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猫外交官 的博客

 
 
 

日志

 
 
 
 

挑战者与涅槃  

2017-01-03 15:53: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两天一直在研究有关家庭教育的创业,聊了两个合作,但是不是很成功。主要原因是因为利益问题所导致的。我去年年末刚到车库的时候,遇到一个黑龙江过来的创业者,说自己是在黑龙江搞得很成功,被推荐到北京来创业。我们一开始还算是聊得来,但随着深入我发现这家伙杂而不精,讲故事的成分要多过真才实学。虽然合作谈不拢,不过还是小有收获的,于是就有了这个题目,挑战者与涅槃。
       这几天我通过跟这个人聊天发现这样一个现象,在一线实践只做一件事的人,视野与思路都不是很开阔。比如说虽然这个人在跟我吹了好长时间的有关他对孩子提高学生学习成绩的种种业绩,但是当我跟他聊一个在车库路演的项目时,让我发现这个人只做过小学阶段的教育辅导,方式类似于我小时候那种课后托儿所。说培训免费,卖能力课程,还号称成绩提高到班级前五,与其说是一种产品实力,不如说是一种营销宣传。后来在聊了很久以后,我终于看到他做得那些所谓十二大模块,60项能力的时候,我才发现这是编书拓展的套路,只有文字版的表述,甚至没有配图和课件,应该说是他自己的教案而已。这说明他的产品应该是开发时间不长,应该是收集了一些当地教师培训班的课程记录,按照他自己理解编的。
         虽然我跟这个人聊了很多教育内容,都能对的上号,但这个人对教育的理解深度,更像是见招拆招,拾人牙慧而已。昨天我带他回燕郊谈合作,结果饭桌上,这家伙用我跟他说的案例,给别人讲,而无法针对当事人的孩子,发现问题,分析问题,越发让我确认他的课程深度与经营模式过于原始。这家伙除了过程当中跟我吹了很多,他家表亲戚跟中国十大首富有亲戚关系以外,就是跟我装逼说他还有别的项目,要做选择。本来能够懂教育这个事情在我看来十分难得,所以我想这虽然这货身家不行,但是作为搞过一线的,开个线下点盘活一下我本来不打算参与的资源,也可以加速创业。跟他约30%的股份,这货说回去考虑考虑,结果第二天跟我说,仅限于一个店的合作,牌子用他的,盈利对半分。他这么一说,我就知道他是想借资源,做筐,让我帮他把他的课程体系建了,然后他拿着我完成的东西,自己再去搞。
        在车库这个环境里,我认为这个人在做事的角度来讲,应该说也算是可以了,其他来自全国各地的创业者,思路与实力大多更加不堪讨论与质问。下午的时候我又跟一个高校奥运中心搞体育的谈了一下教育,所以忽然感慨,本质上来讲,这些中等靠谱的人大概分两类,一类是自己在家里搞点小买卖,出来想碰碰运气,搞融资。另一类则是有些人脉与技术,想商业转化。这两类人,前者是池中的霸王,出来不知天高地厚,贪心不足蛇吞象,后者是在某一个具体领域追求极致,在体系的高峰里,高处不胜寒。
       人的一生都是在向上挑战的一生,应该说这是一种上进的姿态。但是这种向上的上进其实也有自己的局限性。比如说这个黑龙江来的家伙,他眼睛里看到的东西就是十分有限的。他在出来找投资的过程当中,能够靠一两个故事打动别人听下去的兴趣,但是当别人要谈合作,让他拿完整成熟的套路的时候,他就只能拿出那不成熟的东西倒人胃口了。我虽然看得清他的问题,以及他的优势的部分,但是他对我的理解,则更多是仗着自己年长,把我当傻子看,自己啥也不出,想着仗着一张嘴,用我的东西成就他的名声。而今天下午聊的那个搞体育的,应该说是科班出身,体制内的人脉与教学体系应该说都相当熟悉,但是因为我们原有的体制是举国体制,把体育的目标定位为职业化的运动员。所以当这个创造冠军的体制要转型,原有的体系要打破的时候,在这个体系内的人就心存恐慌与茫然。在我跟他沟通的过程里,我发现他们体制内积累起来的科学体系,标准,相当完备,其实要是搞全民体育绰绰有余。相对来说举国体制通过挑战极限,创造了一个体育领域的庞大系统体系,但是这个体系一直以来只有一个挑战极限的单一目标,其潜在价值又不足于普通大众所知,所用。这种在挑战与经历之后的积淀与转化,其实是这一次体制转型的一大目标与重点。
       这两个人,其实代表着人类文明发展的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在实践中探索,交流与比试的过程,第二个阶段是从追求终极目标走向普罗大众的过程。第一个阶段的人,是狭隘也充满心机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经验闪光的部分,但是因为时间与区域的有限性,却又无法成为高峰与权威。因此在这个阶段的人是在从个体生存目标到职业化聚合的过程,其极致就是体系化,标准化与职业化。第二个阶段的人,可以说是百里挑一,心无旁骛。但是他们在追求高峰的过程里,性格与心智都变得过于极端,在探索终极的过程中,为了微小的突破,需要付出更大的代价与适应性,才能找到突破极限的要素在哪里。其实对于别人来说,这些人孤高而远离人群,但这些人在挑战过程中所探索和思考的整个体系,却恰恰是这个领域最本质的一些思考与真理。在我看来,冠军其实是整个体系的小白鼠,疯狂的不是冠军,而是这种心态。高峰有这其无可替代的价值,但当高峰与平谷之间的距离过大时,就要面临新的选择。抱着他们在追求极致过程当中所发现的真理,回归到大众之中,成为大众生产生活的一个部分。
       我个人认为,在第一个阶段的挑战者是上个世纪以来,或者说大多数人类穷极一生所要思考的个人问题,而第二个阶段则是这个世纪开始,以及那些在某一个领域功成名就的人所要思考的问题。前者只有在除去自我这个执念以后,才能看得清世界的广阔,了解真正的终极与伟大到底是啥。而后者只有回归人群,才能明白自己这一生追求的意义。两者都要放弃自我,放弃狭隘的我,放弃追求终极的那个我。这就是我要说的,挑战者与涅槃的含义了。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