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猫外交官 的博客

 
 
 

日志

 
 
 
 

美德的基石  

2017-08-30 22:54: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在网上一口气拉了七个人准备做新媒体运营。最让我惊奇的其实就是谈的条件不是固定工资,而是看平台流量收益也有这么多人。本来按我的理解,怎么也是十个里面省三四个。是十个里面第一关在钱的问题上挂掉才三四个。顿时信心大涨。我当然是知道有钱好办事。尤其是身边每一个嫌贫爱富臭得瑟的家伙都这付嘴脸。
        其实我感觉那个小胖子最开始纠结的也是这个问题。除了拉几个同学以外。这种条件到大街上拉不太可能拉到人。所以那会他跟我讲有没有信得过的拉几个。从我拉了人以后他很高兴的样子来看,这家伙也是对这件事很纠结的。
        后结账,按劳给钱。我还以为没几个能干的呢。有大数概率打底以后,感觉就是不一样。每个环节果然还是要有基数,才有信心。多跟几个人聊了以后,才发现平均心态水平不一样。我也是涨经验啊。没有基数就谈不上管理!而基数的来源不在条件,在渠道啊!
        今天中午有个逗比打电话给我,说针对我招募合伙人的事想找我聊聊。我说你想了解点啥。结果这逗比跟我说他不想了解啥,就是想跟我聊聊。换句话说就是想找我理论理论,装逼一番。
          有些时候我对这些人的脑回路是理解不了的。不想合伙,也不是同行,却想要找我理论。他是把我当免费的陪聊吗?上一个这么跟我说话的逗比,说是想跟我合伙,我给他印了名片,然后几个月不见踪影。再见面在啥也不知道的情况下舔着脸说我运行模式不行。但我对于我老妈那套褒贬是买主的理论还是有点困惑的。所以我就又陪这个逗比聊了半个多小时。主要是想总结一下这类逗比的规律性特征。
        
          这个家伙上来跟我扯的主要重点说他作为家长,学校组织的讲座他从来不听。然后跟我说他的评价标准就是不喜欢听空话套话,想听案例。所以他感觉我招商的PPT写的很空泛。所以他想教育教育我。然后他就跟我讲他的孩子上小学,小学孩子有各类问题。学校排的德智体美那套素质教育内容他一点都不喜欢,从来不听。
        在他扯了半天以后,我抓了他说的有关孩子厌食的问题给他埋了一个包袱。然后跟他讨论一个小区里是对孩子素质关注的家长多?还是家里孩子是小学生,又恰好厌食的家长多?我要是做个课程专门讲如何处理厌食问题的班。我得让销售跑多少个小区能攒一个班出来?我一个家长收多少钱合适?
        所以宣传的东西就是要采取最大公约数展览客人。等这个人来到我面前,或者找到销售,这个时候我自然有办法给他解决具体问题。现在很多家长都是后知后觉。孩子的问题不出到一定程度想不起来求助的事。你跟一个不感觉自己需要帮助的家长使劲推销说能治病。天天给他念经,这得多大的成本?产品解决问题的时候要具体,宣传招揽人的时候就要笼统。尤其是当你说谁有病的时候,大多数人都是抱侥幸心理,十条里面不对上九条他都不带认账的。这个说服人的成本就太高了。
       这个时候,这个逗比就已经发现他找我理论这件事就相当于他已经中了我的营销套路了。就开始选择性的装听不见。掩饰自己的惶恐。后来他又问我,我的课程是不是就是解决问题的方法。我说不是。然后我就接着营销成本的问题又跟他说。因为很多人不到病入膏肓想不起来看病。而很多人所谓的病,往往是具体的某个事件的症状。用心理学的套路可以缓解某个具体事件的矛盾。但是因为家长行为逻辑的根基没有变。所以还会反馈到别的事件上。所以我们的课不是为了缓解这类具体事件造成的影响。我们的课程是教家长一套思维逻辑。如何系统的看待问题,更早的发现问题,寻求帮助解决问题。
         很多人都是因为不到问题大了不着急,所以病发的时候又陷入到具体的矛盾中去。没法客观的看待问题。才导致了很多悲剧。我们的课程是教给家长方法,规划孩子更好的未来,而不是让家长始终只有在巨大痛苦降临时才想面对问题。比如小孩厌食的问题本质上是家长为了方便管理,按照自己的步调,喂孩子。孩子始终没有饥饿感,而被强迫进食导致的。但具体是奶奶强迫孩子,还是母亲强迫孩子,这就是具体家庭的具体事件了。所以你跟我说我的宣传不具体,那么具体的宣传又有多少人会有感觉跟自己有关呢?
        很多家长看到的所谓孩子的问题,大多数都是家长自己的行为造成的。可是他们对此毫无自觉。也不认为是自己的想法有问题。不到自己的想法遇到重大挫折,就想不起来听取别人的意见。我跟很多投资人聊天。演讲十分钟跟不得打断我五次提醒我时间有限。十分钟里有一分钟都是他们在打断我。本来三个小时的课。就这种跟我说话的态度,我能把事情说清吗?而且这样自以为是,用自己那套标准在那框人的家伙,有必要被我当做重点沟通对象吗?人跟人之间最大的销售成本就是沟通成本。那些不认为自己需要被教育的家伙,我又何必浪费时间跟他们扯淡呢?然后这家伙就恼羞成怒说,所以我也不可能当你的投资人了呗,然后就把电话挂了。
        通过这个案例,我认为褒贬是买主这句话是个伪命题。这些家伙跟你扯淡的主要目的就是见到潜在挑战自己的家伙来驳倒你然后自我感觉良好罢了。即便是你真的指出了他们的要害。他们也承认了。大多数情况下不是恼羞成怒就是落荒而逃。或者在一个跟这件事完全无关的地方让你赞同他,他就自我精神胜利法的满意了。
        因此我认为凡是以自我为中心上来就想把我批判一番的废物根本就没有我跟他们废话的价值。驳倒他们不难。可是他们根本不给钱!这类好斗的废物往往还心理特别阴暗。我跟他聊到进学校的问题的时候,他就很悲观的跟我说都是关系户。不想让你进,有的是理由。可他前一分钟还在跟我扯学校里有很多请专家来上的课他都看不上在这装逼呢。
      而事业最大的敌人就是怀疑。比如我对跟我合伙的这个小胖子到底能多守规律始终心存疑虑。搞不清他在哪步会感觉自己够口了,把我卖了。比如做一批个人账号,怎么能够不随人走,我又能控制呢?我不清楚,这个小胖子据说有办法。那么有没有可能他够口了,然后带着剩下的人直接把我卖了自己干呢?亦或者我把摊子铺大了,他拿着账号卷款跑了呢?这些事是让我非常担忧的问题。可是事情到这个地步,假如不做,比起眼前这个还算是有一技之长的家伙,我认为把未来放在期待哪个投资人开眼的问题上更让我感觉不靠谱。所以我也是大着胆子硬着头皮上。
         虽然我还是很担忧。可是在做事的过程里,包括跟这个小胖子互相配合沟通的时候,相互钦佩和高兴的过程,让我有一种很高兴的自在。忽然就感觉事情好像很有希望了。因此有关未来的问题。我认为问题的关键不是发现不是谁值得信任,也不是说打倒叛徒和敌人。而是你会发现信任这种情绪对一个人的行动,态度,甚至是对未来的规划都有着明显的加成效应。我不是毫无顾虑的在信任谁,而是我感觉信任这种情绪本身就值得追求。
        我发现。或许人们有些时候追求美德的目的并不一定是为了评价一个人。而是在期待一种美德的同时,在追求这种美德所带来的正面情绪。而这种情绪就可以让我们走出心境的低估,做出更大的成就来。假如我放大我内心的怀疑,我是不可能去行动和实践,发现最开始所说的人才招募的实际现象的。很多时候,美德是一些行动的前提。而有些大胆的行动又是新世界开启的钥匙。假如我跟那些好斗的废物辩论,就算他拿出钱来买我的东西,这个孤例对我来说也不会成为未来规划的基石。
        所以,我发现,哪怕那个小胖子道德素养不够。比如说上次气我说没钱创什么业的事。哪怕是吊着他为了更大的利益,而让我信任他与他配合。对我来说都是有意义的。这大概就是我今天要说的有关信任最本源的问题了吧。不是说谁值得信任去审判谁,而是希望能信任去引导谁。这就是美德从无到有的基石。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