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猫外交官 的博客

 
 
 

日志

 
 
 
 

志向难得  

2016-01-13 11:14: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这篇文章主要是因为今天看到一些事情忽然有感而发。总结我们公司的总助这一段时间以来的思考和表现,行为与态度,忽然让我从一个新的角度了解了匹夫不可以夺其志的含义(当然啦,这人是个女的,但道理是一样的)。可以说我最近这一段时间以来一直在通过与员工的互动,在研究有关培养人才的问题。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发现就是假如人没有理想,就没有目标,以及学习的心态,就更别提探索以及相关能力的成长,责任与承担了。对于新人来说志向确实是头等大事。但假如我们对于一个有志向有一定积累的人强行要求其转行专业会导致哪些恶果呢?这个问题我一直以来脑袋里有过这个问号,但因为当初我虽然从大学里出来决定不当学者了,但还是围绕着我自己的既有目标不断探索,并修正具体计划于实现方案的。因此大体上并没有很多个人情绪反应,因为我也怨不到谁。
        但是这个总助自打来我们这边办公室的过程里,其实我是一只在跟她沟通聊天的。她自己对自己的定位以及升职路径其实是有自己规划的,那就是干财务。她认为自己也很擅长这个。但是因为之前老总开会,跟财务总监非要争她这个人,最后被拉过来从一开始搞微信号,到产品研发。她内心合理的要求是升职加薪,这个诉求是没有问题的,毕竟她也是老员工。但问题在于,她原本擅长的那个路径被老总个人意志强行扭转了,这样她从财务与客服上的熟手,忽然掉进了一个搞产品研发的生手状态。后面的事情就开始一发不可收拾,衍生出了非常多的矛盾。我从旁观者的角度来讲,只是感觉她从一开始来到后来,性格突然暴变,甚至明摆着作死的搞破坏,只能分析出她想当领头羊,但是至于其深层次原因,我并没有多想。直到今天财务那边开会,拉着她去旁听,她心情大好,我才明白其实之前的种种,都是她对于领导对她强行转行的反抗。
        假如从这个角度来看她之前的种种,其实我就会从那种对她搞破坏的恼怒,转变成对她个人自我调控的一种认同。起码她首先还是尊重了老总的安排,在工作要求之下寻求自己的发展与晋升。在财务领域她可以说是专家大牛,但在研发领域前一阵工作,因为她看到整个工作氛围都是在批斗和斥责当中进行的,因此她其实是失去了对整个工作的掌控感。有一阵她一直在研究如何搞定另一个副总上位,后来发现这事未果之后又开始拉拢我的手下跟我展开竞争。其实她的这些尝试都是试图在新工作当中找回那种原本的掌控感。而单纯从研发工作的角度来讲,我一开始看到的只是她在不断地搞破坏和抱怨。
       这个世界上能够适应任何环境并给自己找到新的动力目标的人是少数。尤其是把个人能力的提升与事业发展能够区分并行思考的人更是少数。很多人经历一次从陌生到熟悉的过程就已经千辛万苦,假如每个阶段都搞这种事,没有极强意志力和方向性的人是不可能达到与实现的。当然除了感慨这些事以外,我所想说的其实是一个有关一个已经形成志向的人应该如何沟通和予以安排的问题。事实上从某种程度上我也察觉到另外一个事实,那就是多年的合作并不是一个人性格状态的唯一因素。老总从个人意志的角度念及感情,对她很尊重,但是他把自己所认为最有发展,最有前途的东西强加给这个总助,而且这个过程的前半部分是疾风暴雨式的,一直以老大带头人的身份在工作中以痛斥和批评为主。即便落实到个人身上的时候其实没有对她形成多少直接压力,但这种模式所带动的氛围,却决定了传导式的崩溃。
        当然,也可能是因为老总看了我最近的吐槽,工作模式上有很大的改变。虽然整体上又做了一些修正和指引,但之前积累下来的矛盾,其实还是蕴含其中。影响力这种东西从来就不是一对一隔绝的,只有傻子才会认为今天只要没有批评我,我就是安全的。所有的人都会看着老总如何思考,如何评价,用什么样的标准与他人要求与互动。即便今天被批的不是自己,但这些人也会思考老总的行为模式应该如何互动。比如这些人最近的总结就是以老总的经验和兴趣要求为标准,搞一些形式上沟通把戏,对于整体产品的设计方向和目标则还是没有多少信心。这就是典型的嘴上说的和做的不一致的时候一定会传到给他人的典型现象。
        这个总助从内心上来讲还是有事业心的,只不过因为她受到老总行为方式的影响,认为只有当了老大才能掌握全局,掌握自己的命运。因为她自己就是因为级别低所以被人强行左右目标被控制的结果。她对于别人的沟通方式,掌握方法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就是对老总心态与行为解读的结果。
        对于新人立志很重要,但是对于有志向的人,我们其实也应该思考,要尊重她们的人格与成就,而不是用强制力和自己所认为的远大前途,对他人信任的依赖来强制要求别人配合自己。否则即便是一个有能力有修养的人,最后也会在这种扭曲力当中生发出不可控的负立场。而这就是我这篇文章想要说志向难得的关键所在。尊重人格是一件非常多元多维的事情,切不可单纯的理解为仅仅是礼仪沟通上的态度的问题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