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猫外交官 的博客

 
 
 

日志

 
 
 
 

所谓新媒体  

2017-02-12 01:07: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几天把教材第二部分,有关家长作用的写完了。可是写的过程当中,有自豪的地方,也有心虚的地方。自豪的地方是,我抓的角度,总结的东西绝对是有亮点和总结意义的,而心虚的地方在于,感觉自己写的东西也仅仅是整个教育当中的一部分,并不能说能涵盖所有的问题和需求。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虽然从儿童发展规律和目标开始写的时候,自信满满,但是越是往后写到定位与方法层面,就发现这个时期越是不好涵盖。我这些天在调研市场产品的时候,就产生了一个怀疑,我的产品,定价真的能说得上是一个最好的东西吗?我认为这很难说。
        这些日子我在调研这个市场的同类产品的时候,发现竞争对手大概有三类。第一个是办国学讲堂,搞会展巡礼的,就是搞个题目,找一帮讲师,然后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搞几天讲座,收个千八百块钱。第二个就是国家搞了个家庭教育指导师,据说是给配到第三方社区机构或者教师培训的,主要是卖职业技能资格证,主要技能就是理论,案例和沙龙活动的组织培训。第三个就是咨询类的,收个咨询服务费。还有的地就是搞某一个年龄段的教育工具,算不上是为了家庭教育专门做的产品了。
        在把第二部分的课件做完以后,我首先思考的就是产品形态与市场衔接之间的关系问题。卖视频这种形式到底会不会有市场不是问题的重点,重点是我们关注的市场会有多少人买东西。也就是说,其实我在市场渠道问题上考虑到还不是很够,品牌要有,微信号要做,但是到了最后我应该把自己的公司定位为家庭教育的教育公司吗?很明显专业性和市场需求是两个层面的问题,光靠搭顺风车转化流量是远远不够的。
         今天我忽然在想孔子周游列国的时候,坐下弟子跟他到处走的原因。其实孔子死后的意义更多是成为了一个品牌,这个品牌之下,聚集了一群人。而这群人聚在一起不是单纯的为了谋生,而是作为一种学术团体传承至今。论语本质上也并不是孔子本人写的,而是他的弟子与他对话的编撰。所谓经典这种东西的产生过程,不是某一个人生下来的时候,就把它打造与推广成了经典,而是随着每一代人的记忆,被不断的反复拿起,成为话题,讨论传播最后在历史的长河中成为了永恒的记忆。
       前几天我在查东西的时候,发现很多教育公司也都做过家庭教育板块的内容,但是他们一般都做了1-2年,就没了下文,也没有形成什么具体有竞争力的产品。写的文章很好,但是都成了老黄历的摆设放在那供人祭奠。可在这个时代,不像过去,图书馆放在那里,好学的人专门去书店或者图书馆使劲的看书,为了知识付费。现在的情况是,大量信息被创造出来吸引人的眼球,但是能吸引人眼球的时效性非常的有限,而文献的编撰者,可能自己写完以后,也把文献当做书本一样挂起来,希望某一天被人想起,但这都是很低概率的事件,只能被少数的有心人挖掘。
       所以,这忽然激起我的一个反思。那就是我们这个时代已经不缺创造出来的智慧和文献了,但是却缺乏一个社会化的更加灵活的传承与转化机制。学校这个东西因为讲究长时间轴的传承,所以要求严禁,因此对于教学的内容和对象有严禁的要求和把握,内容更新也非常审慎。但是在社会里,却缺乏这样一个更加灵活的机制,让知识,在中等时间轴内循环讨论中不断地更新与发散。
        所谓以史为鉴,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在现实生活中这个问题面临至少两重困境。第一重就是这个历史经验,在什么情况下能够被后人所接触到,第二重就是什么情况下后人会理解这个问题有所谓的历史经验可以参照和应对。现在在社会上的服务,从产品的角度来讲,可以说有各式各样的入口,虽然总结这个领域所发生的的问题以及解决方法不难,但是赚钱的方式却都很依赖市场渠道。求助心理咨询的,往往是认为遇到问题自己解决不了需要诊断剖析,报班的则是因为广告被安利认为自己有这个方面的需要,而说这个东西学了能赚钱的,则是类似于做加盟链锁,写了点教材到处发展下线。从这个角度来讲,我审视自己的时候就会感觉,虽然说我的内容不一定比他们差,但是从方法和模式上来讲也没比他们高明到哪里去。
因此,我忽然想到应该创造一种新型的机构模式,把新媒体,研究所,企业的因素都揉进去。不是单纯的卖教材,也不是单纯的卖诊断服务,或者发展下线。而是一方面内部形成学术机构的体制机制,有人对规律性 的问题持续性的研究,分析,也有企业因素把研究成果转换成各种产品形式卖钱,更重要的是,应当形成一种新媒体形式,持续性的把这些规律问题,投入到各个年龄段的人群之中不断地讨论和推广。这样,企业内部要培养一整套专业化的应用型学术队伍,外部要能够有专业化的舆论阵地和话语权,然后再说依托拉来的人能够放哪类产品解决问题卖多少钱合适才对。
从这个角度来讲,企业内部要精英化,不能搞传销那套大包干的套路,搞一群销售跑街去。舆论阵地要最少有三个核心功能,第一是占领不同阶段人群的舆论中心,形成自媒体品牌,形成自己的舆论阵地;第二是要能够制造话题能力,能够把那些周期性发生的事件按照一定规律节奏,变换形式不断地每年提出来拉上人讨论;第三是要形成一种公共讨论区,能够让人们围绕这类问题不断地反馈需求与变化,然后扩张好的做法。至于产品这个问题,人有了,市场有了,其实产品就是最好解决的问题了。
而想要做一个这样的新媒体,必须要思考几个问题。第一是人群的周期性迭代,比如说家长这个概念是跟着孩子走的,孩子的成长是跟着年龄走的,所以没有绝对稳定的舆论阵地,拉新和迭代的老用户如何转化安置是两个必须思考的持久问题。第二是周期性节奏与时代变化之间的关系问题,所谓周期性是必然发生的事情,但是因为时代的变化,这种必然发生的事情在不同时代的人群里,可能有不同的表征与解决方法。比如同样是社交问题,去年引爆的是校园欺凌,可能过两年引爆的就是自闭儿童或者班级建设问题,而解决的思路可能每代人都不一样。所以,必然发生的事情要解决是教育,引爆的问题不同是话题,建立在话题基础上的教育问题,应该如何控制节奏几年算一代人,算是共同记忆,这个问题需要思考一下。第三就是公共讨论区的建设形势,现有新媒体的定义也就是有即时的文本互动,但这种定义最大的问题就是受众是跟着文本的话题走的,而这又和传统论坛面对同样的困境,话题沉淀以后讨论的影响力和时效性就没有了。
所以,对内我要做一个新型的新媒体运营团队,对外我的媒体运营策略要有所创新。虽然领域定位是家庭,本位是教育,但运用的技术与运营思路不应该是简简单单的卖产品盈利的公司而已。这个运营团队既要有深厚的群众工作基础,也要有话题把握能力,更重要的是要有新时代新特点的教育家的情怀。不是以具体机构或者产品形式盈利为目的的教书匠或者公司,而是新型社会大教育工作者。说白了就是有中等周期,以人的成长代差为坐标的教育媒体内容运作的思路和套路。
媒体做好了,市场就做好了。市场做好了,产品这东西也就不用考虑怎么算是绝对完美如何跟竞争对手搞差异化了。所以,我在想,下周我应该围绕新媒体运营多投入一点时间研究一下怎么搞。分工,人才队伍,整体战略都要再细化一版新的方案。产品这个东西,前期先以咨询,专题性授课为主。以经典为中心的家长教育方案目前来说,太重了,等以后队伍拉的差不多了以后,没必要我一个人在那闷头写,定位课题发下去,我最后只要汇总把关就行了。今年上半年就以打造新媒体运营团队为核心目标,捎带打工,等到下半年新媒体运营这块成体系摸索出套路了,有了广泛的群众基础,想做啥产品那都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