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猫外交官 的博客

 
 
 

日志

 
 
 
 

争夺第三方的战争  

2013-12-27 13:21: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之所以写这个题目,机缘可能是因为两件事,一件事是我最近本来打算跟北大的一个学生创业项目合作,跟他们其中一个负责任聊了一下认为有点前途,就亲自操刀做了一个项目方案设计,然后跑去一个刚认识的产业孵化器谈项目前景,然后就有机会在沟通当中把我的思路展示了一番,虽然后来这帮学生眼界小,不靠谱。但是却结识了中国最新锐的互联网圈子。第二件事就是我参加了一个这个圈子的活动,题目是用户体验,但其实讲的是开发者思路,假如不是因为我之前搞的是艺术品的项目方案设计,在看到第一个出场的英特尔介绍的时候,我差点以为丫是反应迅速的抄袭。当然啦,其实类似的事情我最直接的了解是听说索尼跟微软为了做自己的PS3和XBOX经常做开发工具给第三方,但是具体的内容和策略我是不知道的,且因特尔的开发目的跟微软和索尼还不同。结合这样两件事也让我忽然在想,有必要根据这种世界上最前沿的商业运作模式开一篇文章,来详细解读一下。根据三四个案例分析,来让大家了解一下这到底是怎样一种竞争,它的核心战术,以及操盘战略的逻辑又有哪些?
     应该说我非常不想讲我自己的案例,因为那帮傻逼学生开门见山的就说太复杂,虽然他们连去搞明白我到底想干什么的欲望都没有。不过昨晚的聚会当中,因特尔的工程师的讲解却说明,我所想做的开源模型跟复杂的边都贴不上!跟很多二产工厂起家的傻逼崇拜硬件加工技术不同,我有一个曾经想要做比特币挖矿机的朋友曾告诉我,一块指甲大的芯片原材料成本大概在5美元左右,刻录以后的加工成本大概在15美元,假如是已经预设好路径的芯片售价大概在100美元左右。绝大多数硬件集成商都认为这个提价提的太狠了。但其实不是的,因为除了CUP这种预设逻辑门的芯片以外,还有一个非预设逻辑门的芯片,据说这玩应做出来一块售价在1000美元,等到了我们各大院所的时候,对外市场销售价在3400美元。为啥这么贵呢?因为预设好逻辑门的东西是针对特定用途的个人电脑芯片,而非预设逻辑门的芯片往往是用来做更加高精尖的虚拟机开发用的。据我这位朋友说,芯片领域最贵的就是研发芯片逻辑门线路,开发一种芯片的成本最少在几十万美元左右。而这还不包括从技术经验角度的附加成本,一个芯片因为过热坏掉一个逻辑门就坏掉,和因为做了备用线路设计,即使损失了20%的线路依旧能用这是完全两个概念。
    正因为跟硬件的加工技术不同,软件开发的经验与技术要求对产品整体应用的时空效率起着更大比例的效力,所以它的难度和关注点也就更加复杂。这种复杂的来源简单来讲是经验,难一点来讲是探索的过程和方法的问题。行外人看行内人,他做不到的你做到了,他说你是大哥。行内人看行内人,你花了一年做了一个产品,人家3个月并行开发出了一条1000款产品的产品线,人家才会管你叫大哥。也正因为如此,这个时代真正的老大不是玩垄断看谁有没有的问题,而是看谁搞的更快,搞的更好的问题。但是我们国家的绝大多数傻逼,还在硬件环节被人卡着,成天想着怎么挖人家技术,偷过来就占了大便宜的阶段。其实就算人家真的把硬件工艺技术开放给你的时候,时代的规则也早就变了。台湾和韩国也就是能忽悠忽悠中国老一辈这帮靠廉价劳动力起家的土包子,其实他们那点身家根本在人家眼里只能算是上下游的业务关系,根本不存在谁是谁的核心搭档。
    那么什么才是这个时代的主导规则呢?开源开发!这东西在国外本来不是什么秘密,从微软起家开始,所奉行的就是友好的客户端界面,开放源代码策略。乔布斯的苹果以及3d动画公司,也都是采取这种策略。但这东西就好像天上的云,谁都见过,可是却少有人摸过。那么这到底是啥东西呢?简单来说就是让用户作为开发者替我们生产产品。在我跟某些北大学生讨论的时候,他们认为自己采集客户需求做开发团队太复杂了,虽然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我在说什么。而他们自己所认为能做的事,就是利用北大这跨招牌,做一些有关北大的形象的纪念品形象设计,然后通过订购渠道找一些客户。典型的垄断经营思维,他们的信息采集还停留在以开放为饵,去钓客户的阶段。
    以上述所说的芯片设计为例,其实因为加工工艺而加价只是一种控制手段,而不是目的。开发芯片的最大成本其实是来源于芯片逻辑门的设计。用插线的方式做复制与排查,搞出一套能运行的芯片路线图,纯是人工费就要花上几十万美元,这样的芯片还仅仅是做出来能运行。可要是运算量过大,芯片里面的线路损坏了呢?这并不罕见。原则上是烧掉一个,整个芯片就坏了。且你能在一个指甲大的芯片上,找到刻了一整部永乐大典上面的某个字错了,然后再把它用笔改了么?可是现行的几大芯片厂商的CUP有烧变形的时候,但是你听说过变形就绝对不能用的么?其原理并不是材质特殊,而是因为这些厂商的芯片当中都做了大量的备用线路设计。一个在外面卖4核3.21G频率的芯片,可能打开备用线路以后可以提高其运算效率30%以上。而在平时我们用的时候是感觉不出来的,因为这些准备是在你玩坏了的时候的备用线路。这种隐性的开发成本和效率在只知道运算设计时看不出来,但是在实践中却尤为重要。
    一个已经设计好的芯片就好像血汗工厂里的服装一样,已经固定好买家,材料,款式,你只要来料加工就行了,有什么技术含量和成本?我们国家很多加工厂起家的老板不尊重知识分子,就认为能复制别人的,干嘛还要自己做。结果赚了两年快钱,人工成本一提高,立即跑路。为什么别人赚大头?因为人家做了很多你根本就考虑不到的工作。且这个工作在工厂模式下的成本非常高!你找一群材料工程师,他懂逻辑运算么?懂逻辑运算的懂商品么?懂商品的懂市场需求么?懂市场需求的懂销售渠道么?常规模式当中,只要其中某一个环节出了问题,整个线路就要推倒重来。且这几个部门之间一定会打架。这样做一款新产品的开模成本就极为高昂!
    所以真正的开源开发的核心逻辑在于,如何把自己的环节做成平台为下游环节提供更好的平台空间对接,以形成良性互动。当然,在过去这种模式主要还是在上下游之间,还存在着一个主导权关系。现在新一代的模式,则是自己作为平台,从设计者的开源采集,设计者的工具支持,设计教学,产品经销等一条龙的服务。目的就是通过把别人拉进来,降低自己的开模成本!
    因为因特尔是从芯片技术起家的,所以他们的开源开发主要锁定在硬件上运行的系统算法为基础的软件开发平台上。他们所提供的战略平台主要是依托自己的芯片运算构架技术,通过代码编译机,多构架芯片的硬件平台无缝对接,来实现自己的核心战略定位的。其实说起来很简单,因特尔开发语言逻辑,然后提供给所有人一个翻译机能跟说不同语言的硬件平台沟通,在提升每个人与更多平台形成对接与变现的潜力的同时,让每一个参与者都成为内容物的制造者。这就好像哲学家提供了逻辑,又提供了语言,然后让别人用自己的逻辑和不同的语言和全世界去沟通和创造这种逻辑的内容物。而哲学家只要管好如何创造更加有效而便捷的逻辑内涵就行了。语言不一定是普世的,但是它会阻挠普世价值的传播,阻挠人们去用这种逻辑思考。所以因特尔在这两方面无论是从软件的运算逻辑,还是硬件的不同构架的无缝对接都做的相当出色。这就是因特尔的核心战略战术。
    大会上还有高德地图,以及云视听这两家公司,他们主要做的是人机互动的输入输出开发。语音输入的识别,语音输出的逻辑回应是云视听这家公司的战略核心,因为这东西技术性太强,所以他们还并没有找到相关的开源开发逻辑。以及高德地图主要是做的坐标编译与标记的工作,在信息采集方面有了很强的技术对接,但是对于开源开发的逻辑运用的空间其实也还很大。比如语音这块最大的开源开发主要是应用场景的开源,可以降低自己掏钱做积累的开模成本。而高德地图在于社区化信息的历史标记,形成即时的信息采集积累,然后为后续的大数据信息处理和利用会非常有帮助。
    倒数第二家的手机软件广告投放公司,与其说是创造了新的广告投放思路,不如说是做了类似电影行业当中广告商投资协同开发,做了文化消费品的经纪公司。而小米则是全面的模仿乔布斯的硬件铺路,软件跟上的模式,它的模仿不是模仿某一款产品,造型,亦或者是渠道,而是模仿了苹果的战略思维。所以小米的战略并不是在某一个环节开源,而是在多环节的纵向协同上下了很多的功夫,从硬件到软件莫不是如此。
    最后再吐槽一下那个我自己设计,但是因为合作伙伴匹配不上而夭折乐的项目的逻辑。我的思维是开源,但是我的产业落脚点其实是通过定制产品的形式,征集各种生活需求。通常来讲我们生活中的很多感受只能是一种描述,但是很少有人会因为这种感受去做一个什么东西去改善这种感受带来的不便。因为代价和连带效应都非常大,条件也是我们个人十分难以达到的。比如说我不会因为我在自习室的时候喝水量大,喜欢喝茶叶,但是又懒得打水和处理残渣就去设计个什么东西来解决问题。最可能的方案其实是我只喝白开水亦或者是速溶咖啡。假如我跟人说这是我的一种不满,可能很多人都说我是傻逼,干嘛不勤勤一点,亦或者非要喝茶。对于别人来说这是一种可能会发生的事被扼杀在摇篮里,但是对于茶叶商亦或者是我个人来说,这是一种需求的被扼杀。
    所以当时我是希望通过选择学生这个又穷又事多,但同时创意和文化影响力较高的群体为开模人群,征集他们这些潜在的认知感受,通过不同环节专业的设计师团队帮助他们解决这样一些需求展示当中的阻碍,达到一种从文化困境到文化解放的需求发现。比如信息采集的环节有需求记录和讨论环节,落实到某一种解决方案会有相关的供应商团队做商品设计方案,营销渠道有相关的认知塑造渠道。通过对开发链条的重组,在用相对同行业极低的开模费制造一条新的文化路径线。结果那个团队跟我讲他们就是想靠着大树好乘凉,到我的地盘我做主。无聊的很!典型的垄断式官僚主义!还好意思说我们学生是为了成长,不是为了钱。不要商业化,不要太复杂。当初我是看跟我聊的那个人很诚恳,才想着要么是加入,不搞对接了。结果被踢给第二个当下的负责人有跟我说,丫是看学长的面子,要看看我能做什么,想做什么,搞的我好像是跑去为了拉关系给他们打杂去的似的。实在是让我感觉这个入口的操作性不大。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