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猫外交官 的博客

 
 
 

日志

 
 
 
 

有关思想的声音  

2015-02-01 12:56: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几天我老妈为了参加北京的活动,来海淀看我。我们顺道就我想做的职业教育业务做了一个讨论。然后她又跟着我听了一个年会的讲座。回家的路上,在讨论到会议的筹办者当初跟我装逼说北大教育学院多么牛逼,教育圈的人脉我都没有,理论知识体系都是小学生,回想他们在年会上讨论的内容,无外乎就是从学习过程,学习方法这一分支进行了深入的讨论罢了。而另外一个分支,教育目的,教育功能,内容实用性这一角度对这些人来说似乎是思想空白,有些很简单的逻辑问题,都有些走的步履蹒跚,天南地北的神侃。在感慨明明我当初跟那人讨论的角度要更全面深入,结果这货跟我装逼之后也没有什么超出我预期的话题范围,却先入为主的把我鄙视一番,让我深感无奈,这世界上太多人管中窥豹的让人在交流时存在障碍。我老妈忽然来了一句,难道这世界上很多事都是所谓的英雄创造的理论来灌输给那些像木偶一样的普通人吗?她这个言论让我感觉有关这个问题,应该深入的讨论一下。有关思想的声音其实质是什么?
        我个人平时是一个无神论者,在很多时候虽然也谈论理想,但做事的时候还是比较现实的。前一阵虽然某老大兴师动众的开培训会讨论了精神对于物质的反作用力问题,强调精神对于物质现实的指导作用。然而对于很多人来说,其实是分辨不出来认知与行为之间的辩证关系的。思想来源于经验这不假,思想也来自于联想这也不假,然而这就好像大米来源于稻谷,可是却不等同于稻谷一样。思想这种东西就好比我们从矿山里采出来的矿石,这石头里可能含铁,但也含钼,含镍,可能含铜,但也含金,含其他东西。在古代当我们只识别铁的作用,工艺只能提取粗铁的时候,所有含铁的矿就都是铁矿。冶炼炼出较好的材料,往往也仅仅被分类为各地矿产的特性不同。等到了近代,对于化学元素的深入研究,才从原材料的特性入手,逐渐细化加工的工艺,最终产品供给的定性需求等等。
        这也就是说,思想虽然来源于经验,来源于我们对世界的各种想象和猜想,但在这些想象与猜想当中,能指导我们分辨,行动的那些规律性的经验和认识才能被称为有用的思想。而这些思想当中哪些对我们有价值,如何起到价值作用的,如何提炼这些价值,如何指导我们在生活当中的实践,这些问题,就好比我们在工业发展史过程当中所经历的演变过程一样,是逐渐发觉,总结,凝练并优化我们的行为效率,提升我们的产能效能的。
       从这个角度来讲,其实所谓的英雄是个筐,啥都能往里装。你从价值发现的角度入手可以称之为英雄,你从对价值理解与传播的角度也可以称之为英雄,你从价值规律提炼发掘,和指导我们把规律发展成新的实用生活方式的角度也可以称之为英雄。但是我们要细细分别,这个英雄在思想的脉络当中到底是从哪个环节入手被称之为英雄的。况且英雄也有能力大小之分,有的只是发觉了这一种经验现象,有的可能是不仅理解了这种现象,还提炼出了理论架设。有的在理论的基础上又提出了一个科学规律并指导了现实应用的发明创造。而从近代史来看,越是往古代看,这种发现,发觉和应用的时间轴就越长,可能是一两代人,也可能是几十代人。伽利略谈一个日心说到被平反就花了200年。而我们今天讨论点啥,放到网上可能几分钟就有人跳出来跟你展开论战。
        可见发现,发觉,发明,转化这个过程其实是从历史轨迹来看是相当漫长的,且在过往的历史中,只要一个人在一项重大发明之中能在这四个阶段占上一个,就可以名垂青史了。而在今天的社会中,可能一代人就能完成一个领域的重大革命革新。不得不说这是现代社会虽带给我们的福音,然而我们必须清楚能这样做的,其实毕竟还是站在这个时代风口浪尖上的少数人。绝大多数人其实都还处于一种惯性接受,惯性生存的被动状态之中。哪怕是那些号称有几十年经验,倚老卖老的老学究,其所研究的东西可能也只是一个领域当中的一大分支,对其他与之配合的关键领域处于视而不见的思维盲区状态。
       所以对于我老妈的这番让我有点好似遇到小白状态的言论,其实也从侧面代表着处于这个社会当中绝大多数人的认知状态,虽然并不都是像老油条一样自以为是,但是对于新生事物和比自己强大的东西有着天生的恐惧与戒备,而当你通过某种途径打破了这种态度,所迎来的又是另一种无条件的盲从与崇拜。从一个追求真理的角度而言,其实我对于这两种状态都充满了无奈,然而从有些人私利的目的来看,这又好像是一种简单易追求的理想乌托邦状态。在这些人看来似乎知识就代表特权,智慧就应该管理愚民,因此应该是少数的知识精英去管理和愚化大众。可其实从历史的发展脉络而言,知识与思想这种东西,都一定是从奇珍异宝的种子繁衍到如同大街上随处可见的野草一般随处可见。
        以我个人的情况而言,当我想根据我已经研究出来的成果找人商量跟我配合的时候,满大街都是些看不懂,听不懂我想干嘛,还自认牛逼的大款和知识分子。所以假如从知识的发展规律而言,它也并不是为统治而准备的控制性工具,只不过拥有它的人会比别人在做事的时候更加具备优势。这就好比在古埃及,会写字的人就能记录历史,能不依靠人的流动而实现物品的交接与交易一样。只不过从文字的发明,到它成为统治者普及的优势工具这一过程可能比我们知道有人使用文字的历史要更为久远和漫长。
        那么人的智慧是可以被灌输和操纵的吗?我想这个事情就好比吃饭一样,做个饼我们都知道首先要把各种粮食磨成粉面然后掺水做成糊状,然后撒粉裹起来,有的烤着吃,有的煎着吃,不一而足。这些都不能称之为灌输与操纵。从对饼的定义来讲,面粉和塑性的过程大家都是一样的,用什么烹饪手法也都不必在意太多。关键的问题是,你吃饼的面粉里掺的杂合面到底是有加成效应,还是掺进了让人拉肚子的相克之物,甚至是毒药,那么这个问题就很重要了。所谓思想指导行为,行为塑造人的经历与结果。假如一个人跟你说你肾虚,要吃百合枸杞这是根据你的情况对症下药,假如一个人给你说吃了这个杂面饼能包治百病,力大无穷,跟你比谁力气大,然后跟你说他也常吃这个所以才这么厉害,这是卖大力丸的。假如一个人听说你最近泡了个小蜜,结果夫妻生活不和谐,塞给你个小药丸,结果你吃了以后没两个月挂了,那么这个人没准是想谋财害命。
        从这个角度来讲,我认为所谓的灌输和操纵,从某种层面上并不是完全给你一种假的信息,而是就欺负你读的书少,在智商上压制你。面对同一个情况,假如A给你的是错的,难道B给你的就是对的吗?问题不在于你接受信息的途径,而是看你到底如何理解与处理信息。假如你脑袋里就默认为教育界所讨论的就是教育教学的知识传播过程,那么你就已经从教育家跌到教书匠的地位了。或许你研究的教学法很牛逼,让小孩子6岁学会三千汉字,可是这小孩学会了三千汉字以后能去干吗呢?以更快的速度考大学?然后比其他人更早的失业?这世界上很多的骗子,野心家并不是以谎言笼络大众的,而是因为他熟练的掌握这世界上绝大多数人的世界观与智商是如何简单的理解与衔接这个世界的。所以即使他展示出来的东西并是真的,但在绝大多数人的眼里他就是真的。
        而很多搞政治斗争,搞意识形态参透的人当中,很多蠢货总是在一些基本哲学逻辑问题上扯蛋,并不是因为他们自己蠢,而是因为我们国民的智商水平就这么蠢。我个人对这类人的态度是不屑的,因为这类人宣传得到赞许的原因是因为大众智商低,一旦搞更先进的政治理论教育普及,这些人的言论根本就保存不了太长时间。以发展应对落后这是屡试不爽的绝学。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在此之前我国国民角度对有些东西的理解甚至还不到这些层面,也算是东西南北风,最后都会政治启蒙痕迹的过程吧。
        然而还有一类麻烦,其实就是主权缺位的问题,比如说我国这些年官方睁眼说瞎话,站着官方的位置就自认为哪怕说的是谎话也等同于真理的这种无赖装。在我国之所以很多人对于信息获取方式和渠道有着先天质疑和不信任,一方面和他们的知识水平有关,另外一方面也确实是由于很多官方渠道不是议事的平台,而是为自己的行为和利益发生的单向宣传筒。人们不仅不依赖,还先天性的反对。从思想发展史的角度来讲,思想已经从渠道灌输转向了多维议事的过程。我们不能说多维议事的参与者就没有为了一己之私搞阴谋,耍阴招的人,但是从话语主权的角度来讲,人们没必要由于特权去应激性的对一个声音只抱有一种立场了。
        任何时代,任何时候,都会有人为了私欲,去鼓动,去造势,试图影响人们的行为为自己谋利。思想渠道的改变不会彻底消除这种病,但是它会提供给人们更多其他行为方式方法的可能性与便利。我们应该更加关注的问题是如何从系统化与历史进程的角度认清思想的作用和发展规律。而不是简单的把一些行为,一些现象认定为必然的结果。因为无知就是落后,落后就会被别人所操控。这就好比西班牙人到了美洲,没有亲自动手杀光原住民,却用欧洲人已经克服掉的天花,梅毒灭绝了他们。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