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猫外交官 的博客

 
 
 

日志

 
 
 
 

平台与工具  

2016-12-05 17:48: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年一整年以来,我一直在思考资源库这个国家级项目和网易,腾讯等主流大公司的商业职业教育之间的差异做对比分析问题。应该说我目前所在的这家公司在技术上来讲并不足以把这个东西支撑起来,事实上高教社的平台由于钱到位技术虽然不是问题,但是内容却也一直是个问题。应该说这是一个探索性的系统工程。但是很明显在这两个体系下对资源的调度,增长与分发过程当中所面临的问题却是不一样的。事实上,在之前腾讯和网易的产品战略对比当中,我也曾经私下里说过这个问题。腾讯的最高层都是一帮搞金融的,喜欢收购和风投。对于并购整合+集团优势的套路玩的很熟练。但是腾讯在各个领域往往都存在做不精的问题。这一点跟网易的产品可以说存在着很大的不同。之所以出现这样的现象,主要是跟我今天要说的这个话题有很大的关系。不是从成长性企业的角度,而是从国家,产业战略,乃至集团战略这个层面,讨论有关平台与工具的逻辑关系,和管理原则。

        我认为在做任何产业战略部署的时候,一定要对这个行业的历史,构造,运作模式,执行与标准有深入的研究才行。这是基础中的基础,但由理论研究到实践研究最后推断出一个未来趋势,到底应该在这个趋势中做什么却是所有战略层面当中面临的第一个实际问题。从我目前对于资源库这个项目的观察来看,这个项目在设计早期的目标对象是围绕国家现有的学校资源,尤其是教师这个核心资源进行不同层级的调动。钱给学校,然后学校再调动老师。一开始规划的是一个专业形成一个专业教研集群。但是这种设计有一个先天不足,就是把学习者预设为学校相关专业中的学生。这导致一个学校里不同专业的学生要到不同的平台上去学习自己专业的内容。虽然在很多学校的建议下,类似高教社这种有钱的大平台,做了分布式部署和统一的平台架构,统一的着陆页的端口。但是对于我们公司来说,则是一个从技术上就根本跟不上趟的问题。

        我之前在《从标准到协议》那篇文章当中曾经说过ISO协议体系问题。看起来好像是一个技术协议体系,但事实上它的本质是一个产业战略概念的东西。在我们与高教社的竞争当中,小型服务器部署对应的是一个专业一套用户服务支撑,碎片化的技术支持。这导致同一个学习者和教师必须在知道对应的专业平台服务器地址基础上,才能靠逐渐浏览的方式当中查询是否有自己感兴趣的内容或者是否有人来学自己的课。从本质上来讲这种小集群在学习者与教师之间的宏观技术壁垒,并没有使这个项目的使用人群形成类似腾讯网易那样大型的商业规模优势。事实上,其实是大家自己拉上好哥们自己玩自己的。

        一个产业假如想要成长,除了理论指导的第二步是资源调集与匹配。虽然国家级项目的套路确实是通过行政与财政体系调动起了相关优势学校的参与,但这些资源被调动起来和发挥价值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整个项目从国家层面来讲做到了资源的深层次调动,从地方政府到学校,到企业,到教师,再到学生。但是资源虽然用最小的代价调动起来了,但资源的内生价值却一直是一种搁置状态。政府只管掏钱和评奖,企业其实只要劳动力,教师累了半天但还是井底之蛙,学生看了那点小意思,却依旧感觉自己啥也没懂。常规来讲我们会纠结于细节,为啥整个系统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转起来。但深层次的角度来讲,其实问题不在于某些细节的优化,而是整个架构依旧没有打通。

         很多人被腾讯那套做用户群,然后玩并购的套路忽悠的五迷三道。一个个拼了命做用户流量,然后想尽办法找投资,然后所有的问题都扔给所谓的有了钱以后我们自然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这种想当然的幻想。可实际问题并不在用户群的表面规模大小,而是从种子用户期,我们对于整个产业发展与未来产品模式就没有形成有指导意义的共识与思考。我在玩网易的东西和腾讯的东西最大的感受差异在于,腾讯的东西是千人一面,然后啥玩应都装逼说自己用户大,山寨之后让谁完谁就完,所以都应该投诚自己。而网易的东西给我感觉是明明内行人看出来是很简陋的内核,但每一个点确实都是用心了。这就好比一个是土豪成天拿着现金到处扫街,看啥好就买啥,买完再卖赚差价,另一个也是土豪,但是成天想着老子要玩票,可劲砸钱捞人捞技术,但是心里成天想着老子早晚要赚回本来。

        因此,腾讯买产品往往是听口碑捡现成的,但是却缺乏对于从产业与产品的角度对用户群深入的剖析。而网易是决定干这个事情以后,会先找一个大的市场做盘子,然后再从盘子里导流出各种具体产品和需求。政府为导向的主要研究对象是产业未来战略发展,有足够的资源基础可以调动。但对于运作没有啥概念和规划,总的一条就是用各种手段发动体系内每个资源的内生动力,可其实对于总体态势缺乏把控。而商业化运作往往是先做市场,但是对于产品的深入程度和资源调度能力相对有限。我最近看这两个公司做在线教育都开始兼并小公司做垂直市场了。但是腾讯的东西比网易要深要贵,且他们都没有想过通过政府体系跟现行的教育系统对接的问题。因为他们都只关注盈利,而没有意识到这个产业对其他产业的辐射作用与战略价值。

        在我看来,资源的融合与体系化的过程,并不是单纯的累加与互联。最重要的是资源分工,层级关系以及运行规则的建立。高教社那个平台现在最大的问题就在于内容不精,对于教育领域的实战意义过低,因为他们只把这个项目视作提供硬件平台的一场买卖,对于各个学校做出来的课程以及用户的调用没有啥战略想法,因此对于教学设计几乎没啥研究,也没有啥商业化的野心。我在的这家公司一肚子想法,但是基础太差,实力太弱,所以连资源之间的互联互通都搞不定,就更别说什么未来可言了。当然在我看来,从政府的角度大规模调动学校的力量也好,从小企业垂直领域入手也罢。其实实力的起点并不是问题。一个体系的建设从哪里开始不是重点,重点是知道要有什么,标准是啥,为了什么。

       一直以来我在观察网易的套路的时候,感觉他们在干这件事的时候一开始就是玩票,做了个平台,然后把自己能搜集到的优质大学公开课一顿翻译汉化,吸引初始用户跟其他专业平台拼流量。然后再做付费平台导流,先在公司内部团队做课程研究教学体系的套路,然后开始大规模兼并,整合。从小公司的角度来讲,我现在知道全国性的分布式云系统没有一定的底子根本做不起来。但是网易对这个事情的看法从来不是为了恶心别人,而是有鉴于能够低成本进入这个领域的优势。腾讯在早期就想要搞大规模兼并,交易模式都设计好了,但是他们没有自己内控的教学产品计划与管理人员,所以大门一开上来一群渣渣,虽然有拳头产品,但总体上来说是高低不平,不成阵型的。而网易则是把细节都研究透了,小心翼翼的在那些热门行业,筛优质资源慢慢培养战斗力根基。

         一个产业某一个环节的优势能帮我们省钱,能帮我们走一些捷径,但是不可能帮我们站立高峰成为最后的赢家。因为这是一个体系的构造,而不是小公司依附于其中,凭借大环境规则和漏洞的混战。把谁搞死了,或者自己成为体积最大的那个都不等同于是赢家。腾讯体系一直以来的自大,就是过于自信于自己现有的集团优势,而缺乏对细分领域的深入研究与栽培,很多时候甚至有熊瞎子掰苞米的倾向。

        平台的价值在于互通与融合,而工具的价值在于标准和解决问题。当平台越做越大的时候,我们面对的宏观背景与资源禀赋就会几何倍数的增长。而工具面对复杂问题的时候,并不是单纯的搞得跟瑞士军刀一样就是好工具,很有可能它最后也会形成专门的一套行业标准与人群去面对一个领域的问题。这两者的衔接在于,平台告诉我们我们是谁,我们在哪,要去哪,而工具则可以从扳手,汽车,最后演化成工厂与城市这样规模的集群。

        小公司往往因为没有实力,所以没有平台级的战略眼光,而平台级的大公司也有可能犯自大的毛病而浮在高层不贴地气。总的来说,我对未来期望还是希望在一个大公司主导一个事业部去对一个产业做一些规划设计的,我认为这才是天时地利人和当中,有关地利部分的核心问题。这就是我这篇随笔,要说的主要内容了。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