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猫外交官 的博客

 
 
 

日志

 
 
 
 

思维的创新与行动  

2015-10-15 16:05: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段时间公司虽然是把微信平台这个活交给了我,但是今天沟通却发现,与其说现在是在研究微信平台的建设,不如说是在研究整个家庭教育的知识体系。从一开始老总说搞20万关注,然后到分负责人说以内容为核心。让我为了家庭教育储备一些文章。结果现在变成了我在梳理知识纲要和搜集文章的活。至于微信平台啥时候开始建,就变成了一个没有具体日期的事情了。在无奈至于倒是让我在梳理的过程当中有时间做一些反思。所以就有了这篇文章。它主要目的是通过描述我在整个工作沟通过程中,从目标假设到试运行,然后又从多方目标的整合到新的工作重心与战略的调整来说明一件事。那就是到底有用的东西是如何被创造出来,最后变成现实的。
       虽然分负责人那一句,最后我们还是请一群专家来搞产品,你们最后都是专家的助教这一句实在是有够坑爹的。不过其实很多事他也就是想当然的那么认为。否则他应该直接告诉我产品形式或者直接把专家请来我们就开干就好了,你认可谁就请谁,我们直接研究围绕专家的思维理论搞市场营销与推广就好了,为啥要费那个鸟劲去自己搞知识体系。
       知识体系的构建是所有思维管理的一个基础性工作。它的本源就是信息管理当中的图书馆专业。虽然图书馆这个东西在今天听起来土的掉渣,但是从人类历史文明的角度来讲,图书馆是人类精英的特权工具。假如说在农业社会谁掌握了文字,谁就掌握了管理能力的话,那么谁能管理图书馆,就代表着谁可以当所有人的老师。这是因为随着知识量的不断增大,一个人脑袋能够记忆的内容实在是有限,现代社会每天的发行的图数量足够一个人花一辈子24小时阅读也不可能看完。
      假如说传统教师的功能是知识的传承的话,那么图书馆专业管理的就是知识的可以被使用。现代人可能很难想象,现在的对开手抄书在羊皮卷的时代而言竟然是一种创新,理由就是它可以根据目录立即跳跃到读者想看的章节,而不用一个羊皮卷全都铺开才能阅读。因此分门别类的图书馆档案学就如同现代项目管理当中的设计图和施工方案一样,是作为知识使用的基础性工具应该被现代社会每一个知识分子都有所了解的知识。
       假如说一个项目仅仅对于有限的目标按照既定资源进行整合的话,那么一个知识体系的构建,就要复杂的多。比如说我现在在搞得这个框架构建,从某种意义上就是关乎到家庭教育这一领域的小知识库。目录的编码大概有两个类型,一个是现有文献资料,然后对文献资料进行分类整理。还有一种是先设计目录框架,然后搜集分支目录的信息。前者的好处是在现有文献基础上不会出现概括性的遗漏,后者的好处在于你可以根据需要不断地设计命题,搜集与填充相关的知识进来。而当你根据特定的逻辑思维对目录进行设计之后,你就需要围绕这个逻辑思路对计划目标的内容进行收集和整理。这个过程是相当麻烦的,麻烦的地方在于你的语义语境假如和外部资料的语义语境并不吻合,且你也不知道如何匹配的话,那么即使事实上有你所需要的资料,你也不会搜集到。另一个麻烦的地方在于即便是你搜集到了足够大的数据量,根据你的需求与目的,这些数据也多半不可能直接复制黏贴的使用。因此你要根据自己的需求进行二次加工。
       在市面上很多流行书的做法就是根据命题建立命题目录,然后根据命题目录搜集相关文献内容,最后再把搜集的内容加以整编就形成了新的图书。甚至有一些学术领域的大师,就是以快速对热点问题的类似历史事件与概念观点的梳理为著称的。而这里面的一个基础是搜集资料,另一个就是信息加工。当然信息加工这事不同段位不同领域的人可能做出来的东西完全不一样。比如说流行快销书就是把故事加工的让人感同身受,看得痛快就好了,而学术大师可能要对不同观点的内涵和现实问题做融合以及未来的延伸。
       从人类思维发展的规律角度而言,人一开始是从具体的孤立的具象思维积累大量的生活经验,然后在某一天受到外部性的某一理论启发,形成了对原有生活经验的整理与赋意,产生了新的思维与见解。所谓的方法论在某种程度上就是一些对待生活经验与现实物质的处理方法。这就好像计算机编程当中的底层数据算法一样,一个好的方法论容易程序员编写,也容易运算,并以更加高效的方式实现效能。而糟糕的计算机编程不但运算律低下,还时常有矛盾性的BUG需要检验和备注。方法论在我看来是一种简便教育,易于与人沟通指导的工具,但是它并不是整个知识体系的底层设计原则。事实上它是根据某些更加基础的规律和使用者的主观需求被创造出来的。因为同样的方法论在不同的人眼中获得的评价有可能不同,因为它并不是公认的真理。
       不过任何在某一个领域能够创造一套自己的方法论的人,都可以被称为大师,这是毋庸置疑的。所以要是这个负责人能请到这样的大师,我们直接开干就好了,因为我现在搜集的这些基础性知识需要加工以后才能形成方法论,它们除了直接当做佐证性资料以外,都需要这些人进行二次加工。假如那样的话,还不如用他们原装定型的东西来的兼容度高。况且人家都是大师了,能没有自己多年积累的案例与理论?
       而我所知道的现实是,绝大多数人仅仅是在自己的工作经验中,针对某一两个点进行专题研究的居多。能编制的方法论往往也都是围绕具体环境细节所做的设计。而高段位的知识体系所提供给我们的并不是这些结果的精细化,而是建立一个更加宏观的战略视野,把所有人工作的结晶进行排序。就好像元素周期表那样,在梳理与统计当中寻找规律中应该存在的空白领域,然后设立有针对性的命题去激发新的一轮研究热潮。亦或者是把同一个领域的不同理论观点做比较分析的研究,把已有分散的知识体系进行整合与研究形成更加系统完整的认识。所谓的传承与更新就是这样站在前辈的肩膀上眺望更加广阔世界的过程。你要是让我给这些大师打下手,包装他们,那实在是没必要浪费这个时间另起炉灶。你认为谁真的配得上权威的称号,我们把他请来全套照搬宣传就好了。费这个劲盲人摸象干吗?
       开门做生意,要真的是给别人当徒弟,那就彻底点去那个最优秀的公司或者大师手下打工就好了,费这个鸟劲坐井观天的归纳总结做什么?我喜欢创造性的工作,是因为我比谁都谦虚,能靠学习得来的东西,我绝对没兴趣自己掏钱做实验。而既然我做了,则一定是我认为它确实有那个创造性的价值点。创造历史的基础,一定是你比谁都了解历史,否则掩耳盗铃的在那说自己在搞创新,最后就是花几十年的时间让人笑掉大牙。我记得我上学的时候,就有个笑话。讲的是80年代上海某保温瓶厂申请国家经费,思考用什么材料代替保温瓶的水银材质降低成本。花了十几年终于搞出来了。结果发现英国在上世纪60年代这项技术的专利保护都取消了。
       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任何早于我们一步的人看我们今天都会认为我们的科学研究都是在坐井观天。但是任何落后于我们的人都会惊叹我们的研究多么深入。这其中的关键就是你到底能否准确的认识自己到底处于这个世界知识体系的什么段位。你到底有多了解这个世界。科学家的作用不是在这种仅仅用态度和方法就能搞定的问题上浪费青春,而是在一次又一次对未知问题和零散知识的梳理过程中找到新的方向与新的见解。所以我对于这个负责人这种逻辑矛盾当中的傲慢很是不以为然。
       而从思维到行动过程中来看,目前就又是个比较麻烦的悖论,公司主要研究的三个产品,没有一个是成型的,按理来说现在应该是以产品研发为主要目的,但是却让我先搞微信的媒体宣传。你要说媒体宣传的目的是为了关注吧,他又不让我着急的去注册微信号,做活动。你要说为了服务于产品吧,你连个产品都没搞出来,我拿什么给你做包装?每一个美好的规划都得有人推动。况且媒体这事你自己在这唱空台也实在是蛋疼的很,就算我把人家说的心情澎湃,找你要产品,连毛都没得一根,这又有啥意义。即便是务虚,那么也是为未来做框架,指导行动的一个阶段。否则现在做的工作其实没有一毛钱意义。
       对我个人来说,我肯定是不亏的,我知道的越多,别人的斤两我就掂的越清楚。大学,高中,小学,幼儿园,家庭,学校和企业。你就说吧,我还有啥没沾过的?眼睛一过我基本就知道对面打的小九九。让我跟谁搞协同,指导工作我也绝对不虚。对我来说我已经有足够的自主意识确保时光不会浪费。花点时间做基础工作,只是把底蕴搞得再深厚一点罢了。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