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猫外交官 的博客

 
 
 

日志

 
 
 
 

任务式教学  

2016-09-08 14:34: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两天我在做新产品原型,在做原型的时候就需要特别的web原型工具来设计交互功能的实现。所以就必须用到很多功能。在没有学习axsure RP之前,我一直不了解搞互联网的内部分工到底逻辑之间有多大差距,在用了以后我忽然发现原来平时简简单单看到的一些网页功能竟然要涉及到这么多复杂的逻辑结构,也就发现了工具的便捷与简陋(不用写代码,但是好多功能因为没有因此需要做很多组合),以及很多网页功能在制作的时候思路的脑洞是多么的大。同时也让我认识到,当你在原型里设计一个功能的时候,在后台服务支撑并发量与实现的逻辑上又有多少套路是前端并不涉及与考虑的。不过这个学习的过程倒是让我感觉比我学的这个工具本身更有意义,所以就决定写这样一篇文章说说这个话题,任务式教学。
      这个工具的基础操作前前后后加起来大概我花6个小时就学完了,大概的程度就是做个可以交互式的原型给别人看看逻辑原理的程度吧,毕竟我没学过美工,视觉效果做不到那么专业。在学的过程当中给我印象非常深的一个问题就是人的记忆是通过情景操作来进行体验记忆的。举个例子来讲,一开始讲某个部件的使用方法的时候几句话就讲完了,给我两个感觉,第一个是这一个小东西可以关联的东西太多,太复杂了,另一个感觉就是这玩应的属性有啥用说的太简单了。后来我在看教学案例的时候,发现每个部件有几个小案例可以进行设计演示,我在尝试着做了以后才了解这个部件的作用。这给了我两个启发,第一个是传统教学的目录树教学法虽然把所有的知识都严格的进行分类肢解,方便查询和记忆,但是在人理解知识的时候,并没有办法根据这种分类学的词条对这个知识完全掌握。第二是,人们对于一个知识点的理解是无法用刻板性的记忆背下来的,或者说这样的效率很低,人的记忆是把新知识与自己原有经验进行衔接才能实现记忆的记忆框架。这就好比你在原来的目录树上挂一个知识点,拽一个点就可以拉出一串,但是你单独的放到一个口袋里,可能这个口袋在人使用回想的时候就无法被有效回忆起来,甚至因为不常用最后无法记忆。
       对于这两个问题,我们简单来讲,就是人的认知逻辑和记忆逻辑并不是一个同轴同规律运作的东西,认知靠体验,记忆靠衔接排序。而我们大多数人其实并不了解这其中的规律,所以在学的时候除了刻板的对知识进行重复练习之外就是死记硬背。我在学这个axsureRP的时候,有一个非常直观的感受,那就是假如我想要用这个部件,那么我一定会结合部件的属性思考这个东西可以做我以前就见过的网站里的哪些效果。当然,在大多数的时候我的联想是落空的,因为axsure提供的基本部件需要进行复杂的组合与设计才能实现我见过的常规网站上的复杂效果,而那些东西都是进阶以后才可能联想到的东西。在我刚开始接触的时候,发现每一个部件的功能,每一个事件和用例的功能都异常简单,而操作的步骤与组合无穷的多。
       这就跟我们学习的时候所遇到的情况是类似的,学一个规则,一个公式的时候,对这个公式与属性本身的解读通常来讲都不难,但是如何用,如何组合这些复杂规则完成一个东西,却差着十万八千里的距离。这让我忽然想到面对这种情况,跟我们上学的时候遇到的不知道学那个数学里面的函数到底有毛用一样,尤其是类似那种无限不循环无理数的时候,老师除了跟你讲这东西可以用来编密码以外,既不会提供一个工具让你编密码,也不会提供个场景让你认识到这样编密码的必要性。大家除了记了一下有这么个东西以外,日常生活中根本想不到如何用这个东西。
       在我看视频的时候,随着学习的深入,则更是让我发现两个很别扭的情况,一个问题是,我们按照章节学习各个部件的作用,以为我们对这个东西已经掌握了,但是在学到后面的时候发现还有好多特性第一次知道。第二个就是学完一个部件以后,会发现单一部件并不能告诉你到底如何做原型的平面设计。这也就是说,我们没法在对单一元素进行学习的时候,理解它的全部特性,需要在特定的场景,用例组合当中,才会结合实际情况了解这个东西不同维度的属性到底有何作用。这就是说解释性的用语并不能真正的把这个东西的实际全貌介绍给学生理解。第二个问题就是,当我们没有抱着目标去学习的时候,通常来讲就不会想到这个工具的实际应用场景是如何与其他工具或要素组合在一起运作的。那么我们在实际应用的时候就想不起来自己到底能够有什么东西或者思路去做这个事情。也就是说人们在做事的时候是先从套路开始组织元素,然后在根据现有手头上的元素拼接的计划来排查在不同环节所运用的元素与逻辑关系是否能够进行优化或者替换的。
       这就让我认识到人认识过程是通过在场景下不同要素之间互动来理解单一要素的属性关系的,我们现有的认知工具与思维逻辑无法在直观上在同一时间同一界面下了解太多维度的属性。而假如我们想了解同一元素多维度的属性,最好的情况就是在一个动态的场景下,按照一定的目标,运用特定的思维方法来组织运用这些元素,进而理解这些元素的概念和意义。所以当我提这个任务式教学的时候,我希望大家了解的是任务本身是如何来影响与契合人的认知规律的。目标——工作流程与标准——每个环节包含的分目标,标准,方法与元素。只有在这样的套路下,人们才会有效的调用自己过去的认知融入到任务场景里,把新增元素和旧有元素进行比较与整合,最后实现对教学内容的全方位认知和记忆。没有足够的场景所支撑的教学人们是很难理解的,没有让学生调动主观能动性去思考人们是很难记忆并应用的。
      或许做平面设计本身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可能一开始让学生实验很难以理解,但是我们在做每一个基础元素的教学的时候,制定一个任务案例,让学生在重复的过程当中理解在这个场景下各种元素的特性与逻辑则是非常有必要的。在教育领域有这样一个专用词,重难点,以及非重点。它们所体现的就是在教学过程中,教学目标要求必须学会的,学生难以理解的,以及并不是教学任务但是由于学生不了解这个概念导致学生无法走完思考流程,被卡住的。其实学生在重复案例的过程当中,就是在观察与思考的过程。我在做很多案例的时候就遇到过我自以为模仿的几近完美,但是就是失败的情况,后来我在反复看了几次视频教程以后,发现有的时候是因为我漏看了一些我以为不重要的因素,或者说对某一个因素的了解不深,导致操作失败。也有的时候是老师以为这个元素是程序员都知道的逻辑语句根本没提,不到0.2秒的时间里就是打字的功夫就过去了,导致我逻辑公式没写对。害得我还查了半天代码字典,才发现问题。
      所以在任务式教学的时候,除了对于案例场景的设计,目标的设计要落实到每一个知识点要有应用案例以外,老师在教学过程当中的最大作用就是要教给学生工作流程,以及流程排查与解决的方法和套路。其实真正上课的时候老师的大量时间并不是在解决问题,而是在排查问题,而学生很多时候最大的问题不是学习困难,而是认识到这个东西需要学习才是最大的困难。也就是说,我们在任务教学的时候也好,自己学习的时候也好,最大的问题在于通过系统思维按照流程去感知到我们需要学习的内容。大多数人的问题其实不在于主观上的懒惰,而是由于无法系统全面的感知到应该理解的内容,所以产生了懈怠和挫折感。
      在很多时候,有一些变量的产生,甚至就是因为在特点环境下一些逻辑工具无法实现而在现有环境下衍生出来的一个折中办法。对于这些看不到,抓不着又产生于特定情境下的东西,就需要大量的应用实践来暴露问题,通过多个路径的反复实践,才能被理解其价值。假如缺少相关的实践场景,仅仅停留在对于其属性的描述和操作示范上,则可能就会出现我会算数,但是我去买菜分不出来三块钱一斤和十块钱三斤哪个多的尴尬来。因此,过程性的和指南性的示范往往是不足以支撑实际教学需要的。而假如我们使用的目标案例需要调用的潜在知识超出学生现有的认知基础和范围,则又可能导致无法实践的可能,这个时候要么是降低难度,要么是提供辅助性的工具帮助理解其内容。不过按照我们人类知识体系的发展规律,任何知识进化到现在,都有着其早期原始应用场景雏形的,因此用这些原始雏形逐渐迭代递增任务难度按理来说并不会经常出现设计任务超纲的现象。
       忽然想到这点,其实是因为做职教方面产品设计的时候,貌似实训教学是必不可少的东西,所以按照人类认知规律,以及我正好经历的这个过程,对于教与学过程当中容易出现的现象,从认知原理到教学情境设计的细节做了一些必要的分析。这么看来,探究式,讨论式等教学方法,也是根据教学场景所做的各种套路的改良,他们对于一个知识点的呈现形式与学习流程各有不同,但是规格到底都是围绕人们的认知规律所做的设计,同时也受限于各自的教学情境因素影响。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