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猫外交官 的博客

 
 
 

日志

 
 
 
 

人生  

2016-06-19 18:12: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晚上看动画看到很晚,要睡觉的时候发现我们家那两只猫抱在一起,准确的来说是我家那只公猫一脸黑社会大老板的样子压在母猫身上抱着它看着我。这跟它白天跟我耍贱的态度比起来让我十分不爽,要挟它两句一脚踹到地上让它反省去了。虽然我第一反应是丫白天跟我装纯,晚上左拥右抱可真是小看不得,没准在它心里一直把我当傻瓜。可是那母猫一看公猫被收拾,并没有感到被解救,而是也一脸纠结的跑下床了。这让我睡着以后又反思这样一个问题,假如并不是这样,那它又应该以何种面目对待我呢?我是在解救母猫自以为感觉良好,还是我的教育除了啥问题呢?
        所以我在睡着以后又在想一个问题,假如这只公猫的所作所为,确实是把母猫训的福福服贴,这是否说明它的套路有效,母猫就是这样的存在就应该被公猫用那种争权,要挟和施舍的套路所控制呢?而对于母猫的可怜与顺从,亦或者说,因为家里就它们两只猫它别无选择,所以不知道有别的活法已经可以选择的套路,只能听命于公猫呢?我每次对于这种主动攻于心计的公猫都敞开怀抱,让它在试探我的底线,是不是我的所作所为也有教育问题呢?假如你与动物的互动模式决定了它的态度,以及心机的话,那么什么样的教育方式能够培养出团结友爱呢?
       抱着这种疑问,我是相当纠结与恐惧的。因为我所观察的这个事实既没法解释我自己存在的性格合理性,也没法说明我性格对猫的影响力是正向的。于是我就开始仔细思考与推演这只猫这么做的原因以及心理发展历程。然后让我发现了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人们的灵魂塑造有很大一部分来源于对生活环境的掌握,而别人对其影响主要在于启蒙。
      当我把自己放到猫的位置上思考它每天生存的环境时,我试想过这样几个场景。首先猫的性格开来与否是否来源于空间大小?我之前在过年的时候曾经把这两只猫带回燕郊的家,我发现这两只猫除了最开始新鲜好奇的到处上蹿下跳,跟我老娘亲近了几天以后,到最后还是来找我。空间对它们来说唯一的作用就是挨打耍脾气的时候有一个地方能躲起来,仅此而已。那么是我这个人性格有缺陷,压迫它们才导致这样的问题吗?同样的情况下,这俩猫最后还是每天来找我,就说明从本质上来讲还是我对它倆的态度比被别人上心。那么是外部因素导致了这两只猫现如今的态度的呢?我的答案是对物质的占有方式。
        我们每个人小时候都是从对父母言听计从开始的,很多时候我们也说父母的行动方式对孩子有示范意义。但是其实还有一个更加根本的问题在陶冶着孩子的性格特点,那就是它们对于物质的占有方式。其实这只小公猫的态度从本质上来讲是没有错的,并不能说它心术不正。这就好比我们每个人都在这个世界里想要尽可能的见识一些东西,占有那些美丽的事物,希望能够主宰我们的环境,当我们力不从心的时候就会痛苦,当我们拥有的时候就会有一种自信与成就感。这只小公猫的所作所为,一面亲近我,一面欺负母猫,从本质上来讲是认可我在家里的主宰地位,并且通过和我的亲近,在我和小母猫之间建立一种上下关系,从而实现对小母猫的占有支配,以及日常生活当中吃喝拉撒的主导权。而小母猫虽然时常被管教,但从本质上来讲其实是接受这样一种状态的,因为它的感觉其实不是被支配,而是愿意忍让与听从这样的关系来减少斗争。
       这忽然让我想起了我自己这些年过来的心路历程,在早些时候当我认为我的天赋足以拥有权力和睿智的时候,我是很乐于同情弱者,帮助他人的,但当这种自信被摧毁的时候,我不得不去自己重新调整心态,面对现实,解决自身求生的问题。在我还没有实现自我感觉的自立的时候,那些本来仅存在于对世界理解困顿所存在的烦恼,又一次挤压着我的心智,直到当我重新站起来认为自己能够主导自己的命运为止。我是阳光而乐于奉献的,但前提是我强大而自信的时候。假如在现实当中我一无所有,那么我也会痛苦,悲伤而无能为力的只能隐忍拼搏,甚至是神志不清,愤怒和嫉妒同在。
       假如没有我,把这两只猫放在野外的环境里,它们能够在与其他猫的竞争当中生存吗?能够像在家里一样当老大,自以为掌握一切吗?或许会,但也一定会像我一样在经历了极多的痛苦与历练之后才会,而当那个时候它所追求的感觉。那么如何培养出纯洁天真的小猫呢?需要比我更加富裕的环境,主人更加无微不至的照顾。可假如是这样的话,那么这纯洁天真除了能够用来讨好主人以外,又有什么用处呢?难道我们的博爱友善不是应该建立在一种互助利人利己的基础上的东西吗?这样的东西会在什么样的情况下被培养出来呢?我想唯独那些体验过被欺凌的悲伤,又拥有着并非绝对的力量的人才能够体会到吧。否则这种一对一的线性权力结构,让人所相信的就只有忍耐与征服而已。
      我们在自己的小时候又经历过多少次这样无奈的瞬间,又有过多少次试图寻找解决的办法,最后命运又把我们指向了怎样的人生呢?我在想我们的本性可能也就是在生活中每一次对无奈和不得意的反抗中所决定的吧。假如只要征服和讨好别人就能对生活中的一切事物进行占有欲控制的话,那么我们就会产生那样以侵略为核心的占有欲。而现实当中的生活却远比这要复杂和无奈的多。当你力有不能及的时候你会去找父母,当你的父母力有不能及的时候你会怎么办呢?当你发现你并非这个世界的主宰,当你的父母甚至在通过出卖你来获得好处的时候你又该怎么办呢?或许在这些时刻对我们的第一刺激是绝望与无助,可是仔细想一下,当绝望和无助过后,我们是认命,还是另辟蹊径呢?当我们另辟蹊径的时候,是去寻找更大的靠山,去胁迫目标对象占有,还是努力锻炼自己,超越父母,超越自己所在的世界呢?这样的时刻其实才是对我们灵魂最深层次的拷问以及对未来本质的抉择。
     这或许是因为,我从来没有过去通过欺凌目标而占有过任何东西的体验,也没有依靠过父母出面获得过任何想要的东西的缘故吧。想要任何东西都只能靠自己,可错误的选择又总是让我们得不偿失。最为重要的是,我从来就都不是一个全能型的选手,所以我从来没有通过绝对的优势占有过任何东西,我一向是以培养我所认为的优势与强项来得到别人的认可来实现平和的双赢的。
      我们家的这两只小猫所见识到的世界,所偷吃过的东西无非就是我放在家里的那点,它们不曾见过更繁华的世界,也不曾经历更加可怕的苦难。它们在这种平庸中靠着自己的那小脑袋瓜滋生着在我们看来名为权谋的小聪明。过于和平而狭小的环境里是滋生不出伟大的灵魂的,那些被设计出来姣好的纯真也不过是些花瓶摆设,不堪一击。
      当我想到这一步的时候,其实有些对于生活的目的感到有些乏味可陈。当我们发现了这苦难赋予我们灵魂中本质的影响以后,当我们明白了生活当中那些所谓的繁华虚荣只是一些强刺激而已的时候。我们发现苦难与快乐都不是我们生活中最终极的目标,它们都只是调味品。最根本的问题是其实是我们自身到底拥有怎样的力量与潜能。麻雀飞的再高不过挂在枝头,老鹰飞的再低也与云端平齐。当麻雀在天空抵御五六级的大风的时候所感受的痛苦和老鹰在云端感受寒冷与强流的袭击的感受是一样的,但是它们所看到的风景一定是不同的。从本质上来讲,虽然一个富豪和一个乞丐都是一天三餐一张床,但从他们所经历的人生而言还是本质上的不同。你感受的苦和别人感受哦的苦是一样的,但是你们看到的风景是不一样的,你们解脱的时间是一样的,但你们解脱以后的感觉是不一样的。这两只小猫因为我的喜怒哀乐偏好而痛苦,它们可以怪罪于我,可是怪罪我能够改变它们的命运吗?换一个主人它们就能决定自己的喜怒哀乐吗?想一想那些明明家里没钱却对父母拳脚相向的熊孩子你们就明白这个道理了。关键其实在于它们没有办法自力更生的主导命运,它们的喜怒哀乐,平和与悲伤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以我提供的饮食住宿为依据所波动起伏的。这世界上没有更好的家长,也没有全能的救世主,能改变这一切的只有我们自己的心智所定下的目标以及我们为此付出的努力。
     我前几年一直因为我的身材问题而纠结不已,可是现在想来,其实也就那么回事。你不接受自己,难道还因为别人的评价而杀了自己从新投胎一回么?接纳自己的一切,无论是身体,心智还是环境与欲望,无论是你对此骄傲还是自卑,愤怒还是愉悦。因为我们只有在接纳自己的前提下才能正视事实给出可行的方案,而不是自我欺骗,好高骛远,搞精神胜利法。这两只猫除非有人一样的寿命以及人一样的心智去思考自己能做得努力,否则你站在主人的立场无论是如何怜悯与自责,其实都是无济于事的胡闹,是不对称的自责而已。而对于和我们平等的人来说,启迪他们去思考这些问题是我们外人唯一对他们能够起到正面影响的事情,除此之外只能说是做一个短暂的缓冲,并不能解决实质的问题。我们帮助他人不是为了让人感恩,而是让人们觉悟并因此而努力成为那个最好的自己。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