋,原创,当老师可以,当学生不行。

        但事实上,无论是哪个文明,能撑到今天没有被蚕食掉的,一般来说都一定存在大量的文化交流与技术升级改良的过程。从这个角度来讲,追求谁是源头,谁基于这种初始地位对未来发展最有话语权,这本身就是一个非常狭隘的认知逻辑。事实上,我们仔细观察现在世界上公认的几大教派,在他们立论的最初阶段,往往也是基于更早的社会文化问题,进行改进迭代与传承并行的过程。没有这一融合过程,就不可能被已经存在的旧时代学说所接受和交替。所以说,某一思想是谁先创造的,因为就对未来有绝对的话语权这种认知本身就是肤浅的。我们对起点的考究,往往是为了搞清后来分支当中脱离现实的教条与夹杂私欲的曲解如何由来。不要让那些分支取代了干流,让同样的陈腐像癌症一样蚕食了前人为了解决问题本来有用的进步和创新。

       在这个过程里,我认为在介绍我们自身文化的时候,有两个最起码的总原则。第一点是介绍我们所处环境的不同,第二点是讲解我们面对所有文明面对的共同问题时自己的方法和创新。前者先让受众意识到两者之间距离,欣赏与借鉴,但不可盲目崇拜。后者让我们基于实际需要去接触接纳与了解有意义的东西。

      按逻辑来说,文明发展过程中面对的问题是类似而系统的,只不过我们各自的方法会把注意力放在不同的方面。对你是天堑的事情,可能对我就是转念之间。但假如没有这样的交流与沟通,我们是意识不到彼此的不同和优势的。

       所以,文化这个东西,向外界介绍我们自己也好,学习交流国外文化也好。不要纠结于新旧,起点与终点,影响力与形式这些东西。因为地域之间差距决定了你理解的,不一定是对方所处世界的常识。以己度人的结果,往往是很难正确对标耦合。
 
       当然,正如我们一直没确定下来什么是我们的国花一样。国家也好,中国风也好,这都是很抽象的概念,难以由某个人界定这也是常理。但以我们的历史主线介绍也好,以民族精神介绍也好,以文化价值介绍也好,也总好过这种临时乱拼的大杂烩。没有主线,就看不出规律和基准,我们就只能基于狭隘的经验和情绪来随波逐流,剩下的除了卖个面子,社交礼仪以外,啥都剩不下。我认为这是非常失败的。

       文明有起有落,有辉煌也有磨难,这都不是什么需要遮掩或自卑的。但一定要有一个贯穿始终的心态和价值判断,让人能够理解你是一个完整的人,而不是精神分裂或没有主见的孩子。这样无论你经历了什么,拥有什么,大家最起码知道用什么样的礼仪尊重你,介绍你。而不是回去以后,回想这个人,耻于介绍或者非常迷茫的不知如何说明。那就非常的失败了。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