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猫外交官 的博客

 
 
 

日志

 
 
 
 

创作的样式  

2017-05-26 01:27: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晚上去听了一场中央音乐学院中印文化交流专场。说是专场其实就请了2个印度人而已。我查了一下这个作曲和演奏的印度人,叫做达伦。巴塔查亚。据说是印度扬琴古典音乐的传承人,先驱与革命者。其实这个称呼很奇怪,古典音乐本来就是过去的音乐,怎么搞出先驱这个词了哪?我听他演奏了一首传统的印度乐曲之后,发现第二首竟然是有茉莉花风格的。查了一下第二首歌,叫做《拉格。茉莉》。也就是说第二首是他为中国演出,和中国作曲家合编的。这个可就牛逼了。因为我听的时候确实感觉不是胡编的,真的是有故事在里面。结合后来的整个音乐会,以及我之前的吐槽某音乐学院作曲家太渣,我忽然想到这个题目,创作的样式。
        整场音乐会开始的第一首叫做《拉格。生命之美》,第二首叫《拉格。茉莉》我查了一下英文介绍,拉格是raga的译音。raga应该是一种音乐样式。从我自己直观的听的体验来讲,我猜这种raga,应该是一种印度独有的音乐样式。因为它听起来就好像两个贤者在大树下用乐器聊天。之所以说是印度独有的,是因为中国以及西方乐器的合奏,大多数是一种协奏和上下级对应关系。简单来说就是西方的奏鸣曲用不同乐器演奏不同的声部,把不同的声部组合起来形成一个整体,由乐章来划分大的主题节奏。中国的合奏则更像是高山流水遇知音,两个人相互协同或者掐架,再或者就是一种尊师重道,上下衔接的关系。而这种raga是一个扬琴,一个手鼓,就好像一个苦行僧一样的瘦子和一个罗汉一样的胖子坐在大树下聊天。他们讨论的是同一个主题,但是讨论的方式是一个人用自己的语言说自己知道的事情,另一个立即用自己的语言说我也知道。这就好像佛经里讲的坐而论道参禅领悟的感觉一样。两个人是平等的关系,既有互显神通,也有互相学习。但是,他们又不是我过去听得那种传统音乐样式里,为了一个主题作为演员在演绎,而是好像真的是有两个人坐在那里对话交流一样。
       我之所以佩服这个达伦。巴塔查亚的家伙,更重要的是,第二首明明是一个和中国作曲家合编的曲子。也是讨论,但是是三个乐器讨论。而讨论的精神状态则跟两个乐器讨论完全不同。这感觉就好像两个人扯了半天,中间突然出了一个中庸的第三方在那融合意见,试图找出个定论。这部分颇有中国儒家中庸智慧的风范,我本来以为差不多这样就得了。结果后半部分那个印度扬琴先是弹了一小段茉莉花原曲,似乎在说你的智慧我也是懂得,得到了中国扬琴的认可。然后这家伙就开始以自己的套路逐渐改编对茉莉花这个象征中国智慧的曲子演绎方式。中国扬琴先是逐步认同,然后后来忽然好像明白了印度的这两种乐器之间的讨论并不是单纯的争论,而是一种在舒展个性的过程当中以各自的方式互相解读的智慧。最后中国的扬琴也不再一味的追求中庸,而是以自己的特点大胆的参与讨论。
       这个印度作曲家跟中国作曲家合作编写的这个曲子,竟然能够展示出两种不同文化的讨论与交融过程,而且竟然还能生动的把自己的观点讲明白。假如这都不能叫大师,我实在是想不出什么作曲家能有资格叫做大师了。我们国家受儒家传统影响,过于强调尊师重道那一套,老师就因为挂了个老师的名字,所以就好像天生高人一等。我今天中午跟人聊天的时候,也遇到这个问题,一个比我大20岁的人,告诫我说你在外面跟比你岁数大的人说话要懂规矩,要知道客气,不要没大没小。可是我这些年感觉对我影响最大的两个老师,恰好都是以自己的形式跟我平等沟通,甚至纵容我的直接。我在创业圈混了许久,发现有些人就是因为形式上标榜为创业导师,什么大话都敢说,什么想法都敢当人生经验指导别人。所以我们国家的音乐创作里,我就从来没见过快乐平等的交流的。要么就是孤芳自赏,要么就是正邪两派打架,再就是高手对决一战雌雄。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国家的很多学院派作曲家,写的玩意要么庸俗的很,要么邯郸学步,搞的四不像。少有出色的作曲天才能进行大量经典的创作。
      就光听这两首曲子,我就感觉印度这个古老文明的智慧,还是有非常多的东西值得我们挖掘和学习的。佛教到了中国以后,和儒家文化结合,有些事情被解读和改革的过分变态,其实一开始的佛教并没那么多没用的要求。这个印度作曲家作为印度国家音乐形象大使,确实是名副其实。
      第三首是个中国作曲家,叫做周龙。我听的时候感觉这是用民族乐器搞的新风格,后来我查了一下这家伙的背景,发现他是搞电影出身。他的曲子之所以画面性那么强,就是在于他在音乐叙事这个问题上,走了一个新极端,任何乐器都不是具备人格的叙事主体,而是整个画面营造的一个元素。他用音乐诉说了一个画面感非常强的故事,这种音乐风格应该说也是我第一次见。不得不说中国走在前沿的现代音乐大师还是有的,我们不仅有继承传统的人,也有走在国际舞台上引领潮头的人在。
      第四第五首相对来说就是陪衬的渣渣了。一个是中央音乐学院91年的硕士。我听了半天就一个感觉,这家伙虽然见过很多东西,但是明显没有找到自己的风格,以为把很多新要素按所谓的国际流行创作规律揉合在一起,就算是音乐创作了。听得我实在是感觉乏味。另一个是国外的作曲家,名号虽然一堆,但是典型的也是在用想象力创作,对中国乐器与中国文化缺乏基本认知和理解。摆了8样,可是演奏起来跟小孩在哪东瞧瞧西看看没啥区别。
      第六首是一个叫叶小纲的人创作的《光明行》这个人我看介绍是中国音乐协会会长,承接了很多中宣部的创作任务。你不能说他没有才华,但是他的创作风格明显过于求稳,各方面都能撑的开,却缺乏让人激动的个性。作品不能说糟糕,但是我个人感觉则乏味一些。
       第七首说是是给古筝和弦乐三重奏创作的,可是我听了半天感觉就是给古筝创作的,准确的来说就是给台上那个演奏家程皓如创作的。因为我听了半天感觉这个《将进酒》跟我知道的将进酒完全不是一个东西,唯一有关联的就是曲子里所体现出的气势,而这个气势的营造90%是那个古筝纯属的技法所决定的,那三个弦乐完全就是陪衬。一个曲子写的这么极端,明显就是定制的,换个人演奏很难达到这个效果,从作曲家的角度来讲,这样的创新并不利于传播。所以我猜这就是一个定制曲子。要说是情书我都信。
       最后一首是一个叫邹航写的《醉舞金刚》。应该说这是我这几天唯一见过的一个仿照国外先锋音乐风格,创作成功的作品。这个人在我看来是哲学修养仅次于那个印度作家的家伙。整首曲子暗合了苦集灭道之理,也有人六感耳鼻舌身意行的外放和变化。虚实妄想与寂灭之间的交互关系把握的相当到位。每一段妄想的开始都有一个音提示开始,也有一个音提示结束。这样几段看起来好像不是很尽兴的曲子,在这种生灭之间最后被揭示出来,原来一切都是一念间罢了。这个作曲家上台的时候,他衣服上写了两个大字,我虽然忘了写的是啥,但是我感觉他的意思就是说这也没啥,他说的好像并不是说他曲子的好坏,而是对创作与人生的理解。
       整场音乐会下来以后,让我看到各种各样的人中,他们人生状态和自己创作作品风格之间的联系。有的真是大智慧,可以代表国家形象,也有的作为先锋创作他自己所认为的极致,也有的在学习与创作的路上忐忑疯魔,还有的出了蹭蹭跨界热点以外就是打酱油的,更有在体制内被锻造成别人要求的形象的,更有为了谈恋爱激发出无尽潜能的,最后还有参禅悟道边生活边修行的。我认为样式这个东西有些时候看起来好像是做学问搞理论,弄出来大家讨论的东西,但实际上它其实就是根植于每个人作曲家人生经验与生活态度的折射。
       什么是好的,什么是流行的,什么是创新?我认为这里面最不重要的就是别人的评论与审判标准,最重要的其实是我们到底认真的想要活成一个什么样子。我们想活成什么样子?当然这个问题的更加前一步是我们思维模式的构建,比如我中午跟人聊天的时候,就发现对方大脑里缺少一个无的概念,所以凡事都站在一个我是谁,我跟你什么关系,所以我要如何如何才是对的的心理机制下,无限度的在做比较。这样的以比较之下自己的言论是否占据话语优势进行讨论,完全没法进行有效沟通,因为他的目的就没有空杯子接收别人水的地方,你唯一能做的就是把他杯子里的水染成你要的颜色,以及让他不断的倒水出来,你想往他那里倒任何东西都是不可能的。有的人在这种模式下很难真的想清楚自己是谁,自己到底要什么。因为他们只有选择看到的东西的能力,而没有办法接纳与寻找他们本就不知道的东西。因为他们脑袋里本身就没有自己不知道这个概念。
       除此之外,那些能想明白这个问题的人,其实还是要面对生活经验与外部环境对我们的各种要求。我这些日子以来其实所宣称的很多事情,都是在围绕一些我想要的东西基础上在权衡与外界互动的代价。比如我跟人吐槽为啥我没有去搞学术,因为当时我们老师给我讲了一个例子,一个国家7万元的课题,这个学者为了做课题要贿赂8万给立项的人。这种为了名声还要倒贴钱,稍有不慎名声还完蛋的买卖实在是让我难以接受,我是不可能把自己的小命投资在别人手上的。如何能够掌握自己的命运,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不要进那些因为一着不慎,搞的永世不得翻身的高风险行业。在个性与名望权力之间,我是百分之百选择个性的。这也是为啥我一直选择性的做幕后,但又要创业操盘的原因。不借别人的手我不当棋子,不靠扬名谋生我就要当厚脸皮的流氓。
        只有个性才是一切伟大成就与真正成长的正确途径。我可不是为了某一个具体的东西规避风险这么小家子气的理由在谈条件。我是为了让自己保留个性而选择尽一切可能变得独立自主无所畏惧。当然也有的人天生追求的生活就没那么复杂,也没人找上他们谈什么国家使命与责任。我的个性是爱好广泛,但又不想走极端,自由与独立,无所畏惧,必要的时候还能装装知音和好奇宝宝。或许有一天我可以去学学乐器当个业余作曲家啥的,因为我认为我的个性创作的曲子没准也很有意思说不定。但前提是我不能是个没有乐趣和性格的傻子呆瓜。
       能走出海淀,到处转转碰到的新的人与事,甘愿付出代价冒风险创业,重新组织自己的时间与生活,这是我这几个月以来在脱离过去那种试图寻找依靠的状态下,最大的收获。我真正意义上感觉自己主宰自己的生活,不用跟任何人妥协,可以不因为害怕与比较而受别人的诱惑和欺骗了。我想这在以后也会成为一种不错的风格与故事吧。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