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猫外交官 的博客

 
 
 

日志

 
 
 
 

从个人消费看宏观经济格局  

2016-07-28 16:18: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篇文章的主要目的是希望梳理出一个未来经济发展的脉络,用以帮助我们了解未来社会发展的实际变化以及其意义。在这里我们来提一个基本概念,那就是人均消费水平以及国民消费结构。这个概念与宏观经济结构理论上是有对应关系的,但有些时候并非完全对应。比如说前几年有个愚蠢的老农民,曾经向中央提议,他大体的提议是这样的:“从历史发展的角度来讲,为了促进国家工业化,中国农村承担了非常大的代价,那就是农业产品价格与工业产品价格之间极大的剪刀差。这个剪刀差是中国政府人为制造的,现在中国工业已经发展到新的经济水平,应该反补农村。”这个老农民在话说到这里的时候,基本上还是对的,但是后面的话就非常的不靠谱了,他说:“应该把农业产品的价格大幅提高,最终实现农民农产品生产价格和城市工业产品价格对等水平。”在我看来这纯粹是在用卖情怀的逻辑开历史倒车。我们不用脑袋想都知道,原有的农业生产方式让一个农民靠土地生产的粮食去换取工业制品是不合适的,农民不需要什么额外的教育和培养就能靠种地生存,但是工人却需要不断地培训和改良工艺才能实现现代化。把旧生产方式的农民用大幅提高农业产品价格的方式来提高生活水平,就好像不是在抢劫工人一样?
    对于这个老问题,虽然中央有那么几个月脑残听取了其意见,甚至开始人为的大幅提高粮食收购价,限制外部粮食进口,但是最终还是以转变农业生产经营方式,农业机械化,定向农产品生产的方式来对我国农业基础进行转型改造。假如我们把目光会放到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学过政治经济学的同学大概都知道这样一个基本事实,那就是马克思提出共产主义试图解决的一个最为古老的工业化转型问题,那就是生产过剩和需求不足同时存在的现象。一边是工人吃不上饭,营养不良,一边是资本家倒掉牛奶,焚烧布匹与钢琴来维持市场价格。马克思把这个问题归咎于资本家对于工人剩余劳动价值的剥削,但从社会生产结构来说,这其实是农业生产与工业生产之间不平衡导致的。农民可以不生产桌子椅子,甚至不用生产多余的粮食就可以生产,哪怕他们用的是最老旧的木犁,生产力低下。工人即便是制造的铁犁和拖拉机再好,假如换不到粮食,无法生存,就只能廉价出售商品。这不是某一个资本家剥削工人的问题,而是整个工业化早期缺乏社会整体统筹,农业主的生产方式是可以脱离工业自己运营的,而工业主却不行。所以当城市人口生产了大量商品,但是受限于交通市场贸易区域的局限,导致工业品生产过剩的时候,工人越多需求的农产品也就越多。在那个时期的工业生产出和农业生产之间没有什么跨时代的交集,一个农民生产的粮食最多可以养活2-4个工人一年的消费,到了灾难年这个比例更低。希特勒上台的年代所面对的最大问题,就是城市人虽然大量增加,但都处于和生存作斗争的贫困线上挣扎的状态。当时希特勒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就是通过集中营与国家机器对于物资调配人为的制造核心区,农业区,矿区,城市人口,农业人口,第三类人口的方式来集中劳动剩余。这也就是他民族血统论最大实际意义的所在。
    所以在我看来,这个问题的本质并不是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对社会治理结构之争,而是农业生产与工业生产之间的衔接关系的困境。假如按照那个老农民的思路去实施政策,会出现一个什么现象呢?农产品价格暴涨,到最后可能是几袋大米就能换到一台笔记本电脑不过型号可能是非常陈旧的,然后外资在国内市场看不到任何有利可图的机会,全部统统撤资,大量高素质人才外逃国外,高端产业大迁移。在没有提升任何生产基本面的前提下,人为操控价格大幅上涨是一件疯狂的事情,在某些时候我们在开放市场价格形成机制的过程当中,为了避免价格过快上涨,甚至还要平抑价格,打击那些投机倒把的人。前几年因为这个蠢货的简建议,在山东出现各种蒜你狠,豆你玩的人为操纵市场的案例,都让我们认识到,产品价格形成机制的重要性,并不是说政府放手不管,市场就会自动调节到合理区间,而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
    那么什么样的市场价格形成机制才是合理的呢?我认为应该考虑最起码3个方面,第一生产要素结构,第二区域经济销售成本结构,第三市场供需结构。生产要素结构就是指农业产品和工业产品的生产要素主要来源和价格形成机制。比如说农产品重要的基本要素化肥价格到底是受到供需关系影响,还是受到生产成本影响居多,区域间化肥供给量是否存在不平衡的现象,导致某个区域出现大范围的价格上涨;比如生产化肥的人均产出是多少,我们现在单位工人每天的人均生产顿数如何,在全世界市场处于什么水平;比如化肥生产地域需求地之间的主要运输渠道和成本如何,这些要素占化肥价格的区间是多少?当我们从这些角度去看待农业产品生产和工业产品生产的时候,我们会发现在这两个产业之间有一个类似金融链条当中融资成本一样的概念,那就是间接性生产成本。假如说一吨化肥可以增产五吨小麦的话,那么这五吨小麦的价格里就会平摊这一吨化肥的成本。而这吨化肥当中除去实际原材料的采购价格以外,人力成本,运输成本,资本金成本,土地与设备成本则都会被折算到这一顿化肥中。有些人愚蠢的认为,农业生产的劳动剩余价值完全来源于人力资源,所以提高农产品价格就会帮助农民脱贫,这是一个假象式的伪命题。在间接性生产成本这个问题上我们主要观察的,是在现有生产形态下,哪种成本占主导地位,那么我们就需要对这种成本进行改良。资本金问题,就要改良金融融资模式;基本原材料,就要解决基础工业价格机制;人力资源,就要提高单位生产力。已经被历史所验证最蠢的方式就是在多重要素生产形式不改变的情况下对商品价格进行再平衡,正确的方式则是不断提高各种要素的组织机制,降低主要产品的生产间接性成本。
    我们第二个需要考虑的区域经济销售成本结构问题,则主要受困于交通运输,市场规模和市场结构所影响。这里我们要提的是总体销售成本的概念。也就是从生产商到最终消费者过程当中需要经历过多少个环节与多少元素支撑的问题。总原则是环节越多成本越高,元素越少,流程越长。在这里我们举两个例子,有关销售环节这个问题,就好比今年上半年我们为了降低医药价格水平,搞了个两票制一样,从厂商到消费者手里只能开两次发票,这样从财税管理上彻底杜绝了区域保护与行业垄断滋生的经营空间。一个市的医保报销从20亿一下子降到4亿,这个案例足以说明很多问题。当然除了这种人为的区域垄断以外,在过去更多的是由于传统的分销机制从生产地扩散到需求者手中需要多个层级所致,现在淘宝基本上就把这个问题给解决了,当然后面我们还会提第三个因素供需形成机制这个问题。第二点,元素越少流程越长这个问题,我想举我们家批发农机配件的例子,当区域经济运输元素不多的时候,你想要从山东进一批零配件到吉林,需要途径十几道管卡一样,每个管卡都要额外收超载罚款,且还要绕很多路。之所以超载,这就好比一个国家标配20吨运输的车,往往运40吨的货,之所以认罚是因为每吨货的单位利润在上千元,而同样的车,油,人的钱需要付双倍,认罚的话每辆车每个管卡多少也就几百元,有的还能逃的掉。那么有些地方政府没钱的时候就排一票交警蹲点收卡车超载的过路费是创收,但是从来都不会考虑再建一条新路的问题,因为对于卡车路过的那些省市建新的路是自己掏钱还赔本的买卖。这就有点像现在又有一群所谓的专家跳出来要收拥堵费是一个套路。这会导致什么问题呢?粮食主产区机械化成本过高,生产方式转换速度缓慢,拖拉整个地区技术水平。因此当流通要素过少的时候,会造成整个区域生产力流动与提高的缓慢。我们现在的接受这帮专家的建议一旦开始收拥堵费,我国中产阶级假期经济就算是报废了一半,房地产价格与再调整速度将继续虚高。车这个东西不是单纯的用在城市内的上下班的,它代表着人口聚集与行为方式,当你限制中产阶级生活方式改良的时候,你其实就是在扼杀中国社会结构的再调整的进程。
    我们第三个需要考虑的就是市场供需关系,这里我们强调的是对人口生活方式的改良以及生活效率的提高。生活方式的改良的这一点是非常显而易见的,快餐这种东西就是为了效率这个东西而产生的,你要是自己在家里从头到尾做一顿饭,从买菜,摘菜,制作可能最少需要1个小时,花的价格可能也不少,但是同样的东西你去快餐店同样的价格甚至可能更低,只需要排队5分钟就拿到了。排队+吃饭可能不会超过15分钟。人为了吃饭这件事所需要的单位人口劳动力与时间成本就都被节省下来了,否则我们国家哪来这么多的都市女性和单身汉,男权主义为啥可以被稀释到这个程度,这全都是拜这些生活细节上的效率改变所致。快餐店对于人们生活方式的影响与改造,就是它对于产品生产方式的再整合。不以提高生活效率为中心的商业活动,只能被予以情怀和区域保护的名义分类,比如当平抑价格的大市场从中心城区被迁移以后,快餐店价格飙升的时候,快餐店的这种效率机制就从市场之间的内部竞争走向了同业垄断的方向上去了。所以我们必须明白,我们这里提到的效率,是区域生活空间市场供需结构的效率优化,而不是结构单一导致的退化,这是形式与本质的区别。人口生活方式的改良是从人的生活方式出发的,效率的优化是在区域生活空间内可选择同类商品为前提的。在我们上面提到的淘宝的案例中,商家之间的竞争有的是通过运输与生产成本进行竞争,也有的是靠着销售概念与消灭竞争对手来提高自己单位生产价格,良性循环与恶性竞争都兼而有之,但大前提其实是我谈的第一点,生产要素结构所决定的。
    上述三点,我们从生产,到中间环节再到最终市场讨论了价格形成机制与发展方向的优劣,但是在这个基础之上其实我想讨论的是接下来的一个问题,那就是人口消费结构在未来到底应该是什么样子?这里我们就要提到人口阶层的概念了。我们必须认识到一个人类社会发展的基本格局,那就是大量底层工作会被机械所代替,需要密集劳动力的工作会有部分保留但受到供需关系会呈现虚高现象,大多数人由于生产力的提高进入中产行列,高产人口会从管理型人才向其他技术类人才倾斜。在这个人口生产力格局之下,我们必须认识到假如我们希望继续解放生产力,就必须做两方面的努力,第一是提高单位人口生产力,第二是优化人口生活质量。提高生产力就代表着科技与管理组织形式的改革,教育质量的提高,优化人口生活质量就代表着对人口居住与生产环境,消费结构的再平衡。从这两个角度我们可以做出两个判断,第一是人均基本生存成本的降低,改善人居环境的投入加大,第二是教育和生产组织形式改革,单位人口胜任工作种类增多。
    从上述两个定位我们会发现在这个时期,我们城市与乡村人口生活空间从本质上还是处于一种割裂状态的,大量城市人口迁移性的每年转移到各个地区,但是年末又会回到老家。城市人口居住密度过大,居住环境极差,乡村旅游消费水平虚高,农业生产方式落后依旧存在。导致这一情况的主要原因固然有人口过渡的因素存在,但是更加重要的是区域经济开放程度不足,基础设施条件,政府管理形式受地区建制影响,对人口处于一种分裂的垄断剥削状态,没发达,先剥削。有人说类似台湾地区的饮食消费占消费比重不高,但是教育经费投入还是很高的,比如说报一个钢琴班一小时好几百。我个人认为这也不是一个最终的社会人均消费实践,因为所谓报钢琴班更像是一种奢侈的爱好,而不是一种普遍的生产力形式。在台湾地区的富裕阶层和中产阶级的主要消费都是投入到这类教育经费上,只能说明该地区经济发达程度已经进入了某种瓶颈,社会阶层从某种程度上被固化。在我们可以预见到的未来,纯粹性的娱乐活动在人均消费占比应该也不会很高,就好像我们大陆地区的社区活动一样普遍,稍微有点高端的长得漂亮的也可以通过社团,网络平台获得相应的收入。未来真正的人均消费比重不应该是某一个门类占比过大,过大只能说明两种情况,该门类发展处于新兴状态,该门类社会结构落后效率不高。我所设想的未来人均消费结构应该是产销一体的状态,生产和娱乐,人类居住和社会活动的消费可以互通使用,就好比房子卖了我投入,我也可以把它用来开一个小店经营一样。任何以公平为借口却又对于生产生活组织方式毫无促进意义的要求,都是在人为扩大某一产业在人口消费中的比重,对于未来社会发展弊大于利。
    我这篇文章想要说的就在于,当你回顾我们国家经济与治理政策的时候,请看清那些东西减轻了我们的负担,又有哪些政策刺激了新的需求而不是在旧有需求上为了部门利益,群体利益开倒车。环境的改善与未来发展的方向就在这里,鉴别你身边的人与事,找到自己国家当前的基准点,看清谁才是代表新社会生产力与未来,谁在忽悠你为了一部分人的利益和欲望而使劲作死。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