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猫外交官 的博客

 
 
 

日志

 
 
 
 

信誉的价格与利益  

2013-12-05 23:49: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回东北调研让我一下子从过去的嘴炮与迷茫变得现实很多。我曾经做的最早的一份工作,就是项目的前期筹备。以至于后来一连串的事情加总到一起,不知不觉当中发现在这条路上已经走出了很远。但是今天让我决心写这篇文章的直接出发点,却是网上一篇有关讨论铁道部近二十年来发展的文章,看完之后感慨良多。记得今年早一些时候,我曾经吐槽跨国铁路的战略价值,运营利益,以及管理方法。而当今天我看完那篇文章的时候,才发现原来我曾经看到过的管理问题,原来人家早在二十年前就在面对与研究了。而当我看到这篇文章的结尾时,我想我确实应该说点什么。所以就有了今天的题目。
        话说铁道系统是以一种比汽车和飞机运输成本先对较低的国家运输的动脉。它和其他运输工具最大的不同在于,它的规模优势所带来的低成本运营要比其他任何一种交通工具都要廉价。但是这种规模优势的体现却是一个非常复杂而立体的事情。我记得我在吉运集团的时候,有人跟我聊过有关汽车商品运输取代铁路商品运输的成本核算问题。当时那个负责招聘我的人跟我讲,当年河北井陉的煤矿局有自己的铁路专线,但是因为铁路运输是各管一段,所以货物每到一个货运站就要卸车然后用下一个铁路局的车。所以在来回装卸的过程当中,时间,损耗,人工加在一起的成本导致铁路运输不如公路运输。再比如文章当中指出货运与客运分离的改革,火车数次提速的技术装备,投资建设以及安全问题等等。这其中每一项都代表着铁路运行效率的提升,代表着国家经济综合实力的提升。
        在过去很长时间里,我总认为钱不是问题,管理才是核心问题。但是后来发现管理是蓝图,钱是底气。所谓底气是说你做事说话有人信,所谓蓝图是你的计划你做的事根据什么样的目的去建设,指导着你一生行为的目标。在90年代以前,中国的铁路网是既没有底气,也没有蓝图。铁道部的管理更是根据地缘经济存在着各管一段,各自为政的效率低下的弊端。它的第一次改革核心是在管理上提升效率,然后是在装备上提升速度,最后开拓了中国铁路跨越式发展的蓝图建设。
       在我短短的几年做过的三四个不全面的项目经验来看,做项目首先要有针对当下一个地域或者一个国家行业发展的基础了解。然后针对这个行业的技术特点分析与寻找可能抓住的必要竞争要素,再就是测量运行成本。最后制定项目整体规划,并分步执行。但技术问题其实并不是一个单纯的装备技术问题,它同时也可能是一个资源与管理的运筹问题。对于铁道部这个行业来讲,它的使命是国家性的,它的技术更是综合性的。在过去一段时间里,似乎有人用福利,消费以及安全问题来讨论是否资本性质的变化就可以促使上述一系列的问题自动得到解决。我认为这两者之间似乎没有什么太直接的联系。
       文章当中所提到的武汉到广州的铁路干线之间的铁路局之间的票价运作问题,从新疆到沿海城市的火车运营问题,春运的高峰与清明节以后的大淡季都是很现实的问题。以地区为核心单位分段管理的铁路局在铁道线路的调度上,在单向经济输入以后导致另一侧专列空仓回运的问题上,在周期性的线路高峰和低谷导致的平均运营成本和责任上。我看不到这些问题单单是让铁道部拆分以后,把各个铁道局改制成私营企业就能解决这些问题。恰好相反,我看到的是更多的讨价还价和水涨船高的成本转移上。
        当然,中国人这近三十年来的改革开放速度非常迅猛,或许今天很多年轻人在装逼炫富的路上已经走出了很远很远,但是从我们上世纪中叶建国到今天还不到百年的历史当中,则完全是从一穷二白,到处被人欺负的苦日子一点一点熬到今天的。这其中的艰辛或许很多年轻人不曾经历,但是它确实还不到可以被轻描淡写的遗忘的时候。铁路是一个大行业,从当年文革时期周恩来总理和毛泽东商议要保持全国铁路运输的基本通常,实行军事化管理,到后来汽车,飞机,轮船到处跑用了无数个念头。有一段时间,大家似乎对铁路这个低效率的玩应都快遗忘了。直到后来我们听说高铁开通以后,很多航班取消了,好多汽车的货运业务也不景气了,似乎这时普通人对铁路的印象还停留在铁路拉客跑得快是否安全的问题上。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高铁建起来以后,不仅外国人向我们需求了装备,同时也向我们征询了铁路网的铺设问题。而铁路网的铺设绝非仅仅是用来拉客,与此同时也代表我国铁路网的工业运输能力正在向国外延伸这一重要经济战略的突破!当然,很多时候我也在想,铁道部对于运输能力的管理和优化现在到底进行到什么程度了?各个局之间的业务关系和线路优化的运营效率到底能否根据其地缘经济,时空,管理特征进一步提升。而这是否代表着一种全新的经济战略的崛起与输出?我不知道答案,我只知道从我最近所了解的一些情况而言,似乎我们的铁路主干线还远远没有达到能实现客货分离的程度。
       最后我想说的是,我从东北灰溜溜的回来了,不是说我所思考的问题不接地气,不是因为我找不到相关的人才,而是我叫不动当地的人跟我一起干。我的体量太小,即使有做了多少年研究的专家团队给我撑腰,我发现我也叫不动东北那个地方的人跟我一起干。要是我有五六个亿,哪怕是放到账面上不花,光用点公关费用,我也能把这样一个数十亿的大型农业综合项目运作起来。因为这本身就是一种信誉,而因为我一个人很苦逼,所以得先想办法把这个问题给解决了。我想或许这就是一代人的忧患与使命所在时间上留下的痕迹吧。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