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猫外交官 的博客

 
 
 

日志

 
 
 
 

编户齐民  

2012-10-23 14:21: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这个时代,很多事情对于年轻人来说都是已经存在的事实。每个人都会用电脑,但是并不是每个人都能知道电路板的原理以及电脑最初的应用是什么的。互联网也是如此。昨天晚上的课,主要讲的是编户齐民。在我看来,这一章是对基层的国家系统进行的一种全方位的管理解读。信息到底是什么。国家掌握信息又代表着什么。我们为什么要掌握信息,不同的人需要怎样的信息,以怎样的方式获得代表着什么。这些其实都是实际生活当中最直接相关的问题。课上主要有一个很重要的观点我认为可以作为这篇文章的总览。以汉朝初年和汉末晋初这段时间做对比。编户数量出现77%的人口缩减,并不是人因为战乱死了那么多。而是因为,地方的豪绅,隐瞒了国家人口,把人力变成他们自己的佃户。从而导致国家机关的权力严重缩水。这种缩水主要是以人口造册数量的减少,所牵动的,徭役,赋税,生产关系等一系列的实际物质整合能力的下降。也因此,对人口控制与管理的一个基础,就是登记造册。它是国家最基本,最核心的物质权力基础与整合基础凭证。

     在春秋时期,封侯的主要实质,其实关键不是封地,而是分封土地上的人口。人口才是实际物质基础的体现。所以在春秋时期,主要是以君王,贵族和平民的三级制。且贵族这个阶层等级繁复。所谓编户齐民,关键就是把土地上的人口,从地域性的,以贵族土地疆界上的自然人,编户造册。上只有皇帝,下只有百姓。从国家形态上,造就了皇帝和百姓的二元结构。而官,从名义上来讲,只是管理者,而非人口的所有者。这种所有权的转变,最为重要的,就是人口信息的掌握。对人口登记造册,按照国家对人口资源的需要,进行信息编著。比如,人口数量,所在地,男女,年龄等等。其主要是针对国家动员物资时,有一个全国性的资源参照谱系。多少可以服役的适龄人口,多少老弱病残,多大人口规模,预期的财税总额等等。

    那么,在有了这样一个编户齐民,把人口从自然人口,变成国家人口的转换之后。所遇到的最核心的问题就在于,谁来记录这些信息。隐瞒这些信息代表的是对人口所代表的物质资源的私有化。所以,国家有律令来进行全国范围的控制。律是对编户造册工作的管理出现疏漏所要做的惩罚。令,是以地方机构单位为传递渠道,由中央下发的行政调拨命令。而记录者则是最基层的里长。顺便一提的是,汉高祖刘邦最初就是里长。大概就是一个百人村那么多人口的资源记录和征调者。中国古代以农业人口为核心。这套编户制度背后,除了具体的人口调集者以外,其实还有另外一套规划在背后。也就是类似租税等级的规划。大概的意思是,国家有一个对人口税收的规定。当时是以农业生产力为基础的。因为是齐民嘛。所以我估计当时的逻辑除了对于老弱病残以外,就是对人口家族单位的产值估计。不过凡事也有例外,比如唐朝在乡长制向着徭役制变化的时候,课上举得一个例子就说明这种问题。大概就是说每个村里,都有农业社会的无产阶级革命者(笑)。这样的人没有什么财产,为别人干活。但是按照国家户口制度的规定,税是要交的,假如交不上,由所在地的长官,里长支付其税务份额。也就是说,处于人均生产力下线的这么一群人。

    从上面这个小例子,其实我想说的是,在过去的户籍管理制度当中,就存在着这样的人口生产力差距问题。它不是个人生理上的问题,而是社会属性所导致的贫困。但是在当时的国家税收系统当中,对于这样的人是没有特殊管理体现的。因为当时的户口造册只管人口特征,不管其他的社会要素特征。现代社会在这方面,管的可就不是一般的多了。比如,别说传统的养老保险,残联补助,什么工伤险,什么失业保障金等等。确实是现代社会比起过去的资源调集系统,开始有了资源再分配的属性。不管怎么说吧。在这里我主要想说的是,户口信息是通过体现个体社会属性才产生了巨大的权力特征的。只不过,如何调用这些信息的录入与基层官员确保切实的执行这一点。在秦朝就是律法。结果刘邦这倒霉孩子就揭竿而起了。后来是靠官僚系统的区域化与信息渠道的多元化。不过在漫长的历史当中,都出现了同一个问题,那就是过大的疆土,必然出现管理幅度的扩大。于是从二级管理,出现了类似丞相府一样,的三级行政机构。行省,州,牧,道。各个时代叫法不同。但其实是一个东西。那就是二级管理和三级管理周而复始的现象。

     事实上,这个问题是本堂课老师所认为的重点问题。大概花了80分钟都在扯这个。讲了全国300多个县,1500多个镇。皇帝直属管理幅度过大的问题。于是都是设类似的行政大区监察官。然后是把军区兵权独立出来。后来基本上都是因为战乱的问题,监察官有了行政权,有了行政权以后,又拿到了军权。唐朝的安史之乱基本上就是军区司令,身担大区节度使的同时,又拿到了管理方镇的行政权。所以权力扩大出现了兵变。但是在我看来在今天来说这其实是个无关紧要的问题。为啥呢?因为今天的农业人口与农业税收在大量下降与转移。人口流动性极强。所以,你掌握户口的作用不再是以里长为基础的人口管理单位。而是以社会资源的连接性绑定了每一个个体的人。

    几年前的全国第六次人口普查。依然存在上百万的黑户口。中国13亿人。你能确定每一个人的姓名吗?且我国黑户口的再补编制度还非常坑爹,基本上个人要是想在一个地区注册户口在今天变成了需要出钱的事情。为啥?因为地方户口连接着个体的教育,薪酬,福利,市场信用等等一系列的问题。换句话说,假如你没有户口,在这个社会,你想调动社会资源,获取社会帮助的可能性极低。这跟过去农耕时代是非常不同的。农业社会是以人口为基础,种植粮食来计算人均产出的。但是在工业时代,你只有摊上一个好企业,才谈得上你个人的人均产出效率问题。从生产力的角度来讲,现在的社会是以组织为核心。而不是以个体的劳动为核心去体现生产价值了。换句话说,物质资源的生产过程脱了了个体劳动能力的最大限度。所以,人变成了非核心单位。国家只要掌握企业,掌握市场交易的信息。比如说契约等形式。就能准确的掌握一个企业的大致财税状况。至于个人的情况,只要通过企业全国一半的人口基本上都不可能脱离这样一张网。更别说农业税都取消了。农业生产在这个社会基本上都算是国家级物质资源的主要来源了。

   所以,其实在今天,关键不是信息统计者的管理会出现对资源掌握的权力。而是只有掌握组织的人,才有可能掌握信息。因此,政府官僚基本上向两个方向发展。一个是以地方经济为主导的企业化,一个是以信息录入者为核心的官僚化。事实上,我个人认为,后者很快在未来就会被现代化的网络信息系统缩编到和原体质相比要小得多的规模。而以发展地方经济,建立公共资源与产业的地方领导将会成为绝对的主导。也就是说,政府领导从资源调配者,变成大区资源规划和生产者。而原本的国家权力行政机关,在档案,信息统计这一领域,将会不断地信息化,网络化。把每一个人锁定在整个社会网络当中。因为个体不再仅仅是作为产出的生产力,而是向组织寻求体现价值才能生存的细胞个体。

  在我看来,假如档案系统做的好的话。那么很多官僚将不再是以资源的管理者的身份存在,而是以资源实际的搜集与整理者存在。以中央政府和信息网络化为核心,从档案上建立与地方政府资源的二元制,我个人认为管理幅度什么的就是浮云。因为生产与税收的主要单位发生了变化。这年头别说义务工。义务工还管饭呢。不参加组织从事工作,在这个社会上基本换不来足够的生存资源。这才是问题的实质。但是管理的系统对于个体信息的要素比过去大大地复杂化了。但现在多半是以个人从事的行业,单位,年收入为核心的统计。而这些资源我们假如有心的话,其实是可以通过不同的渠道获得信息核准的。比如说,这年头不签契约,哪个公司敢进行货物交割。这个契约,收据这一类的东西,既在提供某种国家的社会支持的同时,也就对个体行为进行了记录。没有多少人,在今天的社会当中能逃脱得了这个。

   至于权力,这年头你要是把组织拆碎了,个体的权力就直线趋于零了。所以,当个体依附于组织才能存在的时候。只要掌握组织行政系统的信息网,谁都逃不了。比如,国家行政命令的网络化。行政公文的网络化。数据档案备份的网络备案制度。就算是一个村子的村长干个什么事都必须从系统内走公文才能有法律效应。且这些公文在国家档案系统都有单独的电子数据库备份。谁能跑出这个网?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