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猫外交官 的博客

 
 
 

日志

 
 
 
 

教师职业化  

2015-03-27 22:46: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几天终于把政策分析和办学理念的模块搞完了,开始进入教室队伍建设的模块。第一个听的是夏秋荣的老师讲的有关教师专业化发展的内容。从思路上来讲其实就是我之前搞的职业化教育那一套。不过教师专业化和其他职业有一个明显区别,那就是教师行为的喜欢没法像其他职业岗位那样规范标准流程。比如说你是一个汽车销售员,你日常工作中有客户接待,手续处理,汽车知识讲解这么一些内容。当你在做客户接待的时候,可以有一套标准的客户接待流程,做的非常之细,每一个动作的标准程度都可以有详细的考核标准。但是你没法说老师到课堂上,先翻几页书,说几句话这么细。教学这个东西跟客户接待比从行为模式上可以有非常多的方式方法,因为你面对的学生是不同的,而汽车销售员每天面对的客户虽然不同,但卖的其实就是那几款汽车,那几个参数。从这个角度出发,教师职业的特点是在不同的学生基础上加装不同的零件配置,而不是说把同标准的一个东西介绍给不同的人,老师的核心任务是育人,而不是传授知识。当然啦,即便是你是传授知识,从职业化的角度来讲你也不可能挑客户的毛病。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理,从理论上来讲教师是定制化实验室,而不是标准化工厂。当然啦,应试教育的核心理念其实就是用工业标准化的逻辑来育人,只不过在这个思路下造出来的人报废率极高,起不到这个工厂最初的创立效果。虽然在工作过程当中很多人认为政策分析和办学理念对于普通教师来说没有啥意义。但是其实整个教室职业化发展,教学质量,教学研发,各个方面其实都是围绕着这样一个基础逻辑在运行的。假如你不了解这个体系背后的逻辑基础,以及对整个体系的分析与反思,那么你对于整个教师职业的行为逻辑和评价方法就失去了最基本的方向。

所以说教育这个行业是反市场逻辑的。虽然很多人站在体制内高呼教师与市场经济应该绝缘,但其实很多人都被裹挟在应试教育这个标准工业化教育体系内的。他们从来就没和教育产业化这个事情绝缘过。

在我看了很多理论分析的材料以后,我发现素质教育最难与应试教育抗衡的关键点就在于素质教育没法说我们要培养一个什么样的人出来。应试教育的要求很简单,分数决定一切,分数代表一切,一切都为分数服务,分数是智能与学习能力的体现。而素质教育首要强调的就是每个人能力不同,未来成才的标准不同,不能一以论之。所以在教学理念推广方面,素质教育虽然从国家战略层面被明确,被定义为战略目标,但是到实施的时候,由于缺少统一的标准,所以你要说直接跟应试教育说拜拜,底下立即就会乱成一锅粥。

所以在素质教育推行过程当中,首先在出发点上就在打破一个基本思路,教育公平的核心不是资源分配的问题,而是每一个不同的人都应该被平等对待的问题,简单点来说就是反马太效应,反精英主义。这里说的反精英主义并不是说像我国建国初期那样把人分成贫农,富农和地主,然后把地主都聚到一起开批斗会,查抄家产。而是说不能因为把一些人定义为精英,一些人定义为无能之后,就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培养那些单一标准的精英身上。因为智力只是人能力的一个要素,而真正的成功可能是很多种能力很多种道路都能成功。也正因为如此,素质教育强调的第一个起点是从具备某种能力的精英转化为能成就事业的精英。不因为每个人的起点和成长路径而否定他人。

在育人目的的转化之后,在我们落实到每一所学校的时候,我们强调的就不是培养通过某一个单一标准的人数到底有多少。而是每一所学校,每一个老师对每一个学生的价值挖掘和加工程度。但是由于每个学生的能力不同,用多元模板去筐每个学生其实意义也不大。所以就存在的一个所谓的发展性评价的思路。一个学生在几个能力层面,从来的时候基础是怎样的,经过教师教育几年之后,走的时候是怎样的。我们不再考虑到底是十项全能还是各有特长的标准人合格率问题,而是从能力要素的角度讲学生的某一方面发展程度和发展潜力的提升。审核标准不再是以资源分配为核心的全国统考,而是个人素质为基础家长对下一代的培育需求。

当然知识也是学生必须要学习掌握的一种要素,只不过学习知识的目的不再是把其他人都恶心死,然后自己脱颖而出的淘汰制,而是作为基本生存技能之一被定义。而基本生存技能除此之外就有很多种了,个人特长那就有更多了。这也是为什么从逻辑上讲知识与素质是可以相统一的,两者不冲突,但是其背后人才培养逻辑和人才能力结构完全不同。

也正是由于如此,考核老师教学水平,学校教学质量的标准从最终结果的升学率开始转向教学过程中的学生学习质量。升学率这个东西可以用非教育手段作假的,比如说生源大战,比如说押题等等。因为之前的应试教育只问结果,不问过程,所以这个过程中所造成的教育歧视,教育模式畸形反倒是成了一种仅限于道德要求不好明说,但是却成为理直气壮潜规则了。

在应试教育体制下不能说没有好老师,在任何时代都有好老师,但是从体制机制上来讲,我们并不生产好老师。好老师都是原生种,而不是时代体制机制量产创造出来的。当然,我们亦或者说时代的转变,好老师的评价标准也在发生变化,过去是好老师,现在也是好老师的是少数,过去是好老师,现在被评为不合格的会有很大一批。

而从教师职业化的角度,由于素质教育对于教师教学水平的精细化要求,相应的职业化标准,教师发展阶段,专业化能力要求等指标体系也就应运而生了。可以说过去升学率是主体,现在学生才真的变成了老师的主要负责对象。在视频当中,主要谈了几个方面,首先是教师职业发展阶段的能力提升路径,其次是教师职业能力构成,再就是能力评价标准。这一套东西在过去只靠最终升学考试的模式当中是没法细化的,因为学校和老师可以用各种非教学手段玩猫腻,学生也不是什么值得珍惜的对象。把学生分类,为了应付检查搞表演性的示范课,重复性的试卷练习,诸如此类都是由于教学目标粗放,教学过程缺少评估手段而导致的。

而职业化的起点,首先就是要围绕职业岗位的工作内容和工作流程进行梳理,对工作过程要点进行明确,而后才是指标和数据。粗放式的课堂所关注的要点很多时候都是以外部观察为核心的表演,老师声音是否洪亮,板书写的如何,学生回答是否积极。而细化的课堂会考虑学生课堂上的参与度,学情调查,当堂知识要点熟练程度的测试等。这些指标的发明,其实是对于课堂过程效率的实际要求。

从职业化发展过程来看,过去的教师职称评定,学科带头人考核往往是平面性的职级考试,行政化的政策指标。就好像高考一样,一个地区,一个学校好像就被分配了这么一些名额,假如缺少外部的比赛,评选,职称体系,似乎就成了简单的行政评选与摊派,成才这件事似乎就是老师一个人生阶段的任务,有了中高级职称,官位做到了教研主任,似乎也就到头了。发展的道路和发展的资源似乎都是外部性的刺激,而对于老师自身来说毫无意义。

但事实上,教师发展不仅可以被分为若干个阶段,若干个阶段所要求具备的能力与能承担的任务也是有明确标准的。这种职业发展级阶的作用不是为了搞新评选,而是帮助老师和校长引导和提供不同阶段的老师所需要成长的方向与资源。我个人来讲也从来不喜欢讨论年龄资历,虽然年龄资历确实有一定参照性。可是当我们面对大量具备一定社会职称,教龄也挺大,但就是动力不足,教学水平中等的老师,你无论是分配资源,还是调动工作,亦或者是搞一些教研活动,往往不能脱离他们,但是又从他们身上得不到太多的助益。而且这些老油条还很有可能在光环之下有一些有违师德的行为,带坏年轻教师。所以对教师发展阶段进行划分,从能力和责任的角度进行多层次的要求和界定,即是帮助教师们按统一标准照镜子,也是对老师的鞭策,而不是让很多人躺在历史中睡大觉。

教师的职业化前提,是整个教育体制机制的更新与变革。在无数对历史行为的总结中,提出了无数的新现象,新观念,新理论,新方法。又有无数个个案在逐渐尝试新方法之后,形成了一个一个较为成功的试点。当一个个局部性的试点成功之后,对这些局部成功的意义则又形成了全局性的判断和反思。反复无数次以后,才形成了新的教育体系和教育机制。

从历史发展的角度来讲,一个新体系的诞生,一定是先从无数个细节出发最后融汇到一起,在逐步形成的。但是从这些细节逐步融汇到一起,既需要无数的基层操作经验,还需要宏观的视野建构。假如这样一个体系是由一个人完成的,那么即便是这个人从走出校门就进入这个体系,那么等他到六七十岁能搞定,那也可以称之为历史上少有的天才人物。所以在现如今这个时代,数字化,网络化,体系化的时代,往往是在一个大系统的组织工程内,从宏观进行不断的调查,识别,汇集,融合,尝试,反思,最终形成汇集成一个新的体系。从这个角度来讲,认知,经验是不断的在一个庞大的集体人群内汇集和运动的。所谓的集体的智慧不是说大家每一个人能力都均等性的提供了力量,而是讲在一个体制机制下使得这些细微的发现与智慧以更精准的效率,更加快的速度,更庞大的规模运动,最后形成了概念,行动与新的制度。

在过去,我们认为制度就是特指一个组织内部的行为规范与标准化的行动流程。然而从现在来看,这种行为规范和行动流程背后,其实是蕴含着每一个个体的行为逻辑,行为目的在其背后的。新体系的建设最核心的几个节点就是优化旧有行为结果,转化行为逻辑内涵,变更新集体行为关系,最后形成新的发展制度。比起行为结果的辐射效应比对,从内部概念逻辑上的优化要来的更有效率一些。

我之前在大学的那些年,总感觉我把所有老师的知识学了以后进行凝练然后得出更优化的视角与答案自己就很牛逼了。但是走出校园以后会发现,除了理念的变化,还需要行为和组织体系的支撑。在折腾一段时间以后,又发现组织体系的构建又需要无数时间和资源的累计。这其中一环套一环,每一个点都需要无数的时间与资源才能累计。假如我一个人从从开始,每一环都需要无数的时间,等我老了都不一定能发挥出我最核心的优势的万分之一。但假如我是头脑,只要把吸收来的信息进行加工处理,再通过体系进行放大和传递,很多事就能在很快的时间内的到结果。这其实也就是个体对于整个体系的借势与互助过程。也就是说,我不必成为任何其他人,但是只要我设计的体制机制能调动所有人,那么我就可以借助他们的力量来发挥我的优势完成个人不可想象的任务。

因此,从今天的角度来说,设计体制机制的价值要高过我其他方面的追求,这也是我前一阵所说的对我来说最值钱的其实是在研发过程中和多个部门协调过程机制经验。因为这个东西是可以成几何倍数放大效应的。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