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猫外交官 的博客

 
 
 

日志

 
 
 
 

再谈责任  

2015-10-17 11:11: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几天遇到一件郁闷事,本来公司给我分配了一个编辑,让我负责管微信平台。但是当我接手的时候才发现,公司把这个事交给我的时候只是一个构想,连平台名字都没起,更别说注册的事了。所以从我一开始所想的做模块设计以及推广方案,变成了要谋划微信平台注册。而这还不是最坑爹的,最坑爹的是,由于领导给我这个任务之后,并没有告诉我我到底归谁管,只是跟我模棱两可的说让我跟一个副总聊一聊。虽然上周我们聊得分工很明确,他推动平台注册的事情,我负责把模块内容和推广做具体设计。结果这周再一聊变成了平台注册无限期后延,我在那码文章。且这个文章码到什么时候,没有具体期限。我本来安排给那个编辑的活,也因为我当时没有设防,把她叫过去跟我一起聊,那个副总给我把方案这么一改。现在这个编辑的活我也管不了了,一副很吊的样子跟我说,你前一阵的活我周一给你,具体以后我做什么,我们去问副总。
       虽然说这个副总说的理不糙,微信平台开通的时候应该有一定的文章积累。但是在现在新业务公司产品一个都没成形的情况下,我肯定是以整个家庭教育体系为核心码文章啊,这种东西有心人花个把礼拜就能搜个百八十篇。事实上我花了两天时间就按照一开始设计的文献框架搜了将近一百篇各大家庭教育机构成型的文献体系。这还不是最坑爹的,坑爹的是这货跟我讲等请专家过来以后,我们的体系以专家为准,我们就是专家的助教。那么我花这么大力气要等到三个月后话剧组那边把话剧排练出来才能算是完工积累的文章到,除了能丰富一下我的知识体系以外,对公司业务底有个鸟意义?这个事我上一篇文章也已经从功能的角度分析过了。
       只不过这次当这个编辑跟我跳水的时候,我才发现这个副总当着这个编辑的面把我们之前谈好的东西推翻,然后当着我的面给这个编辑下指令以后的后果,绝对不是工作方案的逻辑混乱那么简单。假如总经理一开始上来就跟我把任务分配成当编辑,说个年度计划,提个绩效指标我也就没必要非得这么费劲的写规划,给那个编辑安排任务了。从我两次给她安排任务来看,这货应该是写过行动执行方案,但是项目规划工作并没有做过。而且凡是喜欢按照自己的逻辑先干,而不会去思考先找参考。这编辑以前是个做具体跑腿沟通工作出身,其实在我看来她并不具备规划设计能力。本来是希望我做推广,她管具体文字编辑工作的,可是因为意识到她没那个能力,我还特意把工作计划分解成她能逐步学习进步的程度,我在前面打样子,她在后面学。而我本来设计好的培养计划,就在这个副总跟我玩这么一手花枪之后,变得没啥大意义了。我要是跟这个编辑比拼能力对磕,甩她几条街都不够看。让他这么一搞,变成了我跟这个编辑要平行对磕比绩效。虽然这个副总还假模假式的说整体进度我来管,干什么,怎么干都不是我管,下一步阶段计划等通知,我管球啊!由此可知我的愤怒可想而知。
       通过这么一件事我也在反思,我的愤怒到底来源于哪里。按理来说,按照这个副总的安排,我领着工资干着轻松的活,其实也没啥损失。对于这个编辑,其实我之前花了很多心思和力气来接纳她,尤其是在她刚来的时候自己跑到我对面,拿个破相机成天照我,想尽办法制造各种声音引起我注意,搞得我烦得要死。而我之后还要在别人诧异的眼光中主动跟她聊天,买零食让她给大家分,制造和谐氛围,把本来一个人能干的活还得拆分成两块我先自己上的前提下。我对她只有付出,没有索取,所以她跟我唱反调,我直接不管她其实反而一身轻。我虽然对她跟我唱反调暴怒,但是从长远来看,这只是她不识好歹,我放弃她并没有任何损失。当然我也怀疑过着干脆就是一个恶心我的陷阱,就是前一段活干完了,感觉我也没啥用了,就好比当年国泰安那个副总干的事一样。但仔细想想,貌似我老娘当年也跟我说过,她从具体工作人员上升到管理层的时候也遇到过类似的不适应。干的明明是同样的活,但就是别扭,花了半年才捋顺过来。
       在我回家在网上跟某主播发泄一通心中不满,冷静下来以后,我在想这件事里刨除那些应激性的因素,我真正能够生气的理由是什么?其实同样的是在干活,我在具体工作上从来不曾马虎,除了修图剪辑视频这种玩电脑的活我不会以外,那个办公室里所有人的工作其实我都能胜任,所以我根本不用惧怕谁,也根本不用纠结哪个活谁给我在工作上下绊子。我干的活的质量虽然不敢吹牛皮说全北京全中国如何,起码公司里面我知道我的水平是能压住场子的。而我个人规划能力的角度来讲,只要你安排的活不太过分到对不起给我发的这个工资,那么我只要能学到东西有进步,我也就都忍了。
        最后我发现,我生气的原因其实关键不是我个人利益收获问题,不是权力问题,而是一个责任问题。管一个人当编辑和我自己当编辑其实在工作本质上来讲没啥区别。至于给我分的这个兵其实从能力和性格上来讲,跟给我块烂泥巴自己捏高楼大厦是同一个心态,只能靠自己创造性聊以自慰。至于权力啥的要钱没有,管理权限只有理论上的负责,没有任何实际物质上的支撑。不实干啥都没有。假如说我过去谈责任的时候会痛斥某些人身价居高位没有干活,享受了特权没有责任意识的话。那么这一次我恼火,就是认识到了责任的本质其实无关于物质,而是关乎于心态。
       做具体工作讲绩效的话,其实用不着跟组织内的人有太多的交集,更谈不上什么权利。而当你做管理工作,开始承担组织责任使命的时候,你会发现原来组织内的关系与沟通竟然还有能够影响到一个人到底做什么,起什么作用的问题。这里面对于个人行为左右的第一动机其实并不是权力。权力只是一个命令系统,告诉你你应该听谁的话,对谁负责,命令谁。真正的责任是在你手上,你的组织目标是否能够实现。假如按照那个副总的规划,其实我乐得轻松。但是因为我前面答应了那个总经理的要求,所以我认识到这种浪费时间的等待没有任何意义。其实即便是这个命令来自于总经理,我也不会让自己闲着,但公司的规划目标就跟我没有什么直接关系了,你就直接提你的要求就好了,我能达到我就做,我达不到我就走。
       因此责任首先是一种对事态发展与未来的觉悟。你会把自己的能力与这种未来命运做一种结合与设计,在不断的尝试中实现自己规划的既定目标。所以责任首先是一种视野和心态,假如你对整个事情的理解和把握非常狭隘,那么你所做的行动与设计,基本上也就是以此为上线了。至于你手头有多少资源,这并不是一个让你挥霍骄傲的资本,而是你能走多远的基础。有些时候即便是啥也没有,你也要不断地根据自己的觉悟与使命不断地去努力与争取,而不是等待别人的怜悯与上位者的圣裁。对付这个编辑其实我有的是办法,比如说让她每天必须完成多少个视频样本,比如说每天在她下午两三点午睡的照片都拍下来做证据。但这些其实都不是问题的重点,其实要是没有责任要求,我完全可以不管她的死活。所以我首先要跟高层领导那里先把责任分工敲实。本来就不用我出手的事,对于这种没节操有愚蠢的家伙我真的是本来就有抵触的。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