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猫外交官 的博客

 
 
 

日志

 
 
 
 

有关父权与母权  

2017-10-04 10:15: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两天我在家里吃喝住了几天,面对我娘又开始思考这样一个问题。假如这世上的一切都是摆在明面上,或许就没有那么多的误解与揣测。但是问题就在于,明明坐在一起的人,却总是会出现各种出乎意料的表现。让你摸不清对方到底想干嘛。比如我请朋友来家里吃饭,我老妈也请了朋友来吃饭,大家相互吹牛逼,本来也分不出主陪次陪。虽然也聊了很多内容,但是吹了两个小时,差不多也累了,所以我这个小伙伴就跟我说要出去逛逛,我们就出去围着宋庄逛了一个半小时。回来以后我老娘先是非常严肃的打了一圈电话,然后慎重其实的警告我这个朋友,出门做事要讲规矩,然后又吹牛说自己拉了三个业务帮他做那个有机农业。临走的时候也没开车送到公交站,非要差个五百米让对方自己走。然后一下午自己在那纠结,到底哪个朋友更有用一点,自己是不是做错了啥。
       昨天本来约去出去吃饭,定的是5点。结果拖到将近7点才叫我去。因为这家伙看电视剧终于看完了,然后就非要分分钟逼我赶紧动,矫情一阵之后,终于走了。到了那边这家伙跟我介绍那个地的方式就好像是自己家后院似的,然后看着排满的长队,有跟我矫情说,我们来晚啦。我就直接去了旁边一家人少的饭馆,自己点自己吃了。
       我刚回来过十一那天,这家伙跟我说要去参加婚礼,份子钱都交了,可是丫根本没跟我讲几点,第二天早上6点多开始就折磨我,大呼小叫,上蹿下跳,折腾到9点,我终于缓过来了,可是一想今天活还没干呢,估计还得折腾一个小时,就跟她说我不去了。这家伙一生气,自己去了,到了下午四点才想起来给我打电话问我吃没吃,那个语气又好像犯了多大错误似的。我请朋友吃饭那天,她请的那个朋友又好像借口这个事敲打她,我十分怀疑,她拿了别人的钱去充场,又没跟我讲。
        当然,上述事实中这家伙到底有没有跟别人PY交易,我只是揣测。但是她的这一系列行为有些地方确实让我感觉值得思考男女之间思维逻辑的差异。虽然看起来她是对要求我这件事过于自信,而且对于时间管理没有概念。但本质上却是有关家庭成员权威性以及权威逻辑不同的差异。这也是我今天这篇文章想要说的问题。
        首先来讲,作为一个男人,我个人感觉我做事非常强调沟通过程。比如时间节点,比如谈判的角度和角色,给对方预留选择的时机,再比如对待社会关系要建立在经验与彼此的了解之上。而沟通方式是要通过合作来实现某种程度的信任与认可。这也是我一直以来所强调的问题,只有建立在共事过程中的信任才比较真实,光靠嘴吹牛皮不值得我费时间。
        而我老娘的逻辑貌似是建立在一种临时随机决定的情感基础上的玩意。比如我们看电视剧看到一个老年人病危,子女凑不出手术费的桥段的时候,我老妈就忽然激动大骂她那几个兄弟姐妹不孝,父母偏心,然后敲打我。可是过了不到5分钟,电视剧这个桥段演过去了,她那个表情又立即就跟没事人一样。所以我猜,她的精神世界在某种程度上是建立在自己的经验体验上对别人臆测和需要的基础上。
        这是个啥概念呢?这就好比玩家家酒,小女孩会把一些玩具比喻成爸爸妈妈,孩子和狗,比如用泥沙代表饭啥的。然后跟别人一起演某些剧情来实现互动与人格释放,比如爸爸回家以后的剧情,比如老公有小三的肥皂剧剧情等等。本质上来讲这是一种通过间接过直接经验的重演,然后把自己角色代入进行推导再建构的逻辑思路。我们看电视剧里有些男朋友陪女朋友看肥皂剧哭的稀里哗啦的剧情。然后女孩就开始敲打男朋友评价谁是啥样人,你可不能怎么想,否则你就是潘世美,你就有某种潜在风险的想法。这是女人在面对经验思考经验时的一个普遍性逻辑。
        而男人关注什么呢?因果逻辑,动机,行为与结果是否一致,是否必要,付出代价是否合适,超预期的以外是否可控。所以说,女人是建立在臆想的经验中玩家家酒的,而男人是为了沟通与行动思考如何推动计划的。虽然两者都可能对外部世界进行分析归纳,但女人建立在既定经验基础上的臆想,这是一件非常让男人纠结的问题。女人喜欢八卦,在八卦的经验基础上代入她们的新剧本,可是在面对与人沟通的时候,却又非常容易忽视事实的本质,在她们那有限的剧本里挑一套然后在哪里自顾自的表演。她们很多时候既没有通知别人剧本,又没有说谁预先演啥,开拍的时间也是随机的。然后你就会发现她们每次搞出很多哭笑不得,完全看不出内在动机逻辑的事情。
       那么假如是在社会关系当中存在一种女性主导的权力结构,它是个啥样子呢?首先,它是以角色为中心的,而角色之间有一种以血缘或利害为纽带的排位顺序。然后它是某种理想主义的,因为女人总是会臆测世界是个啥样,然后她对事情的态度,她会如何抉择。所以我们在小时候,假如是以母亲为中心接受教育与影响的情况下,多少都会在这个思维逻辑下非常被动的接受某种角色定位。
         但是假如你在社会里自己闯荡惯了,就会形成另一套思路。比如每个人都是有独立动机,独立来源的生命个体,他们的意识,经验与性格都是基于某种环境影响所形成的独特个体。做事情的时候眼下的困难到底大不大,关键在于自己是否有能力克服,而是否能克服基本上有两个思路来源,一个是是否有前人经验可寻找到窍门或认识基本发展过程,另一个就是自己有多少资源来克服这些过程中的问题。所以男人多少在做事的时候会用一种类似竞技比赛的心态来研究事物。困难的大小不是建立在经验是否体验过或者自己是谁这个自我判断上,而是建立在对事物的客观分析,路径规划,以及能力或资源的汲取上。把自己定位成一个什么人,因此要接受施舍也好,帮助也好,这不是男人思考的基本出发点。没有必然要去的地方,我会在乎别人是谁,我是谁吗?而即便是有,我们会关注的首要问题是在获得一样资源的过程中有多少种方法,哪种自己更擅长。本质上来讲男人信奉的是靠自己的本事吃饭,而不是自己是个什么人就应该过啥样日子。
         假如追溯历史,或许这和人类社会中的男女分工有很大关系。女人的分工定位基本上都是围绕人,而男人的分工就不一定是围绕人了,比如说狩猎。女人需要在类似这种家家酒的经验中查找自己的社会角色,学习社会角色,然后胜任与追求更高的社会角色。而男人所追求的不是角色,而是生存。所以男人思考问题时,交往时首先思考的从来不是小团体里牢不可破的地位,而是在技能与能力上的评估与认同。男人才有合格这个概念,女人叫接纳。男人是天生排斥弱者的,而女人则认为只有有缺陷的弱者才不会撼动自己的地位。
        从一个族群的角度来讲,这样两种逻辑可以说是阴阳协调,必须同时存在的。比如人类文明到了我们这个阶段,假如没有伤残救助体制,那么人与人之间的和平共处就不太可能维持在较高水平的同时还能够培养出战士和领袖。因为战士与领袖是需要靠斗争来淬炼,需要为了集体利益而铁面无私的。野蛮的生存环境当然可以在优胜劣汰中滋养出大批擅长掠夺的战士与领袖,但在高度文明的社会环境里,过于和平的环境又导致很多人就可能在开战之前就想到通过妥协投降来解决问题,所以适当的安慰与侥幸可以让弱者也具备不畏死的勇气,而不会因为自私自利而临战溃逃。这就是为啥古代军队战损比很少超过30%而不溃逃的原因,而现代信息化战争特种战争已经可以控制到班排级独立作战了。
          但提倡优生优育又是每个人都还是要做的,这其实本质上又是一种父权思想。剔除那些不够资格的人,不要让那些走关系进来的废物败坏了我们的队伍。我当初对于高标准严格要求这个问题可以说是相当较真的,一开始也对于别人的那种挖坑不干活的欺诈行为尤其不屑。但在实际工作的过程当中,尤其是自己创业的过程当中,发现当你越是优秀的时候,用你那个所谓的高标准去衡量人要求人,你就越找不到人。然后才开始研究和发现其实人都是从幼年无知无助开始逐渐学习与成长的。没有人生来就是领袖,领袖也绝对不是个人英雄主义的超凡脱俗就足够了。想要当一个可靠地老板,在一定程度上又要有女权思维那种柔性去接纳和培养人。否则人才本来就稀有,可不会从地里自己漫山遍野的长出来等你召集。
         这样的两种思维差异,在现实生活中沟通其实是非常痛苦与矛盾的,所以就有一个哪种权力为主导,或者说是否有一个逻辑分工什么时候谁说话的问题。我个人认为这个话题要是展开了说可能写本书都说不完,就比如拿本《男人来自火星,女人来自土星》一样。当然那个只是从经验主义的角度激发的某种经验共鸣。就如同我上面说的那些逻辑差异分析一样。要是想在察觉与驾驭这些思维差异,做到男女通吃,要说的话实在是太多了。但总的来说逃不过两个问题,一个是权,一个是沟通对象。你首先要占主导,否则只能被动配合别人,然后要看对方的逻辑水平,否则光放大招是没用的。
        总之男女之间磕磕绊绊实在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有些时候确实是性别决定思维,占主导这个事还是比较容易的,但要想培养出一个男女通吃水平优秀的,这可以说是个巨大工程。所以这篇文章才定名为有关父权与母权。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