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猫外交官 的博客

 
 
 

日志

 
 
 
 

  

2017-06-03 23:18: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两天在跟人讨论有关我对于未来追求的问题时,我反复在强调一个追求未知和自我突破的概念。研究新东西,发现新东西。可是这个新东西到底是什么呢?很多人把这个所谓的新,跟过去已经发生过得事情做对比,说有旧才有新。亦或者说没存在的过得东西,说没存在过得就是新。其实都不是我所追求的核心。今天我在散步的时候,看到小孩子在玩气泡的时候,忽然想到这个问题其实也很好解释。所以就想到了这个题目,新。
       其实我所说的新,虽然也是一个相对的概念,但并不是跟客观事物做对比,而是跟一个人的意识意志有关。换句话说,就是我不知道,我不理解,我过去感知不到的东西。这几年来,当我遇到一些还能听得进我说话的人的时候,我经常跟对方讲《心经》。因为我感觉比起长篇大论的跟对方从苏格拉底讲到马克思以及后现代哲学这实在是太漫长了。我所谓的新,其实是一个人,乃至全人类自我意识局限性的突破。从最早的一元论,终极真理,到二元论相对性,再到多元论,多规则影响与辩证法,再到建构主义的规律是依附于多元素基础上而存在等等。这些哲学上的理解,其实都是在从思维结构的与感知层面,不断地丰富我们的逻辑体系。
        用心经的原理来说,我们的意识依附于我们的感官,而我们的感官又是有限的,所以我们能思考认识到的事情本身就并非是完整的,完全的。但是我们自己意识不到,我们的感知有限性所导致的意识的有限性。很多人只能用自己知道的,经历的,感知的判断去理解和解读这个世界。这类人因为思维结构的有限性,往往是拒绝陌生事物,无法容纳和理解物质世界构建的经验逻辑以外的事物的。我在跟别人聊心经的时候,往往非常喜欢提到的一个概念就是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不亦空空不亦色。这句话其实是再说一个认知上的有与无的概念。我们通常只能认识到我们能感知到的东西,却无法理解我们感知不到的东西,比如说几百年前空气的发现与论证就是这样。认识到自己意识的有限性,认识到要对一切事物从感知层面留出一个无的空缺来主动探索与接纳那些我们因为自己感知与意识有限性无法理解的东西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里程碑。
      其实这个事我在上大学大概第三年的时候,曾经就因为察觉到意识上的“无”这个概念的时候相当兴奋,但是这么多年貌似也没多少机会遇到人跟他们说我这个发现,说了以后很多人也没啥反映让我感觉十分失落。
       所谓的新,其实是一个人在主动探索外部世界,增加自己感知经验构建自己思维时的一种感受。我在看一个小孩在追气泡的时候,看到他如此的热衷与快乐,让我忽然意识到一个人在面对新的发现时,其实也是有一个思维构建的过程的。我们通常来讲,总会说一个词语叫做喜新厌旧,好像一切事物用旧了,或者习以为常了,就会被忽略。但其实这个成语是代表某一个语境下的贬义批判的。一个人最初对这个世界感知的过程,就是从好奇开始,追新的过程。这个过程其实并没有占有欲的概念。气泡转瞬即逝,一个孩子追着它乐此不彼,到底在追什么呢?是追它的出现还是追它的存在本身?假如是在追它的出现,那么他应该热衷于吹泡泡而不是追泡泡,可要是他在追它的存在本身,那么泡泡消失了以后就应该结束了,为什么他看到新的泡泡还要追?所以人们从好奇开始追新,从来不是因为占有欲和消费心理。
       我坐在公园里休息的时候,有一对男女坐在我的对面,准确的来说是女人看到我以后要坐下休息,直直的就坐在我的正对面,然后男的买水回来以后也察觉到我了。我本来坐在那里是在思考,可是因为这对男女的加入,让我有那么一会不知道目光到底应该放在哪里。看着阳光照在小路上,当我再次入境沉思的时候,我忽然意识到另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因为我们意识结构和对感官的驾驭能力不同,小孩子眼里所看到的与理解的,与成人不同。一个成人如我,在环境发生变化的时候,意识也会随着感知而扰动,需要再次调整思绪的频率,才能欣赏与观察我想看到的东西。那么一个小孩子不要说他排除环境的干扰,其实他在追气泡的过程中,是不是也要尝试集中注意力,才能对气泡的观察获得更多新的经验呢?看似他是在追气泡,但其实他是在锻炼与新增他的思维与感知。
       后来我把目光放到一片阳光洒在的树叶上,因为枝叶茂密,所以阳光照得树叶斑驳交错,这时我忽然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感觉,阳光洒在树叶上,树叶看起来是如此的快乐,可是因为树叶很多,有的能接到阳光,也有的接不到,那么树叶的快乐到底是它自己的快乐,还是大树的快乐?假如是大树的快乐那么找不到阳光的树叶究竟是快乐还是不快乐呢?树的概念是我后天学习的,光合作用与树叶的生长原理也是我后天学习的,那么我所看到的,我所思考的快乐,到底哪个才是真实与正确的呢?我追求自己感受与意识的真实与正确本身是不是也是一种局限性的思考呢?
       我所说的求新,其实从来不是说客观物质世界的增减变化。而是透过对物质世界的观察与思考,在拓展自己的思维与认知理解。当哲学到了建构主义后期,万事万物的规律,其实只不过是我们生活在此时此刻的有限物质环境下所经历总结的感觉罢了。当环境发生变化,规律本身也就发生了变化,而不是说所有的规律永恒不变,所有的经验适用于万事万物。我们只能在有限的后知后觉验证后,说某一个规律可以迁移到另一个情景,更多地时候我们其实会发现,我们往往都是在用过去的经验做错误的迁移判断。其实类似化学中那样认知每一种因素,甚至多因素之间属性的联系,其实也是有限的经验总结。所谓的科学探索,并不是追求对物质世界的经验积累,而是通过无数的实验与经验积累去发现我们过去所无法感知认识到的真相,补足和拓展我们的意识广阔性而已。
       小孩子在追一个气泡的时候,在努力跟随,识别,集中注意力。在这个过程中,他最喜悦的其实是自己意识的扩展。意识的扩展不是伴随着经验的增加就等量的增加的。意识的扩展最后其实是获得了新的认知维度,重新认识这个世界。所以一个在这个层面求新的人,不一定会喜新厌旧,恰好相反,他在追求新的认知过程里,会不断地反思与重复回忆自己过去的经验,试图重新解读理解它。我这些年来并不是在单纯的沉静在对某些人的情感里,而是在不断地获得新的视角与能力之后,试图重新解读并达到某种阶段的和谐。其实和谐也仅仅是阶段性的逻辑自洽罢了,当新的维度加入的时候,还会有更高层面的和谐可以追求。直到我们彻底掌握了自己所有的感知特性所延伸出来的思维结构,在哪之后我们才会去追求更加严谨复杂的经验来丰富自己的感知与精神。
         到了我这个层面以后,求新已经远不局限于对自我感知的驾驭了,我在追求的其实是突破历史与原生环境所创造出来的物质文明经验世界局限性。简单来讲,我们现在所看到的,所知道,所遵循的模式与规律其实并不是这个世界唯一的正确真相以及最好的解。每个时代的先驱都要突破现实世界所塑造的人类意识观念的局限性,才可能重塑与创造新世界。在马车的年代,人类是无法相信不用动物应该如何驱动轮子的。那些伟人与其说是在寻找真理和真相,不如说是在拓展与创造人类精神意识的突破和可能。追求和谐也好,创造毁灭也好,其实都在两可之间。这就好比上世纪末,凯恩尼斯主义与后来的通货紧缩政策之间的更迭一样。有的人在相信二元论的基础上认为只有毁灭才能重生,也有的人在思索着看到更大的世界与新的和谐最终找到了新的高峰。
        这是人类文明走到今天真正意义上的未来,思索正邪,模式,意识形态,人种,贫富差异这些东西其实都是有限思维的过眼云烟罢了。在这条路上,到现在我都没看到一个像样的对手,人们都局限在个人视野的利害关系中挣扎求生罢了。这个世界有执著心的精神病其实只有极少数,绝大多数人其实是受限于意识结构与经验,不知道有新出路罢了。所以这也是为什么在我看来有些争斗如此可笑,觉悟高的就让他们在快乐中顿悟,觉悟低的就只好下地狱在痛苦中轮回了。当然其实无论是哪一个,都不过是过程,而且是可以选择的过程。杀死一个人,让一个国家灭亡其实对于整个人类来说都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除了照顾到某些人的情绪,以及我自己有些时候悲天悯人以外,对于这些生生死死是不感兴趣的,因为对于我追求的东西来说没有什么可稀罕的。这就是我这篇文章所要说的东西了。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