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猫外交官 的博客

 
 
 

日志

 
 
 
 

有关创业中人际关系与能量维度理论的思考  

2018-04-30 01:57: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下午的时候,我刷了一波《战神4》的剧情。最后的剧情讲的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亲情模式。一个是以背后神话华纳神族的母子关系,一个是罗马神系的斯巴达的父子关系。前者的教育基于全知全能的替孩子着想,用尽一切办法想要避免孩子的死亡,结果培养出来憎恨自己无法沟通的逆子,后者在教育过程里经受了孩子接受各种人设之后各种蜕变。

比起否认人思绪里无知的恶存在,人性中的恶是从何处开始变得无法被抑制其实才是重点。
其中剧情里,华纳神族的首领与阿萨神族的首领所生的孩子,光明之神在刚出生的时候,就被预言家的预言所折磨。你的儿子将来会横死。为了破解这个预言的诅咒,华纳神族的首领在自己的孩子身上施加了时间永恒的不死魔法。但代价是光明神无法感受到任何东西。

看似为自己孩子付出一切的母亲,却得不到当事人的任何理解。光明神甚至渴望疼痛与死亡,不惜弑母。最后被主角父子阴差阳错的给破了咒语,在阻止他弑母的时候给杀了。但即便是如此,华纳神族的首领即便是用自己的死来平息孩子的愤怒,也不愿主角杀了自己的孩子。

而反观主角父子,从最初的陌生,信任,自我膨胀,理解团结与集体的意义,到最后认识到自己的神格与出身的意义。虽然主角奎爷是个不善言辞的人,但无论是遇到孩子在无知的时候表现出来的冒失,还是自我膨胀的时候对其他人表达出的傲慢。该严肃的时候严肃,该忍耐的时候忍耐。

我记得前一阵还看过一段有关电视剧《38线》里面部队干部培养刺头和软蛋的耐心与宽容。也忽然让我感觉,原来培养一个合格的战士,面对不同的情况也要表现出足够的耐心,而不是用重压逼迫就万事大吉了。

今天看到的一个影评里,《春夏秋冬又一春》里面讲小和尚和老和尚的故事,讲的也是一个人从年轻时无知的恶,到冲动的执念,再到欲望的毁灭与解脱的轮回。里面似乎对于宽容与淡定的理解,是基于自己也曾经犯过错的同理心来解读这一现象。

这三个故事,分别从初心与行为对人性的影响,集体对个体的榜样和熔炼,经验与同理心对道的舍得来讲对人性善的素质与追求。我认为很有意思。

这几天我对于创业过程当中对不同人的加入,坚持与调整过程做了很多思考。之前也有人跟我谈过榜样,信仰,期待与宽恕的问题。但从不同性格的人与作为主导者的我来说,发现这里面又有着很多不同的分寸需要拿捏。

      假如把善与优秀的品格作为文明产物的大厦的话,每个人的初始天赋与特性是不同的。有的人是因为环境的际遇里遇到了对于的人与需求,所以才希望研究。有的人是基于自己卑微的现实,希望有所改变所以才参与,也有的人是基于对我个人的某种期待,希望付出得到回应。善在我来看是一个基于现实的大道。他们来的时候,在我看来就好像从工地的四面八方带着不同工具与材料,试图寻求帮助,在自己的人生中构建起各自以为的成功。对有些人来说,善是资源,工具,也有的人认为是终点,或者风景。每个人的目的不同,所构建的东西都奇形怪状,但也有快慢高低。在我看来,他们所追求的东西都是建立在能力与品格之上的浮屠与装饰,只有这个根基稳固,才有可能做出优秀的上层建筑。虽然每一次我都在讲,有的人听个大概,模糊的知道。但在实践中每个人的禀赋所表现出来的状态与结症是不同的。

      有的人缺乏初心,但有求学共鸣的悟性,因此学了很多,但行动与坚持力差。有的人缺乏悟性,东一榔头西一棒子,不求甚解,虽然耐力可以每周考勤打卡,但收效甚微。有的人执着于得失,却又并不懂得得失的含义,因此你虽然不断地引导她进步,可总是因为懈怠熊瞎子掰苞米,掰一穗扔一穗。假如是过去的我,见到这般惨状,是会相当绝望的。没准自己就先因为失望把自己压垮了。环境是不讲理的,比起要求各个优秀,能够降服每个人身上普遍存在的共性问题,其实也是修行的一部分。虽然用同理心的角度来讲,每个人身上的问题都让我无比难受,看不到希望。但你总要先征服现实才有进步可言

       所以相对于故事里面全知全能的大神为了孩子未雨绸缪,结果培养出了无法理解的恨意。战士对文盲的教育中所体现出的那种包容,反倒是让我感到从心性上的敬佩。无论是放走敌人,损失补给,个性刺头,拖后腿,都没有表现出就事论事以外的灰心丧气,没有被环境的压力所击垮斗志。不管对方初心的执念是什么,就事论事的讲道理,明方向是必须做的。其实对于每个人个体身上的问题还都是小事,关键是基于外部环境的压力与对前途堪忧的焦虑是很多时候让你情绪失控的主要来源。更别提每个人基于自己的印象向你提出的期待和要求对你的制约了。
      这两天我也在想,基于对客观现实规律的研究与应用,就自认为天下无敌的我还是肤浅了。其实相对于唯心主义的思想创造,很多现实物理意义上的格局对于人的影响不亚于思想的作用。刻意规避这些东西,自诩为正道大势,其实还是过分自信片面了。自律虽然能够让自己不随波逐流,主导环境大势流向,但细化到不同的人组成团队与组织,你是无法要求每个人像你一样自律的。表面上的实力,形象上的忙碌,以及强大的盟友,对于约束那些缺乏自信与自律的人,远要比明确未来方向,分享经验规律,个性化的成长指导来的更加长效。
       从这个层面来讲,我也不得不研究物理意义上的格局是如何影响人的心理状态,乃至行为模式的。比如说我跟我老娘的关系,基于人数的能量格局,引进了我这个亲戚,保持一定距离以后所形成的能量场上的制约,以及她的恭顺。过近的距离带来的强欲望和力量磨蹭所体现出的类似宇宙星系间的运行规律。也正因为基于这一点的确认,也改变了我对爱情唯心主义按照心灵感应强弱区分的思路。比起绝对的情感判断而言,相对我创业所面对的那些普通人来讲,花费大量周章人力物力来见我的这些妹子,各个方面的素质上,条件上要好的太多了。
       我这个亲戚也因为距离我过近过繁,以及自身素质根基决定了需要向我不断索取情感上的认同才能保持稳定。假如是个人都是如此,那么我对于那些素质条件更好的妹子用过高的标准和单一立场进行评判,难道不也是一种浪费与盲目吗?

       我不否认精神情感上的重要意义,但我也没法无视物理空间中能量格局的客观规律,我已经尽量用更加宽容的心态与对外的抗压灵活性来稳定情绪,减少对抗与消极了。但对于每个人主观态度上的索取与不恭,我却没法用自身的自律来实现引导和推动。

      也正因为如此,我这几天也在尝试跟别人探讨有关类似太阳系系统的多行星之间的多层次系统的能量制衡理论。这个理论的一个基础原理就是能量守恒与多系统稳定性趋强。所谓能量守恒,作为星系中心的恒星质量虽然理论上是最大的,但事实上是存在着一个多系统吸引纠缠与趋近的过程的。细化来讲就是,最开始的太阳与距离太阳最近的行星之间形成一个最小的力量纠缠系统,但这种系统是不稳定且容易变化的。但随着更多行星被太阳引力所吸引以后,处于距离太阳最近的行星轨道逐渐趋向稳定,且后续被吸引的行星质量往往与太阳和早期行星之间形成的引力场形成一种套壳的多层次质量吸引关系。这也是为啥越在外围的行星质量越大的原因。因为外围行星质量规模相当于内轨道行星与太阳加在一起的总和形成牵引关系

      这一现象在宇宙星系与行星之间客观存在,在人与人的生态体系内同样存在。我老娘在我回到燕郊以后开始对我不恭与怠慢,本质上是我们距离太近,相吸的引力要求我们之间必须出现一个主导者。而她跟我是2:1的人口关系,所以她肆无忌惮的打压羞辱我,毫无道义上的愧疚之处。而当我这个亲戚加入,并趋向于我以后,这种以我老娘意志为中心的强扭力就被化解了。她开始试图把我这个亲戚拉向她的一侧,占据强主导优势。这一点我是旗帜鲜明的破拆掉,并拉远了她们之间的距离。最后也证明我这么做,确实让我老娘态度恭顺了不少。
   
      虽然在工作过程当中,我这个亲戚并没有基于知恩图报的心理坚持多久的自律,不断地试探能够影响我的底线,但这确实说明,(1:1):2的系统力量制衡确实是存在的。现在只要我再引入一个((1:(1:1)):2)的生态关系,我老娘和我亲戚的关系就都会稳固下来。且最小扭矩的作用力也会小很多。

      虽然我是基于混沌理论的上帝指纹,通过调整最小结构变量对整个体系产生蝴蝶效应的震荡传导做管控的。但基于这样一个能量系统理论,再看花了那么大力气跑来找我的妹子,就不是单纯从其素质与我的相性关系一个维度来看待问题了。能量生态的客观存在也是事实。

      其实我知道,某些人袖手旁观也是因为我自己之前基于对规律探索的客观认识,不希望被人打扰,因为某些人的主观意志确实掌握不好分寸,总是弄巧成拙。但基于当下新维度规律的发现,我意识到不得不调整整个事业发展探索理论模型,来获取更多的支持稳定系统了。从这个角度来讲,不是我个人唯心主义或欲望驱使,决定未来的走势问题了。也不是出于信任与尊重以谁为主的态度问题。力量趋内的生态框架决定了我必须设计和引入更多能量生态层次才能形成稳定的发展趋势。必须要有足够大质量的人来占这个坑,且不是1:1的关系,而是日趋复杂的多结构层次关系。

       虽然前几天老大讲艰苦奋斗讲的言之灼灼,但现在这个局势,以及我面对的本质问题不是基因结构问题,而是不同功能细胞间自组织异化与结构稳定之间的延展问题。因此我确实得把灵活关系的口风放出去,换取调整与吸纳新能量组的空间。我这几天压力非常大,所以也是各种看星座和抽签。整体运势都说我9月份才有好日子过。我一开始也是期待过某大赛能换点投资和关系奶我一口。但我现在发现要是按照这个主观期待比耐力,我会死的很惨。这几天找我加我微信的人开始大量增长,虽然从质量上来讲依旧不高,但确实说明这一理论有效。且这个问题跟当初我找工作的时候是先有高薪还是先有工作经验是同一个悖论问题,只能靠偶然的狗屎运和主观选择才能抓住机会。靠我自己吸引拉能量场效率太低。因此在这个问题上,我必须旗帜鲜明的呼吁和吸纳有质量的人向我靠拢。后面我会花点时间研究一下怎么利用现在这个局势做动员。研究一套有思路可寻的能量动员理论。今天就写到这吧。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