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猫外交官 的博客

 
 
 

日志

 
 
 
 

有关记忆的管理  

2017-12-22 18:05: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两天在跟别人聊教育的时候,忽然聊到有关哲学的应用,谈到从最初的三大哲学命题,我是谁,我在哪,到哪里去,如何发展到现在的哲学架构。这忽然让我感觉有关人的自我认知,决策,判断,学习与发展过程当中非常重要的一个基础问题需要我重新再梳理讲解一下其作用。虽然考虑到一旦写出来,非常有可能被人拿去免费用,这个部分也是我一直以来卖教材当中的一部分内容。尤其是某些家伙总是想着一分钱不花的阴我。但考虑到这个问题是有关人心智发展的一个基础性问题,就算是我写出来,真的要持续做到起效,还需要其他思维作为辅助才能实现。所以应该问题不大。考虑到某些人看了肯定会耍小聪明,所以我决定从牢骚的角度把这个时期说一说。

      我今天在筹备新教材的时候,一开始是通过关键词搜索,搜一些可能直连关键词的文章。不过关键词搜索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弊端,那就是其网络蜘蛛的爬行轨迹与算法,对于时间沉淀过久的信息呈现优先级并不高,而且由于是抓取互联网不同平台与服务器的数据。所以假如信息储存的服务器挂了,就会导致信息丢失。所以我们要明白一个道理,靠搜索引擎发现的数据,并不是永续不灭的,快捷检索系统并不等同于互联网本身。

      除此之外,我在搜了一段时间以后,发现网上有一些相对靠谱的数据库,以个人账户为中心,分类归纳了很多优质文章。往往是当你在一个平台找到一篇不错文章以后,看作者的文档收集目录,就可以把一批同样高质量的文献挖掘出来。这类数据库在架构上提供了两个有用的东西,就是网络数据收藏功能公开化,不只作者自己可以看到,别人也可以检索他的收藏书单。另一个则是对外搜索引擎的字符支持优化,我搜相关关键字,基本上20条以内,就肯定能在某些平台上看到相关索引,每篇文章底下也有文献来源自动索引优化,而不是只靠转载者标注。

      搜索引擎的作用就有点像我们的短时记忆,数据库就有点像我们的长时记忆。短时记忆通过高频度检索关键词的记录调整,形成网络蜘蛛对全网关键词信息的抓取,方便我们根据定向特征快速检索可能有用的相关资源。而长时记忆,不仅需要在物理空间上提供记忆存储空间,更加重要的是其其提供的存储策略与目录关联逻辑,有着将不同内容进行优化存储,方便实际使用者快速调用的好处。

       假如全网对于特点关键词搜索频度非常低,甚至没有出现过,那么短时记忆就不会在检索回忆的时候起到任何作用。这样就必须在此之前,首先对一个关键词的定义,属性,检索特征进行识别与分析,形成检索策略才可以。而假如长时记忆缺乏类似个人账户这种信息整理的主体,没有信息整理动机的话,如何排列记忆,如何管理记忆,往往在调用的时候就会需要我们花成倍的功夫用短时记忆的识别策略对我们所有记忆进行对照检索。

        我月初的时候在培训销售的时候,就有这样一个典型案例,能够说明记忆构架对思维能力的影响有多大。当时这个销售出去跑了两趟业务回来,跟我说家庭教育没人能做,这东西肯定卖不出去。一般人第一时间反映,可能就是怂了,或者为了装逼驳斥对方据理力争。但我当时第一反应就是问她,你从哪里得到的这个判断和想法。然后这个销售又跟我说,她去了一个培训机构,发现这边的家长都像农村妇女一样素质不高,她们都表示不需要家庭教育。

        要是一般人,对这种评价就直接怂了。不过我紧接着问这个销售,你是怎么跟对方互动的,对方的原话是什么?而且你是从哪一点上看对方是农村妇女的。这销售又跟我说,她是跟这个家长聊了没两句,就没聊下去,因为这个家长的孩子在那里闹,不安分。那么我又追问,你是哪里看对方像农村妇女,你是怎么根据她这个特征,得出她不会对家庭教育感兴趣的结论呢?这销售这个时候,跟我讲,农村妇女不是都那样吗?我反问,东北的农村妇女,跟上海的,云南的农村妇女能是一个样吗?到底是啥特点?这家伙又说农村妇女不是有共性吗?我又反问,就算是有共性,那共性多了,你要说的到底是哪个共性?你当时经历了什么?穿着,肤色,言辞,事件?到底是哪个层面的共性让你得出这个结论的呢?

       我认为任何一个稍微有常识的人,在说出一个判断的时候,最起码是经历了一个具体的事件。这个判断可能是主观感受,也可能是跟过去记忆的参照对比得出的评估,也可能是第三方影响自己照本宣科的复述。一个稍微智商正常点的人,只要不是有人故意派来阴我,我认为肯定有一个具体事件。那么在你跟我说一个价值判断之前,交流的时候,应该首先具体的描述一下让你得出这个判断的整个事件全貌。比如,事件,地点,主要人物,事件发生过程。我引导到这里,这个销售才开始从最初的胆怯与吐槽家庭教育卖不出去,跟我复述整个事件的全貌。

      原来,当时是夫妻两个人,带着一个5岁的小女孩第一次参加一个舞蹈班。结果小女孩依恋母亲,不让母亲离开。母亲因为家里还有个二胎,又急着回去,导致小女孩哭闹。然后父亲则在这个过程中,因为感觉自己花钱,而女儿又不领情,想要惩罚她,所以要挟说不上课就不上课,回家算了。目睹了整个过程的这个销售,感觉这一家人太麻烦,做事没方法,肯定学不了家庭教育。这让我瞬间想到两个鞋厂销售去非洲开拓市场的笑话。后来我引导这个销售分析了一下整个案例里的人物关系,以及每个人的内心诉求与未来发展方向。这个销售才懂,原来这是个典型客户可以卖课程的。我也才知道在这个销售脑袋里,所谓农村妇女的共性特点是做事没章法。

      通过这个案例,我们会发现,很多时候,我们每个人脑袋里对于一些概念和价值判断的认知可能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更加重要的是,记忆是需要被有条理的整理与处理,才能够帮助我们正确认识问题的。这个销售对于记忆的处理,除了一开始要去谈客户这个表面任务,以及自己受挫以后的归因总结成一句农村妇女以外,并没有对整个事情里面蕴含的可能性有任何抓取。而在我的引导下,分步骤的引导她从新认识事实,分步整理记忆,最后说出了跟一开始完全相反的见解与答案。

      有些人总以为教育关键在拿本书上。可其实按照我们现在的文明水平来说,不可能让你读一本书就具备相应的思维逻辑。那些套我教材,想让我免费给他们培训的废物,据我的观察,除了在营销词语上套用了我的说法,类似关键词检索那样,挖几个现成的讲师,准备几门好像跟这个相关的课程以外,搞了点烂大街的社团游戏,没啥实质性的教学能力。而社会上一般性的讲师什么水平,啥段位我其实清楚地很。

      我研究了这么多年的哲学和教育,每一个信息处理策略与坐标分辨细节,都是需要经过大量案例实践与反省,才能理解其重要性,逐步找到方法和策略解决的。有些家伙在我的引导下才搞明白重点到底是什么,却反过来跟我装逼说,我讲的东西网上都有,凭啥给我钱。说实话第一次被这么问的时候,我确实也是懵逼的,主要是从知识价值论的角度讲,很多东西能快速检索来,你在那假装摸石头过河就是浪费时间。可我能检索,别人也能检索,知识并不是我完全创造的,那么为啥别人要给我钱?确实创业初有那么一段时间被这种问法给莽住了。

       后来我又从学术发展的角度思考过,我站在前人视角上的贡献帮助这个学科解决了啥问题。毕竟我也是在研究了大量文献,基于过去与现在,得出对未来判断的情况下做出创业的决定。然后又有一帮傻逼冒出来跟我说,你说的还都是理想,没有实践案例,都是空的。于是我又心虚了2个月,给别人大量做免费咨询,积累按照我的方法论实践成功的案例。有一段时间我确实是想通过实践案例的先进性来得出我干这行价值评判的结论的。

       可是当我真的积累了大量案例,能从容应对各种挑衅和质问以后。老问题又回来了,那些傻逼没有因为我顶住他们的质问,而买我的东西。反而是用各种套路来套我的教材,跟我挑衅。想用极小的代价来抄我的底。后来我才逐渐的想明白我到底是收的什么钱。从客观观察来讲,那些傻逼虽然拿了我的宣传材料和教材,但是讲不明白。但这并不代表我卖的是稀缺资源劳动力。最后我发现我把这些人想的太高大上了,我赚的就是教育这行的智商税。只不过我一开始对于智商这个东西理解太片面,以为就是知识的多少而已。可其实是思维模式的成熟度。

       且不说,这个时代大多数人智商和学识远不如我,教育这行存在的意义,就是因为每天有无数的新生儿诞生,需要接受教育。我一开始是以我自己的坐标系为参照,想着我给别人,给这个领域,给文明提供了什么先进成果。可其实大多数人所需要的,是更加基础了一些东西,比如情绪管理,沟通方法,行为管理,记忆管理这类基础性的东西。这行的现状是公立学校的优秀教师还喂不饱有缺口,私立学校比起培养人,路子更野的是到处挖人,甚至就是套路你的教材恶心人。

       卖给他们东西不是跟他们商量,而是根据他们现在的智商水平引导他们掏钱。这也是为啥我忽然感慨不仅要从培养人的角度设计产品,在此之前要优先考虑消费心理问题。

       当然,我在检索信息之前,还根据今年一整年的新媒体流量数据,总结归纳了现在社会上实际主流教育热点。然后再以此为基础延伸热点涵盖内容范围。当我挖到类似数据库金矿的时候,一篇文章其实是可以放到我最开始设计的构架多个地方的。这需要我审视内容研判一下,具体放到哪个框架下更为合适。而这又对我下一步修改文章具体内容,为明年新媒体内容发布计划打下预制基础。而不是把一大箩筐的文章都放到一个篮子里,在修饰内容的时候再琢磨到底扔到哪个篮子里比较好。

       整篇文章想要向大家说的一个核心问题,就是记忆并不是只是我们经历过得时空过程和主观体验而已。它的作用也不仅仅是帮助我们回想荣耀与失败,自我标榜的功勋章。记忆是一切思维的基础,而上层建筑并不是简单的给记忆打标签,而是基于我们思想深度对记忆的不断整理。这就是回忆的价值与反省对于进步的意义。

      人成就与智慧的高低,并不是完全取决于他对于整个文明贡献了多少新的知识。恰巧相反,相对于浩瀚的文明来说,我们有限的时间只能够对其中一点点的门类从陌生到精通。很多需要不断练习成为习惯的技艺更是如此。而思想最大的作用,就是一旦你在一个领域中真的达到了开拓者的位置,习得了这一领域所有的技艺与方法时,当你再进入一个新领域时,学习过程中很多错误行为就可以被避免,思辨与识别事物价值的准度与视角就会开拓。到后面就是几何倍数的速率成长,唯一限制你的,就是思想的基础对实际事实的掌握速度。

      或许,当我们真的都到达这个境界的时候,我们会发现,最重要的并不是你为别人做了多少贡献,别人如何评价你。而是你在真正自由的情况下如何规划自己的人生旅途。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