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猫外交官 的博客

 
 
 

日志

 
 
 
 

变革与生存  

2014-11-19 23:05: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参加了一个人大重阳学院的讲座,让我有了一些别样的感慨。演讲者叫做汤世生,是个实战派的老学究。从演讲内容来讲,应该说是学术和幽默兼而有之,也算是值得尊重的实战派吧。思路也算是能站在年轻人里新潮,又兼而有着实战派和学术派的那种理论的渊博与现实。不过我今天这篇文章想讲的核心内容倒不是他演讲的主题,而是在聆听他的演讲的时候,在思考我自己的经历与人生。
        我之前写的那篇《坚持学习的动力》其核心思想,主要是帮我自己论证与梳理我这一年来对上家公司的经历与态度。毕竟很多事我一开始是没有抱着任何城府与利益驱动的,但人与人之间到最后拼的更多是口才,对人有利的则是我们时候对事情看法所对我们自己起到的影响。因此需要论证一下我自己的判断思维,并梳理一下接下来的态度与行动。然而在今天听这位演讲者讲内容的时候,再结合我昨天写文章之前去创业俱乐部的思考,我想到了一个更早以前我的志向与经历的问题。那就是这篇文章的题目,变革与生存。
       应该说今天演讲的这位汤世生和我的逻辑思路非常的像,我们都是喜欢从历史脉络当中梳理历史的发展路径,并跟今天的时代发展做比较分析,然后分析今后的发展局势与可能性。我们对未来的看法也都多半从自己的便利性出发,会去设想未来各种行业的变化与解决问题的重点可能会有哪些。听他的演讲,就好像看到了过去的我,然而与过去的我所不同的是,如今的我在遭遇了这一年的实战折磨以后,也是要比过去看事情更加切入实际的现实了不少。比如说,对变革的看法。
       在这场演讲的问答环节,有很多人都把关注的重点放在未来变化的趋势,变化的方向,以及变化的时间上。这是学术派典型的判断思路。虽然这位汤先生也是做了一些对业界行为盲目性的批判,并对金融与互联网行业的变化发展做了大胆的推测,但是谈到变革过程的时候,也只能说说变革的时间长度,期待的变革方向,但具体的过程应该如何做,也是拿捏不好。然而在听他们讨论的时候,我却对我过去一年的工作中所发现的很多人性问题有了很多触动性的看法。
      比如说过去一年里让我感触最大的几个我在人事问题上的战略失误有以下几点:
      第一,我对其他人得能力的底下着实着急,并且毫不掩饰的表达出失望。这导致这些人发现我们之间本质差异是不可调和的,我们先天距离的疏远感就体现出来了。
      第二,我对于部门职能的理解过于幼稚,并不懂得如何保护自己的利益。这导致某些人可以联络上级专门为了保护自己,坑害我这样的职场小白,设计公司工作职能体系。
      第三,我对于部门人事话语权的和群众工作的经验太浅,只看工作不看利益。这导致后期其他人拉关系,联合坑我的时候,我的应变能力非常之弱。
     那么以上三点和变革有什么关系呢?重点在于变革往往是制度性的,而制度性的一般都会牵扯到战略,体制与利益等各个方面。前一阵有个92年的妹子跟我讲,年轻人就要有闯劲去创业,可是我跟她讲,我之前创业几次都折了,就是因为我在各个方面没有考虑到那么周全详细,导致各种门槛被坑。创业性的创新是从无到有的过程,我们可以按照我们自己的思路随意规划经营模式与路径,然而它一定要走一编流程,克服了其中各种预想中和预想不到的问题,走得通才能算是成功。因为我尝试了很多次,在发生发展过程当中遇到了很多不足,才思考要到大公司去多学习他们成功的经验,然后再创业。也就是说现行体系它还是有它成熟合理的一面的,起码它能活着,并且活到现在的规模。
       而当我们谈到创新的时候无非是两种情况,一种是改良现有的制度向更好的方向发展,另一种是从无到有的重新建设。从无到有的创业,我上面已经说了,经验不足的时候要跟那些做大做强的企业学习。而当我们想改良现有制度向更好方向发展的时候,则存在着更加复杂的问题。从我在工作中遇到的情况来看,这些失误就是我幼稚或者说不成熟的一些方面,最后导致这种不合变成了要么我屈服于我教别人如何创新,然后别人挖好坑我来跳,最后别人摘果子的算计,要么我走人自己单干的抉择。人都是自私的,我们既要承认那些不如我们的人这样行动的合理性,可是我们也要承认我们创新创造的目的,除了高大全的荣誉感以外,也是有最基本的获利的自私合理性存在的。假如承认前者而否认后者,那么所有人都会当混吃等死的寄生虫,没有人回去冲在前面挑大梁了。
       我们必须明白,任何工作中一定是有一个主导者去制定规则或者做领头羊带领其他人的。这种人与人能力与职能的差异造就了必然不平等的关系。这种关系的不协调结果要么是导致一拍两散,要么是一方屈从于另外一方的意志去改变。人民公社时期的大锅饭,导致大家消极怠工是一种极端,个体土地承包所有制,则是另外一种调和的方法。而当我们站在今天的成功基础上去努力改变现有体制去奋进的时候,其实情况也是一个道理,大锅饭造就了一批善于舞弄私权的官僚寄生虫,累死了领头羊。而当改变了所有制之后,我们所要面对的问题则是,任何改变都是会触动人的行为方式与生存利益的。一个人还需要通过教育与说服,假如是一个部门,甚至是几个部门,整个体系的转型与变化呢?这些人的变化与学习能力是被危机感所刺激出来的,他们只是因为鲶鱼效应的危机感而被鼓动,至于到底如何改变才是方向,其实他们从内心来讲是没有变化的动力的,因此他们只会去盲目的模仿他人所谓的优势,而不会改变自己原有的格局。
        我个人本心来讲其实是个行动派,但是因为闯的多了,吃亏也吃的足够多,也静下心来思考如何更加系统有效的进步与成长,毕竟人的资源是有限的,被生生逼成了谋略派。在创业圈子里我看到的是每一个成功者如何从无到有,以自己的创新和优势调节资源慢慢立足的。而在大公司里,则学习的是他们那些具有战略眼光的布局与思考。在创业圈里你只有尝试才能在试错中逐渐找到方向和自己应该关注的事情,而在大公司里,你只能学他们成功的经验,却不知道他们最初创业立足是如何成长到今天的。也就是说我们在行进过程中,创业看不清未来,打工看不清过去。而只有当你准确的能把握这些要素的本质的时候,你才能在社会中自由驾驭,引领变革。
        所以,创业是学习如何更好的生存的艺术,打工是学习如何更好的发展的艺术。当我们在打工与创业两者都真的走通以后,我们才有资格去谈论所谓的变革与未来。否则创业我们不能最大化的去利用资源而导致浪费,打工我们不能最有效的推行我们的政策为我们谋利。不会驾驭导致我们做不大,不会谋利导致我们做不久。这才是我今天所想要说的核心内容所在了。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