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猫外交官 的博客

 
 
 

日志

 
 
 
 

归处  

2016-07-14 14:52: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两天我看了不少有关江苏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材料。长江以南在春秋的时候叫吴越之地,到三国以后叫吴国,到了晋朝后期唐朝开始以丝绸贸易贾天下,到了明清时代则开始以盐为赋税形式开始甲天下。细观南方发展史,除了最早吴越时期是以刀剑痴迷,轻生死以外,在中国大部分王朝当中,其实是以商业为核心起家的。这里的商业还不仅仅是简单地手工业发展,最重要的其实是这个地区以发行各类通货最为著名。其实钱这个东西发展史是非常漫长的,我们常说秦朝统一了货币,但事实上在中国贸易,赋税的大宗交易当中,通常是以丝绸,粮食,盐作为通行的贸易产品为通货进行交换的。而这些东西基本上都是江南地区长期贸易发达的工业基础所在。不仅生产产品,更重要的是这里的产品可以等同于通货被使用和发行。
    当然让我感兴趣的其实不仅仅事实江南地区发达的工商业,我这篇文章主要想要说的其实是江南地区根据自己发达的工商业基础,所衍生出来的文化现象。因为我发现,基本上很多文化名人,重要的宗教,图书等各类文化现象都可以看到在这个地区的传入,发展与交融。看到这些文化现象,忽然让我想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从文化层面来讲,我们虽然用着不同的话语体系在描述着同样的情景,但是一个时代人所处的环境,所追求的东西从本质上却是类似的。有一些规律性的东西并不是以你用哪种言语来否定,而是说大家用各自的立场在歌颂的本质性的东西。面对这一现象,我想到了这个题目,归处。
    我一直以来,一直奇怪的一个现象,就是为什么在中国商人的地位一直不如官,我们虽然知道士农工商这个自古以来的阶级统治传统,但是在实际管理与参与的层面,一个大商人所需要了解的东西,需要参与的事情可能要比传统意义上的官要多的多。为啥在江南商人始终让孩子读书当官,可是江南又崇尚类似扬州八怪这种辞官回家卖画的酸文人,又讲艺术高于权贵,可是每个文艺青年往往背后都站着一两个大商人撑腰呢?我们当然可以说社会当中有各种各样主张的人,不能拿来类比。但是我在观察这一现象的时候发现了一个规律,这不是一个阶级与阶级之间的斗争,这是一个阶级内部相对比较而言,拉拢其他阶级融合的斗争。这就好比,同样是商人,都是做一样买卖,你有官方背景我没有,我就会在生意上吃亏;同样是商人,你的朋友圈里都是成天喝酒吃肉的伙夫,我的圈子里有达官贵人,我们圈子之间的影响力就不一样;同样是商人,你的家里成天就知道斗蛐蛐赌钱,我家里成天有人画画练书法,我们的家里风气就不一样。
    这样我们就会发现,真正的文化圈子,不是以阶级排序的尊卑为基础的,但确实是以相对实力类似的物质条件为基础的。类似的物质实力背后,不同的文化现象会把圈子里的人引向完全不同的方向上去。并不是商人狡猾所以卑贱,也不是说他们不从事生产所以无论多富贵社会人员也都可以看不起他们。类似这类的描述和想象都是缺乏现实逻辑基础的。商人的物质基础决定了他们要与社会各个层面的人接触,在这个接触的过程当中,以什么样的态度,和什么人接触不仅是面子上是否得到社会认可那么表象的问题,更加重要的是他们作为社会枢纽在聚集社会力量的同时,也在受到各种事物的影响。我们听过很多富不过三代,红极一时的红顶商人最后衰落的故事,但是我们很少想明白的是,在那些浮华与衰落的故事背后,到底是代表着怎样的商人群体。和什么人接触,以怎样的方式交往,并不是一种单纯的外部社会力量的要求,它其实也是行为主体对这个世界主观判断和选择的表现。错误的就会堕落,正确的就会传承,几百上千年承袭下来的传统,最后形成了一种自然文化的流露。
    我在看扬州园林鉴赏的时候,看到有个名人叫做石涛,年轻时是一个作乱藩王的遗少,后来出家躲人追杀30年,最后在扬州搞了一个石头屋,受到了当地人的追捧,开了扬州搞假山叠石的先河。我看了一些描述扬州园林的说法,发现很奇怪的是,类似的情景,有的人说的是厌恶权贵表达自己孤高的心情,有的说是园林里处处体现禅机。不过当你看了南方园林发展史以后,你会发现这个地方的园林有三种由来。第一种最早的说法就是富人圈地自建房,里面搞装修,比起想穷人那样搞板楼穷酸的挤满人,肯定是更加希望能够搞点园艺赏心悦目能够提高生活水平。第二种是佛教讲的大隐隐于市,自己家里搞假山真水做寓意,外面是临近繁华闹市,别人都在为了生存蝇营狗苟,有钱人可以顺着心情在这两者之间随意切换。第三种是类似乾隆下扬州的时候的游行工程,本来是为了讨好皇帝一个人,但是为了做的巧妙看起来不铺张浪费,造了好多市政工程。我们也可以把这三种情况视为三种文化的意境,第一种是提高自身居住环境质量,属于小富中产阶级的搞法。第二种是建立自己与外部环境对称关系,即享受接触社会外部的繁华喧闹,也保留自己居住环境中的清净安宁,属于富商巨贾的搞法。第三种是属于社会运动一类的,不是单纯的为了自己的日常居住,而是作为一个地方的群体响应号召,做的社会工程,这属于一个社会阶层群体的搞法了。
    从这种实际的人文需求出发,我们会发现,用什么样的语境说什么样的话这和当事人的身份地位,身处境遇是有很大关系的。辞官回家的肯定装逼说官场迂腐,自己清高,否则混得好为啥回家?做商人的总是想要大靠山,所以皇上发话说出来旅游,肯定那也是花十足的力气希望得皇上的赏识。当和尚的修个院子,要想受人尊重也得有点文化内功,否则大家都认为你是个寻常方丈没人记得住你。这三种情况其实并不冲突,没有哪个笨蛋会在皇帝出游的时候装逼说狗皇帝为了自己出来玩劳民伤财,也不会有那个商人宴请文化名人的时候不给面子的说你那么牛怎么还辞官回家呢?假如所有人都是这种情况,那么就不会有所谓的高等文化可言,有的就是吴越时代纹身覆体,齿黑为美,拔剑搏命的野蛮人了。  
    我在这里想要说的是,文化并非暴力与恐怖的遮羞布,文化是人类文明发展的必然选择与积淀的现象。商人不可能请巡抚给自己家孩子当教书先生,但是请个考过功名的状元进士绝对还是很有面子的事情。皇帝不可能开口说我要你们出钱给百姓搞市政工程,但是皇帝可以隔两年出一次远门说我看看南方广大人民群众生活的好不好,富裕不富裕,腐败不腐败。这些行为和说法从来都不是以阶级斗争与硬性的统治强权为基础所做的表述,恰好相反,这是人类文明在用一种新的方式在各个阶层,职业之间形成一个文明共同体所进化出来的含蓄的表达方式。
    而在这其中,真正得到广大人民共识的东西,不是命令,不是阶级权威,而是在潜在目标基础上灵活的表达方式与处理表现。避世的和尚宣扬佛法,也要借法会和居所来宣传自己的志向,仕途失败的官员也可以在书画里宣告他的存在,富裕的商人在吃饭的问题上多下点功夫,在这些各自地位和戒律之内允许做的事情中作出格调,作出风格来,就是文明创造的新意与结晶。
    因此文化这个东西,并不是由唯一正确的规律与真理所宣告的标准和要求,它其实是一种软性的人与人之间交往的态度与方式。在文化与文明的斗争当中,暴力与战争是最为本末倒置的行为。一种行为与标准是否有其价值,不仅在于看多少人赞同,多少人加入,更加重要的是要看它能持续多久,能够人们带来怎样的优势和好处。战争与掠夺在人类历史上很长一段时间内一直以来也是对其中某一方有好处的,也有很多的人想要发动战争,甚至有人也认为人生那么短不靠掠夺及时行乐,自己哪有可能出人头地的时候。但文明的意义不在这里,掠夺的最后是互相毁灭,而文明的意义是以合适的交往方式大家互相依存。
     当然,这个世界上也有不识时务的人,一个佃户出身却跟土豪比吃饭谁阔绰,一个游侠却非要跟将军比谁更能仗义执言。公平正义的前提是你们处于同一个处境之下,没有什么天神拿着什么神奇的天平在宣判每个人的对错,这就好比我国法院在这届政府才开始强调政府行为要以法律条文为前提才被认可一样,在此之前我国法律无论从哪个层面而言,草菅人命夺人家产,官商勾结的事情都已经发生的太多太多了。我们面对的相对公平,其实是类似于社会秩序内文化秩序一样。当一个流氓打劫了一个村的人的时候,是不是可以有另外一个更大的流氓去打劫他然后就可以二次分赃了?为了避免这种最原始的野蛮暴力的循环,我们才强调有一个法律的最终解释,这件事到哪个时候,什么情况下就要为止了。法律是为了解决终极的恶与暴力才存在的,而不是说法律提供了绝对的正义和公平。抱着这种毫无意义的绝对公平,无视现实基础胆敢叫阵的人,不是说他有多么正义或者伟大,本质上其实就是不知进退的可怜虫。在这全球互通的时代,无论是大国还是小国,都在努力建立或者融入区域文化内形成集体,而不是以一国之力妄图挑战与掠夺全世界,有这种想法的人也最终会被世界所抛弃与毁灭。
    我在这里讲的其实就是一个文化与文明的问题,社会形态在不断地进步与变化,总是那些照顾到更加广泛群体利益的制度和文明才能够胜出。但它既不是命令式的权威,也不是空想出来的世界大同。说什么话,唱什么词由其身份与性格早就已经决定了,每个人的宿命不同。但是对我们来说有意义的事情,其实在于我们自己是否明白,分辨的清楚自己在这个世界里要做什么,如何做。不因一时的愤怒与挫折而失控,不因一时的强盛而迷失了方向。这就是我要说的归处的问题了。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