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猫外交官 的博客

 
 
 

日志

 
 
 
 

有关人的内省,表达与沟通逻辑问题  

2017-10-30 15:44: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几天我去中央音乐学院参加了一个有关他们电子音乐的交流演出。全场下来,也就两个节目还是很有意思的。有个家伙问我好在哪,我说了点乐器发声逻辑的差异,就被人评价为很懂。对方虽然追问我未来发展到底在哪里,结果因为那家伙自己手机不断地响,就把话题打断了。正巧前一阵,我记得某人吐槽电子音乐追求其他感官,跟音乐艺术的本源已经没啥联系了。整场音乐前七个传媒大学的节目,也确实存在这方面的问题,唱的不咋样,跳的也不咋样,搞两块幕布几组灯光,文案写的赶时髦,跟绿色发展的大主题一贴,就算是电子音乐了,确实是看得我很尴尬。不过中央音乐学本院邀请的电子音乐学会的那个几个确实是有点理论上的新突破。但不是乐器发声逻辑变化这种事情上。所以,我忽然在想,可能时代对于艺术的功能问题上,可能会有一些突破,但假如按照原来的逻辑,很显然又会进入误区,就这么点低层次的维度视角差异就能让某些人感觉找到知己,明显还任重道远。所以我决定写篇文章,把音乐艺术对人思想存续环境的变化,写一点基础性的逻辑见解。
        首先电子音乐在现有的音乐产业当中主要有起到两个作用,一个是多乐器混成降低了演奏成本,还有一个就是特效声音的引入,降低了作曲与创作过程中对素材的依赖性。其中有一个分支,主要是围绕原来传统乐器只能在有限空间内达到最好的声学效果问题,利用电子音响制作在类似半开放的体育场大型场馆情况下也可以实现同类视听感受,对演奏,视觉与音响进行混成。前几年这种把单一的走台秀和大型演出做到融合极致的演出,其实我都见过好几次了,国内的有些团队抄人家创意,就是把主角用图像技术换了一下,其他啥也没改的照搬,那个主策划我都见过。所以在舞台前后放两个幕布几组灯光这种东西,连抄袭都算不上。
      但是那天演出中,电子音乐学会有两个节目给我感觉很有意思。一个是用一个感光设备,采集观众的手机光源,然后通过引导观众开关光源,起到对声音大小的调整作用。实现了某种意义上的演奏内容与复数观众的行为互动。当然每个阶段的音色是预制的。还有一个是用一个绳子,进行弯折,抽拉来实现声音的编造,这和现有的所有乐器的原理都不同,当然音色还是预制的,只不过预制的幅度与可塑性比前者大一点。
       这两个节目都在音乐对受众的影响上提出了两种不同于传统音乐的可能性。第一个感光源的那个节目,提出了一种新的音乐互动模式,观众不仅单向接受或者表达对演奏者的认可,而是通过自己的行为间接的直接参与音乐内容的互动与创作。当然,假如按照上世纪的逻辑分法,可能会把这种创新归类于乐曲创作方法论的创新与尝试上。要是纠结于这个问题,那基本上也走不了太远。第二个创新声音采集产生方式的那个,假如单纯的理解为新电子乐器的雏形,那么基本上也不会产生太大的反响。用某些人的话来讲,那都是在其他感官上找出路,跟音乐艺术没啥关系的歪门邪道。随便一个啥人,敲个破锅盖演奏,好像对发生器的创新也挺前卫的。
        但不管你用什么发生器,什么原理,作曲的叙事结构和方法论无外乎现有的那些玩意。再考虑到我们国内的音乐创作还在纠结民族乐器音律和西方音乐谱制差异的融合问题,那么就不太可能跳出上世纪以来延续的那些先锋派和实验派的逻辑套路。在这个层面再找创新,其实已经没有多少可以被称之为创新的突破空间了。除非你非要把不同的创作方法论与演奏方法论的整合与标准同步叫做创新。
       那么未来的发展重点到底在哪里呢?我认为不在乐器音色与演奏法的改变和创新上,无论你搞出多少种闻所未闻的声音来,本质上还是要用原有的方法论来作曲。我记得那个电子音乐学会的第一个节目,是用声音直接模拟人的脑波情绪反应,但说实话我对这个倒不是特别感觉出色。因为到目前所有的音乐其实都是在做一件事,那就是用预设好的内容感召观众形成某种程度上的思考与共鸣。我们可以教观众面对挫折要深究其背后的原因吸取教训,我们可以用古典主义的音乐让观众享受所谓的唯美与经典思想。但这些东西都是作曲家基于某种理念创作出来,说给别人听的。观众只有认同与反对这两三种反映的权力。我们对演奏家的要求,也不过是说,谱子提供了范式,演奏家根据自己的理念注入不同的时代灵魂。但本质上还是少数人向大众宣告的过程而已。
        在这种范式下,哪怕是高素质观众也只有聆听的谦卑,除了记忆不太可能直接产生出更多的东西来。那么问题来了,有没有一种音乐可以伴随着听众的思考而思考和创作,启发人的智慧进化呢?我们说的这种启发,不是经验上的积累,价值观上的认同,而是伴随思绪的引导与进化。我认为这是可能的,但假如用现有的音乐演奏逻辑,不太可能实现,但电子音乐确实是可以。
       当然,假如我们想要实现这一点,就需要思考这篇文章的题目,有关内省,表达与沟通的问题。我认为这是一个人精神世界的三个基本运作阶段,理论上来讲也是电子音乐发展方法论,相对容易实现的三个阶梯。这就好比交响乐从一开始被当做一种演奏范式,到后来达到封顶的过程持续了一百多年的实践探索与理论总结一样。这三个阶段,我认为每个阶段在音乐领域的发展可能也都需要一个过程才能达到下个阶段。
      首先我们要讲一下人思维内省的本质与原理。在这个阶段我认为最少也有三件事需要考虑,内省的需求,内心的过程,与内省的方法问题。虽然在很多心灵鸡汤与成果学的书籍当中,都强调所谓的成功人士都有内省的习惯,叙述了很多内省帮助他们成功的案例,但并没有太多提到过这些人在什么时候发现自己需要内省的细节。也就是说,我们到底什么时候发现自己需要内省?内省到底是被教育学习来的方法论,还是人类心理机制上进化而来的天赋?我认为从这个层面来讲,内省的前提是回忆过程当中对发生的记忆进行重新定位与赋意的过程。回忆这个东西其实非常有意思,因为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讲,记忆是通过人们大脑对感知的一种刻板反映,而遗忘则是大脑为了减轻思维负荷的筛选机制。内省是一种获得新的思维逻辑以后,对之前感知到的记忆重新梳理与理解的过程。通俗的来讲,就是当人获得新的认知方法或者对事实的认知角度时,就会启动心理机制对过去发生的事情进行反省。
        当然,所谓的内省是指我们没有把自己新梳理定义的东西与人沟通进行对症的阶段,仅仅是自己在过得一个新的视角与理念时,对自己原有记忆的梳理过程。在这个过程里,有几个基本环节,当然我在这里说的可能不会像心理学家那样准确。比如其实人的感知在记忆的时候是五感全开的,只不过是在选择放在短期记忆区间方便思考,还是放在长期记忆区间记忆时会有一个判断过程。可能你在经历一个事情的时候感觉自己主要关注的是视觉上的颜色与图形变化,可是当过了很多年以后,你会突然发现你回忆这个事情的时候竟然能回忆起环境里飘散的气味与声音。也就是说我们是有选择的忘记一些东西,用以减轻自己短时记忆的思维负荷,而不是刻意调动感知才记住了全部的内容。
        内省的第二个步骤,主要是抽取新理念当中的关键点对记忆进行对照,搜集与排序。也就是说我们会把新理念抽象成若干个感知标签,或者形成某种理念结构,然后根据这些标签和理念结构对短期记忆和长期记忆,依次对照,找到类似相关事件。假如这种调度一开始是在一个蔬菜框里挑出哪个是萝卜的话,那么整理的过程就是把所有跳出来的萝卜切成几段,做加工与雕花,然后再放到新的小盘子里摆成菜肴。
        内省的第三个步骤,主要是总结因果逻辑,方法论与定位。举个简单的例子,我们在青春期的时候跟别人打架,打篮球强篮板的时候动机可能就仅仅是为了吸引异性的关注。可能过了几年发现当初的异性过得不是很好,对方评判男人的标准对你来说就不在有指导性了,因为你开始有自己评判女人的标准而不仅仅是被别人评价了。再过几年可能你会思考,那个年龄段的女性主要关注的是一种集体评论,获得集体价值标准优质男生也可以让女生提高自己在群体中的地位,这个时候你就会发现原来自己当初的犯傻是在那个年龄段的必然过程。这样,我们会发现,价值观不是单一固定的,而是随着我们反思的过程对记忆不断进行挖掘与整理,再指导我们形成新的行为准则的。
        理论上来讲,在内省这个阶段我认为有两点是非常有开发价值的,一点就是启发记忆的过程,比如在我们需要专注注意力,需要亢奋,需要一定时间内保持某种状态的时候,可以通过音乐对自身状态的引导保持稳定。还有一点就是引入新理念以后对原有记忆的梳理过程,这个过程需要我们快速抓取一些标签对记忆进行抓取与整理,音乐其实是可以提供某种程度的思维顺序与逻辑过程帮助人梳理与构建自己的逻辑结构的。如何让人注意到自己的感知与记忆的差异,如何帮助人在基础情绪层面管理自己的目的与行为一致性与多元性,应该说这也是可以做到的。当然,方式不是被动感召与理解,而是伴随互动的方法。
        而在表达相对于内省这个阶段来说,我认为最为重要的就在于表达相对于记忆的梳理和理解,还要在这之上附加一种叙述的目的与功能。比如最简单的,当一个人压力大的时候,或者有重要情绪波动的时候通过制造声音或者唱歌来实现对自己行为或判断的认同与稳定。也就是说表达相对于内省,有对思维和判断进行强化与计划的作用。
       当然,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讲,强化也有正强化与负强化两种。正强化是加深判断,负强化是消除判断。我认为这两种强化对人的思维都有重要意义,但并不是从工具层面讲仅仅是强化注意力或消除记忆而已。假如是这样这就跟电脑的复制剪切和删除没啥区别了。想记就记,想忘就忘,这并不是人的思维逻辑。人的思维逻辑是把本来模糊粗放的感知经验细化整理,最后下判断的过程。表达最重要的强化意义是把注意力进行逻辑判断的结构进行分级。比如在你做一个决定的时候,一定有决定性动机,也有辅助加权,更有可能失败的风险因素。人的意志在最初之所以脆弱,并不是单纯意义上的有的人神经粗,有的人神经细,受外力有的折不断,有的一碰就断的问题。而是缺乏处理复杂问题的逻辑机制,在处理问题的逻辑机制问题上,非常重要的就是把各种因素进行属性标记等多种操作。就好像我们给一种元素加上化学特性标记一样。一般来讲在内省阶段我们只能把现成的东西进行整理,而无法做到推演。想要对一个问题进行沙盘推演,其基础就是强化各要素属性。
       另外一个表达的重要意义就是计划,计划最大的意义不是执行管理而是假设与验证。我们在内省的过程里,就可以实现都对过去记忆的管理,但是很难说我们脑袋里推演出来的东西就是真实正确的。小孩子在10岁以前有的时候无法区分想象与现实的原因,就在于他们他们不了解如何管理动机与外部环境的变动关系。很多电影里,小女孩因为成人不接受自己的诉求,而想要通过诬告这种方式要挟控制成人,最后导致失控就是缺乏对自己行为与外部环境互动的判断控制。表达的计划性是对自己意志与行为管理非常重要的调节机制。
       理论上来讲,假如我们通过音乐与受众的互动机制,可以帮助人们实现对自己思绪的延伸与暴露。不一定是创作者创造了一种价值体验,也可以是提供了一种思维方法,帮助人们关注与处理某一类情绪,或识别某一类问题可以如何管理自己的表达过程。毕竟有些时候我们做事最大问题不是明知故犯,而是失控导致的。
        在第三个层次,有关沟通层面,相对于表达来说,可能我们需要关注的功能就太多了。举最简单的例子,当你对一个事情做出一个执行计划的判断时,可能你跟一个做这行很长时间的前辈,表达一下自己的思路,就可以得到经验上的丰富,计划可行性的提升,以及各种其他的支撑或验证。再比如相同理念的沟通与完善问题,传统意义上我们想要相互理解,最起码要大家有类似的知识或者逻辑背景,才能相互验证对方潜在的思维水平。理论上来讲找到一个聊得来的,往往就很难,更别说找到后的相互认同与交流。这需要消耗大量时间。假如我们提供一种音乐范式,可以类似讨论话题一样实现我们在某些问题上相互见解的暴露与理解,那么人与人之间的思想交流过程就可以加速高效非常多了。
         总的来说,内省解决思维的感知整理问题,表达解决逻辑与行为问题,沟通提供某种程度上的高效思维网络。从音乐在感知,与受众的互动方式设计,以及创作与传播模式的变化方式上来讲,这是完全可以做到的。当然,这就是个假设,每个环节需要研究与思考的逻辑问题非常多,而且还需要逻辑的总结与整合。但我认为这比起现在大家还在研究自己作为创作者怎么写怎么演 来说,是一个原理上的飞跃。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