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猫外交官 的博客

 
 
 

日志

 
 
 
 

游戏与欺凌  

2016-12-12 12:45: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两天有人对校园暴力这个事情做了很多的讨论,似乎很想在这个问题上做点文章。我仔细想了一下我早些年所经受的待遇,其实这里面有人的原始发展问题,也有社会文化背景问题。应该说是一个比较复杂的社会现象。你要光从受害者上吊自杀,想不开,家长教委查学校的套路来按法律的角度去讨论这个问题它是说不清的。因为法律的逻辑很简单,我们对于某种社会价值观有所谓的追求,以结果与证据说话,谁干了什么,出于什么动机,然后就是论责任判刑以儆效尤那一套。教育问题在很多时候复杂的地方就在于它是一个人格发展问题。你单纯从结果上杀鸡儆猴,并不能单纯的通过敬畏让人不作死。因为很多教育问题的起点,是个人心理动机与群众心理之间偶然发生的社会现象。一帮小学生看了点电视剧就到处装黑社会和一个优等生策划找一帮差生当炮灰看起来好像是类似的社会行为,但是原因与动机则完全不同。法律单以事实结果来分析判断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其实影响相当有限。所以,我这篇文章主要就讲一下发展心理学与教育学当中的这个问题。游戏与欺凌。·
      我认为所有的校园暴力,无论是动手的,还是精神上的基本上最起码可以分为两个环节。第一个是欺凌形式,另一个是欺凌原因。欺凌原因往往与最开始的主要发起者目标与性格有很大关系。而欺凌形式则往往与其他参与者的心理认知与环境有很大关系。孩子之间从游戏到欺凌的显著特征一般有两个,第一个是安全的游戏动作,第二个是规则通用原则。第一就是大家在玩的时候知道事情不能当真,通过象征性肢体动作来告知对方大家是闹着玩,第二就是大家都清楚是通过角色扮演好人与坏人在模拟某种情境,你能对我做的,当角色交换的时候我也可以对你做,这就是游戏。而校园欺凌的显著特点就在于大家都是下死手,第二角色往往没有置换。这就导致这种孩子之间本来是通过相互模拟来了解交往分寸的游戏,变成了固话角色与结果的单向暴力。而从欺凌原因的角度来讲,游戏往往是为了让大家通过模拟某种情境来获得某种社会体验,也就是说它往往是通过某一个社会事件或过程的重复来实现的。但是欺凌往往都是来自于某一个具体发起人主导的,以自己的目的,情绪为基础对他人所进行的一种发泄与裁判。

        这说明什么问题呢?校园欺凌本身是一种缺少教育引导的社会失控。问题的主体和来源是孩子,但是想要解决这个问题却需要社会环境,教师等因素的介入才行。但是,介入的方式却不能是以成熟社会的成人思维进行审判和以恐吓威胁为主的惩罚,因为从本质上来讲,孩子的问题往往是因为无知,而不是因为生存或者欲望等因素驱动去挑战所谓的社会原则和底线引起的。从原因的角度来讲,我们会发现孩子搞事情通常会有两种比较普遍的情景,第一种是发泄,第二种是模仿。发泄顾名思义,就是自己受了委屈或者受到压力以后,会找第三方发泄,而模仿一般是看到某种行为与现象之后,模仿这种行为到第三方。而现实生活中发泄与模仿并存的现象比较常见。
      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说在一个班级里,最开始的摩擦往往是从装逼与过分的要求开始的。比如说被欺负的那个小孩通常来讲会比较怂,有点类似于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类型。然后一般是在同桌或者临近的某个同学的试探与宣扬下,让大家发现这个怂包好欺负,这个时候这个小孩会被大家潜意识里当作可以被发泄的对象。然后当形成这种共识以后,可能开始加害的主要角色,就从同桌扩大到整个班级里随机的某个人。欺负的原因可能是因为加害者自己被批评了,考试成绩不好,或者单纯的看了个电视剧,想要模仿一下。然后这个小孩就变得开始与全班为敌。但实际上这种事情发生的主要原因,是因为孩子们没有形成集体意识,单纯的屈从于个体暴力与群体潜意识的认知情况下,恐惧于被其他人审判,也恐惧成为被欺负的对象。
      在这几天的新闻报道当中,都是只录了施暴现场,受害者家长,与教委的参与。似乎大家都要为被欺负的孩子讨个说法,但本质上来讲,这种现象的发生其实最大的责任人是教师班主任。发生这种事情的班级肯定是懒散而没有向心力可言的班级,没有平等,没有集体目标与活动,甚至没有秩序可言。人类的无知造就了最大的残酷,我之前也说过,一个人幼稚的爱可以杀死很多东西。所以你单纯的从受害者被加害的程度去讨论是否判刑,判多重。一方面蔑视和助长了那些有苗头但是没不至于判刑的小暴力与隐形暴力的群体,另一方面在这种问题是杀个人通常没有任何示范意义,因为人因为无知而残酷的多样性与可能性,不是靠法律具体到多细,量刑多重能解决的。
       在这里班主任的失职,我在这里提一个提法,叫做虚伪的秩序。我之前在新东方的时候曾经也见过类似的现象,班主任往往是年纪轻轻,自己就是半大个小人,或者是除了暴力之外啥也不会。她们对于所谓班级管理的看法仅限于不要出事,不要有绩效问题。而不出事的原则,通常就是不要把事情闹大影响自己。因此,这类班主任通常面对班级发生欺凌事件通常有两个标准态度,谁惹事了,谁好惹。对,批评一群不如批评一个,柿子捡软的捏,谁先把问题捅到路人皆知,谁就是坏蛋。潜台词就是一群熊孩子都没救,你们自己作死自己处理,不要连累我。所以,他们通常是向上报喜不报忧,对学生除了绩效有点想法以外,把自己当大神供起来,看谁巴结自己,谁就是好人。对,我们国家好多不作为的官员,跟这类教师通常都是一个尿性。所以不作为的官员治下黑社会,暴力,乱象频发不是把他发配到糟糕的地方,而是出现这种问题的主要原因就在这个官员对待地方治理的态度上。
      而孩子们之所以会出现这类问题,在本质上在于缺乏基本的做人做事的社会原则。这个原则总结起来也一点都不复杂,大家是一个集体互相帮助,将心比心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懂得沟通与求助的技巧。最大的秩序就是集体主义让孩子把彼此都当自己人,最大的礼貌就是将心比心,最大的自我管理就是知道自己想做什么的时候能够通过什么方式实现。正因为没有形成这种集体主义的公担共享精神,所以在欺凌之中,通常大家的态度就是我就是我,他就是他,因此我欺负他没有任何惩罚与影响,且我千万别成为他。正因为没有将心比心的思考,所以游戏就变成了欺凌,很多人都抱着欺凌者之所以是欺凌者,是因为自己强大,是因为自己聪明,被欺负的都是傻逼与怂包的心态在搞事情,因为他们自认为这世界上没有比自己牛逼的人和事情能带给他们磨难,他们只要确保自己手段更加残忍,更加狡猾让别人敬畏就好了。除了以上两点群体潜意识问题以外,不懂得如何与别人沟通来达成自己的目标,则是每个人无知的原罪。一个总是喜欢用拳头说话的小孩,往往嘴笨,一个只是到骗人的家伙,往往手懒,他们只知道自己所长,干什么都用一个套路,不合理的表达与沟通最后就变成了加害与罪恶。
      人一开始生下来是不懂什么集体主义的,人一开始生下来3岁以前都是依靠与父母之间的互动。3岁之后则开始越发的强化同龄人之间的互动与沟通。最好的沟通就是我上面说到的三点,集体主义,将心比心,有方法的实践。但是很多孩子并没有那么高的觉悟能够自己形成这样的判断与意识,这需要年长者有意的建立这样的秩序并通过言传身教传承下去,这也是为什么孩子在一起玩的时候会有小孩跟着大孩子走的序列问题。我们教育工作中的一些偏远地区,甚至是有一些年轻的老师没有这种思想建设的觉悟,就仅仅把教师视为工作,知道学校要求那点绩效和红线,任由孩子与孩子之间自行发展与演化。那么越是在那些生活环境差距大的地方,原始的社会结构对人的影响就越大,野蛮就越是容易显现。我们不能仅仅靠期待某个孩子的家庭非常有教养,树立典型就可以等同于班级建设工作,起到引领性作用。很多时候这些所谓的的有教养也仅仅是某些方面,把他们放到一个秩序的审判者与豁免者的地位是要出事的。因为孩子毕竟是孩子,是不成熟且无知的人。
      所以,那些把校园欺凌事件,放在施暴者的惩戒与受害者的悲惨未来上讨论的家伙,其实都没抓到问题的重点。或许这些人自己曾经是施暴者或受害者有着请求宽恕或者要求声张正义的诉求,但是这个地狱的隐患既来自于他们本身,文明的天堂也不是自然就存在应该降临的。我们希望塑造一个怎样文明的社会,我们在K12教育的校园主阵地,就应该搞清在这个阶段我们的主要责任,孩子面对的发展问题以及教育的具体形式。据我所知,上海江苏一带,通过班会,校园活动,社团等形式已经把这个问难处理的很好了,有成熟系统的经验,但是在北京还能出现这种问题,有些事靠行政命令说自己是老大这种事,而压制其他的地区的先进经验大的推广,真的是有点寒蝉啊。
      整个事情是教育主阵地思想道德建设的缺位,抓住具体人,具体后果,以儆效尤其实是捡芝麻丢西瓜的推卸责任。正常来讲让孩子懂得这些道理通过活动与游戏就可以实现,但是因为缺乏引导,最后变成了欺凌与犯罪的温床。这就是我要说的,游戏与欺凌的所有内容了。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