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猫外交官 的博客

 
 
 

日志

 
 
 
 

  

2017-02-13 23:49: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两天有好几个找上门来的做亲子教育手机app的创业团队。不过我看了他们做的东西以后感觉功能上和微信的功能没有任何明显的区别。虽然前几天我想过要做互动确实搞个客户端比较好,但是看到这些团队做的东西以后给我感觉这并不是问题的重点。比起有自己的用户渠道来说,其实有一个更加根本的问题,那就是人们会在什么时候想到用你这个APP呢?
       元宵节写完上一篇文章的时候,我就想起去年面试的一个做学术APP期刊的公司。那个公司确实搞了十几万的关注,也发布一些免费的图书,但是真正有活跃度的,其实是文献推送和活动信息查询。这让我意识到,光有自己的终端,有用户并不是问题的重点。重点是,你到底打算做成一个啥东西而存在于人们生活中。
       今天我在看电视剧<大明1566>的时候,忽然想到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在看整个明王朝的政府产业决策机制的时候,从策划到执行存在严重的僵化性,可以说是一种典型的能人政治。第二是发现人有些时候真的不是坏,而是建立在视野局限性基础上的无能导致了很多平民百姓看来草菅人命的大案要案。
       所谓能人政治,说白了就是上面拍脑门,下面跑断腿。运作空间很大,但是下面的人比起私欲和道德问题,更多时候是因为智商和视野问题把事情搞砸。一群官先是因为百姓响应政策不利,开始搞强行摊派。强行摊派不成,开始制造人为天灾,然后策动商人大户搞田地收购来完成任务指标。但是这么大的国家战略,商人也没那么多钱,结果为了完成指标,官员开始人为制造困境,联合商人搞低价收购土地。这忽然让我想起宋朝王安石的青苗法。在一个地搞成了,为啥一推广却成了灾难。所谓人祸,就是别有用心的当权者谋私利的瞎搞吗?其实这里面有很多可以运作的战略空间。比如钱的运作,比如中长期规划的逐级消化指标,比如说政府的产业政策的担保等等。其实事情不是不好,不是不可做,而是在做的过程当中整个体制在执行过程当中层层加压,累加了各种问题,但是在各个环节没有引导和化解的策略。结果从上到下都来强的。皇帝也就知道忠奸是非,知道做事要用可信,思考相对周全之人。但是呢?这个所谓的思考周全之人,也只能维系基本的民生,对于改革的需要,如何合理的去做也每个主意。这就导致,历史上搞出问题的看起来都是改革派,股肱之臣都是保守派的错觉。
       凡大事靠能人,能人却又不能的尴尬,是古代政治问题的一个重要难题。说白了这个问题的本质就是没有相对成熟的改革流程与体制机制经验导致的因急迫需要改革,又因为过于急迫而失败的怪圈。从这个角度来讲,历史就是在创意冒进和总结经验守成的过程中震荡前进的。从这个问题出发,我感觉现代教育最大的价值不是传承对的知识为最终目标,而是培养理性创新的人才是重点。王权教化有符合人性特点的经验总结,但那并不是始终正确的真理。因为对于未来而言,正确是个不断变化的伪命题。
      很多时候,对于古人的错,我们不能用简单道义法理角度所说的罪恶来说明问题。因为智商不够,本性使然,才是很多问题的重点。慢慢讨论进度缓慢,就来强的加速进度,最后一不做二不休用天灾让人们放弃底线。来推行政策。智商不够,和信仰暴力与灾难对人的影响,难道不也是时代人性的必然吗?剧情里的胡宗宪是个稳健的政治家,但在大环境背景下搞的也是只剩下操心劳力的悲情与果断,而少有参政议政该有的城府。
       而对于人性的教化,我也在思考到底靠的是什么?其中有两个很重要的问题衔接在一起成为人类文明进化过程中不得不面对的难关。环境的局限性,改良的限制性。举个简单的例子。其实很多事对我来说都不难,但是为啥我还要做那么多的选择和思考呢?因为外力不靠谱。或许多少年后,真的实现天下一家的时候,能做到无我无他,但是今天的现实还是,耍小聪明的家伙在掐着人性的弱点相互欺骗,用谎言利用好人。
      回家的时候,我老妈说燕郊有个朋友准备开个实体店,介绍我参与。对我来策划一个实体店本身不复杂,这个招生简章和兴趣班课程更是手到擒来,但问题是,这货主动打电话拿了我之前给的材料没有进一步讨论如何合作,而是针对他自己不会的诱导我给他写材料。我第二天打电话问他材料看了么,他说没有,又过了一天我老妈打电话跟我说,对方跟她诉苦说我跟他说话口气态度不好。元宵节的时候回去,这家伙看见我也不像之前电话里那样说要好好坐下来谈谈,而是跟我扯能不能写个书法或者绘画班的招生简介。根据以往经验,这就是拿我当白工用。
      从事情本身的角度来讲,我推动这个事是用不了多少精力的。但是从对过去以往经验出发,我知道我做了也是别人白白利用。环境的局限性就是没有那么多人尊重你的付出,这导致你不可能那么高效率的跟别人合作。而想要改变这一现状,哪怕是一个人,也需要让他经历一系列的事情,最后才能领悟如何与别人合作是最好的策略选择。而这种记忆与觉悟的认知,到总结与普及,则是以几代人为单位的。
       在想到这一点的时候,我忽然想起之前研究宗教传播与发展的历史问题。对于个体来说,宗教到底提供了什么东西,才导致人们信奉的呢?我忽然发现,比起拜神,不如说宗教提供了一套生活哲学与准则。拜神的本质是让人知敬畏。而人的敬畏心从个人需求出发,其实是人的依恋心理作祟。这就好比知道知识越多的人越感觉自己无知一样,越是当老大的人,有时也会有迷茫的时刻。其他人可以在盲目中依恋强权,但是当老大的却没有可依恋的人。所以,宗教总是要造出一个超人的神来让人敬畏和尊崇。
      但现代哲学的一大命题又是民主与独立。所以理论上来讲,人们终究是要摆脱依恋心理,理性而自省的。可是从社会发展的角度来讲,觉醒者总是少数,这就形成了一个原始的金字塔结构的社会集体。在这个过程里,宗教最开始的发展,其实是依托于某种社会学习组织的形态将人们重新连接在一起的。只不过依托于时代背景形成了各种各样的教权结构,但本质上来讲,它们一般都会超脱于政府管理结构,通过新的集体活动形式将人们衔接在一起的综合性学习组织。
       从这个角度来讲,我认为在宗教领域讨论什么真神,什么信仰纯净,异教徒之类的事情都是营销性质的伪命题。关键其实是通过什么样的现代生活方式让人们变得更加文明团结。整个基督教的新约旧约没有一本是某一个人写的。而是在漫长的历史当中,在学习者之间传播,创作,筛选了好几个世纪以后被总结归纳的。到了千年以后的今天,又被一些打着宗教名义的传销组织包装成各种原始的社会组织形态。脱离了整个宗教发展历史的全过程。变成个人欲望的工具,继续挥霍着人们的本性。因此,我上述的其实是人类社会文明发展的两条线。一条是以管理结构为核心的行政组织体系,另一条是以学习组织为链接,行为共同体体系,既宗教。
      
       我认为宗教本质上是对权力体系的一种补充。仔细研究儒家和道家,佛教的发展史,我们会发现,其实儒家虽然是行政管理的哲学,但它的发展历史过程其实跟很多宗教发展历史类似。论语的形成过程跟圣经其实差不多。除了拜神以外,占卜抽签,修士宣讲布道那一套其实跟心理咨询师,上哲学讲堂没啥区别。这也是我在思考,要不要把宗教对于人们行动的组织和总结糅合进去加以利用。
       我失恋那会极为痛苦,为了自我调节,去学了心理咨询师,研究精神病到底是咋个回事。后来发现其实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欲望跟理性冲突并压抑到极致就神经病了。虽然很多事事后看都不过是人生经历的一种茫然所导致的。但站在当时人的角度,在没有那种远见和淡然的情况下,寻求他人的开脱和宽慰就是必不可少的了。虽然我们追求的是更加文明理性的社会关系。但是在这个过程里,在我们成年但有还没有心智成熟的那个阶段,总还是需要一个组织来帮助我们开解和指引的。其实不止是那些刚从孩子转换身份为父母的人那里。很多不成熟的社会人也面临这样的需求。这种综合长效普遍的社会学习组织,其实还是相当有市场空间的。 那些所谓的研修班,心理咨询,家庭教育指导员,组合起来不就是宗教里那些告解室,周会,牧师培训班那套东西的翻版么。
       因此,我认为问题的关键,不是一个APP,一套教材,或者有个营销团队拉人进来搞传销那么简单的产品。虽然社会证明这些玩应脱离其他也都能独立存在,但我认为这种更加成体系社会化的学习组织才是宗教在现代文明中的本体。我在想,我培养人才的标准与创办公司的体系结构,可以参考宗教那套制度体系来玩。比单纯的按照市场部门,产品部门,运营部门来分工考勤更加灵活。而这个公司营销的产品与研发的理念不是某个创造出来的故事或者神,而是现代人类文明社会生活点滴的看法,态度与处事哲学。形式就是以人性未成熟阶段的迷茫和成熟后的反思向人们提供交流与学习的渠道和组织。
        这样一个东西,就不会因为个人意识的局限性,或者生死而导致类似王朝与种族那样因为时代的递进性而循环发生与死亡了。因为我们不讨论什么真理与终极。我们只面对最本源的规律和不断随着时代条件变化而变化的应对与创新。对于人的培养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理解自己的人性,社会的永恒规律的面对与修行主要对用户开放。第二阶段是建立在了解与超脱基础上创新创造的应对,发展,尝试和讨论,培养核心员工。最后我希望能基于这种新的组织形态创造和普及更加文明开放的社会。能让我不用成天干点啥都需要思考怎么不被人算计这种心理阴影一般的无奈现实,那就万事大吉了。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