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猫外交官 的博客

 
 
 

日志

 
 
 
 

有关教育理念中的黑暗与光明  

2017-09-13 22:33: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到这个问题,其实我最早是在有关哲学文献中对中世纪基督教有关对恶魔的讨论当中叙述有所了解的。把这个套路玩的最牛的应该是雨果的《悲惨世界》。最近又忽然想起这个话题,是因为这两天在跟人沟通的时候,我忽然又从一个新角度体会了一把这个事情对人心智的意义。所以想着再拿出来讨论一下。一个角度讨论人们为啥需要光明,另一个角度讨论到底人们会因为什么而感到恐惧。
        这篇文章想从一个我过去没说过的角度讨论这个问题。在别人的论述里这应该不是第一次,但在我的印象里应该是我第一次写。前两天在跟别人讨论教育问题的时候,某些人跟我讲我在知方面的论述已经非常好了,可是他在行的层面没有看到什么出彩的论述。我们扯了半天,最后这家伙突然拿所谓生命教育突然扯出一套词来质问我,说难道你不认为很多家长因为缺少爱,所以才导致了孩子们悲惨的童年,应该教会家长爱孩子的方法!我没忍住,就笑着吐槽了。这是我今天见过最能睁眼说瞎话的说辞了。我见过大量案例,儿童自闭,基本上都是爷爷奶奶看孩子过度呵护导致儿童畏首畏尾,啥也不敢做的。你能说这些爷爷奶奶不爱孩子吗?他们是缺少爱吗?这世界上有多少家长不爱孩子的?就是有能说有普世性吗?
         当然,上面这个论述我记得我过去应该有好几篇文章曾经讨论过爱与结果的问题。这篇文章里,忽然让我因为这个事感到好玩的不是他这个论述与现实的差距,而是为啥这个人会认为这是个行层面的问题。因为在我看来这是一个知层面的基本方法论的误区,只要稍微观察过一些案例,就知道这就是睁眼说瞎话。我感到好玩的问题就在于,为啥他会把缺乏爱当中行层面的问题来思考。
         而恰巧跟这件事紧接着的稍早一点的另外一个家长,也做了一个在我看来完全摸不到头脑的访谈,结合着这两个案例,我忽然发现了问题的关键所在。有个家长跑来咨询我,先是跟我诉苦他教育很失败。我问他为啥?他说他孩子不愿意跟他沟通。我一开始以为这是个自闭症儿童,然后我就问他孩子几岁,最开始出现不愿意沟通的症状是什么时候,具体表现是啥?这家长第一次跟我说是高二,又跟我说是初一。说自己从孩子小学三年级开始在外地上班出差,只有周末在家能陪孩子。然后有跟我絮叨了半天他的孩子学习成绩不好,现在念大学,怎么能让他有理想?这一下就把我问蒙了,因为我完全看不出这三个叙述到底有啥关联?要是小学生不愿意沟通时自闭,初一和高二基本上都属于青春期阶段,这个阶段孩子本来就希望脱离父母有私人空间。可是这个家族叙述的又是孩子的学习成绩问题,跟自闭和不愿意沟通完全看不出关联,最后这家长竟然投射到怎么让孩子有理想。这跟孩子跟不跟家长沟通有啥关联?我又问这个家长,到底想解决啥问题?这家长又返回来说想解决沟通问题,我完全理解不了这家长的脑回路是怎么长得?
        后来我灵光一闪,忽然想明白了这家长的逻辑,他是延续了小学阶段跟孩子的沟通模式,因为小学生的自我意识还没有达到第三阶段,所以基本上是家长指哪打哪。而到了青春期以后,孩子第三阶段自我开始发展,脱离家长自主思考。这个时候家长以为还是是因为不愿意跟自己沟通,所以才导致了学习成绩下降,对未来迷茫的问题。可学习成绩是跟孩子的学习习惯培养有关,未来理想则完全和孩子的外部环境,人生经历与探索有关,就算沟通,假如家长没有这么方面的准备也是没用。那么,这个家长就把小学阶段孩子对自己的那种言听计从等同于沟通,认为只要孩子能够像小学时候那样听话,一切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这两个案例的共同问题其实在于家长的认知层面存在经验主义错误,一个可能是因为自己小时候被严厉管教,所以认为自己的人生是缺爱的,另一个认为自己在孩子小时候没有始终陪伴,所以导致孩子跟自己生疏,要是能回到孩子小时候的状态始终陪伴沟通,那么就不会出现问题。换句话说他们都认为,自己稀缺的,是当初自己选择放弃或跟别人相比不具备的东西,才导致了自己现在与别人的不同。但实际上,他们所体验的问题,就是小时候家长始终陪伴,亦或者从来不挨打的孩子,到了岁数还是会面临同样的问题与抉择。唯一不同的是面临问题的时候他们当时痛苦的程度有个轻重之分而已,但问题还是一样的问题。
        很多人执着于片面的手段问题,是因为相信假如当时有那个东西,假如现在自己具备那个东西,一切就都会变得不同。他们所理解的行层面的问题是指不仅意识到手段的重要性,还要真的去做。而我所说的知与行,说的是知道人生会发生与面临什么样的问题和困境,然后想办法尽自己所能达到更好的结果。这两者的差异在于,很多人执着于手段,是因为他们认为世界是静态的,不变的,所以手段能够改变苦难本身,消除苦难就改变了结果。可实际上苦难是每个人人生过程中都会遇到的,不会因为解决苦难的手段不同,苦难就不存在了,我们能改变的是解决苦难的方法和代价让我们最后成长为怎样的人。
        在这些经验主义者的脑海里,苦难是一些人独有的宿命,是一种常量的罪,可以增加也可以消除,可以替代可以交换。可事实上,很少苦难是偶然因素导致的常量,而是每个人人生公式里的自变量,关键在于我们如何驾驭和应对这些苦难,苦难本身也在随着我们的成长,环境的变化与智慧的开启,逐渐被揭示。比如我们在小学的时候很少会考虑到假如没有爸爸妈妈自己该如何生存,到了高中忽然间好像独立生存问题就摆在了我们的面前,可其实从一开始我们出生,就要注定有一天独立生存,只是随着智慧的开启,环境的变化我们某一天才意识到它而已。而我们从来没有经历过,有对此缺乏应对手段而在慌乱中面对挫折与失败时的恐惧,即为所谓的苦难。父母早晚有一天离你而去,这跟父母爱不爱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那么为啥有的人会有这种错误判断呢?因为他们并没有透彻的观察与思考过自己与别人人生真正的不同。一如有些人创业接连失败,不思考自己只练了花言巧语,到处装逼把别人踩在脚底下显摆自己有啥心态的不合适,却把别人的成功都总结为不是富二代烧钱,就是拜了个干爹干妈。他们不仅把苦难与罪视为常量,也把幸福与成功视为可以交换的常量,他们相信人生是通过非自我的因素,是通过超我的自然力被赋予的。所以我对这类言论一向十分恶心,我一世英名,岂能被这类小人贬损,要是有傻逼还真认为自己有这个本事能赋予我什么威能因此才改变人生,我宁可一头撞死。当然这些人不一定是到坏的程度,但是我们可以说这类人心智是蒙昧与迷信的。
         所谓黑暗与光明,就好像太阳斜照在一面墙上,有的人认为黑暗来自于光明的稀缺,而我认为我们之所以感受到黑暗,不是因为我们站错了墙阴阳面,而是因为我们本事就是一堵墙。享受阳光的是我们,哀叹黑暗的也是我们,不是因为太阳的能量太少,而是因为黑暗就是我们感受阳光过程中必然的反差结果罢了。感受到这种差距,代表着我们的心智能察觉到阴阳两面,无有感觉,其实就无所谓黑暗与光明。
         多少爱算爱?多少沟通才算沟通?其实这并不是一个常量,一个常量也根本解决不了这个问题。答案其实也很简单,不在多少,在于自己向前奔跑过程中,第一次摔倒时站起来知道微笑而非哭泣,第一次遭受不公知道与人坦诚求助而非大声抱怨时,你就懂了爱与沟通的含义,而不再央求多与少的问题了。为克服的困难而微笑,为解决发现的问题而求助,这就是爱最后真正帮助你的获得的勇敢,就是沟通最后让你获得的智慧。这才是我们最终能够获得的结果,我们内心长存的光明。
         而这其实是个觉悟问题,而不是谁做了什么让你不缺乏什么的问题。在黑暗与光明的问题上,本就没有缺乏和富余的问题。这需要的是对你人生的觉悟,而非口袋里有几张票子,每天抱孩子几下的问题。我所理解的行,是在行动中体验与察觉人生的真谛,然后在知的反思中理解这种经验的意义。这本是一体两面,而不是某些人说的,把一个理念实践叫做知与行的合一。
         敢于去经历和思考,才能发现那些所谓的感觉和理念。在我看来,那些东西都不过是我们人类文明发展过程当中阶段性的思考,随着我们思维结构的丰富,那些叙述,那些感知还会被细化提炼,清晰与区分。我从来不认为把一个理念当做目的是一件多么高大上的事情,那样不仅显得傲慢,而且还无知的很。
        而现在市面上到处充满了各种看起来高大上的理念,谁都说服不了谁更牛逼,然后就相互戳别人的软肋,用的招数也不过都是老掉牙的辩论术和主观经验批判。一群文盲到处把自己包装成正义的使者和法官。动不动就跟你渲染世界末日,悲惨童年,其实你面对的问题不一定真的有那么惨,但就好像对方解释了你人生的不如意到底是怎么来的。其实这个套路可以渲染成各种版本,老婆跑了,缺钱啊!上司看你不顺眼,你不会巴结啊!人生痛苦,小时候缺爱啊!不是你没钱,没跟上司处关系,父母从小虐待你,只是你就是感觉自己现在的不如意,肯定有个什么理由。这些卖理念的家伙,核心的套路就是让你把关注放在跟别人比上!你的难受就是因为你不如别人啊!你缺啊!
         黑暗的意义在于让你关注和谨慎,一如我们的知觉是快速忘记愉快,而长期记忆痛苦的,这样我们才能解决生存的问题,而不至于灭亡,这是黑暗对我们的价值。至于光明,其实光明最大的价值不是直射在你的眼睛上,而是照在你看到的黑暗里。所以光明的含义并不是享乐与没有忧愁的没有痛觉,而是征服黑暗给你带来的勇气与信心。至于客观问题,你没有征服它的时候,它就是黑暗的源泉,征服它的时候就是你快感的来源。问题才是永恒的,面对它的心境是随着我们的能力提高而变化的。不是谁给了你一笔可以消费的财宝叫做光明,而是一个人教会了你如何正确看待与解决问题带给你一种信心叫做光明。
         那么话说回来,我认为雨果的套路最牛逼的就是让一个人用自己内在的一切动能试图征服世界未果的时候,用这个世界带给这样一个强人一种善的光明去知道依靠别人。要知道完全的相信自己能胜过一切,也是一种傲慢。在察觉到世界超越于自己的力量,而又打开心扉成为别人世界里的善。这就是那个主教对再阿让的宽恕所带来的真正救赎。有一种愤怒是对异类和制度的愤怒,世界让我归顺,不惜让我受苦,那我就要与全世界作对,让他们知道我虽然被压迫,但从未被征服。这本质上是对苦难理解的一种飞跃。盗拓说大家生来如此,讲什么仁义道德,而雨果用一个故事,讲述了一个人心理变化的过程。
         所以,我认为谈爱不爱的,理念上认不认同,有些时候就是为了跟那些人同频做的妥协与说辞,只有这样对方在感到你接受他们的同时,才会接受你,这是情商问题。但如何让每一个陷入这种本能情绪中的人,快速察觉到我说的这种觉悟。我认为确实有必要设计一个套路。如何从理念与方法的执着,快速让一个人进入对事情客观发生与主观感受差异的理解分析上来。我认为这需要一个异于世界观归因的解释来架构人的思维逻辑。
         比如,再有人问我认为爱对于生命到底重不重要,我是不是应该先问他到底经历了哪些痛苦,然后帮他分析一下痛苦感受来源于他哪方面内心的无助,再然后跟他讲讲别人面对同样的问题痛苦与无助感和他的差异在哪里。当一个人的心灵看到另一个和自己不同的心灵时,会不会因此差异感到自己的力量,以及别人的力量而感到安全感。人们接受那些说辞的原因是因为相信找到了解决自身恐惧的钥匙,哪怕那是个很遥远的说辞。这个套路或许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让人感受到自身力量的存在。而人摆脱苦难的终极手段还是在认识到人生无常的同时,征服问题完成自我成长。获得解决问题的方法是非常重要的。可很多人总是急于关注手段,而很少关注自己痛苦的实际来源,或者轻信外部的评价的标准,而忽视了自己实际的成长过程中的实际问题。
         因此,让人认清自己痛苦的本质与必然性,然后再从人发展过程中所经历的系统问题就容易多了。很多人是急于解决痛苦,却又不擅长面对痛苦。我之前是直接让家长面对他所纠结问题的真相,结果一个个都因为前面的关注纠正怂了。或许我应该想个办法让这个家长进入一个心态调整状态,放松下来,然后再让他们鼓起勇气以后去自己寻找人生每个阶段真正的答案。可是这又变成了心理咨询的套路。或许我应该先定义一下家庭教育的日常比较好,理念放到第二阶段再说。先行后知可能对有些人来说更加容易理解也说不定。
        今天我那个合伙人还跟我吐槽上周开会,最后就一个人找他开号,很受伤。然后搞了一大堆事大谈制度设计,就为了让那两个问了一大堆问题最后没找他开号的学生好看。这其实也是个问题,你把所有的套路都想到了,人的主观见识有限,你是没法期待一个组合拳打下去,能征服所有人的。套路想的再好,何奈某些人底子太薄,而我在招人这个问题上的底线就是别让我显得太蠢。比如说最后逼着我的说辞跟那帮装逼的骗子一个标准套路,那我肯定是要翻的。这大概就是这篇文章的全部内容了。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