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猫外交官 的博客

 
 
 

日志

 
 
 
 

IP时代——习惯化的过程知识时代  

2015-10-19 09:51: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我在查找有关家庭教育资料的时候发现一个问题,那就是类似传统的搜索引擎以及图书馆型智库对于定向信息的搜索能力非常弱势。这里的弱势可以从它抓取的有用信息数量,信息内容深度,信息针对性,信息有效性四个层面来分析,基本上都是属于一种弱势状态。可以说我在搜索过程当中都是要把一个一个连接点开,再到分论坛当中对整个网页数据内容做深度挖掘和分析,才能断定在一个平台内有用的数据信息到底有多少,而且这些信息散乱且夹杂着大量的无用广告和冗余评论。这是常规BBS不充分活跃情况下常见的问题,数据刷新频率和有价值信息的置顶只能在短周期内有效(一年以内)。假如把时间稍微放长一点,这些有价值信息就沉落在数据的汪洋大海之中了。虽然百度的网络蜘蛛从关键词的搜索逻辑来讲这些年有了长足的进步,单纯的为了点击量而做的那种关键词的垃圾页面早已经不复存在,对于时间轴较长的信息配重比可信重视程度拉高,但对于跨年度的广告信息也同样没有办法屏蔽,甚至导致同类更新的信息反而无法体现的窘境。
       即便是百度和搜狗别出心裁的对于数据分析做了类似种类细分的呈现方式,比如同样是教育,可以有教育广告专栏,教育数据专栏等,不再按照单一线性的关键词排序呈现超链接。但其实也收效甚微。有价值的信息是如此的零散,信息的数量是如此的少。甚至在某些时刻让我有一种我自己按照教育规律所设计的数据框架不合理所以才搜不到相关信息的恐惧之感。更别提那个坑爹贵却没个卵用的中国知网,用着多少年前一本毫无技术含量的杂志搜集的一页纸,也好意思冠以学术论文研究课题成果的名号,一片纸收五毛钱,还不如我用百度搜的网络文章有价值。纯是靠学术标题和目录学标注的知识忽悠不明所以然的大学生,花一次钱就发现被坑。简直是学术界的同城约会网!除了托只有托!假如你抱着对学术机构的崇拜与价值体系的认同义无反顾的继续去花钱搜数据,会发现除了坑只有更坑。因为知网的数据源是闭锁的,而它的数据源真的是我国五十年前的那个杂志水平,大而无当,屁用没有。可人家还美名曰我们有图书馆的职能!真不要脸。
       至于国际论文引用系统SCI,这个东西在我国大学当中提的还是比较多的,但是我们会发现在这个系统发表和被引用是两码事。有的人说这是西方知识体系的新霸权,也有的说我们中国人不搞英文网有骨气!我们先不论是不是只有懂英文的才是好专家这种两说的问题。从使用者的角度来说,引用这个行为的目的到底是啥?有人说这是为了找个大牌专家给自己做旁证,谁谁谁说过什么话,所以我是建立在他说的话基础上说的,好用来镇场子!可是我感觉并不是这么回事。从我个人感觉来说,我引用一般只有两种情况,第一个就是我认为这是好文章,和我的课题相关度很好,可以作为背景资料让别人学习一下的时候好知道这是一个知识体系,另一个就是我认为有些背景资料可以被收藏,作为我标志性成果当中的伴随品很有收藏价值。
       而从一个使用者的角度来说,我们到底是看到了知识本身认可它的价值呢?还是因为它是谁说的才认为它有价值呢?从理论上来讲我们是认可知识本身的价值,但是从实际情况来讲,当你在上万个信息当中寻找有价值信息的时候,什么路径距离价值信息时间最短,才更有意义。因此我们可以把权威视为一种知识体系的集合体,他高度凝练,有自己的知识体系。当我们对等量的知识信息做鉴别与搜索的时候,我们鉴别一个人就可以拿到一个书单学习方法和学习路径,但是鉴别个别信息却要花上十倍百倍的检索时间。
       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虽然说权威不一定说的话都是对的,权威也有真假。但是我们从一个权威那里能够获得的知识信息量要比我们个人从信息平台上抓取信息要快速的多。影响引用率的本质不仅体现在信息本身的价值属性上,也包括它从个别知识观点与数据的角度是如何被人所熟知的。从知识体系的角度而言对它予以赋意和定位是一个很重要的过程。而常规知识系统的标注和赋意对于使用者而言并不是直接性的,它会受到信息平台的结构因素与动因因素等各种因素影响。进而出现我们上述所说的那些情况,导致我们距离真正可使用的信息其实还是非常的遥远,甚至要走很长的弯路。
       也正是基于这样的观察,我在使用360doc个人图书馆的时候,忽然发现他们的数据组织结构是以个人藏书图书馆为定位,对于外部文献进行收藏,转载以及推荐搜索的。从用搜索引擎几乎搜不到啥有用文章,到调用一个专用的数据名词目录出现一整个文献集,在工作效率上来讲实在是减轻了我检索,分析定位的负担。而在这背后的关键就是这个系统赋予了个人对数据进行编译和整理,并把个人对数据使用的习惯性结果分享给他人的过程。这样其实每一个IP个体虽然不创造知识,但是却分享了自己使用和理解知识的过程,进而让后来者大大降低了检索成本。
       从这个角度来说,不仅知识内容本身是有价值的,宣传信息是有价值的,使用知识的习惯过程更是有价值。我们甚至可以说,所谓的权威不是交给一个平台多少费用然后搞个传话筒,谁有发言权,他的文章有多少的引用和赞成谁就是权威。他所搜集信息的过程本身有价值,就足以把他称为一种信息权威,事实上能够搜集足够多有价值信息的人,学术水平也差不了,否则他也没有那么高的信息识别能力。因此,我认为下一代的智库不再是以简单的搜索自动化为核心的复杂逻辑的智脑,而是把所有人拉进去形成庞大的动态信息知识图书馆的过程。没有集中的单向绝对权威,但是有活跃多样的IP知识社群。这就是我这篇文章所要说的习惯化的过程知识时代。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