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猫外交官 的博客

 
 
 

日志

 
 
 
 

看与说,文化与创意的关系  

2013-04-20 17:01: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虽然过了很长时间,但是我却对游戏这个事情依然兴趣不减。不过在我加入到编辑这个行业以后,眼睛里所看到的东西与视野开始产生了跟以往不同的变化。今天我出去买了一本《游戏机实用技术》它的正面封面是第321期。但是背面却印着《游戏人》3012.4月刊。我本来以为是这本书给其他杂志做广告。但是后来我发现,貌似这是一本书,两个刊名。再加上貌似最近我买这本书始终是19.80元。而我记得去年的时候,这本杂志的售价时而12元,时而16元,有反复波动。仔细研究一下这期的内容我发现,原来这是一本书两个刊。或者说这本杂志应该是兼并了另外一本。因为编辑部的规模增大了,所以提价之后的那6.80元应该是给另外那个编辑部人员的额外开支。

  《游戏机实用技术》这本书我看了很多年了,但一直是间断着买,原因是因为自己过了买这种杂志看攻略的阶段了。也并不是对业界最近出了什么新游戏感兴趣了。因此就是闲着无聊的时候顺便搭着买一本路上看。但是这个月这期,在《游戏人》这个封面上所做的几个游戏工作室的访谈策划让我感觉确实物有所值。于是我发现了这样一个有意思的现象。一本杂志兼并另外一本杂志,竟然可以用来改良其原有的杂志风格,甚至提升了杂志的档次。

  这种合并不仅是两个杂志编辑部的合并,同时也是两本杂志市场的融合。一本有了一定年头的杂志,往往会遇到这样的困境。比如说一个类似像我这样的读者,从小时候特别爱游戏,从这样一本介绍攻略,插科打诨,谈一下游戏发布情报的杂志开始系统的了解游戏。后来随和年龄的增长,无论是对游戏的情节,用途和兴趣等各个方面都开始出现了兴趣上的退化。到最后出了偶尔买一本怀念一下以外,基本上就不在看这本杂志了。对于这本杂志来说,这就代表着每年都要通过发行渠道不断地吸收新的读者,但与此同时每年又同样面对着大批读者兴趣的退化而流失。

  我看了下《游戏人》这个编辑部的几篇文章,写的相当不错。可以说让我从游戏工作室的角度了解了外国国际上的文化产业发展,运作模式以及团队运作的理念经验等等不曾想象的东西。其文章水平可以说是游戏行业通俗易懂,但堪称学术期刊等级的文章。但是,假如我是一个一般读者,让我因为游戏的原因,去买这样一本杂志,说实话不太可能。首先是我不会了解这本杂志,其次我并不是做游戏的,虽然其中的道理可以触类旁通,但是从接受这样一本杂志的目的来看,它的受众范围太小了。

  可是当这两本杂志的编辑部合二为一的时候,我却发现,我竟然很期待去买下一期。而不是过去那样的认为可买可不买了。这种杂志与杂志的合并,可以说就是一种资源和文化的整合与再塑造。于是,我就想到了有关我国新闻出版部门对于出版物的种种限制与法规。假如这两本杂志都有自己的刊号,那么这种合并行为,很显然就是从行政资源上的浪费。一个刊号现在申请可是很难得!会有谁想到通过合并杂志,来提升品位?这就是所谓制度上的不接受创意和合作的一个方面。

   除此之外,通过这期杂志当中对于游戏工作室的工作方式,与外部其他机构的衔接,与内部团队的合作方式的各种举例。让我感觉到,一个文化产品的生产,从一个理念的讨论,到对细节的描绘,再到整个游戏的制作流程等等方面竟然有那么多的玩法!这些东西是过去的我站在文化产业外看的时候所不曾理解与体会的。

  国际上具备一定竞争力的游戏公司团队在制作一个可以算的上是品牌的作品的时候,往往这一个企划在研究如何用一个理念来集结人们对它的认知与关注,就可能要花上几年的时间。比如说有一篇文章当中讨论最新发行的《古墓丽影9》,整个团队在确定用生存的概念来展示这个游戏全面的主题场景的时候就用了一年多的时间。从角色的到配角,到敌人所围绕着描述这样一个主题。再到对每一个DEOM场景的刻画。这是一个将近百人的团队,制作了好几年才使得一部作品从古董走向了品牌的新生。

  我之所以特别提到这段内容的原因,是因为从这个例子走出来,在回身看我所在的图书工作室的时候。人们相互之间的嫉妒,猜忌,竞争竟然如此的激烈,甚至到了即使是老板,也只能找出同事之间的合作关系,是拿出高的稿费投资给写文字功夫的好的人而已。那个在私下里始终看我不顺眼的策划,文笔虽然好,但是他干的活毕竟是策划,不是写手。即使是前一阵我思考到一本书文章的表达方式对于锁定读者的定位都要比他给我的策划案所提供的概念和信息来得多。

  也就是说,本来我们应该是各负其责,不同的人做不同的事。本来策划高人一等的地方就在于他比写手更有对一本书的理念与对读者定位的准确把握有敏感度,因此能在做大量策划案的同时提供给很多个写手这样的理念而展现其价值。但现在这货却因为嫉妒我前一阵表现出撰稿速度快而感到压力非凡,大玩各种办公室政治。即使是我认识到我所写的文章对读者理解上的定位有偏差,需要作调整,因此而放慢脚步的时候。这个策划也忍不住要对我冷嘲热讽一番。

  于是我就在想,类似我们办公室这个策划的行为与态度我见得太多了。过去我一直怀疑是我的性格过于锋芒毕露所致。但是通过对上述杂志文章的分析以后,我认为并不是我做错了什么而引起周围人的紧张。而是中国的这个文化氛围,从上学开始,就提倡内斗,而不提倡合作。

  我记得从我上小学的第一年开始,对于六七岁的孩子,老师的要求是把手背过去,然后按照所谓的优秀或者顽劣分配座位。这种中国式的以权威和秩序为表皮,而强调在有限的空间和活动范围内通过竞争的方式来获得话语权,在到达高中面临高考的时候则体现到了顶峰。所以,在这样的教育制度下,所培养出来的人,讲究的是用权谋,秩序和惩罚来约束人的行为。这种制度一面提倡丛林法则,一面又极端的约束人的行为与创造力体现。只强调个体因为优秀而受到提拔,而不讲究做大事要分工合作与分享。

  本来是高我一等,应该不断地提供优秀的策划案,作为我的上级与我分享他的成功的人。却因为看到我停滞不前,而乐到不能自抑的讥讽我。在看到我突飞猛进,即使做得事情跟他并不冲突的时候也会感到压力与忐忑的这么一个人。而这种现象在整个中国无处不在的这么一个情况。我只能认为,这是我们的文化的弊端。中国之强调权威式的圣人,却不曾讨论过与人分享的好处。人们崇拜并不是因为祈祷和认同有人比所有人都强是好事,而是因为他们被这种文化氛围所牵制,只能把最高追求定义为个人的最大成功。

  假如说中国的文化制度需要改什么的话,我认为需要改的核心就是这种从小到大就对人像犯人一样的管束,却又与此同时强调所谓品德高尚的圣人。其实不用品德高尚,人们是因为制度的原因,而不得不把目光放在至高的一个理想伟人的身上,他们其实崇拜的是掌握秩序的权威。这才是中国现代文化制度的最大悲哀。

  所以在政府那套官本位制度的逻辑下,强调的永远是个人的成功。而在自由开放的市场环境中,虽然也引入了不少的外国文化氛围,但在与这种本土文化氛围下,却很难真正的改变中国现代文化的风气。历史有传统,有文献。但是最重要的却是当代人对于文献与传统的现代解读。而现代中国人对自由的解读就是代表着无序的混乱与争斗。可其实他们不知道开放言论并不等同于文化上的自由。在市场看起来说什么的都有,但其实绝大多数人的逻辑依旧是内斗,竞争,阴谋论这些本土文化所侵染出来的陋习。流于形式,而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解放可言。事实上对这种用秩序不断地约束资源和行为,提倡有限空间的合理竞争始终在越演越烈。从来就没有看到有主流媒体谈论过真正意义上的自由开放与合作的。用的是自由主义的皮,做得还是秩序和暗箱操作的事。

  工作室的老板花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也没扳过来那个策划的小心眼。反倒是因为我遇到了变化性的停顿,而一下子又让那个自以为抓到了话语权的策划越发的嚣张,认为自己有理由看轻我,遏制我了,说不定他还因此感到了所谓的政治与权力的快感。可其实在我看来,这样甚至都不是他个人的问题,而是这个国家的文化所体现的问题了。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