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猫外交官 的博客

 
 
 

日志

 
 
 
 

爱的现实  

2015-07-01 13:24: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之前我听魏书生视频的时候,曾经嘲讽华东师大某些海归博士宣扬的彻底改革,要求全国老师都要培训,不培训就不上课,中国各个方面都不如美国的言论的时候,还并没有太直观的感受这是一种什么状态。今天看了一个北师大王啸的视频之后我就彻底无语了。可以说是我国新生代愤青的典型代表,其典型的言论就是我们给了儒家文化两千年的时间也没有给我们带来民主自由,中国建航母有个屁用,也不看看还有多少老百姓吃住很差等等。我是忍着内心十二万分的草泥马终于把将近三个多小时的视频看完了。这种没有什么实践经验,满嘴仁义道德大道理的洋博士或许就是我国网络键盘侠的一个缩影。他们有着极高的道德理想,但是却从未有半分生活经验。看到什么事都是往悲催的方向看,可是却又口口声声高呼其他人的狭隘与盲从。结论听起来都是对的,可基本上都是从别人那听来的,论证的过程和举例都极其荒谬,让人想抽他可是听着结论又是对的。可又因为是工作需要,我不得不把这个计划内规定要搞的视频看完。从最初的恼怒和烦躁到听的过程中冷静的分析这类喷子的认知结构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就有了这个题目,爱的现实。
        我记得前一阵参加一个跑步活动的时候,曾经跟一个清华的博士讨论北大和清华的校风。在我们冷静的聊天的时候,这个清华博士就谈到暑假下去考察队的时候北大地一个学生当面质问县委书记一些当地看到的问题。举这个案例的时候,这个清华博士的本意是说看你们北大人就是个性,不给别人留面子,不听领导的话。我相信这也是很多清华人嘲讽北大五四精神不识好歹的一个重要论据。当时我给他讲了一个小学生打小报告的案例,说一个小学三年级的孩子看到同学上课吃东西,这是一种什么现象?是道德不够,没有同学情谊,汉奸叛徒的早期典型特征吗?这个清华博士不知道我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所以就左顾言他,说应该是家教问题。可这个例子其实是我前一阵看张红的视频当中讨论的师德案例。其本意是说小孩子对于规则的理解问题,老师明明讲过不能上课吃东西,结果有人吃,难道规则不作数吗?那我是不是也能吃?一个小孩子在熟人社会当中被呵护的很好,到了学校被陌生的同学给打了,那么我该怎么办,我能不能还手,或者让我爸来打他?这其实是一个认知问题。
        应该说我们谈到的这个北大学生当面质问县委书记的案例,可以说确实可以代表北大的校风。这个学生也确实是年轻,但年轻的地方绝对不是做人的态度上懂不懂事的问题。而是说当我们经历了大学的理想主义教育以后,在面对现实的时候往往会发现,很多现实情况并不是像我们教科书上写的那样理想与完美。但是每一个年轻人心中似乎都有这么一个理想主义的正义,然后就大无畏的去质询。当然也有的可能就不质询了,适应社会,适应生存就跟着他身边的环境随波逐流了,这也是可悲的一种,但不是我们今天要谈论的问题重点。重点在于其实年轻人脑袋中只有一个别人告诉他的理想,一个抽象的世界大同,世人皆圣人的世界。而真实的世界并非如此。
       我们来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我们都知道从理论上来讲,工作要比乞讨来的体面,这个社会上有很多人发现乞讨赚钱比工作多,结果就去乞讨,这种现象我们要抵制,这是对的。那么这些乞讨的人仅仅是因为好吃懒做所以才走到今天的吗?也并非如此,有的人说他们家境出身可怜等等,当然也有为了乞讨而搞自残的。但我们可以肯定的是,绝大多数出来乞讨的人都是不要脸面的,一个不要脸面的家庭在熟人社会是很要命的,但是在一个陌生人社会却无所顾忌。除了乞讨不要脸以外,还有别的方式可以不要脸吗?有,比如说骗子,比如说利用自己的权势,暴力去欺压别人的人。那么为什么这些乞讨者没有这么去做?是因为他们不希望给别人添麻烦吗?从来不是,而是因为他们的出身和体质做不到那些复杂的工作。所以不要脸的无耻是本质,怎么做是能力。
       有人批评说城管打人和农民到乡镇里卖点农产品之间的矛盾,有的人说城管是强势的,农民是弱势的。说农民辛苦的赶着马车八个小时的夜路到城里卖萝卜土豆,结果被城管给截了。说农民不靠国家养,自力更生,结果城管断人活路。或许那满街的马粪和一个人的生命相比,似乎后者更重一些,但是我们可以理解为为了一部分人生命的权力,我们就应该放弃其他人的卫生安全吗?假如两者兼顾,那么是不是环卫工人就应该出来为农民的所作所为来买单呢?
        我讲这个例子,说的问题就在于,很多事情都是有前提的,这个前提从来不是谁和谁讲条件,谁和谁权力更重要或者更平等的问题。人生下来就有人权这是个伪命题,人权是社会性的权力,我们讲的是公民权力,而不是你个人生命的无线自由。因为个人生命的欲望是无限的,甚至是有侵略性的,释迦摩尼舍身喂鹰的逻辑矛盾就是如此。所以我们讲的是一种公民权力,当你享有权力的同时是有相应的责任与义务的。这个义务不是虚幻的外在附加给你的枷锁,而是一种现实的社会秩序。当你在谋生的时候,你的手段是否侵害了别人的利益呢?你收拾不好马粪,占用机动车道给被人造成的麻烦和执法人员侵占你生命的权力有直接联系吗?我想从社会角度来讲是没有的,当然假如你就是个动物,是老鹰与兔子的关系,那么城管砍死你还是你砍死城管似乎都是合理的,优胜劣汰嘛。
        我们很多在大学里蹲了七八年,没有深入过实际生活,光靠围观,讨论,随便拿一个什么理论按照自己的心意随意批判别人的键盘侠真的是太多了。其实稍微动脑一想,我们就知道对同样一个事,由于切入的角度不同,得出完全不同结论的情况真的是太简单不过了。所以这些人的审判标准从来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正义,而是根据自己生活体验与情绪,随意的给别人扣上一顶顶帽子,稍微好一点的,有个老师告诉他什么是对的,他还有点对人性最质朴问题的期待,但是在实践当中除了到处喷人,其实也没啥实际大用。
        之所以出现这种问题,我认为关键问题就是这些人只有理论,而没有实际生活经验。他们在切换思维视角的时候全部是看自己心情,而不是从社会秩序,个人能力因素,环境规则等角度去进行具体的思考。他们的评论是廉价的,也就是说他们口中的正义全是脑袋里的观念问题,也就是看你想不想干的问题,而不会考虑这一类人的行为动机,行为能力等等各种因素之间的关系,国家意志,地区发展和个人能力之间的层次上有什么差异。稍微懂一点常识的都知道没有两弹一星,中国很有可能就会再次沦为半殖民的三流国家,全国人民饿着肚子也是要把腰杆子挺起来。辽宁舰的重要性也是如此,结果你跟我说中国还有多少人处于贫困之中,要航母有了卵用?那么当年改革开放的时候大家都是同一个起跑线上,为什么30年后有的人富了,有的人还穷呢?有的人富一阵结果后力不继呢?是国家没照顾到每一个人的原因吗?你出生是你父母的意愿还是国家的意愿呢?那你父母没让你富起来,你找国家有了卵用啊?
         正义本身就不好定义,更何况贯彻一种正义的代价。那么多人喷大跃进,喷计划经济,喷朝鲜战争,可是谁又思考过当年反法西斯战争结束以后中国是怎么一个烂摊子。苏联当年花费血的代价在二战以前完成工业化又是怎样一个情景。不看当时基础条件,在那喷总理没给亲自给你送几个花生米,让你长矮了。这是什么?这是人权,社会正义?这是个人利己主义的极度自我膨胀。中国绝对不是靠这种人走到今天的,这种人的作用充其量也就是历史当中一个人口统计数字而已。
        当然,喷这个北师大公民与道德教育研究中心的副主任并不是我这篇文章的重点目的。重点在于我希望通过这个事情向大家展示社会现实的一面。理想与爱永远都不会是错误的倡议,但是任何事情都要围绕客观现实作为基础。比如说我自己谈恋爱最初的想法就是理想与完美,可是最后却发现抱着一种理性人的假设去承担社会责任只是一种对婚姻理解的表象。相貌,爱好,人格特点,相互的交际圈,年龄差异,出身差异带来的各种问题。当我们想抱着一种人人平等去爱别人的时候,我们发现的不仅仅是对方有优缺点一样的不完美那么简单,更重要的是还有着人格成熟度和生存方式的各种差异。所以我这段时间也是在花钱买态度,从一开始的平等付出,到后来的花钱买笑。从关怀备至到被人嫌弃,到有钱就是钓饵的转变。甚至有些时候开始爆一些粗口,并不是我喜欢这种感觉,而是我想知道人与人之间交往的尺度当中还有哪些维度,很显然对于年轻人来说礼貌与关怀,博学与事业并不是最重要的,甚至在人与人的互动中,有一些人性的掌控关系要比人格意识的尊严更加重要。这是对于人性现实的一种实验和探索。
         因此我这篇文章想说的是,志向高远的核心是对生活更高的理想与追求,脚踏实地是我们必须明白我们生活在一个现实的世界中,世界并不是紧紧围绕单一的意念和主观愿望而运转。我们寻求更高层次爱的感受,但必须尊重客观现实。用抽象的理想去要求与诋毁别人的愚蠢与错误是最没有道理的事情。崇高的理想是需要每一个人共同努力建设的,所以我们的理想当中应该考虑到每一个人的客观现实,又能转化现有的现实基础向更高等级的状态发展。假如你没有这种能力,那么起码不要把私欲当公理,明明是按照自己主观愿望在那瞎想,却非要说是社会黑暗,世道不公。爱是一种现实的能力,而不是你嘴上说说,脑袋里想想就是爱。能爱一个人让她变好这是需要多大的智慧与修行,能在这种爱当中体验到世间最大的快乐又是多么的不容易,这些从来都不是你动动念头一切就都来了那么容易。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