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猫外交官 的博客

 
 
 

日志

 
 
 
 

尚未出生的时光  

2016-05-02 00:56: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晚上有些无聊,就在B站上翻记录片看,忽然翻到BBC的作品《亲历大师》,一蹲就是三个多小时。忽然感觉好像又回到上学时候的大学课堂中那样,只不过不是从老师讲述的视角,而是从西方人自己的视角细数了上个世纪初到上个世纪末所发生的很多时代变迁。在看完以后我忽然有种感觉,百年的时光,几代人的沉思与实践所展示的蓝图,对我们今天的生活依然有指导作用,且现如今的人也并没有完全继承上个世纪那些人的思考,搞出什么更多的创新,事实上我们在很多问题上还在上世纪的困惑中打转。

         这个纪录片的第一集,讲的是有关人性的讨论问题。从弗洛伊德的我们对自我压抑所产生的灾难和罪恶,到荣格的人格是由外部世界互动所形成的产物,再到对人的成长发育机制的讨论;上世纪中期有关人的罪恶来自于体制的基因,然后推断出用性解放来摒弃社会道德造成的青春期无知与罪恶;到了上世纪后后半叶,人们对于人格的外部控制理论又开始走向了极端,通过用精神病这种污点标签,对他人施加残害,美名曰精神治疗,社会又开始修正外部价值判断与人性内在自我之间的界限。到了上世纪80-90年代,先是从观察大猩猩分析人类从祖先那里所共享的基因本性,再到有人用电击测试,解释通过责任脱罪可以让普通人更加轻松的对他人进行残害的社会控制理论。

        观察上世纪整个过程,人类对于人性的探究,先是从弗洛伊德开始,把对宗教的寓言与教条性的规矩引向了神经系统与实证主义的科学分析领域。然后又从弗洛伊德的一元论走向了荣格为代表的环境影响论。通过整个世纪漫长的反思,人们对于人格内在的构成机制与外部社会的干预进行了多轮的探索与反思。每个思想家所提出的理论当中都有对人性某一侧面的解释的闪光之处,但是又伴随着其理论的延伸发酵,在实践中走向了探索的极端,进而被反思与修正。从上世纪初期荣格相对弗洛伊德的理论提出的辩证性看法,所衍生出的外部社会影响理论,到了上世纪70年代则延伸出了通过暴力和药物对被审判为精神病患者进行的强制治疗问题。我前几天在B站看的一个恐怖游戏《光明镇》说的就是这段黑历史。

       从好的一面来说,在上世纪整个过程当中,我们不用再通过宗教和神学的寓言故事的神秘学与神学角度对精神领域抱以未知的禁忌状态而处于懵懂状态了。且从最初的了解人的心智是由其内在因素或外部影响决定到后来的认识到这是两个并行因素,且通过漫长的实践理性的认识到每一个大的方面细分为不同维度与影响因素都会影响人类人性的形成与发展。从坏的一方面来讲,这一过程并非总是在认识到问题之后就代表了新的光明,而是真正光明带给人温暖之前,往往是先要跌入彻底的黑暗极端,才能被人们发现一个规律与认识所触及和影响的极限到底是什么。工业化的时间表方法应用到育儿方法上也曾像治疗精神病一样带给父母与儿童无线的焦急与痛苦,且还是以所谓的完美与爱的名义。

       这个纪录片的第二集,是讨论有关社会管理当中经济,政府与社会之间的关系的。凯恩斯主义在上世纪中旬以前,由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的时期带给了人们对于那两场战争的起因,工业革命早期的社会治理方案的反思,带来了十年繁荣。虽然当时大英帝国有着令人满意的就业率,但是正如所有吃饱了没事干就会惹祸的时候那样,新生代对于这种来之不易的和平,进行了所谓的保姆政府的批判。我们今天用美国的国策约等于自由主义的原型,把自由市场,小政府,减少管控,自由放任等同于自由主义,但事实上以上世纪中旬为分水岭,在上世纪中旬,以凯恩斯主义为原型的社会主义政策,也曾经被称为自由主义的代表,国际歌也曾经是当时学生运动的一种流行用语。而到了上世纪60-70年代的新年自由主义盛行,以凯恩斯主义过时为由头的极右思想,以英国撒切尔夫人为代表的实验性政府,开始用相反于凯恩斯主义的削减预算,减少货币供给的方式试图稳定物价,除了在军事上打了一场荣誉之战以外,高达250万人口的失业率,把大英帝国搞得民不聊生。对外宣传则是声称国内的暴动都是苏格兰民族分裂主义搞得恐怖袭击。

       凯恩斯的经济下行压力时政府应该增加财政投入的政策,保障充分就业理论本身是没有问题的,美国的罗斯福政府也是靠着同样的理论拯救了大萧条时期的美国。只不过财政货币政策与国家经济发展应该是有一个交替驱动的模型的,公共设施的建设与更新也不应该是在任何时候都以主导的态势进行投资,且投资产业与细分领域的模型也是随着时代有所变化的。上世纪后半叶的问题就在于,政府对于公共设施的投入有效性与必须性已经随着整体经济发展结构进入了一种滞胀状态,减少货币供给,减少预算,国企私有化这种粗放的宏观经济调控方法从本质上来讲并不能有效的解决所有的问题。

      问题所带来的结果也是显而易见的,那就是大英帝国的全面性衰退。美国用同样的理论,牺牲了英国恶心死了苏联。然后随便找个马仔吹牛逼的号称《历史的终结》全面宣告自己推行的价值体系与经济手段的胜利。可本质上来讲,问题其实不在于杀死你的对手证明你的正确,而在于自己的生存方式确实能够确保自己长治久安。网上有很多人用阴谋论的方式论述美国货币主义者发动的全球性的金融攻击,坑死了欧洲主导的国际开发银行,搞死了泰国,抢劫了韩国,讹诈了日本。用此来证明货币主义者的话虽然不能信,但是他们的套路却为美国的国家战略起到了实际作用。最后美国也被这帮货币主义者坑出了次贷危机。

          第三集讲的是文化战争,但这里的文化战争并不仅限于意识形态斗争,它的起点是从文化的要素涵盖到文化存在领域界限进行讨论的。比如最开始对除了音乐美术以外的文学作品是否应该被认定为文化要素的一个分类,到后来讨论贵族推行的精英文化与被忽视存在的大众贫民文化之间的差异,进而开始讨论文化话语权,以及文化对于政治经济的统治作用问题。这些理论我之前多少都在课堂与书当中看过,不过BBC这个纪录片倒是很客观的把上世纪的文化思想发展史串联了起来。

        我对于这三集的看法与其说是跟随大师的脚步,不如说是又补习了一遍上世纪的人类发展思想史。这样看来,我如今的很多思考其实也并不是完全的在无知中重复的摸索,甚至在某些我之前没有如此深入了解的领域,通过我很多的实践也有了对问题的新看法。比如说在有关人性这个领域,可以说我近四年来的实践,可能更多的是围绕这个基础问题在做探索实践。而对于后两个问题,其实我在上学那会因为学习氛围的缘故反而研究的更多。并没有太多的疑惑,反而是在实践层面,如何引导中国特色的思想现状向更高阶段探索伴随着每年新的社会性问题,做过很多阐述与讨论。

        我今天早些时候,甚至对于情感和信仰的问题做过一些大胆的假设,但看了这个纪录片以后,发现我的口气却有点和上世纪初荣格的口气似曾相识。青春年少时总是梦想着当千古第一人,但随着实践的深入却发现,我们其实都是人类历史当中,不断螺旋上升当中摸索的一环而已。每个时代的人都是本着本时代的问题所发出的反思,可用不了多久,随着实践的延伸,终究会在黑暗中暴露出我们思想的界限,并暴露出那些错误的应用,由新思想来补充那些不适用于我们理论之外情形的现状。如此看来,一个世纪看似是一个人一生所能够生存的极限时光,但即便是用尽一个人的一生,我们其实也无法把某些问题想得尽善尽美。在我出生之前的世界是如此,在我生存的世界也是如此,在我死后的世界还是如此。我们所能够做的就是以史为鉴,不盲目求新,也不安于现状,做我们能做的,度过自己所认定的一生。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