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猫外交官 的博客

 
 
 

日志

 
 
 
 

慈悲在敬畏之后  

2016-11-19 16:0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两天跟同事吃饭的时候忽然聊到养小动物的问题。我又开始回忆了一遍我养死的各类小动物。对于这件事我倒是毫无避讳,倒是我这个同事对这件事忌讳很深,坚称自己没有做过多少杀生的事情。我最开始看透生死无界是因为看了<杀死比尔>这部片子。最后女主角在和BOSS对决之前,听他讲她们共同的女儿杀金鱼的故事。那一刻我对小女孩杀生的感觉既不是残忍也不是怜悯,而是忽然懂得了,原来只有感觉的到的死亡才会让人悲伤。且这悲伤是在特定情况下才能发生的,而非必然的。

       在这部电影里的那段对话,是boss对女主角的忏悔,亦或者说是一种自白。整部电影的悲剧开始是因为本来是情侣的BOSS听说女主角跑了跟别人结婚,非常愤怒,就叫了自己的所有王牌手下来了个血色婚礼。在对女主角痛打一顿,在女主角濒死的时候才透露说自己怀孕了,是boss的种。那一刻,我想这个boss才幡然悔悟,原来自己如此强悍依旧在爱人眼里是不值托付终身,需要找个老实人隐姓埋名把自己的女儿藏起来的可悲男人。然后才有了后来的金盆洗手,才有了后来的剧情。boss最后的死并不是我们通常理解上的负罪感,boss平静的跟女主说女儿面对生死的这段剧情其实是才坦白自己无知,坦白自己的年轻幼稚,坦白自己的冲动的过程。但不是忏悔,而是坦诚的说这是每个人都要经历过才懂得的事情。只不过他是那个没有死的,而死了也不奇怪的幸存者而已。当他坦白了这些以后毫无内心波澜的才与女主角对决。

       所以,我认为悔悟是一件非常奇特的情感。它的根基并非是对这个世界规则强权的妥协与屈服,而是在那一刻你了解了自己的狭隘,了解自己曾经赖以生存的想法和一切并非全部。自己是如此的鲁莽和无知。它不是对这个世界规则的妥协,而是对自身的一种新的理解。才能产生的情感。

        我那个同事对于杀生抱有一种对法则的敬畏,声称自己要是养小动物绝对不会弄死,否则就不养。但对我来说,我养死的那些小动物最开始我都抱着爱心,只是我不懂它们的习性,结果是我从某些看的到的方面救了它们,又在我不懂的方面葬送了它们。我养陆龟的时候买药治好了它的寄生虫,可却以为所有乌龟都活在水里,结果搞出了肺炎。我养鳄龟的时候因为龟甲对水质不适应造成溃烂,我天天给上消毒水,但是最后却因为我以为乌龟都需要适应天气,让本来只生活在热带的鳄龟见识了秋天结果冻死了。我喜欢小鸡仔要抱着睡,结果第二天因为我翻身压死了它。只有当我们了解了自己的爱是如此幼稚那一刻,才会如此的悲伤与流泪。

         我的坦诚不是建立在对道义法则的百无禁忌之上,而是深刻的了解我自己是多么幼稚多么无知的基础上诉说被我害死的那些小动物。没有深刻的爱作为基础,小动物的死亡是不会让我感到悲伤,并承认自己的无知的。也正因为如此,正因为我知道这种体验的来源。所以我也明白很多人内心的心理状态从本质上在发生着怎样的变化。大多数人羞耻于暴露自己的无知,是因为他们通常都是社会的弱者,没有受到过温柔的对待,所以他们恐惧于暴露自己的无知,害怕被人欺负。用尽办法给别人制造麻烦,在加害中规避被人加害的风险。这种人因为没有爱过,所以从本质上没有体验过我所说的那样一种悲伤。更别说面对自己亲手造成的毁灭的忏悔了。他们因为对暴力与强权的恐惧,只知道倾泻自己的恐惧与仇恨。只为了自己的生存,而不曾真的爱过任何东西。只有爱才能创造出悲伤。而恐惧只能不断的祈求希望。因此希望往往是幼稚的,而悲伤却可以得到救赎。就是这个道理。

          我在跟同事聊到我家猫的时候还说到惩罚这件事的意义。惩罚本身并无善恶,但惩罚是人们最初了解要敬畏的开始。一个不懂敬畏,毫无恐惧之心的人无疑在面对复杂情况的时候会很大概率的想当然的作死。惩罚的意义不是告诉孩子一个复杂的道理,而是让孩子有敬畏之心,不要想当然。小猫在小的时候对你伸爪子不知轻重,假如你不惩罚的话,它以后就不会知道在什么时候收起爪子抓伤别人。对它自己来说本来是无心之举,但是假如不加以调教,长大了就会变成无法与人亲近的野猫,被人与同类所唾弃。

       惩罚的目的是改变行为,而不是引导思想。是约束行为规范,而不是赋予一个人生存的目的。但正如我上面说到的,有恐惧之心的人才会祈求希望。希望是一种有尺度的目的,在人没有希望的时候,人是有一种自认为自己无所不能,无所不可为的无知的。这个时候人的欲望仅凭本能而无希望一说。

       我之前写文章说,惩罚也是教育中必须的一说,其实就是指的这个阶段的心理特征问题。从行为约束到思想约束再到交流讨论一起面对,其实是三个阶段。我们很多家长的问题往往仅在从第一到第二阶段就认为这是教育的全部,结果导致人的奴性与暴力的泛滥。但这其实在这中间是有个到第三阶段的转化过程的。

       我在养小猫的时候发现,在我不在家的时候这两个家伙惹祸以后会互相栽赃或者跟我装的亲近试图免罪的现象。假如说用暴力让它们知道啥事绝对不许干的话,那么怎么判定罪责,如何惩罚的过程就是第二阶段的斗智斗勇。其实这个阶段也无公正可言,因为我发现无论我抓的真凶对错与否,这俩家伙下次犯错就会模仿之前证明自己脱罪的方法。然后继续犯罪。所以我无论怎么主持公正,结果依旧是对犯罪这个结果改变不了。后来我换了个策略,无论是谁干的,两个都打。这样做的结果就好了很多。

       这主要是因为之前我所谓的公正审判对它们来说太难理解,在它们眼里犯罪不是重点,有办法免罪才是重点。只根据罪证惩罚其中一个的后果就是,他俩一起惹祸,然后各凭本事,在我面前装无辜,掩盖自己的犯罪习惯。这个阶段的小孩并不是真的早智,他们只能观察到表面现象去思考自己的行为与自己会受到的待遇之间的联系。所以无差别暴力依旧作为教育的主要手段松懈不得。什么时候人才有了免去暴力,可以用语言沟通来教育的权力和必要了呢?我认为应该是它们能够懂得希望的含义,能够制定切实可行的计划,与他人正常的分享情感,而非只懂得简单的索取与发泄的时候。

       欧洲人白左最愚蠢的事情就是无视这个教育发展的必然规矩,把所有人无差别的放在第三阶段去沟通思考,制定统一规则。我们对待儿童的免罪条例也把儿童的实际发展路径看得太过想当然。既认为儿童不成熟可以教化,又认为每个人都有正智正觉可以开化,结果就是自己被自己的逻辑耍了,而忽视了客观现实的逻辑发展顺序和鉴定条件。

        我之前只是知道我身边的这些同事思想过于狭隘与愚蠢,很多事明明很简单,但是因为他们夹杂了大量的私欲和情绪,无时不刻不挂碍着,导致他们不断的作死和互相伤害。他们对我无限度的予取予求给我感觉如同乞丐一般的无能,在他们自己看来却好像是所谓的权术高低各凭本事。前段时间我一直在对这种愚蠢和索取中充满愤怒打算离开。然而这几天我稍微静下心来顺着他们的愚蠢陪他们走一遭,抱定决心个人有个人命数,反正他们听多少是福分,作多少死我也不用替他们着急了。 

       但是在这个过程里,我也才发现这些人脑袋里抱的那些杂念在啥时候发挥作用,自己因为无知作死被自己推翻以后还迷茫,最后对我的方案全盘买单的过程。我这才知道,他们的私欲让他们连自己到底在面对什么问题都蒙蔽了。只有在不断的喷我给自己壮胆的时候才敢思考一下。假如说这帮技术部的同事还仅仅是为了名利权术不敢让我骑在他们上面。那我最早面对的推广部那帮蠢货,比这还要过分,连思考都做不到,完全是用完再踹,现用现找,连对内容好坏都不思考,仅凭怒吼与指责栽赃赖账顾眼前而已。

        这让我认识到现在的人很多时候都不是教育资源和学历问题对能力的实际影响大,反而是最基础的心态问题占主要原因。举个简单例子,本来两个问题就能解决的事情,丫跟你扯十个没用的,其实总结起来就一句话,你能不能帮我白干活。自以为有所倚仗,嘴上还骂骂咧咧你是弱智经验不足,其实骂你怎么就不识相认账。这种自以为是的把问题扔给自认为是傻瓜的人来解决的心态,造成了人们更多时候不是在思考问题,而是在找冤大头。

       我在反复观察中发现让人抱有这样的愚蠢想法其实很简单,把无能的人放到上位使劲的夸他牛逼。这样他为了回应这种期待,就开始作死。这种无能不说能力上的不胜任,而是说一种相对与之不相符的评价安排。这个时候这人就开始放弃思考,开始效仿作死了。什么叫做不相符呢?本质上来讲,我现在这家公司的老板不是一个真的有什么心胸远谋的人,所以他的所有决策从本质上并不让人真的信服。因此每个人都在试图左右他的想法有利于自己的利益判断。每个人都在争夺在他身边的话语权,而不是以他的标准与诉求去做事。能力不如权术这种思维产生的本质就是决策者在下属眼里是可以欺骗与影响的。一旦大家观察并认可这个现实。那么无论嘴上说的多么坚定,做事的过程中就免不了去思考那些无用功的权术,情绪来互相作死与伤害了。不相符其实不是一种绝对的标准值或者舆论,或者说是绝对的公平,它本质上是一种可以作死的思想。

      法的基础是敬畏,而后是引导。当人们认为从程序上来讲可以恶人先告状来抵消法律对自己的威慑的时候,法律的引导意义就都成了妄谈。敬畏比锱铢必较的具体结果更加重要。这也是我上面说到的,看起来好像是不合理的两只猫都打,却有着必要性的原因。一个制度和领袖假如不能让人产生真正意义上的敬畏的话,无论它杀多少人,决定多少人的生死都毫无意义。某些人说的自己啥都知道,却之所以一点号召力都没有,就是因为他对都知道的事情应该如何判断纯靠别人的忽悠和自己的短期利益。当不公正和逆向淘汰是可以接受的现实的话,真相有个屁用呢?

      我这篇文章讲的基础是人的人格成长原理,机制性的互动因素和动态过程。慈悲的基础是爱,但又因为人的爱与希望是如此的幼稚,所以没有恐惧来约束行为,没有悲伤来开化人们的无知,爱与希望又都是肤浅的。而恐惧的作用仅仅是告诉人们什么不能做,什么事情不可以想,但即便是如此,恐惧也是如此的重要。否则人们会在欲望与情绪中迷茫,消耗大量时间与精力浪费生命。人们应该从简单的恐惧产生对这个世界的敬畏,从行为上的规范到内心世界的安宁。而敬畏的来源不在于理论上的道德标准要求了什么好的提议,而是避免人们去自以为可以耍小聪明的胡闹。虽然最终人们在碰的灰头土脸中还是会明白这个道理,但假如从最开始就能有人创造一个这样的世界,人们不就不用耗费大量时光做无意义的争夺与算计,去投入到更加有意义的事情中了吗?这就是我这篇慈悲在敬畏之后的全部内容了。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