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猫外交官 的博客

 
 
 

日志

 
 
 
 

传承与进化  

2016-12-25 22:53: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昨天跟人聊天,从教育问题突然开脑洞说,假如某一天医学能模拟脑波把别人的记忆直接传达给别人的话,那么我们就可以省下二十多年的学习,直接开始干活了。对这个想法我是抱反对意见的。因为这种思路从本质上来讲把意识等同于知识,等同于成长本身。
        从微观的学习过程来讲,这个想法存在非常麻烦的不可操作性。最核心的问题有两个原理是不可逾越的。第一个是从思维形成过程而言,第二点是从传承知识的内容而言。思维的产生过程依托于两个东西,第一个是具象化的感官经验,第二个是抽象意识的总结。没有具象化感官经验为基础的抽象逻辑是无法被大脑记忆和调用的。两者是地基与楼房的关系。第二点在于,我们的抽象意识不是绝对静态的真理,我们思维往往是基于具象经验不断调用和叠加新的思维进行总结归纳和衔接的。 从传承知识的内容而言,这也是一件非常蛋疼的事情。某些人说,我们从技术上可以把具象化经验的脑波也复制了。但问题在于,时代是变化的,而且你能说某个人对某些经验理解的现象,动机与情感在新的时代,不同人身上都具有普遍性吗?你把爱因斯坦的大脑复制了,他当年的认知知识与判断对今天具有普遍性和适用性吗?显然是落后于时代的额。
       
       从宏观角度来讲,这也不是个正路。原因也有两个方面,第一是进化的逻辑,第二是多元性的逻辑。这个问题我过去曾多次强调。所谓进化的逻辑在于,我们之所以称之为人,固然有我们基因一致性的方面,所以我们才称之为物种。但是人与人之间的相同处有着是有价值的,也有些是没啥价值的。而不同处也一样。
       达尔文的进化论中曾讨论这样一种现象,叫做基因漂移。说的是虽然我们在基因突变层面会随机衍生出各种变异,但是那些对我们生活不造成重要影响的基因,无需经历逆向淘汰,就会从传承概率上自动消失。当我们以某一个人的大脑作为样本进行完全复制的时候,无论它复制多少份,都是在同一个世代下的适应变化。而这个人大脑内的具象经验与知识所形成的逻辑结构并不是全部有意义的。而是存在大量特性但不具备普遍意义的经验。当我们把这种经验完全复制到别人身上的时候,经验的进化性就被终止了。 在人工智能领域,所做的脑科学,是建立在不断丰富目标与感官参数的基础上加速迭代,围绕有限目标得出最优解的过程。人类思维与智慧的产生也是建立在这样一个过程当中。以某一个具体人的全脑波为基础进行复制,看似节省时间,但实际上是放弃了个体经验进化的根本,终止了突变的可能性与基础。
       从多元性上来讲,某一个具体个人并非掌握了全部最优解的因素。他们都只是掌握了一部分有限真理而已。当你以一个人为其他人对待问题和解决问题的唯一知识来源和思路的时候,你就放弃了对其他可能性的认知。思路会越走越窄,因为的传承的思维逻辑源是单一有限的。放弃了对其他可能性总结归纳与实践的过程。从本质上来讲,人作为一个物种,存在所谓的文明,是一种社会现象,而不是某一个超社会个体所决定的。这就导致我们每个人的思维逻辑是来源于对环境的适应与学习,最后形成了我们的人格与思维。适应才是传承的本质,学习其实是个选择和进化的过程。
       所以,后来跟我聊天的那个小兄弟,最后不得不承认,需要把很多个人的思维放在一起。可是这个很多个人的思维包括什么,又需要筛选掉哪些,对这件事本身的思考才是传承与学习的意义。这就是我所谓的能力的培养问题。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很多人从一开始反对我,到最后认可与赞同我。我回家以后跟我老娘大吵的主要原因就是她抱着她的那点小全盘打算以她为主,而她的计划则是出卖与低估我的价值搞事情。我们俩争夺话语权的过程,其实就是进化与文明选择的过程。 从小孩子阶段,我的衣食住行都是我老娘给的,所以我对她一点质疑与反抗能力都没有的接受,但现在我自力更生。本来是想着我付出,大家公平合作,结果在她看来依旧是以她为主,然后牺牲我来满足她的小世界的和平美满。我们俩之间的争斗本质上就是包括了族群领导结构,方向,价值判断,方法思维,实力多个层面的交替与争斗过程。
       假如直接仅靠复制,那么要么是我无条件拉了一个赞同我观点的个体,但是其他人我还是需要同样的说服过程。要么是我不可能有自我意识去跳出我老娘的悲剧有到今天。我这些年来的总结与突破也就不可能发生。我之前一直在谋求独立,实力来确定自己的成功并拉别人入伙。但是我老娘就作为我的血缘长辈,天然逆反对我轻视与不讲理。所以我最后也想明白了,在长辈那里纠结是最难的一条路,还是在外部找类似目标,类似经历的人,谈合作的可能性大一点。事实上在外面找听得懂我说话,还能给我钱的大有人在。我在车库咖啡一个下午就遇到一个同行和一个客户。
      没有外部的环境,就无法验证和产生新的思维与可能性,而没有对于对原本环境的体验与不满,就不会迫使我选择别的道路来实践。而在不同地区,不同环境下能够走通的道路也是不同的,光靠复制经验思维不可能一劳永逸的解决这个问题。所以说,传承是适应的过程,进化是学习与选择的过程。这就是这篇文章要说的主要问题了。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