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猫外交官 的博客

 
 
 

日志

 
 
 
 

自我  

2017-05-04 23:47: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两天因为解决问题进展迅速,所以感觉小有成就。年初那会我是到底要创业还是工作两可之间徘徊忐忑。完全是凭借我知道什么,我有什么,什么听说好做来搞的,真的到实践的时候发现各种问题,各种想当然。很多事情只有在过程中才完全暴露出来,从最初的计划,广泛测试,到不断试错,找到突破点,这个过程让我有了很多对事情新的心得体会。自信这种东西,不是谁跟你说你能胜任什么的问题,自信这东西在本质上来讲,是一种对陌生事物了然的过程。最大的困难不在于过程有多长,而在于我们不知道到底终点在哪里,要走多久,应该如何走。
        前一阵我一直在讨论,为什么我在做什么的问题上抱有一种灵活的表态。避免被外部力量的暗示控制,钻牛角尖。但是反过来讲,当事情有了一定进展之后,其实对于自己心态中稳定性的那一面则有了更多的描述。昨天我跟我老妈吃饭的时候,她问我高考到底要不要保留。我笑着跟她打了个比喻,高考就好比国有企业,哪怕哪天高考式微,但是作为国家队也必然会始终存在的。关键不在于高考这种筛选与分配制度是否应该保留,而是要问我们的教育体制的作用,以及国家意志到底对未来培养人抱有怎样的态度和期待才是重点。虽然我自己非常讨厌被别人用固定价值观恶心,讨厌因为个性些许差异而处于分数上的惩罚。但是假如不用高考,我们又该怎样分配资源呢?高考的意志是以人才素质为中心,即便是现阶段对人才素质的定义与测量方法还是有不足之处。但假如全盘颠覆,我们又该怎么搞呢?美国的高等学校都是贵族私立学校,完全靠征收学费进行资源再分配。难道这样就能解决问题吗?
      所以,一种制度的存留,不是以个人立场所代表的利益关系为中心进行评定的。高考选拔和分配制度,但是培养什么人,怎么培养,谁来培养,这些问题的改革可能才代表着一种时代渐进的趋势。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我是在极强的屈辱与被救赎两种心态之间,随着境遇反复震荡的。上北大的时候,遇到好老师感觉教育是个好东西,可能资格上不具备,但是这世上只要你想做,还是可以有无数条路去达成目标的。离开北大的时候,是建立在一种被人以资格的问题羞辱基础上倍感屈辱的愤怒,老子一定要做出样子来让你们知道,到底谁才是代表着真正的未来。这两种心态的前者是我自己的个性和际遇问题,决定了我不可能活在别人的安排与评价之中随波逐流,后者则是让我受到当时境遇的影响一种极强的愤怒要抗争这种被人羞辱的境遇。
       我毕业后的那段时间内心是很脆弱的,虽然性格有很多的叛逆和不甘,但是我到底能不能反杀,怎么反杀,如何做到,巨大的差距面前我是内心十分绝望的。那个时候正邪两种理想在我内心与外部作斗争和对冲比今天要激烈的多。但好在我那个时候很快就意识到这个问题了。无数的声音在我耳边一面说我内心的愤怒会让我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来,我就是个无能的流氓和恶人,一面又有无数的人在我面前试图让我开心拉拢让我情绪稳定下来。那个时候我意识到,无论是外部的声音,还是我内心的声音,本质上是我内心对世界难以掌控的无助。亦或者我们可以说,那个时候我并没有很强的生活经验让我知道如何做,做什么,能够抵抗这些屈辱,让我获得有尊严。那个时候的我,内心脆弱,太容易受外部环境影响思路与判断了。
      过去的这几年中,回想起来很多想法其实都很天真,也比较极端。就如同我上面说到的高考问题一样,为了改变自己个人的处境,就希望改变整个大环境向着自己此时此刻的现状做偏移和判定,这是十分愚蠢的想法和期望。包括对于配偶的问题,我过去看到美女首先就是情不自禁的首先想到自己单身,其次就会想到这妹子到底有没有对象,再然后就纠结自己到底配不配得上,最后再郁闷自己为啥不是对方喜欢的对象。这种循环持续了很久,本质上来讲是在别人身上投影了自己的欲望之后,无限的纠结与烦恼。有一段时间我认为这是跟我没有泡妞经验有关,所以不管长相,拼命撩妹。但是现在看来,问题不在于撩妹的经验多少,而是在于为什么我每次看到美女暗自高兴,又暗自烦恼,为什么我的喜怒哀乐是围着别人转,而不是别人围着我转?
      我曾经以为这是一个资本与禀赋的问题。但是后来我发现这其实是一个是否了然的问题。我过去的欲望太重,但又太脆弱,所以一方面总是急着实现,可是又没啥非要如此的常性。那个时候,我的欲望是被外部环境的力量所牵引的,我寻求遇到机遇,又无法左右环境中的变化。
       而现在,由于我个人心智的成熟,对外部的变化则没有那么敏感了。我不再寻求与期待在环境中遇到什么是独一无二的,追求独一无二是一种自我限制的价值判断。这世上没有什么是必须的,是独一无二的,小姑娘每年一茬接一茬,各有各的美。我再也不会因为恐惧错过谁,一定要得到谁不可这两种执念而动摇了。我要的东西最后一定是掺杂了我的意志所决定的结果,我的意志与努力才是独一无二的。因此心神上再也不受外部环境的变化,引诱和依靠而动摇了。
       我并不是说人应该禁欲,我只是想说,在过去或许我们每个人都有那么一段时间因为心智的不成熟,并不能很好的控制欲望,以正确的方式处理欲望。当然,我在这里说的不是是否符合道德规矩的问题,而是自己心智成熟与否的问题。
       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有很长一段时间因为内心结构的不稳定,所以是很容易被外部环境影响判断,目标与行为的。拿我当初刚离开学校时候的屈辱来说吧,其实关键不在于如何向那个具体的人复仇,而是在于对这种用体制资格问题来羞辱我的情况,我到底应该向谁反杀,如何反杀。是改变整个筛选制度,让它把我当神仙捧着,还是改变教育内容,培养出真正优秀认可的人,亦或者是让那些钻制度漏洞的废物尽快淘汰。事实上,问题甚至不在于我到底应该恨谁,甚至我到底应该成为谁在当时都是一个让我迷茫而无望的问题。
       我最开始的时候是试图分辨这些力量是如何左右我的判断,如何在我思考的过程中起作用的。后来一点点我开始分析哪些东西在我做行动与判断的时候不会误事,有真正的助力。再后来我开始意识到很多问题其实是在我个人意志的参与下,发生了与没有我个人意志参与情况下不同结果的问题。也就是说,我开始研究人的意志到底能决定哪些事情的问题。最后我才思考到有关人生命运,到底自己做主是什么概念。
       此时的我,已经充分的了解了外部力量是如何影响我的行动的。但现在我更加感兴趣的其实是,我的意志到底能创造什么样的可能,如何从无到有开辟出新的东西的。一个事情从无到有,从起点的心态到现在的成长,那些心态的变化对我的心智起到了支撑与拓展作用。人都是从幼稚逐渐走向成熟的,回顾过去,问题的关键不是看清了什么是最重要的结果,什么是正确的选择,而是知道了什么叫真正的成长,什么叫真正的自我。这话可能不叫决定命运的力量,而是叫决定命运的智慧比较合理一些。
      从某些角度来讲,我的性格在某些人眼里可以被称为顽劣也说不定,因为我是那种懒散而拒绝从评价标准层面追求一丝不苟的服从标准的人。我也不好说,我才代表着未来优秀人才的楷模典范,因为人人皆可成才,我更不会用我自己的经历做个价值判断去评价别人,影响别人给自己谋好处。我不追求自己成为标准,也不希望别人拿标准来恶心我。但我想说,我现在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清楚我自己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我自己是谁的问题。只不过叙述的形式可能跟某些人期望的有所不同,我依旧没法说我是谁,我要做啥,我要成为什么人。但是我可以说我过去心里在想什么,现在有哪些成长,我想要什么,我拒绝什么。以及我会如何做,如何影响别人,如何找到方向,如何解决问题。
       很多时候因为我太清楚自己,太清楚人性了,所以才对环境的力量看的清楚些。那些命运中的偶然,人性的弱点,以及所谓的必然的结果都看的清楚些。用佛家的话,就叫做观自在,等觉境界吧。不是因为我知道得多,而是因为我清楚。人生过得明白就懂自己,自己过得明白就懂别人。不是说无拘无束,也不是说有人和我想的一样,而是指对自己了然,因为自己的思考已经达到一定境界,所以别人的困惑在我看来也是了然的困惑罢了。
       很多事因此做了,才开始懂得,有了体验才明白过程。因为有了过程,才知道自己的过去是怎么回事,才知道那些还处于比自己年纪轻的年轻人到底心智处于什么状态在想什么。不走出来,是看不透过去的自己的。所以我们虽然时而忐忑迷茫,依赖而又经受如此多的挫折,但只要我们还能对未来有个大体的想法,能下决心,有勇气向前,那么就一定能有一天走出来,对过去的一切了然看破。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