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猫外交官 的博客

 
 
 

日志

 
 
 
 

正与负  

2013-07-20 21:24: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下午一时兴起,跑去中关村e世界打太鼓达人,结果发现游戏厅倒闭了。没办法,我只好团购游戏币,去了西单地下的酷虎电玩城。结果发现那里正在举行比赛。虽然比赛搞得有声有色,但是总感觉是被可以安排的,一帮打鬼10的大神,初赛竟然比鬼8和鬼6的曲子,竟然还不能全连。听说我半年没打了,还在赛制上做修改,从淘汰赛改成了大排名。从他们的言行来看,对我的记忆主要还停留在两年前比赛的时候,我刚过鬼8全连的阶段。所以首先排除了,这些人跟最近尾随我的另外一群人是一伙的可能性。

     有鉴于我今年前半年以来,所遭遇的各种苦逼经历。总感觉无论是最近在民生银行最后的遭遇,还是在吉运集团的面试,还有今天下午的经历。那是截然不同的反差。同类型的差异感与似曾相识的感觉太过明显了。于是我脑袋里从比赛的事情,想到了另外一件事。那就是到底有多大范围上,我的行动和遭遇是被刻意控制的。以及这种控制的意图和对我的影响到底是什么?最后我在神游中领悟出一种全新的对世界的理解来。
      这种理解首先起源于今天下午我对整个活动的感觉,以及在我遭遇萧萧以前,谁也不鸟的持续三年状态当中所对抗的那种力量。猎奇一点说就是我在抵御正力量。朴素一点说,就是我在抵御集聚与同化的力量。或许这超乎通常人对正力量的理解。认为正力量是一种向好的东西。可是其实在我脑袋里,所谓的正力量是一种集聚的趋势。物质集聚的最高形态就是黑洞。而人集聚的最高形态就是被同化。而同化的最高形态就是所有的差异消失,不分彼此,不分你我,不分对错,不分感知,不分一切。所有的东西都是一。
     这种正集聚的趋势是集聚力量的来源。可是它的终极却是丧失所有的感知和自我。因此当初在我遇到类似能被察觉出来的氛围时,我就相对的保持一种距离感。比如说当年我第一次参加太鼓达人的比赛,是被朋友拉去充数的。那会就见识了各种大神。因为那会我一直不说话,看起来很胸有成竹,可是真上场了,除了比另外一个选手在鬼8的曲子上打得稳以外,在高等级曲目前面,毫无还手之力。后来我就连比赛都没完,就走了。因为我自认为跟这些大神比实在是差距太大。跟他们比,我并不足够的努力去练习这个东西。
     这些感觉是我当时就有很直观的判断的。但是这并不是说我因为挫败感,而导致跟那些大神保持距离,甚至对他们的数次邀请都置之不理。真正的原因在于,我对玩太鼓达人这个事情,并不着急,也并没有求胜之心,也没有任何功利的想法。跟这些大神在一起,最大的问题并不是我自愧见拙。而是我并不像被他们的那种竞争意识拉着跑,而拼命的为了跟随他们的脚步去在这个休闲活动上花费超过我本来预期的精力。我热爱这项运动,就是为了休闲,而不是把它变成职业,或者一种与人沟通的手段。
     所以,今天下午无论是他们提到的奖品,设置的简单曲目,甚至是赛制的改变,对手的设计,甚至是旧事重提的激将,都没有让我决定去下场比赛。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我感觉到了这种被同化的正力量太过强烈了。要知道,假如一个黑洞靠近了一颗行星,行星是很容易就被黑洞拉进去吸收掉的。假如我因为他们所提供的这些东西任何一项所带动,表面上是被他们接纳,大家其乐融融。可是结果就是我要因为这种感觉,而不断地去花费更多精力来提升自己的技能,只是为了能与他们齐平。
    之前我曾经提到过,有个朋友说洗脑的问题,结果导致我悲哀的声明说,我宁愿放弃所有基本需求以外的那些衍生出来的欲望。回归最本源的自我,找一个小城市享受自己应该享有的一生。并说我过去的生活是一种狂信徒的生活。其实说的就是,我虽然在太鼓达人这项运动上没有被套牢,但是却在大学里,因为对学术的狂热,而进入了那样一个不可自拔的状态,而丧失的对我生活其他方面的控制与追求的能力。这也就是为什么,我要抵挡正力量的原因。因为正力量集聚的极端,就是被同化到没有自我感知,自我行为能力的状态。
     有正力量的集聚,那么就有一种相应的负力量存在。也就是说因为离散而异化的力量。比如说我从去年年中开始到今年六月份为止这段时间的经历。应该说就是悲惨的被负力量所主导。各种被欺骗,掠夺,付出之后被冷血的抛弃和利用。这些遭遇归咎原因,就是在那段时间跟我接触的人,打心眼里就认为我们是有差异的。这种差异之大,大到什么程度呢?简单地例子就能说明,我妈给我钱花,陌生人不会。陌生人不单不会给我钱花,还会想尽办法让我出钱出力给他们白干活,压榨我到最后一滴血。因为我们是不同的,不相干的个体。
     或许从表面上来看,很多人认为这样的经历实在是不足取。可是假如跟正力量的集聚相比较。负力量虽然因为离散,而导致每个人各自为政,为了自己的利益和需求尽可能的去掠夺别人和以备不时之需。可是它却是差异化的来源,是无限可能性的根基。举个最简单的例子。计划经济的大锅饭,就是在分配上绝对的同化。最终的结果就是没有人干活,组织高度同质,效率低下。而改制市场经济以后,各自按劳分配。充分的激活了个体行为的积极性。才有了今天的富饶生活。
       从以上的例子来看,很多人就会想到一个问题。那么到底是正力量好呢?还是负力量好。到底怎么分一个大小王?如何合理的配置与处理这两种力量的关系为佳?在我思考了半天以后发现,其实关键不是这两种力量的较量到底谁占大头,或者谁干掉谁的关系。负力量用离散的方式作为背景,提供了无限的可能空间,而正力量在这种背景下才有了合理的运动空间。问题是,在落实到我们每个人头上的时候,我们每个人对于生活当中的集聚和离散到底应该怎么应对呢?如何选择呢?
     我认为关键不在于在这两种力量之间,做一个选择。因为我们每个人生存在这个世界当中,每天面对这个世界,无论是自己还是面对的每个人。我们身上的个性都是因为社会的差异和互相的染色而构成的。更重要的是,我们身上往往同时具有这两种力,只不过因为我们各自性格所塑造的质量不同,对应不同的人时,所展示出来的应力表现不一样罢了。那么什么是我们面对这个世界有迹可循的道理呢?我的答案是通道。
     所谓我的答案是通道,并不是说我说的话是一条指明方向的路。而是说我们作为独立的个体,并不需要因为各自质量的不同,因应力而非要集聚到同化,或者离散到毫无关系。而是通过和特定人建立起一种固定关系,来稳定各自的位置。比如说商业往来,就需要银行来提供结算服务降低交易的协商成本。这不指包括议价问题,也包括结算过程当中预防各种陷阱或者意外的不诚信风险问题。银行就是商户与商户之间的诚信通道。是复杂商业往来的基础。
     再比如我周五面试的吉运集团。它们最早是做运输煤炭业务起家。最开始都是亲属关系,所以大家都比较守规矩局。后来公司做大了,就开始有社会上的司机在运输过程当中,以次充好,偷煤的现象。假如只是对这些已经被发现的司机进行处罚,杀鸡给猴看,再教育能杜绝类似的事情吗?我想是很难的。所以他们公司想出一个办法。那就是让司机直接跟客户签订承运协议。自己承担承运货物的风险。在这里,所谓通道,就是通过变更与设置司机,公司和客户的关系,来治理,固话与调整各方的力量博弈与行为特征。
     这种通道所体现出来的力量,就不仅仅是人与人之间的桥梁作用。而是一种通过原子和电子之间的结构来改变物质的元素属性的作用了。所以我更喜欢称其为规则的根基,或者说就是规则本身。所谓世界的存在无外乎就是如此。那么接下来的问题就来了,到底谁控制规则,规则到底是否能改变呢?答案是,规则是物质存在的基础,规则确实是可以改变的。而且改变的结果威力极大。原子弹所追求的核裂变就是这个层级的破坏性规则断裂导致的结果。
     事实上,我们人体本身就是非常复杂的元素,细胞,器官多个层次,不同差异的要素之间按照复杂的规则所衍生出来的产物。我们的社会其实也是如此。而事实上,规则也是还会更新与衰老的。而规则的更新与衰老,也就代表着人,社会,甚至我们崇拜的至高的神的新生与死亡。任何新的事物都是在经历了旧有事物无数次冲刷与洗礼下,继承与改造而得来的产物。那么变化到底从何而来呢?从宏观的角度来讲,数学界的一个分支,混沌学认为,是无数的偶然在数时代积累的放大效应以后所得来的产物。
     从微观的角度来讲,其实就是在不受现有规则束缚以外的变数所带来的变化的放大的结果。说起来很容易,但是这个非常的难。就好像假如把水银的电子摘去一个就可以变成黄金一样难。要知道万事万物都是根据现有的规则框架被束缚的。一旦脱离现有的结构,所面对的就是正负力对其直接的冲刷。从概率上讲,这就好像等土壤里的重金属成分自动衰变一样。所以这种人为的变数想要可控,必须是在我们能操纵的物质层级,比如说畜牧业和种植业的品种培育层级是可能的。且这是一种概率放大的人工选择。
     假如从原子级想要等待这种情况发生或者人为干预。就必须是一个能在打破已有原子结构的前提下,让电子不受正负力的影响有选择的移动。这其实是非常难以操作的事情。因为没有工具能干扰到这个层级的规则变化。相对而言,在人类社会当中,这种调拨就显得相当容易,也可以被设计与操控了。事实上,我上面举的吉运集团从一开始的运输业,逐渐通过责权转型,最后就进化到了以融资租凭为业务核心竞争力的金融集团。在我看来,他们企业的成长过程,就是产业结构进化,从分子级的改变所导致的性质上的变更。
     当然,这样企业的进化,还是有一些宏观的概率属性的。毕竟绝大多数企业都没有走到它这一步。而且,这家企业的一些管理者所执行的业务思路也受到过去企业成长的经历影响,认为在融资租凭领域凭借这种工具的驾驭,只要找一个相关领域的职业经理人,就能很快的把一个领域的业务做起来。比如他们跟农业联社,中国一建等公司都有这样的战略合作。从这种金融工具的适用性与意义来讲这种方向是对的。但合作方式和进入与退出方式,利润分成算法可能会有很多不同。进而导致在不同领域的战略部署也会有差异。
     而这些问题,都不是一个从其他领域跳槽的职业经理人,带着一帮原来的弟兄,但是靠市场资源和原有的行业经验就能简单换算成战略计划与年终财物报表上的成绩单的。吉运集团从规模扩大到第一次改制开始,并走到今天,用了最少15年以上的时间。每二到三年就发现并处理一些相关的行业问题。虽然最后融资租凭这种分子级别的金融模式被探索出来了,但在进入不同的行业时,细胞级别的设计机制,就是再神,总还是要有一个设计过程的吧。而这些似乎对这些人来说,都不是啥大问题。
     当然,换个角度来讲,咱阅历跟这些干了将近30年的人相比,那是浅多了。我在第一轮面试的时候,对于他们处理不能按时还款的汽车处理机制的漏洞问题所提出的质问,在后来我通过其他渠道了解发现,其实这类工程机械往往是消耗品。司机往往是因为同城和业务而采购机械。而不是我通常理解的靠着这样一台机械发家致富这么简单。所以我对行业阅历理解浅而导致的对他们业务机制漏洞的推算存在理解上的误差确实是存在的。我甚至都感觉,被叫去面试都是后面有人安排了。谁知道呢?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