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猫外交官 的博客

 
 
 

日志

 
 
 
 

信仰的荣光  

2014-11-22 23:29: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不能选择自己的生,但是我们可以选择自己的死。
       这句话是前几天我在跟人讨论我生活的时候,说过的话。有人批判我前些日子写的那篇《出身与劫难》里抱怨父母,是不知感恩的不孝言论。但是我想说的是,一个人出生,一颗种子的发芽固然有一个源头,可是这种源头并不稀奇,你春天里洒下一把种子,虽然葡萄的种长不出西瓜,但是这葡萄芽能不能长成葡萄藤,能不能活到结出果实来,却也是需要园丁精心栽培的。越是种子越是命贱的原因在于,这样的种子太多了,这种子的成长与未来除了因为它是一株什么树的种子以外,能不能活到它长大的那天,会不会长歪,这些事却不是它的母体生下它的那一刻就加持祝福过的!
        所以,我在那篇文章里说到人之境遇确实是有高低贵贱之分,需要人去克服其所在环境的劫难,是没有错的。而人前半生的成长是离不开环境的束缚,父母对其影响的。中国有句俗话,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说的是人家传生存方式的影响的道理。中国还有一句俗传,叫做蛇修千年化蛟,蛟修千年化龙,说的其实也是卑贱之物需要经过千年的修炼才能成精,再修炼千年才能成神。讲的其实也是人从低级状态自发的向着高级状态转化之不易,而我就是这样的例子。
       我的成长过程当中是历经了常人不可想象的磨难的,有些没有像我那样经历那些苦难而成功的人,则把自己的境遇称之为幸运,认为我只是比较不幸罢了。是啊,这种终极的幸运或许可能就是某些屌丝所说的托生小能手吧。一个人的成长过程中假如生在富豪之家,又书香门第,又有商贾传承,那么他所经历的教育和眼界必然高人一等,一路走来也自然是天之骄子。反过来讲,我们有的人,可能从出生开始就卑贱异常亦或者是经历了常人所不可理解的劫难,这些劫难在绝大多数时候可能会让你死去,但更多的时候是让你的身心摧残,得不到成长中应有的养分,进而低人一等,往后差距越来愈大,变成了别样的人生。我们没法选择我们出生的境遇,以及我们早年经历的那些不可抵抗的经历和磨难,但是我可以选择承认这些劫难,克服这些不利的因素,作为怎样的人死去。
        其实所谓的苦难也是一种相对的概念与精神上的折磨。一个傻子每天有饼吃就很快乐了,一个有责任的父亲,却可能因为自己的孩子吃的不体面而感到自责。人们面对自己所生长的境遇一般会有两种基本的反应,第一是欣然接受而好不忧郁,第二种是感到难受而痛苦万分。我国文化中儒释道三派对于这两种状态都有各自的理解与判断。然而在我看来,这其中痛苦的来源在于认识到自己的卑贱,更是认识到这个世界有比自己所生存状态更好的光明。所以这痛苦就好像一个在黑暗的山洞中只能靠声音和触觉去理解与判断的人,忽然走出了山洞看见了太阳。这时人的第一反应是闭上眼睛,而后又尝试着睁开,这劫难的痛苦便如同这人眼睛初见光明时的感受吧。假如光明不存在,那黑暗其实就也不是那么恐怖和难以忍受了,可更多的人其实是责怪光而拥抱黑暗的,这就是这世上绝大多数人的状态,这就是这世上黑暗永存的原因,光明本不存在,光明对黑暗的刺激与恐怖如何让人去理解并接受光明。这也就是我对于某些人批判的回答了。
        今天我去参加一场有关在线教育的讲座的时候,遇到一个2011级北大的大四学生的嘉宾。2011级的北大学生,我对于某人的爱,我在那之后的痛苦与选择,让我对这一级的北大学生有别样的情怀。或者说我的事迹在那一级的学生口耳中也是有一些版本的说法的。那个嘉宾在我看来,可以说有着北大人那种独有的独立,幽默与情怀,当初我下决心喜欢的那个女孩身上也有那样的特质。然而结果却让我受伤不已。或许她拒绝了我选择了别人之后,又跟人家分手以后懂得了一些事情,或许依旧并不成熟,我不知道她具体的后续,两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那人说话的时候,似乎也有意无意的点了我一些什么,亦或者只是触动了我内心的一些波澜。 不过让我今天写这篇文章的主要原因却并不是怀旧,而是这人的某些态度当中的嚣张,勾起了我当初对那个事情大家各自理解的判断,让我站在今天对这事有了一个新的解答。因此,我想写出来,无论那女孩,那一届的学生,甚至其他人是否能看到,也算是我对这件事的一个新的告解与声张吧。
        我2008年到了北大,确实就好像一条游荡的狗一样,在这之后的四年里,我在北大学习了非常多的内容,也遇到了各种各样的人与事。有好的,也有坏的,等对于这些事如何让我成长,却是因为那些年我内心所受到的熏陶与理想做出的选择所构成的。虽然在我走的时候,我依旧不是北大人,我不是北大的学生,我引以为傲的,修炼了四年对某些学术领域的理解,所做的贡献在那时不仅没有得到相应的回报,连帮我获得最起码的尊重都得不到,在喜欢的女孩面前被当做流民一样被请到了保卫科去喝茶。那时我对我这四年所做的修炼,我对我自己的认知从内心最深处剥去了所有幻想的外衣,感受着我孤身一人苟活于世的恐怖与孤独。而这感受也是那女孩,那一级学子亲手教育我,让我知道的。
        我在认识,并决定喜欢这个女孩之前,其实内心对自己的现状也是有理解的,事实上也是迷茫,恐怖和逃避的。在我决定喜欢这个女孩那一刻,我决定鼓起所有的勇气去追求,其实也是抱着决心的,只是我那时内心仍有逃避,希望通过我在学术上的努力,完全不同于父母新的爱情方式,坚持下去,逃掉对我生活中所遭遇经历了的那些苦难的思虑,过往的事情再也不提,过新的人生。然而在那时的结果却是被打回了原形,可以说是我所面对的最残酷的现实的原形。甚至可以说,我修炼了那思念的结果,我本以为我练就了新的名望,社交圈子,去追求新的人生,可其实真正的结果是我修炼的本相是能承受住过去我所逃避一切现实的致命一击而不死去。
        今晚的那个嘉宾毫不掩饰他对于自己名校出身的优势与自豪,甚至可以说他的嚣张有点像是做给我看的骄傲。通过他的面目我似乎看到了两年前那个给我痛苦记忆女孩的本心。然而我不得不说,他们2011级的北大学生确实是优秀于常人的,否则我也不会关注,也不会认可,也不会去喜欢那样一个女孩。寻常的人在黑暗中看到光明可能会闭上眼睛,滚回黑暗的山洞中去,有的屌丝则可能会抱怨命运的不公,有的则可能不计一切代价的去抱大腿。当初我最后决定放弃继续追那个女孩的原因并不是因为我自尊受到了无法磨灭的伤痛而恨透了那个女孩,只是那时,我内心想到的是我家里父母姻缘的悲哀。我爹,一个农村的孩子,在国企里当个管消防安全的科员,我娘,被研究所当捧在手心里宝,他们两个相识相恋的故事剧情,其实并不是很复杂,可以说甚至有着一些标准的流氓强抢大小姐当压寨夫人成功的色彩,可惜结果却是无尽的痛苦与失望,甚至作为我这个婚姻里的结晶也是如此看待。我爱她爱的是她本身所展露出来的所有的那些我看中的优点,不带有任何功利交换的成分,是欣赏与爱护,当她那样对待我,把我打入现实的时候,其实我受伤更多的伤的是我对她的理解,对婚姻的期待,没有了对婚姻最纯真幸福的追求,那么假如我继续死缠烂打,就需要新的坚持的理由。而因为我爱她爱的纯粹,所以我认为我没有那样继续下去的理由,因此我放弃了。
        所以,我既没有滚回山洞当原始人,也有没有感叹命运,更没有别样的想法去抱她的大腿,我收拾行囊走出了校园,顶住所有的冷言冷语,以及社会上的各种复杂现象,去拼搏去奋斗。光明或许存在,但是它并不是一开始就存在于我们每个人的生活之中,光明是需要我们去发现,去勇敢,去奋斗才能存在的。我们生于黑暗之中,却忍受着变革的剧痛而去拥抱光明。假如这世界上有什么可以被成为信仰的话,我认为这个承受了一切痛苦而不放弃,主动把一切苦转化为可以接受和拥抱的光明的过程就可以称之为信仰。而当我们征服了这一切苦,自己享有了这人生中新的光明与甜美,散发出让他人敬仰,追随与效仿的影响力就可以称之为信仰的荣光!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