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猫外交官 的博客

 
 
 

日志

 
 
 
 

制度与人才  

2017-05-23 23:40: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下午去中央音乐学院听了一场武汉音乐学院的专场。感觉十分糟糕。六首曲子听完,我大概都能才出来这个学院的运营状况。核心问题是人才培养体制机制僵化,领导层没有可行的中长期规划。号称九大音乐学院,但是看这个状态,总感觉中国的音乐人才地区发展存在很大的不均衡。而且问题应该不是出在钱上,而是出在理念和思路上。 可以说听完这六首以后,基本上我可以盘点出我国改革开放以来在人才发展过程中犯过的所有错误。比如说生拉硬拽求创新。把创新理解为不同音乐要素的新组合。要与现有的理论决裂,甚至反乐理的搞突破,认为这就是创新。
         第一首据说是他们前院长作曲亲自上台演出。萨克斯和钢琴的合奏。我总感觉这货是用萨克斯在演七弦古琴,然后钢琴也当古琴来编的合奏。完全听不出来萨克斯基本的调。稍微像的地方也是急转弯,好像就为了故意搞得跟萨克斯不一样。第二首据说是他们现任院长做的曲子。二胡和柳琴的合奏。我一听,单独每个声部都还很好,但是放在一起,两个声部音色撞车。我猜这家伙应该是在办公室里写完了就直接交给演奏者,自己根本没参加排练。否则这么明显的撞车不可能听不出来。把两个谱子单独演奏完全没有问题。可是放在一起就要命,就好像为了创新,生生把两个谱子贴在一起。我一开始听他们介绍的时候把作曲家的贡献描述为理论上的很多创新。把演奏家称为演奏员。就是说在他们学院作曲家的地位天生高过演奏者。
       第三个谱子从作曲的技法上来讲倒是还成体系。但是从主题山民来说。不是什么歌颂乡间野趣,而是在描写一帮没有开化的野人如何搞怪,野蛮的故事。价值观上就给人感觉很是问题。我曾经听过另一个作曲家描述他在文革时下乡插队,看到远处开了一个骑毛驴的新娘的作品。名字好像叫信天游啥的。反正听着非常快乐。相比之下,一个是纯真在苦中见乐。另一个则好像是某些新闻记者所说的那样,狗咬人不是新闻,人咬狗才是。给我感觉他们创作的目的不是为了发现生活中的美,而是为了获奖留名,故意标新立异。
      第四首南国,是这个音乐会的主题,两个钢琴合奏。不过我实在是联想不出这个南国到底指的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反正不是什么美好天堂。后面的曲子叫消失的声音,故意反音律和谐,搞出高低音试图创造一种另类的宏达与消逝的美,可其实听着完全不成调子。最后一首叫角儿,稍微有点那个奏鸣曲的章法,可是听着却给人之中不伦不类的感觉,看不出这个角儿到底有什么样的精彩人生,需要被叙述,反倒是像个落魄的戏子而已。
      我大概猜想了一下这个学院的现状。首先呢,他们大谈创新,但是作为一个老品牌,演奏家是骨干,怎么办呢?领导行政上把作曲家的地位和待遇拉高,从外面引进了一些青年作曲家进来。怎么服众呢?让他们去参加各种比赛,只要他们能发挥出跟演奏者一样的价值,这个政策就算站住脚了。所以就疯狂的各种报比赛。为了获奖,也不管哪个权威,是否有体系。只要听着牛逼就行,最好是新锐大奖。然后他们创作的标准就是为了拿名次,各种标新立异。创新的乐器组合,反传统的作曲思路,甚至都没啥主题,反技巧也是反。随便加个牛逼的名字看着高大上就行。评委再二,好歹给个参与奖,听话的参与者就行。
       对内领导为了推行创新,人为的拔高与降低本学校人才队伍架构。为了创新,也不管什么制式和创作基本规律,为了迎合评奖下行政命令,让作曲家按大赛要求作曲。也不管这个作曲家基本功底是什么样得。从音乐人才队伍的基本发展规律来讲,一个作曲家创作的前提一定是懂乐器,乐队,懂创作思路自成体系。一首传世经典可能要打造四五年。这个武汉音乐学院有教乐器的,但没有专业作曲大师,所以基本上在人才培养过程问题上就犯了战略性失误。
        贝多芬先是会弹钢琴,然后才自己作曲。一个作曲家起码要了解每一种乐器的性质,才敢用这种乐器创作。一个指挥家最少也得懂得乐器的音色才敢指挥这种乐器。后面那两首乐曲,虽然有个假模假式的指挥家出来,自己还哼哼,也掩盖不了作曲本身的糟糕。因为根本不是演奏者不和谐的问题。作曲可以是一种职业,但它其实更是一种技能。如何培养演奏者创作,甚至联合创作才是正确方向。而这个武汉学院为了推行一个政策,搞一些典型,人为制造隔阂,让一帮作曲家以外部评奖标准为中心搞量产。也不管每个人的底子是啥。可以说能作的死都作遍了。
        有些人信了这套官僚主义做派,本来有实力,也为了迎合评奖,连实际情况都不考虑了。作曲家和演奏者变成两个上下阶级。有实力的废了,新生代也瞎了。可以说是改革开放以来能犯的错误都犯了个遍,然后一次次甩锅说,演奏者没有表演好。辜负了我的作品。可实际上是违背了作曲家最基本的发展思路,搞一些不切实际的指标,瞎指挥,最后弄成了新人上不去,老人也荒废了,官僚和学究气摆架子的能耐倒是长了不少。
       晚上的时候,我又听了一场中央音乐学院自己学生的交响乐演出。总共两首曲子,都是名曲。第一首演的非常烂,各个声部自行其是,完全听不出调子。不过第二首开始这些家伙才反应过来要听指挥的。我在观察的时候发现,这个新组的乐队,指挥虽然在学生圈子里很有威望,但其实跟同样是学生的乐队磨合的并不是很好。简单来说各个声部内部本身就不协调,声部看谱子的时间比看指挥多,甚至可以说指挥在前面比划,底下根本不是同频反应。后来第二首的时候开始有响应也是相隔2秒以上的回应,所以那个指挥开始的时候也是中气不足怂的很。
        后来因为我小声指出他们不齐,以及指挥的动作幅度过大,指向性不明显以后,这个指挥和乐队都开始有意识调整状态。先是声部内部整齐起来,然后是声部开始逐渐从回应变成同频的跟随指挥动作。在这个过程里,这个指挥的气场也从最初的自己按程序瞎比划,逐渐掌握了引导和鼓励各个声部状态的窍门。后来我就发现,各个声部领衔的从质疑到崇拜,再到仅仅跟随指挥的反应,这种心态与情绪的变化,对整个演奏的效果有质量等级上的大幅提升。
        看完这个事情,我想总结的一个重点在于,音乐创作是一个双向循环的过程。我们哪怕去掉作曲,几乎所有的合奏,除了曲谱以外,不仅需要演奏者个人的领悟,也需要相互之间配合的转化。而作曲则比演奏者对经典曲目的理解和演绎要更加复杂。正常来讲,创作者的一个最基本的基础,就是在熟悉的乐器基础上进行创作。我这些年来,看了那么多场中央音乐学院的演出,他们很多老师在谈原创与改编的时候,也都是小心谨慎的围绕1-2种乐器。多种乐器组合改编的,敢拿上台来的,大多数也都是不出山的老先生的曲子,没有几个敢拿自己都不熟悉的乐器随便组合,随便就编个曲子上台说自己多创新。因为想要真正自由的创作基础,不是打破什么规矩教条,而是在理解与丰富前人基础上,才敢谈自己的思想。你说东,我偏说西,这是青春期毛孩子才会干的事情。这根本不叫创新。
        哪怕是百年以上的经典曲目,在指挥与乐队的心理建设上都可能因为不熟练,觉悟不到位,演的一塌糊涂。更别说两种或多种不同的乐器组合的尝试了。以自己是作曲家为名义,甩锅给演奏者,这根本就说不通。我之所以敢这么说,是因为我前两年在看林大的民乐团排练的时候,指挥,作曲家是每次亲自一起盯着乐队逐渐排练,一个一个乐器指导的。一个作曲家在创作过程当中,假如没有这样的敬业精神,光搞理论创新,不与演奏者同进退,把指挥仅仅当作管理傻子的救命稻草,是搞不了创作的。而一个指挥敢在台上操作自如,那是在台下与每一个演奏者无数次沟通的结果。今天是因为这些学生演的是个老曲子,所以只要精神状态到了,其他问题就解决了。新曲子则在排练的时候对指挥和作曲家有着更高的要求。
       人才队伍的建设,不要搞那些虚头巴脑的奖项,概念指标。应该尊重人才基本的发展规律。一个指挥家最起码要通读谱子,了解团队建设与演奏的关系。一个作曲家最起码要了解演奏需要的乐器特性。比起搞那么多外部指标,不如多搞点机会让每个人真刀真枪的在日常生活中研究,学习和实践来的现实一点。短频快的东西少搞一些。人才不是几个月,就能培养出来的,真正的经典不是随便写一写,因为特立独行就牛逼的。少一些教条,多一点踏实和勤奋精神。官僚主义少一点,和每个人一起共进退,多交流,才能有真的好作品。别说从独奏到二重奏,你就是独奏搞出一些经典也是很了不得。研究新乐器,哪怕是乐理相通,那也是要过程的。老搞些形式化的进步,步子迈的看起来大,结果不仅闪了腰,还摔出骨折,这就很尴尬了。
       从演奏者演奏别人的经典,到自己编曲,再到配合别人,掌握不同乐器,创作多乐器组合。这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甚至有些大师,一辈子也就那么一两首改编都可以被成为经典,更别说完全的原创了。比起一作品数量,作品特性,作品风格这些不靠谱的指标赶流行,真的不如踏踏实实的以能力为基础,制定职业同行的晋升路径,与发展平台。不是以结果论奖赏待遇,而是以目标为中心,提供多元丰富的平台,减少学习与发展的代价,增加展现于成长的通道。人才培养不是供个神仙让人拜,而是女娲补天,让普通人繁衍生息。在这一点上,中央音乐学院一直以来的师德风范都是以这个理念为中心的。外省的一些学校落后了不知道几代。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