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猫外交官 的博客

 
 
 

日志

 
 
 
 

污点与坏习惯  

2016-10-11 17:18: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几天我一直在研究一个问题,那就是有关我们日常传统意义上坏习惯与污点到底对于个人和社会有什么样的意义.原因的起点在于,我今年对于工作当中一些现象的观察和解读的失败.以及在面对新工作机会的时候,缺乏临门一脚的准备.这两类问题不得不促使我换一个角度来客观看待这一问题.什么是坏习惯,什么是污点?

         国庆十一回家过节的时候,我曾经跟我老娘在燕郊的朋友聊过一个问题,那就是针对二十来岁的90后这一群体工作态度的问题.抱怨就好像前些年社会对80后的抱怨那样,什么不负责任,愚蠢,没有恒心等等.特别是提到有关90后好高骛远,招不到好的员工的问题.讨论员工流失率过高的窘境.在我没有工作之前,一直对这种论调报以一直长辈对后辈的警示,比如说一个滑头跳好几份工作,没有忠诚却拿高薪,好像简直就是社会败类一样.再比如告诫学生,在一个地方当管培生,几年下来一定会有机会证实你,被领导提拔的案例.可在现实生活中这种论调是最为被活生生打脸的事情.

        我记得我第一份工作是在燕郊一个图书工作室当编辑,当时那个老板开出的薪酬是800元一个月,而当时就是去饭店给人端盘子其实都能赚2000元.当时我之所以选择干这个,主要是因为我对于出书成名抱有一种希望,所以打定主意要通过工作了解图书出版业的状态,然后自己出书.但事实上,我花了2个月整理出一部书稿以后,那个老板没有如同我预期一样让我开始搞学术类出版物的编辑工作,而是让我做类似200字一条的微博笑话书的编撰工作.我当时的感觉是自己被愚弄了,所以在往上找了另外两家出版社的图书主编跟他们请教他们作书的套路,以及叙述我当时所做工作到底是处于一个什么状态.然后我才知道我做的这种书,是一种没有啥技术含量,纯靠速度跟风赚书稿块钱的快销书编辑.毫无原创性,毫无发展价值.

         在那两个月的时间里,让我明确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信念,不要听一个老板跟你讲一份工作到底有没有所谓的光辉前景,那都是忽悠,最为重要的是你要了解这个行业的实际运营模式,只有这个运营模式赚钱,岗位技术含量高才有真正的前途与高薪,其他都是扯淡.所以,大学生刚入社会以后,第一份工作的坚持时间短是一个必然且普遍的现象,因为他们没有社会经验容易被忽悠,没有对未来的准确判断和方向感.单方面的抱怨大学生跳槽频率高,流失是有失偏颇的,事实上这样说话的人本身就存在着隐藏自己所在行业,自己所具备的能力,自己运营模式缺陷的问题.当初那个老板以5000元一个月的工资为最终目标,我第二年找工作一入职就达到了,那一刻我切切实实的感受到开阔视野和选择的重要性是多么的重要.

       然而,当我排除了工资的后顾之忧以后,开始专心投入工作的过程当中,很快就遇到了第二个难关.办公室政治斗争.我在第二年对于招我的那个领导报以最大的忠诚,但是对方心性有些别扭,喜欢耍人,这是我在后来才来才发现的问题.不过那个时候我始终认为长远的发展和效率是真理,为了个人利益扎堆抱团是没有任何用处的颓废.是无能的体现.这一判断时隔三年,到了今年我才发现其实问题并不是像我想的那样理所当然.对于有些人来说,他们的上升通道与瓶颈要比我窄的多得多,所以他们为了向上爬无所不用其及.也并不是每个老板都很有战略雄心与套路,和你心平气和的讨论问题,面向未来.所以有些时候策略和权术就显得十分必要了.这些问题在过去我因为一直没有真切的感受过这一问题的重要性,直到今年开始被人折磨的时候遇到瓶颈,才让我仔细思考这一问题的本质到底是什么.

        我放假的时候,看了一部美国2005年拍的历史正剧<罗马>.里面对于凯撒这个人的崛起与死亡让我感到一种别样的视角.在我过去看到的很多文献中,凯撒一直被描述为破坏共和,集权的暴君.基于这种认知,我一直以为凯撒是一个靠绝对武力上为,谁不听话就杀谁的魔王.但事实上,他上位的过程,更像罗马对外扩张到一定程度以后,内部权力的一种再次洗牌与整合.他的政敌搞他的套路,是要求其解除军权,被以叛国罪的名义接受审判.也就是说凯撒的上位不是靠绝对的暴力,而是在权术和两军对阵当中获得的.而对他的刺杀也非常奇特,或者说君王要有护卫这个事就是从罗马凯撒之死开始的.因为凯撒尊重元老院的议会制度,不带任何具有武力威胁性的士兵议政,反而被刺杀在了元老院.因为他希望把所有人都化为朋友,所以被败军之将卑鄙的暗杀了.他的继任者,屋大维在这个问题上则显得十分干脆,暗杀了元老院的反对派,和安东尼合作干掉了议会联军,以绝后患,罗马开始进入帝国时代.

        当我们看这一段历史的时候,我们会发现凯撒对于共和制度抱有某种虔诚的天真,认为所有人都会尊重自己的成功,对那些挑战自己失败的贵族元老,也是报以一种骑士精神一般的尊重,认为能够化干戈为玉帛.结果却是惨死在了元老院,直到屋大维手里,才彻底撕破了脸,肃清政敌.本质上来讲,罗马的旧共和制度体系看起来美好,但本质上却是靠奴隶主经济基础上建立起的野蛮.一个失败的政敌,被挫败的只是他手上的士兵,失败以后也并没有被革除其原有共和制度下的权益.虽然被安东尼借助凯撒原有的人望赶出了罗马城,却依旧可以在马其顿聚集其十万大军再次卷土重来.这种分封制的共和所存在的制度隐患没有一丝一毫的被改变.

        这个电视剧启发我用一种新的视角去观察被称为暴君的这个人到底做错了什么.不是他的敌人所宣称的那样他的罪过就是打破了罗马的共和制,成为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凯撒的行为在当时看起来大逆不道,但对于任何站在时代前沿的伟人来说,难道改变制度不是改造社会引领人类发展的必然之举吗?凯撒把高卢和工商业的市井小民带进了元老院,难道这些行为本身不就是在改造罗马共和制度内部的成员成分,进行民族融合与发展之举吗?难道他在元老院那张和议长平齐的椅子就那么的大逆不道,为人所不齿吗?再换个角度来讲,我国历朝历代农民起义成功的屌丝皇帝,又有多少是有贵族血统,又有多少是为了封人口实,让史官给自己的出身使劲吹牛皮的呢?那么那些看起来好像为人所不齿的下贱,与黑点本身是不是其实和实际作为无关,仅仅是让人感觉理所当然,生出敬畏之心的必要装饰而已呢?

        我这几天被学历这个事卡的十分不爽,但这个问题并不是在今天才难住我,在我之前的那几份工作里也遇到类似的问题,不过我之前的那些雇主对待这个问题则有别的看法.有的认为他们给的薪水远远低于我的学历,所以就算是当摆设吹牛皮也是好用的,也有的确实是通过面试信任我的能力,不过我宁愿相信那是撞大运的偶然事件.因此,这几年我在积累起工作经验以后,本以为之前那个让我提心吊胆的问题终于可以说拜拜了,结果还是在这个问题上卡我,这让我不得不沉思很多.其实在简历里写上第一学历,然后在网上联系一个做学历的,搞一个毕业证,没有哪个人力资源在你入职的时候为了这种屁事否决用人部门的决策的.比起那些有备而来盯上我的家伙,其实单纯的靠忽悠我可以比现在更快的上位.我只是一直以为工作经验可以替代这个问题,终身学习的成长终究会取代我们人生某一个阶段的过往甚至出身所带来的落差.但是,当这个问题真的被卡住的时候,我忽然了解了哪些口若悬河,但是实际工作却又懈怠无能的家伙为何那么比我高飞的原因了.正因为我没遇到瓶颈,所以我没有调动各个方面的权术和套路,始终在靠我自信的优势在闷头往前冲.所以我不理解这些人另辟蹊径的必要性,不理解这些人走到今天的心态与经历.

        换句话说,我们这辈子总是会在某一个时刻忽然发现自己力有不及的时刻,尤其是某些不可替代,无法弥补的既成事实.假如我们单纯的以某种命运和较真的执拗去为了封人口实而矫情,反而掉进了所谓命运的圈套,自己把自己恶心的够呛.人生需要竭尽全力去拼搏,而不是自以为是的矫情.

        而有关坏习惯这个事,我在现在这个公司呆了这么久以后也发现了一个事实.那就是任何事情都不是某一方单方面的问题,有些时候我们抱怨别人不上心,不加班半天,或许在表象的底层是我们对待问题本身并不透彻所致的抱怨.工作到底应该怎么做,不同的人到底能够胜任复杂工作的哪些部分,每个人的工作心态是什么,你的总体计划应该如何分解.很多普遍性问题的出现,绝对不是某一个具体人的问题,而是对整个工作环境占主导权的人本身没有把问题搞明白.不是谁要负全责,而是你自己就没明白应该让每一个人负什么责,包括你自己.

        因此,工作当中出现的很多坏习惯,靠道德上的自觉去要求,靠法律制度去约束往往都不靠谱,因为除了极个别你没看准道德刺头进了公司赖上你以外,很多坏习惯的形成往往是由于其客观背景使然,不得不的保护措施与行为.比如某些人就抱怨技术部为了吃了加班餐以后,就加班一小时就回家.明明没有必要,加班的时候老板在就干活,不在就闲着.这些行为的本质不是谁道德败坏不仗义的问题,而是工作目标与分配的规划本身就存在不可预期性的问题,导致所有人仅仅围绕眼前的加班投入在矫情.一个普遍性的坏习惯背后,一定是有客观原因支持它发生的,而不是人与人之间相互传染那么简单的问题.

       所以,我认为对于那些不影响客观事实,但是却又由于影响人们的意识判断的舆论污点,我们要予以一种更加宽容的态度,否则不仅会拒绝人才,更加重要的是不仅不起作用,还逼着人们学坏,形成逆向淘汰,越是无能的人越早学会这个套路,反而对组织发展不利.而坏习惯这个问题的本质,不是法不责众,道德谴责的无力感的问题,而是要查找一些行为背后深层次的客观事实到底是什么,导致了所有人不得不遵照这个惯例去行动,形成了糟糕的坏习惯.这就是我这篇文章所要说的主要内容了.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