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猫外交官 的博客

 
 
 

日志

 
 
 
 

有关逆商与尝试的作用与过程  

2018-01-19 18:36: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几天玩游戏《缺氧》,终于第二次打穿100周期,并在165周期,打穿到地图边缘。特此庆祝。所以决定写篇文章纪念一下。要说为啥玩个游戏要纪念?因为头一次有一款单机游戏,能让我刷了2年以上开局过百次,浪费大量人生,就为了一个不是那么明确的目标,仅仅是想看看最多能活多少个人。成就感无以言表。恰好最近在写有关学习与注意力的问题,因此忽然想到一个短期内我不会写教材说,但对于成人来说确实非常重要的能力。借用外国人现成的翻译,就是逆商以及不断尝试的勇气。这体验貌似也挺符合我创业过程的。因此要写一写。

        其实沙箱游戏这些年来我玩过很多,比如说《我的世界》。就是第一人称模拟游戏,网上也有无数的mod。但之所以那个游戏就最开始火的那年我玩了,后来没玩。是因为那个游戏对于第一人称操控的压力太大了。虽然网上有很多炫酷的视频,演示怎么用物理学引擎做电路板,电脑,人体雕刻啥的。且不说某些巨型雕塑和建筑是不是开挂直接码出来的,也不说玩个游戏还有学自动化的理科宅男如何突发奇想。但很明显,就是你把电路板或者雕塑模型给我,我照着图开着挂,一个像素一个像素的码,我认为我都很头疼。而《我的世界》这个游戏最大的特点,是计算机算法随机生成的开阔地图,因此有一种开箱子的乐趣。早期网络视频里,展示的建筑,则确实是能展示游戏时间与想象力,但后期很多就是开挂造的模型,明显就没啥新鲜感了。所以有的人干脆把那个游戏当编辑器搞二次开发,做剧情。但很明显这就违背了这个游戏最核心的乐趣所在。
      将近五六年的时间来说,从《我的世界》延伸出的各种第一人称沙箱非常多,但基本上我玩个十几个小时就都弃坑了。对我来说自由探索,挖宝,开箱子也就一开始很有乐趣。当你把所有的要素与概念都搞清楚了。从低级升到了顶级,基本上这类游戏的乐趣也就没有什么了。
      而《缺氧》这个游戏,则更像是一个类似模拟经营类的游戏。但跟模拟经营又有所不同。最大的不同在于你所操作的并不是某一个个体,也不是通过通过对一个城市的建设运营,实现宏观的运营目标。准确的来讲,在《缺氧》这个游戏里,你更像是第二人称的领导者。不是只要所谓的条件具备一切就都转瞬即成,你的每一个命令都会有具体的执行者。而在一个环境里,为了生存,你的团队不仅要搞建设,挖掘探索,也要搞维护,运输,战斗,等等行为。为了让玩家准确的有这样一种所谓的领导感,所有的任务,都有一个所谓的优先级的概念。你下的命令会有一个优先级,只有在其他高优先级工作,以及其他临时事项都完成的情况下,才会有空闲的npc选择执行你的命令。假如某些事情刻不容缓,那么你就要调高命令的优先级,让npc更快地对事情做出反应。
       这种模拟实际团队工作过程,延迟性与优先级的概念之后,让玩家对于自己所下的命令不仅局限于快速的成功或者无效的结果里。更加重要的是,要把每一个npc视为员工,准确的预判可能发生的事情以及处理预案。比如游戏名称为《缺氧》。其剧情是设定在一个地下世界,被传送门传送出来3个复制人。复制人为了活下去需要呼吸氧气。而复制人不仅需要无时不刻的呼吸氧气,排出二氧化碳,此外寻找到的食物质量,温度变化,工作环境当中存在的细菌,甚至是装饰都会影响npc的生理状态。但凡有一个指标出了岔子,就需要花费成倍的时间来解决问题。假如对应的资源和处理手段匮乏,结果就是更大的破坏和死亡。
       游戏过程中,随着氧气与物资的消耗,需要无时不刻关注数据变化与行动方向。我对这个游戏之所以很上瘾,是因为我既不用记住每一个实际操作的路线,可以预先制定计划,监督执行过程。也可以通过不断地实验与观察,了解如何确保生存的同时,对外探索,确保活的更长。也就是说,在这个游戏里,我更像是一个出主意并监督的领导,而且既能看到行为后果,但我又不用为此真的负责。
       小时候当过班级干部的都知道,干部真的是不好当。强权虽然可以让别人不会跟你竞争与反驳。但是就算他们并不消极怠工,也不代表,你的想法,谋划与命令就是对的。有些时候可能你的想法与命令是对的,但偶然因素也可以让你失败。但不管是什么原因,面对结果,你要负责。去年我在做高中生的模拟招聘会的时候,面过两个完全不同的班级干部。一个对当干部深恶痛绝,我一问他就吐槽同学们怎么不配合自己。而当我问另一个,同样的问题如何解决的时候,这家伙则侃侃而谈。这绝对不是单纯的运气好坏和经验而已。问题每个人都遇到,但是克服挫折是一回事,找到解决方法则完全四另外一回事了。
       这也是为啥情商高的人一般比单纯智商高的孩子容易当领导的原因。没有人不犯错,但是高高在上的给别人下命令的人,往往必须自己承担后果。而情商高的人,往往先和别人打成一片,商量着来。这样就算是事情搞砸了,因为每个人都参与过决策了,大家也不会把事情完全归罪于领导,而且每个人还会有积极性第一时间思考查摆问题,避免自己的原因造成集体损失,或者集体成果的失败。
        我认为个人奋斗与当领导集体奋斗最大的差异并不是人多力量大,有些难关就不用你闯了。最大的差异其实是承担更多的责任。而责任并不是来源于别人对你的信任,对你的嘱托这些主观性的付出。责任不是别人投资的回报。责任的本质是,你不仅要自己面对后果,而且也要和别人一起面对后果。可能挫折还是那些个挫折,但是一个人小打小闹的犯错是一回事,一群人发动了一次目的不明确的社会运动后果可就大了。这也是为啥,去年某些人跑到我面前各种谈判,我都不接茬的原因。现在回想起来,这些家伙可能多少懂一点预言术也说不定,否则有些事我都是现在下的决定,他们却好像预先就知道我会做什么,什么时候是投资的好时机。
        这也是我一直对预言术抱有谨慎态度的原因。做梦梦到了彩票号码,但是却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开彩票,在哪里买才真的能中。我当初的想法其实就是最小损失,最大机动。用最小的代价尝试最多的可能性,而不是别人给我拿一笔钱,在一个不可逆转的方向上投重注。一帮不见兔子不撒鹰的投机分子,不把你往死里逼是不会罢休的。2015年的时候我做课件为了赶所谓的进度做到面瘫,事后我才知道,其实给我下命令的那个老板,自己也不知道东西要做多久,反正无论我怎么说,都会往前逼。我用同样的办法逼他招的下属,一逼就走了。当时我还理直气壮的说人家偷懒。其实事后想想,5000块不经过培训就能干跟我同样强度工作的人,已经很好了。所以跟不懂技术的人谈他们主导的合作,下场就是设套逼你快速见利。一个个都以半夜不睡觉,努力工作到凌晨的老板为楷模,问我是不是这样的人。我一听就知道丫打的什么算盘。
       即便对方不是投机份子,让别人承担他们不清楚后果的风险,也并非我所想。这也是为啥去年我还是改不掉要有实力与经验的合作伙伴的原因,后来我都把门槛降低到只要行动,能坚持就是可以的。结果还是被小人套路了。不过我最开始并不是完全为了预防小人,才设下的标准。而是我知道摸索的过程需要的真正助力是什么,而不是画个大饼,拉投资烧钱。
        总的来说,领导不好当,责任不好付。可是你不尝试,是不可能搞清楚其中道理的。所以《缺氧》这个游戏,非常合理的模拟了这样一个命令与观察结果的过程。这个游戏最有意思的地方就是观察与分析当下情形与发展方向。当出现某种表象征兆的时候,其实很大概率已经病入膏肓了。当然,很多时候还是可以抢救一下的。所以有些时候我玩的过程里,就总是在判断,到底是可以修复的结构性问题,还是彻底没救了的系统性崩溃。以及总结每一次引发系统性崩溃的原因到底是啥?
         一般来说,经历2~3次的结构性崩溃,就会迎来系统性崩盘。我大概玩了一百多次就是单纯的为了分析到底自己的思路哪里有问题,导致从结构到全面崩溃。但后来我发现,很多事并不是单纯的某一个具体命令出了纰漏。事实上,分析系统性崩溃可以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某种核心物资匮乏导致的生态链崩盘,你可以的临时通过过载开发找到一些替代性资源。但npc也会因此距离导致的区域性缺氧和病毒区的免疫力问题崩溃。所以根据周边环境预判设计一个生态链体系,并根据开发难度,对功能区进行划分,有节奏的开发很重要。
        第二个阶段是npc的某种健康指标出现系统性的崩盘,入不敷出。也就是说,你为了解决某一方面的健康问题,往往要花更大的代价,而这个代价会占用所有npc的劳动总量,还不够。因此,理解npc各种健康指标的变化规律与影响因素,并设计出最理想的规划方案非常重要。
        第三个阶段是功能区过载。比如你一开始可能设计的方案五脏俱全,但是随着npc人数的增加,对物资的动态消耗与预处理量加大。一开始你本来就设计了一到两层的功能区,就有可能随着需求的增加而不够。当你再增加设备的时候,你会发现跟一开始的功能区规划无法匹配,过载崩盘。
       
        虽然表面上来看,npc缺氧,免疫力下降崩了,食物匮乏饿死,重复某一项劳动无法控制,以及情绪崩溃相对于的是某一种资源与指标。但在观察与分析的过程中,你却需要花很多次才了解影响一个具体指标长期变化的过程有哪些要素需要考虑。
        很多事并不是线性提高的过程,比如说月初的时候,我曾经打超过1次100周期。但是后来好几次崩盘,80周期,60周期,甚至连可耻的30周期都打出过。我一度怀疑我的判断到底是不是都错了,那一次就是靠环境的运气,占了两个天然气喷井,解决了资源匮乏问题,所以续命才续到100周期。这次玩则除了一个水井以外,其他啥都不托底,竟然打到地图边界,才彻底确定了我的判断。
        要说变化,其实主要是对氧气制造效率与能源效率的找到最优解,才提高了npc行为效率。因为水是稀缺资源,所以以前一直不敢用电解机制氧,都是用开矿的藻类。之前崩盘基本上都是藻类开采过程中导致npc病毒感染过快,始终无法解决免疫力的效率问题。再一个电解机需要电,发电用的煤炭和气体比藻类开发的成本还高,最重要的是稀缺,且不稳定。最后是三类能源轮着用,又解决了功能区接口化设计,而不是单纯的内循环设计,才彻底打开了局面。
         创业需不需要钱?需要!这就跟游戏里需要能源和物资是一个道理。但是问题在于,假如你完全依赖于原始物资的开采,那么很快你就会过载挂掉。这就好比某些人融资以后立即扩张,烧钱烧一年,然后就倒掉。某些家伙还特别喜欢宣扬竞速理论。说投资人就是为了竞争,比别人快占行业优势的项目,花钱就是要快,快比啥都重要。事实证明那不是创业,那就是炒概念。不仅炒死了股民,也炒死了那些本来可能成功的年轻人,还有那些使劲鼓噪的傻逼。当然,傻逼之所以不容易死,就好像那个教鸡飞翔的黄鼠狼一样,忽悠鸡跳悬崖,他才好捡尸体。所以,有些职业傻逼就是通过把别人忽悠瘸了,好敲闷棍。
          我老娘有些时候总是懂不懂就拿别人家孩子说事,说谁谁谁,比我还小两岁,努力了两年身家上亿。炒股的,骗子,还有家里有钱的富二代咱们且不说。一个人的努力,绝对不是仅仅他宣称创业开始,才开始努力的。就算有走狗屎运,赶上政策或潮流的,也不代表大多数人能那样做,那样做就能吃一辈子。所以我从来不跟富二代官二代比排场,也不跟学霸比成绩,更不跟帅哥比泡妞。我认为这种比除了给自己添堵,啥用都没有。当然,我不是不想住好房子,有好成绩,泡漂亮妞,但每个人有每个人自己的特点,因此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和节奏。
        真正的进步,首先是我们自己突破自己的进步,而不是从欲望的角度跟别人比,谁跑得最远,谁最有钱,谁泡的妞最多最潇洒。为了走向更好的明天,你现在遇到的问题,到底是什么?这绝对不是个简单就能回答的问题。一如我玩这个游戏的过程一样。所谓逆商,抗的绝对不是眼前简简单单的困难与障碍。更重要的是外部环境对你的思想的挤压与影响。而想要搞清自己到底面对什么问题,无数次尝试的过程是必要的。总是感觉自己能更进一步而坚持下去的韧性也是必要的。
        这就是我要说的问题了。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