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猫外交官 的博客

 
 
 

日志

 
 
 
 

有关别离  

2017-09-04 10:58: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早上,我老妈打电话给我,说我姥爷做手术失败,挂了。昨晚我做了两段梦,一段是跟一个美女参加活动,半夜没车回不了家,就不知道哪里拿了一套被褥在大道边俩人一起睡,后来我感觉实在是不像话,想去找个旅店,结果发现住一晚好贵,那个美女看起来也很不愿意。后来不知道为啥长久又切到一个送葬的队伍,一帮人前呼后拥的,我稍微走近点一看,看到棺椁里是堆烧的看出不是啥的石头堆。早上我老娘打这个电话的时候,既有喜鹊叫也有乌鸦在叫,我一问我姥爷死的细节,我老妈就在那矫情,本来是个小手术,怎么就中毒器官衰竭了呢。我一听这就是准备碰瓷的准备性台词,赶紧让她打住。我姥爷头上连眉毛都没有一根,能活到今天出啥事都不稀奇。我老妈愣了15秒,跟我说好的,就把电话挂了。
       昨天有人提示我,我家离家出走的猫想要回家,那个猫这几天确实也是在外面哀嚎求收留。其实这大半年以来,我见这个橙猫在外面看到我哀嚎不是一两次了。为啥我不鸟它呢?因为它基于小时候我养它形成的习惯,它认为它嚎完了,我肯定会跑过去把它抓回家。它在外面野了大半年,每次都是远远的看到我就嚎,但是我一看到它它就故意躲起来,跟我玩捉迷藏。我认为这是我养它的时候,因为怕它叫唤吵到邻居,结果在跟它互动过程当中形成的一个非常不好的循环。以至于它一开始离家出走的时候认为是它在惩罚我。每次它求饶的时候,都是看到我回头就跳开以为我会去找它。
       我在养猫这件事上总结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经验就是,社会道德与教育过程当中对动物的性格形成,以及它如何理解和形成自我道德是两码事。我一开始是为了养猫不影响别人而惩罚它,结果导致的是猫本身丝毫没有形成规矩意识,甚至形成了某种作死的性格特点。所以在我养猫的那一年了,有关它造成的破坏,有关我对它的宽恕和惩罚,以及它后来一次次的作死过程当中我分析我对它态度的影响。我非常明确的知道,社会道德准则是一回事,自我约束的形成是另外一回事。
       在这个过程当中,我的心智也是受到极大的折磨的,一方面是在做养猫决定的时候也不是一帆风顺,我也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和代价才决定养猫的。在这个过程当中我就把猫当孩子来养,我告诉我自己,要是我连一只猫都容忍不了,那么我基本上在养孩子这个问题上就还欠缺太多。正是基于这种考虑,我并不是参照我的心情,而是参照我自己的心智状态对猫的影响来思考问题的。所以每一次惩罚的时候,我都在思考我这么做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对猫有啥影响。以及它自住意识不断地跟我作死,我不断的把它往回拉到底有用没有。
       应该说从结局上来讲,对于教育猫这件事上并不是什么好故事。但在这个过程里我也在分析,我到底是在哪个瞬间决定放弃它自生自灭的。准确的来讲就在于它对我的理解,是否要高于它对我的尊重。它离家出走之前,我回家把它暴打一顿,然后把它关在猫笼子里让它到外面反省。我想着要是这家伙第二天还在我就原谅它,假如它打开猫笼子走了,就代表它认为我所做的一切惩罚都是无所谓的小伎俩。所以当第二天早上我去看猫笼子,发现笼子扣被打开的时候,我终于下定决心让它出去野。
       人和人的关系是双刃剑,在父母与子女的关系上尤其是如此。假如你把子女约束的太严,子女看到的只有你对他们行为的解读和刻画,并没有看到你对他们的保护。甚至他们在这个过程当中只会看到和寻找你的软弱之处,而关键问题不在于他们把你琢磨透了,而是对整个世界的理解仅限于对你的琢磨和主宰。我认为这才是最失败的教育。之前我在养猫的时候也是经受了很长时间的道德纠结的,假如不是我来养它,把机会留给别人,会不会它所做的一切会有更好的方式得以解决,有更好的生活空间来生活,我的这种选择看起来好像是爱,但实际是我的自私,最后这自私又没法坚持到底,我是多么的失败。
       而直到我放猫出去野的时候,我才想明白这样一个问题,无论是我当宠物的主人也好,亦或者是跟这个世界上任何人的关系也好,其实我并没有那么伟大,决定了谁的命运。我也不过是这个世界的一部分,每个人都是这个世界的一部分,我们或许在某个时刻相遇,但无论我们相互的影响是多大的,我们在这个世界上都是平等的心灵。假如我让任何人以为我是无所不能的,让他们错误的把我理解为神明或者是世界本身,这就是我最大的失败。
       从这个角度回想很多电视剧里的故事,所谓的大小姐跟穷小子跑了的故事,有的是生了孩子最后跑回去跟父母和解,也有的是被渣男骗了钱郁郁而终,也有的是所谓的励志奋斗过出了自己的生活。无论大家是如何演绎这个结局的,其实还有一个更加本质的问题,假如不考虑婚姻选择过程当中,父母意志的影响,你真的有那么容易决定跟一个人走进婚姻殿堂,相夫教子吗?城市里有那么多的丁克族,高级白领,我们在一生中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人,与父母对抗其实是一件很简单的事,可是始终坚信你选择的人值得你这么做,对方也不会辜负你的概率有多高呢?假如不是因为撕破脸,你年轻时候选的人就真的那么好吗?
       所以我认为勇气这个东西或许是年轻人缺少,也是他们最向往的东西。可是却并不是人生中唯一重要的东西。对年轻人有决定性影响的,其实是我们对这个世界的本源理解。我之所以喜欢装怂的原因就是因为我并不想把自己包装成,年轻人在脱离父母的帮助之后,习惯延递的另一个所谓无所不能的保姆。一个如此看问题的人,是不懂得尊重别人,也无法理性的看待生活的。我希望她们不仅眼里只有我,还应该有整个世界。
        当然,对世界的理解也是有层次和差异的。我老妈这一代人中的很多人,其实对世界的理解有些时候也并不客观,其功利性来源于独自面对整个世界的忐忑。比我姥爷死了,她第一反应是惶恐以后,第二反应就是能不能在我姥爷的死上做点文章。当然,她这样还算是好的,我二姨是在我姥爷活着的时候就不断地做文章试图讨钱出来。我对于老人的心理还是略知一二的,你要给他们不仅是快乐和希望,而是让自己日渐衰落的身体存在本身赋予基本的合理性,并不断地确认。比如大家不会嫌弃他,比如他手里还有自己能决策的钱财为自己负责。这也是为啥我之前听说我二姨套我姥爷给我老姨买的房做抵押的时候震怒的原因。你在剥夺一个老人活下去的心理基础,而那是生养你的父母!
       而我老妈,虽然是在我姥爷死后才作文章,尊重了我姥爷的生存权力,不过还是有点暴露出她的人心弱点的。很多医闹的本质都是如此,尽可能的在最后的余烬中榨取一些价值,为了活着的人。我认为人跟人之间的关系之所以有距离,也是基于这种自私的原因。或许一个人眼前在你活着的时候对你还可以,但或许她在你死后也会以你的名义作出一些有损你名声的事情。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也没法把伟人子女的所作所为等同于伟人自己的意志,伟人对子女的责任除了教育以外,也不应该延伸到考虑他们在自己百年以后的生存问题上。否则就容易形成一种代际依赖,没法养成真正的自我人格。
        这也是为啥我总是对真正关注的人,装怂,甚至有点渣的原因。我不希望一个人是因为我展示出某种可以被依赖的潜质,然后对我表示出对于父母那种心理依赖一般的顺从。你要对你的每一个决定负责,不是我不爱你,但假如你是以任何我的有意行为为前提才决定爱的,那么你一定会后悔,而我也会后悔。有关人性的问题,我只能说尽量的理解并管理它,而不是完全的克制和无视它。所以有些时候比起发誓赌咒,对它有一定理解和准备其实是更加靠谱的表现。
       我们每天都经历着各种离别,并不是哪个都是生离死别,可又好像都是最终的诀别。我认为真正的离别是对一个人的依赖的消失,有的人把这种依赖理解为人与人关系的全部,而我认为只有在这个层面的离别,才有更高层次精神认同的开始。只有完全独立的人格状态才有真正意义上的尊重,才有永不褪色的情感。
      因此我认为对我的挚爱情感,都是一个非常好的契机。因为爱的透彻所以能经历这个过程,假如仅仅是因为寂寞或依赖,那么预期消失的时候,诀别就代表着终结。而不跨过这个门槛,我是不可能认同的。能改变自己,或者参照我的态度试图理解我的想法,我认为这都是难得一见的资质,所以即便跟人格关系不是直接相连,但爱也是一种契机。大多数人都是抱着自己那点小猫腻把我当傻瓜。所以也根本就不会理解这后面的深意,体验这个过程的变化。
      在这个过程里,我认为我的道德就是让一个人正确的认识这个世界,不误导他们把我当成大神,拘泥于小世界不可自拔。而人与人之间的伦理和道德,看起来有些时候是一种呼吁,但距离我说的这个层面还有很远的距离,所以我对这类呼吁一向哼之以鼻,不是说他们提倡的内容是错误的,而是他们的用法就是为了自己那点小想法打掩护罢了。而这种现象存在于社会各种伦理范畴,从父母,恋人,师生,老板等等关系里。我所谓的老套路就是做个所谓的秩序,把所有人都放到这个框里来忽悠。可其实框也不是啥好框,人也没那么听话,这世间的困恼也比这个静态的框要复杂很多。
        迈过离别,才能得到真正的自由,否则都不过是自以为是罢了。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