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猫外交官 的博客

 
 
 

日志

 
 
 
 

奖赏与合作  

2014-01-06 15:00: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几天一直在为到底是创业还是工作这件事纠结。当然这并不是某些笑话里面讲的,高中时候思考到底是上清华还是北大,结果高考的时候发现自己想多了的搞笑故事。因为这样的事情背后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实力问题,也不是一个单纯的资源富集型环境就一定能提高产出的关系,甚至也不是单纯的两者相加,有实力的人在资源富集的环境下就一定能提高产能出的关系。用某些人的话来讲,这叫所谓的生态环的问题!因此,也就有了我们今天这篇讨论环境与个体互动关系的文章。
    首先我们必须要分析一下常规环境当中的一些环境与人的互动状态。比如说在普通第二产业的加工制造类公司当中比较常见的现象就是标准化生产。因为标准化生产的核心考核机制是定产定额,扩大生产的同时降低人工支出成本,所以老板的用工机制基本上就是固定工作,按劳计酬。假如把这种工作放在上世纪初的个时代来看,所谓的市场自由竞争让劳动者在工厂主面前基本上是连生存权的议价能力都没有的,这是加工制造业的本质。虽然到了现代,我国体系对于社会最低保障,出口换外汇的机制让这种社会性问题在两种文明阶段的资源之差的效应替代了本来可能出现的同体系内市场竞争的残酷剥削。但是这并没有把这个问题根本性的解决掉。而原本处于落后地位的大量第三产业包括我国与工业化联系最紧密的科研院所是在特殊环境条件下以特殊机制才保存下来的,因此我国的第三产业基础本来就并非是建立在自然生长的机制中成长起来的。
    这其中当然也包括一大批吃皇粮,靠申报抢资金的研究单位。虽然在这一点上作为第三产业的研究机构似乎比那些第二甚至是第一产业的国有企业更加有必要性,但从历史发展的角度来说,这确实并不是什么长久之计。原因的逻辑其实和第二产业的逻辑相似。只不过第二产业是在产出的成本上自由竞争,而第三产业是反过来,靠当年各种科研经费的端口总额度进行攻关与切割。用足球界的话来讲,这种定额定产的方式最大的问题在于存在所谓的死亡之组。根据项目立项的入口选择不同,基金组织的地缘属性亦或者是其他资金属性不同,基金组织内部的控制评审机制分类,所导致的某几个非常强势的项目在同一个平台上竞争,导致一些项目本来实力不错,但是因为分组竞争的原因反而被pass了,而一些弱势项目在同等条件下反而获得了某些基金组织的相关资助。甚至在某些时候,这种机制导致了类似内控机制的学术霸权与垄断。
    当然,这种架构的最大问题就在于,开发速度慢,总量较小。有些专门靠申报项目吃饭的组织,在拿到资金以后,甚至就不管了,只要能应付一个所谓的年度科研审查,就能应付了事,而这这就是所谓的以资源分配为导向的立项科研制度的退出机制的漏洞问题。所以在我先前所讨论的开源机制当中,首先讲的第一个潜在逻辑在于,我们第一步要做的并不是资源切割,而是资源集聚。在立项环节最忌讳的就是先说你能通过什么途径,分到固定量的钱。因为这样入口,标准,预期回报,与行为目的就都锁定在相关组织当中,某一个相关人物的价值偏好上了。这样做的结果就是创意征集的行为成了某种取悦某些特定的个人或组织的选秀节目。在这种机制下,即使是有潜力的创意,往往先要取悦审查者,而不是思考如何把一个原形想法变成现实。再加上我国另外一个大鱼吃小鱼,垄断大过天的传统,即使是一些小公司搞出来某些成形的产品,在最早期也不敢声张,否则会被同行业的大鳄迅速兼并蚕食。这就是所谓的第三产业当中存在的绝对资源竞争导致效率低下的真相。
    这也就引申出我们今天文章的第一个标题:奖金。很显然这种以额定产的模式核心价值就是奖金,只不过花样就是什么时候给,怎么给,给多少的问题。形象一点比喻这就好像是一条吃多了的鳄鱼晒太阳的时候张开嘴让小鸟给自己剔牙的打赏。
    而在我上一篇文章写完,与这些互联网企业家互动了一段时间以后,则让我纠结的是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到底什么平台才能让我不屈才。咱虽然不能说是打遍天下无敌手,但是确实在某些方面的积累和准备是有一定实力的。虽然说在那个3W的互联网圈子里现在搞起来的都是这种我所说的开源氛围,但并不是每一家的天赋资源都让我感觉那么有意思。简单的打个比喻,同样是二维码技术,有的人就思考用它作为另一种信息标识来给各个商家做防伪商标,而有的人就能用它做新一代的信息交互工具。很显然防伪有很多手段,用不用二维码对他们来说就是个新鲜不新鲜的事,而用来当作信息交互工具,它既可以当作新一代名片的交互入口,也可以作为快递仓储管理的识别标签,那用途就大了去了。
    这也就是在新的逻辑思维下,我们所可能要面对的新的问题。当我们的资源氛围不再是以切割资本为核心的分配机制,而是以促进项目从概念到资源匹配的立项成长加速模式时,最核心的问题在于,一个平台到底能提供给这个创意的加速工具与发展空间到底是什么。在某些以第二产业模块服务模块化的企业来说,他们所能提供的主要服务就在于,简化某一环节的独立开发成本,降低同质资源的重复购置成本,进而提高研发集群的总体效能。虽然说确实是不错的东西,但是从某一个具体的应用来讲,这并不能构成一种直接对接的关系。或许一家做app的公司在需要做测试的时候会去找这样的专业测试公司能省一点成本。可是这并不可能构成一个创意应用做成一个app的核心成长动因。同样的道理,进入的渠道,生产环节的成本,编程层面的技术这些东西虽然都是让这样一个概念商品化的必然组成部分。但却还并不是让一个创意真正诞生的核心原因。
    真正的核心在于组模的模式。这就好比当我看中阿里云这家公司的技术潜力的时候,虽然我脑袋里有四五个领域的延伸应用产品,但是我会想我到底如何跟这家公司的技术对接。虽然这家公司的平台潜力极大,但是技术不是我的,钱不是我的,就算我真的想要把我的概念变成现实,也需要进一步跟这家公司的相关负责人对接。且和哪个负责人以什么样的形式对接?比如我自己积累的专精经验是从投资角度的立项入手,我也可以从他们技术部门的技术衔接入手,我必须先从一个角度切入,拿到了我整个概念计划所需要了解的资源配置情况,才好把一个初步的想法根据具体的资源情况变成可执行的商业计划,创业团队,亦或者是产品。可是当我跟他们的投资部对接的时候问我有创意,亦或者是能否加入他们做项目的时候,对方跟我说的是你要有产品和团队,亦或者做过投资。我说我做过工程类的招标立项行不行,对方说不行。而当我问阿里云的公司领导,我有创意,他们技术部跟和投资部在集团内的分工到底怎样的时候,对方跟我讲运营比技术要重要,集团关注的是生态环的建立。然后我说运营对盈利和后续发展空间的控制,以及投资从资本使用的介入我都知道,但是不知道集团里怎么定位生态环建立的部门与战略的时候,对方就没回复了。我估计是对方没听懂我想干嘛。
    组模这个事情的核心并不是在模式定好以后,团队人员定好,资金来源定好以后谈哪个平台能给我降低研发成本,甚至是提供资金。而是说怎样在找到一个对技术而言最有潜力的应用发展空间以后,利用这个平台进行相应的模式概念的开发。所以有些时候,即使是放下了担心大鱼吃小鱼的问题,也并不是一个像养猪一样的给猪提供足够好的生长环境,饲料充足亦或者是倡导生态养殖的问题。养猪就是为了吃肉,猪怎么长,需要补充什么营养素那是一万头猪也都是一个样子的。但是创意产业的开元组模却真的是一千个人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这真的不是一个简单的选种然后搞特色养殖的问题。
    这也就延伸出我们这篇文章的第二个标题:合作。合作并不是说单纯的保持财务上的独立性,人员自主性,然后互相扶持,大家在一起工作这么个简单的事情。我们要讲的开源合作不是打赏,不是简单的提高工作效率与降低成本,甚至是仅仅提供不定额资本渠道那么简单。合作与培养合作伙伴是一个比我们想象的要更加系统和重要的事情。是打工,还是写个商业计划书对这些大鳄来说,可能一个是要有具体岗位工作能力,一个是展示商业模式的差异。但是对我而言,之所以两者皆可,是因为这是我了解这个平台资源渠道。光靠一个座谈会你是没法光拿着一个概念就跑去跟人家谈合作的。那只能是等着打赏。
    所以,也是希望通过这篇文章,让大家在待人接物方面有个更深层的理解与转变吧。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