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猫外交官 的博客

 
 
 

日志

 
 
 
 

从宏观经济角度来讲的职业含义  

2013-06-02 19:27: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貌似有些人对我所讲的财务有些错误的理解。我所讲的财务并非单纯的是一个组织内部的管账。虽然公司财务确实有它的行业规矩,但这个时代对财务管理所要求的潜规则,更多的是对付审查机构所指的做假账这样的潜规则问题。而我所指的灵活财务,其实是讲如何做到职业的业务收入能在整个链条当中确实受到保护的问题。
      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一个司机从矿场拉一车煤到电厂交付,假如平稳的运过去是40吨的话,那么用制动轮受力,慢慢的压过地秤,就可以多承重2吨4吨左右。假如一吨煤交付价格是600元。那么司机这一个抬制动轮的动作,就可以净赚1200百元。假如你不会这招呢?那么这钱就拿不到。 当然,单看这样一个例子,很多人似乎认为这就是逃过检测的小花招。可是假如从运输行业的大局来讲,这并非是投机取巧。
        我们再举一个清朝时期漕运的例子。漕运找老百姓交的是米,但是米质有好有坏。而朝廷的制度上所要求的只是一个总量,且其中只是对贵族用的大米白面有一个质地上的差要求。但地方上对征收的大米品质却可以在总体上分很多品级。这样大米品质上的差异,就可以有油头可收。且也就有了官家所谓的代理购粮,代理报批的游戏。这些多出来的粮食就完全被官家盘剥了么?并不是的,这些多出来的米有一部分进了官家的腰包,还有一部分其实是用作运输费来处理的 。虽然在清朝,漕运的各个地段有各自的运输帮派,但这些帮派也仅仅是那些核心负责协助官家管理漕运事物的管理层。真正负责运输,查收的还另有具体的人负责。每年这些跑运输的,除了表面上的那些支持以外,最大的收获就在于对运输的粮食的检验和查收环节做游戏。米的品质,米的数量等等问题上做文章。
        最开始我在阅读这段历史资料的时候,跟很多人一样,也认为漕运系统跟海运系统相比,这里面的游戏太多。但其实海运系统也并不清净,同样的游戏在海运局也存在。只不过海运系统运输过程当中所需要调动的人数不像漕运系统那样,每一艘船都需要人工拉船。又因为海运系统交通较为便利不会出现漕运那样的挤占河道而出现运输的档期问题。所以海运局才相对漕运有效率上的优势。
         在其他方面,类似大米品质,业务代办的游戏其实一样都没落下。那么到底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问题呢?关键就在于,一个经济链条的财物预算方式不健全,所以每一个具体负责必要环节的职业分工,都必须通过自己所负责的技术节点,用一些方式变相的保证自己的生存经费。清朝时期的监丁,船长等角色都是有其自己的职业传承的。这些职业的传承关键并非那些如何辨别大米品质,如何找下手拉船这样表面的职业技术门槛上。而是在于每一个职业,都会通过自己的技术环节,向上家或者下家要那个份子钱。因为漕运是一个季节性很强的工作,所以要么这些人是做兼职,要么是要每年靠这么一个季度的运输活动赚取他们全年的收入报酬。 根据历史资料和职业发展规划的角度来讲,这些人的职业特性往往更倾向于后者,通过漕运赚取全年的生活收入。
       在明朝有一个很有意思的例子,当粮仓的管理员是个肥差。按照南方两季或者三季水稻的种法,粮仓的夏粮往往总是收不齐的。而往年的粮仓管理者是用夏粮收不齐的差额放贷,用秋粮多征收的粮食补齐,从中再多收补足差额。利用验收的权力向农民放贷的利息就是粮仓官员的肥差利润所在 。有一个地方的富商花大价钱捐了这样一个官。但是由于这个富商不懂这个游戏,又因为他是花大价钱把前任挤走的。因此前任走的时候并没有告诉他这个门道。结果等到当年夏粮收缴的时候,这个富商全家举债也买不到足够验收的粮食,结果竟然投井自尽。
       所以我们在这里所说的财物制度的灵活,是从两个方面来讲的的。第一个方面是指专业化的同时必然跟进的是人的生存周期的财务补给,而不是现用现给钱的即时价值。第二个方面是指工作运营当中的周期性所带来的财务审查的变通。很多计划的最终要求是全年的排产产出,但在某些时间点的审查可能并不能完全契合数学平均化的计划进度。而生活在现实当中的专业化的个体,虽然是同样的工种,但可能因为他们所加入的经济体有很大差异,就会出现所谓的财务僵化的问题。
       同样是司机,参与到类似漕运这样的大的国家经济运作当中的个体,可能通过这些猫腻赚取他全年的收入。而独立跑运输的司机,就可能面临运输淡季和旺季的周期性工作量与利润变化 导致他大赚或者朝不保夕。甚至,那些承揽业务较少的司机,可能会因为自己承运所涉及的业务种类较少,导致在那些周期性的淡旺季运输工作当中,也会因为市场竞争的原因,失去价格竞争力而无法生存。这些问题的存在并非是单纯的腐败,而是宏观经济运作的僵化和不紧密所导致的必然结果。而不是单纯的在某一个时间点上的市场价格竞争所讨论的效率与价格直接挂钩的问题。
        所以,这是一个职业生存规划和财务双重运作的问题。大组织的僵化是以全年平均价值来定某一岗位的月平均报酬。这一方式虽然稳定,但是却忽视了职业内在的能动性。那些不善于找业务的人,往往非常乐意组织给予自己的技能定一个牌价。但是还有很多人则不满足于这种死工资。这就是改革开放初期事业单位当中心思活络的人跑去干私活的原因。当然在后来的数十年当中,我们的大型国企针对这种情况,进行了产业垄断政策,将那些具具备强周期性的职业工作垄断在一个集团内部来进行分配。通过垄断产业业务的方式来增加国企内部人均生产率和职业保障。可是这种方式就好像当年的清朝漕运一样,治标不治本。
        89年的官倒运动,从小的方面是权力官员的腐败。往大了说,其实是计划经济松绑以后的一种半死不活的变通。把工作通过指定和批条的方式限制在被指定的企业内部流通。结果出现了严重的通货膨胀和双轨制剪刀差。 从这个角度来讲,市场经济其实也并不是一个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因为现有的自由主义吹捧者,对于市场竞争的解读往往并不考虑经济的周期性运作规律,而仅仅是关注与某一个时间点上需求和价格之间的竞争平衡。而事实上,市场运作并不是时间点的连续,而是有周期性规律的运行系统。 
       也正是因为基于这种对职业性工作特点的观察,所以我才发现,现有的经济运作体系,从企业的组织形态到企业间的业务运作方式,都存在着极多可以改良的问题。而这些问题都绝非是某一个行业才存在的弊病。而是整个经济运行制度当中因为运行方式存在某种粗放性才存在的必然结果。我所指的财务制度的灵活,所指的并非是一个公司内部的财务制度的灵活那么简单。它是指整个国家经济体的内部运作形态,职业和职业之间的一种财务对接和业务安排。接着才是所谓的法律制度对这一问题的规定和保护。至于这个职业是一个员工还是一个专业化的企业,那是都有可能的。而不是单纯的讨论一个企业或者几个企业之间单纯财务结算上的问题而已那么简单。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