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猫外交官 的博客

 
 
 

日志

 
 
 
 

从教育到教育  

2017-01-31 17:2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看了个游戏视频,叫做《返校》。是台湾的恐怖游戏。讲的是在白色恐怖期间,一个女学生告密,结果导致全校师生被迫害死亡,女主最后自己也自杀的故事。应该说这个游戏的视角还是蛮多元的。从政府的角度她是良民,从被害者的角度她是因为个人青春期的私怨为导火索触发的问题,从第三方的角度来看,这个女学生本身并没有想到告密的惩罚竟然会是死亡。看到这个上世纪六十年代背景题材的游戏,我则更加好奇那个时候的生活条件,以及学校里的教学制度,学生烦恼的解决方法。
        人的成长是在困惑与解决困惑,探索规律最后形成方法应对的过程。而在这个过程当中,人们学习与解决外部问题的一大法宝,其实是基于依恋心态,对那些权威并能够给他们成就感的人示好和依靠来实现的。这个恐怖游戏里,老师为了帮助有家庭困扰的学生渡过难关,陪她聊天,看电影。时值青春期的女主,就把这种关照视为爱情,当她恢复平静,回到学校的时候,发现老师认为解决了问题,对她开始淡漠,就伺机寻找报复的方式。而有鉴于她自己家里父母不和,母亲举报父亲贪污的案例。她以为告密只会把老师抓起来而已。
        但因为她告密的理由是秘密结党,结果政府把男老师抓了,她认为是情敌的女老师被枪毙,读书会的同学则全部被杀。导致这个残酷结果绝对不是这个女学生一开始计划在内的程度。事实上即便是有些二十多岁的成年人,在面对爱情问题时,也容易因爱生恨走极端。从青春期教育的角度来讲,规逃离父母,在同龄人当中除了伙伴关系以外,两性关系也是一种自然的社会依恋关系。作为过来人,再回顾当初的种种,再去了解未成年人心智上的局限性的时候,才发现原来世界的恐怖与希望都在这个变化的过程里。
        人们对于两性关系的讨论,往往首先从生殖角度出发,然后去评价性的罪恶与私密性。但在人的发展过程当中,性行为作为本能动机,其实并不是首先发生在两性关系当中的。事实上,对异性的鉴别标准的形成,吸引异性的手段,也并不是最为常见与普遍的两性关系的起点。两性关系作为一种依恋性质的社会关系才是最早开始的动机。社会标准下认可,能够欣赏自己的,帮助与接纳自己的优秀异性,可以让自己看起来更加完整和优秀,这是两性关系当中最开始发生的恋爱心理。
       
       在上世纪60年代的台湾,大概也就是我姥姥年轻的那个时候,这个时代的物质生活,教育水平应该说跟我们九十年代差不了太多。那个时候就有所谓的心理辅导机制。不过我个人来讲恋爱心理的形成比普通人要完很多年,所以自己没啥直观体会我们国家那个阶段的青春期教育是个啥样。但是看这个片我发现,其实人人性发展过程中不同时代最大的差异,就是对待问题的理解深度,以及社会环境的复杂程度。起码我们这个时代,不会把学校里的个人问题普遍的放大到如此不可逆转的程度。我们对学生是相当宽容的。
       当然啦,在欧美的某些国家,对于宽容的界限问题现在搞到反面去了。我们对上世纪以前,用惩罚人为放大个人罪恶与后果这件事深恶痛绝。但是这个世纪以来的实验也证明,无条件的纵容并不会等到自然而然的忏悔与醒悟。有些时候当犯罪成本很低,而其他正确道路的门槛又很高的时候,宽容罪犯并不会带来他们的忏悔。而对于何为正确道路这个问题上,我们还远没有做到一种公平普惠的程度,让所有人都积极向善。光减轻忏悔的门槛是不够的。这也是为啥我做产品,首先要捋清一个人成长道路目标和途径的原因。
       筛选精英已经不是我们这个时代教育唯一重要的教育原则与功能了。在新世纪以来,人人发展,发展自己的潜能,终身学习的普惠性教育理念是我们这些年教育改革工作所总结出来的重要经验与时代命题。人和人是不同的,每个人有自己擅长与特长的成长目标与成长道路。我们不是筛选最符合政府要求的精英,而是提供给每个人成长与实现自己最大价值的舞台与条件。不再以单一标准与最大目标为中心对人进行审判与分流,而是提供最好的条件,让每个人成为最好的自己,来壮大这个社会共同体。
      这几天我在观察我家小表弟的时候发现,小孩子的问题大体上出在没有好的模仿样本上。所谓好的模仿样本就是有方法,有智慧,言传身教的友善成人。小孩子想交朋友的时候,自己是不知道如何做的,他们往往首先会模仿家长的所作所为来表示友善,但是因为家长在儿童面前暴露出来的私密空间和公共空间不同,又因为与孩子沟通的角度往往并不对等。所以孩子在模仿了家长的行为对待别人时,就容易出现不合时宜的现象。而问题的根源并不是这个孩子基因有啥问题,而是他缺乏有效合理的经验来源,陪同他来一起成长。
       再比如,我发现虽然孩子在发育上各有差距,但是习得性无助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在面对挫折的问题上,父母对孩子的影响非常深远。这里面有3个关键词,方法,成就与依恋。我这个小表弟语文不好,最开始我发现是他对拼音这个工具学习使用的不熟练,进度缓慢所以不愿意学习。但是后来在辅导过程当中我发现,小学一年级的孩子在成就感和依恋的问题上自觉性还很差。简单来说就是需要大人在旁边不断地陪伴鼓励,才能让他有安全感。而没法自己完成作业以后,再统一集中问题与大人沟通。甚至为了大人陪在身边而故意说不会写。
        我个人认为这个问题,其实找一些同龄的学习伙伴,通过伙伴之间的协同关系,能够在一定程度上解决这个问题。儿童的成长就是一个逐渐在寻找方法的过程中走向独立的过程。但基于现实来说,独生子女的条件与大城市的封闭性来说,很难做到这点。因此,我要说的问题就在于,儿童的好习惯不是天生就具备的,坏的性格也不是一开始就有的。有些时候,问题是在那个发展阶段没有得到正确的对待与环境来培养,结果导致问题积压所致的。
       不同阶段的儿童有各自的特点,可能是他们这个阶段的特征,也可能是上个阶段遗留下来的老问题。而我们的社会从公允的角度来讲既不会称赞那些算不上功勋和利己的优点,也不会对那些犯罪原因与治理有更深一步的讨论,很多时候我们只停留在惩罚与宽恕这个最表面的问题上做文章。但其实最应该为孩子负责的是他们的家长。可是在微观层面,家长懂得又少至于少。这不是公德领域所能完全解决的问题。而是教育改革深化所需要的内容,结合这些问题,我发现科学优质的幼儿园确实是有必要存在的。
       当然,有些时候小孩与小孩之间能够形成良好的交往关系,在有的个案中,也有对成人依恋情节严重,或者是没法更好的适应新的社会关系的孩子出现。从我过去对教学案例的研究中,这种现象往往都是因为个人发育差异所决定的,过去缺课,就需要补上,但吃下去也要有个消化过程。因此也就有了对待问题儿童的特别陪伴,但一般1-2年左右,应该已经算是较长的陪伴周期了。陪伴的界限,也不应该是刚看到现象的消失,就等同于问题的完全解决。比如我这个小表弟的案例,走向独立还是有个过程的,我撒手的速度还是过快了。
        而我上面最开始说到的那个恐怖故事里的案例,那个男老师对待这个女学生起点是发现她因为家庭问题而成绩下降,甚至休学,认为解决的标准就是女主角返校为止。其实距离独立人格还有一个隐性的陪伴过程,但是因为撒手太快,结果导致女主角怀恨在心,为了惩罚男老师,在嫉妒的怂恿下抓了把柄搞事情。因爱生恨这个事还是比较常见的,独立人格与好的解决方法也需要一个慢过程。从我自己谈恋爱的角度出发,应该说因为我自控力比较强,所以过了这4年以后,自然看开了。但对其他人来说,个性差异还是很重要的问题。
       我个人来说,现在基本上对啥人都没有依恋心态,或者说在大多数时候对他人看护监督的心态起主导作用。发现别人的问题,研究解决方法,成为别人的靠山是我目前心理的主要特征。或许从孩子到成人,这也是一个标志性的心理转化吧。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