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猫外交官 的博客

 
 
 

日志

 
 
 
 

执念与法律  

2015-08-17 15:24: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个话题开头其实我也不太好说是怎样一个起因,但是我希望通过这篇文章来说明这样一个问题,道,法,人伦,欲望之间的区别。何为福,何为祸,以及能力与规律的关系。人的敌人不是天地,也不是福祸,而是变与不变之间的造化。生死之道其实不难理解,但是难的是求生,梦死的执着。有生死不是因为造孽与否,有生死也不是因为命运使然,有生死是因为我们把这段旅程的开始叫生,结束叫死。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它是个通用的认识与标记。有的人或许活的会长一点,有的人死的时候或许会体面一点。可其实我们现在的生死对于百年之后的人除了史书中寥寥数笔,谁又知道你是个球,你曾经被谁踢过几脚,又碰了哪颗钉子,到底是被人遗弃亦或者扎破了膛,其实都并不重要。

        假如用最简单的比较分析来说明执念和法律的区别的话,那么执念就是我们认为主观上必然要走的道路,是一种命运的收束,而法律知识一种客观的论证,是一种界定之后按照社会伦常规律的摆布和裁决。从效力来讲,法律必须是由贯彻它的意志者身上才能体现出它的威能,裁决这东西,只有落实到被它关注到的具体的人身上才会显得纠缠不清与可怕。某种意义上来讲法律是人与人之间,社会与人之间的斗争。它的目的并不是绝对权力的展示,而是对人们行为与秩序的基本遵循与引导。而执念则是一种围绕个人出发的认识,是一种自我理解的希望与诉求。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法律和执念从内容来讲没准会有很多重合的地方,因为个人意志的规范符合社会要求是最为常见的现象。而反社会的存在可能从最开始就被抹杀。但是这两者之间在主体能力,诉求的实施环境,贯彻程序,最终导致的结果上则可能存在非常大的不同。也就是说某种意义上来讲,除了他们呼吁在某种程度上是一样的以外,其他绝大多数事情是不尽相同的。

        在社会基本规律上来讲,法律有一个基本贯彻的常识就是法不责众。这里的众并不一定是指绝大多数人,这一比例或者数量上的多少,而是指一个事件到底是个人对秩序的破坏,还是说这样一种法律要求并没有作为社会秩序体现被众人所认可。一个没有被人绝大多数人认可的东西,是不足以称之为法的,无论它的内容要求有多么的高尚。这时候因为法律与秩序并不是一种绝对正义的代表,而是一种执掌人类社会秩序的代表。从法律发展历史的过程角度来讲,我们最早的刑罚不仅是伤筋动骨,甚至是食人骨肉的。当社会文明程度越发的高等起来时,我们才从那种神判法与秘密法走向了公开法,以及条文法。最早的法律是按照惩罚一个人的轻重来分类罪责的,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是按人所犯罪责的类型来编目法典。也就是说当国际社会的野蛮程度还动不动需要刀兵相见的时候,你妄谈一个事件应该按照谁家的法律权威来落实本身就是一种违背法律基本原则的事情。

        反过来当我们明白了这样一个道理的时候,当我们再看个人的执念的时候,我们就会发现,当一个人宣称一种想法的时候,他的立场唯一的根基就是他自己认为那是一个好的东西,他所能做的除了用自己的能力来实践以外,就是用嘴和行动说服或强迫别人如此。而这个东西之所以不能称之为法,是因为绝大多数人并不认可它,亦或者不能贯彻落实它。把这话往回说,这个世界上任何的道理和规律人只是发现了它的客观存在,而不是创造了它。牛顿没发现万有引力这个名词的时候,地球和太阳也在一起亿万年了,不会因为牛顿宣称不宣称万有引力,而天地倒转。牛顿的作用不是改变了天地,而是启蒙了人类从无知走向了有智慧有认识的人而已。

       所谓执念,就是把自己的意志先于蛮荒,辐射寰宇,认为自己是神明创造了规律,即便事实不是如此,也要靠人力使之变成现实,美名曰发明创造了新世界。这种痴人说梦的理想家最大的愚蠢就在于他没有明白人与世界的关系并不是对等的,人之渺小对于世界之无用,即便是地球上所有的人类加在一起的能量,也不会撼动太阳一丝一毫的轨迹,更别说整个银河宇宙。所以有执念的人总是想着世界应该是什么样子,假如别人不按照这个样子去遵循规律,就要受到所谓的神明亦或者因果律的惩罚。而没有执念的人不会去想这个世界应该是什么样子,而是卑微的去观察这个世界本来的样子,遵循着世界的规律,顺着它现有的节奏,去做自己能做到的事。当这个世界还处于蛮荒的时候,就不要妄想着大家手拉手倒计时,一起放下武器就世界和平了。因为战争的原因是因为生存,而不是单纯的因为彼此的忌惮与抗拒。当人类生存这个根本问题还在因为各种原因而寻求对对物质与空间的占有时,说什么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蠢话实在是可怜可叹,每个国家,每个社会的发展程度还有那么大的不同,对生存诉求的理解与判断还有那么大的差距,何来对等与和平。

       有的人就是看不透人类自己的渺小,总是试图宣传一个什么理念,然后把别人拉入伙,别人要是不听,就吓唬他,吓唬不成,又等不来所谓的神罚,就自己冒充一把神明,敲打那些所谓不听话的人。但事实是什么下场其实跟神明一毛钱关系都没有,就是一帮智商高力气大的装神棍忽悠另一帮力量和智商都不高的傻子。一个人最可悲的并不是他能力弱,智商不高,可悲的是他把自己当成了神,亦或者膜拜一个神棍号召他人也都来信神。这是最赤裸裸的对弱者的榨取,但却又好似披上了文明的外衣。

        我人生中所有的苦都是来自于人们的妄念,执念以及没有能力所导致的依附于他人的奴性。所以我不会把自己的经历埋怨于别人,不会自以为自己是天下的神明,更不会因为我目前缺少足够的力量就被强权吊打一番认怂做了奴才。我的苦起初来源于我不察觉,后来是来源于别人的不察觉。所以我祈愿从来就不是挽救谁,得什么福,远离什么灾难。而是能让迷茫的人觉悟,有智慧,从过去往前走一个台阶。很多人看不破这问题,只是以我为榜样,有勇气,不被财富与权力所蛊惑的坚定信念。但其实这背后的原因不是因为从程度上不够撬动我,亦或者我在装逼让人膜拜。而是因为我很明确的知道苦是个什么东西,人是个什么东西,社会是个什么东西,道是个什么东西,法是个什么东西,精神是个什么东西,物质又是个是什么东西。所以我不困惑。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