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猫外交官 的博客

 
 
 

日志

 
 
 
 

自我知觉与社会本能  

2012-05-20 21:16: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太让我伤心了,今天的情况就好像我几年前同一个样子。一帮人但凡看到是类似哲学命题的一个个都自喻为清高寡欲,日理万机。写个产业发展的,立马就全都糊上来。朱老师,你可就从观察当中,也能理解当先锋的苦逼之处了吧。中国这地界,根本没多少人在乎哲学思想。他们要的只是一个运用到实际案例当中的结果和解释。可我今天偏偏就要再写一篇偏哲学方向的文章。估计我写完又是好几年一群人一头雾水。还抱怨我,写这个东西有个鸟用。但是,还是那句老话,总有一天你们会明白我今天所思考的事情到底代表着什么意思的。我就是那个给大部队找水,找路,找粮食的先锋。就算有功劳了,还得苦哈哈的等着一群人跟上来,才有我一个好可念。大多数时候都一个德行,苦啊。其实也不怪很多人看到这样类似命题的文章就烦。根据我的观察,我一般说话,能听进去将近一个小时不耐烦的多半是有自己求知目的的。且每个人求知方向和接受度直接跟其觉悟性格有很大关系。当然,我们今天的所要讲的这个题目,就有一部分涉及到这个问题的原因。没错,这也就是我们哲学范畴当中,既大部头的完整意识形态理论以后,第二种完全新式的思维理论之基础。自我知觉的由来,以及社会本能的含义。

     为啥我们今天突然讨论到这个问题呢?因为我追女孩追到吐血,再一次决定停下来歇口气想想接下来该则么办了。当然,这是一个话头。其实,是因为我在和人接触过程当中,经常遇到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在我过去行为处事的结论当中比较典型,就是万事不求人。求人帮助是有代价的,无论是隐形还是显性都让人感觉很麻烦。但是在类似追女孩这类问题上,我却没法保持这个原则的独立性了。因为对方本身的意愿和想法就是我的目的能否达成的结果。因此,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一直在摸索,以我自身的处事原则为底线,到底能否把事情进行下去。妥协和强硬之间,到底应该怎么收放。其实按照我的处事逻辑,在我知道我追这个女孩有男朋友(不知真假)的时候。就不会继续了。因为这本身违反了我一个原则,就是完全以我自己的私欲,去改变别人所喜好或追求之物的立场。起码对我来说,假如这么做了,其实这个世界上有的就是掠夺和被掠夺的关系了。万物的自然循环还不如人一个想法有意义呢。那我们生活有应该如何组建,如何把人与人之间串联起来?那有的不就只剩下强人政治了吗?所以,最初我很纠结这个事情。后来想想,我太喜欢她了。但是假如我不以政治手法那样搞些什么认知状态的转变。仅仅是表达我的态度,我的能力,我的想法与对方沟通,尝试着是否能得到一个对方内在期许的结果。那么这也是可行的。但悲剧的就是被拉黑了。

     其实到这我又郁闷了好些天。本来还想着以其他路径再尝试。但是对方表态疏远。那么就说明对方从沟通的角度来讲,就没有继续再谈下去的余地了。此时的我感觉很累,因为我的手段和可尝试的态度已经试过了。不行。但是我其实还是想要她。但无从下手。转过头来,就回到一个老问题上来。我们到底应不应该去影响别人的认知。假如影响了别人的认知,那么我们所改变自然状态的做法后果是什么?什么状态下,我们可以超凡自然状态下的认知,将人们向更好的方向或者说平等但同时也是我们希望的方向去前进。因此,我们就必须重头考虑两个问题。第一,人的认知到底是什么,如何运作和产生影响的。第二人的态度与社会的关系是怎样的,它们之间的联系到底如何?前者帮助我们审视行为主体,后者帮我们看待世界的结构关系。在原始的认知状态下,这两样东西是不可碰的。因为碰了前者,一个人的轨迹与独立性就会受到挑战。碰了后者,社会关系的完整性就会被打破,出现秩序性的混乱。因此,从原则上我是死活不会因为私欲去碰着两样东西的。除非有明确的目标和计划告诉我们要如何调节这两者的关系。然后达成什么样的优化状态。比如说,搞搞什么金融改革的底线啦,什么为了国家形态的升级需要去民族化啦等等。因为这些事情是有可见的目的和尺度的。所以我才会有把握去如何掌握全局变化的逻辑关系。

   可是,我们在是社会人之前,毕竟还是生物上的人。我们会有私欲。事实上,绝大多数人都有私欲,只有少数人才会站在利他或者全局的角度去想什么叫做公益。前一阵因为我被坑了一次,所以写了篇文章说事。结果好多人都试图教育我,这世道没那么简单,骗子满大街都是。自那以后我也确实观察到,这世上独立的人少,利用别人的同情和怜悯钻空子的人很多。但是,就好像前几年电影《天下无贼》当中所表达的一个含义一样。这个世界有些时候,就是需要有些事通过人为与国家的形态去干预人性堕落的一面。被偷是常态,但是我们要建构的就是走到中国大江南北都不用担心出门被偷,被抢,被骗的和谐社会。这就是国家人为营造的,反人性策略的高素质社会。素质是什么,是具有高社会契约共识基础的个体。不去祈求,不去利用,不去抢占别人。每个人才能最大限度的去做自己想做的事。也正因为如此,让我想到一个问题,到底什么是人性。或者说我们是怎么知觉这个世界和我们自己的?

      我这个人非常喜欢养成固定的生活习惯。比如说吃东西的地点,居住的场所等等。最近我就在我晚上常去吃烧烤的摊主那里持续观察到一个现象。比如,我晚上吃烧烤一般是点10个肉筋,十个板筋,两个腰子,三个馒头片。这个老板就非常有心眼。总是先把肉烤了,但是那三个当饭吃的馒头片非得等到我肉都快吃完了,才开始烤。搞得我最后只能空啃三个馒头片。没办法,只好再点点肉对付一下。因为这事发生好几次,搞得我每天晚上都严重超出预算。日子长了,花的钱就在量上看出来了。今天我就打定主意,点了一个盖饭,然后馒头不要了,专等吃肉串。结果肉串是上来了,我点的一个全翅却慢的很。我连盖饭都吃完了,都没上来,我过去一看,丫还没烤呢。这老板平常还经常念叨全翅慢,要不然烤不熟。可是今天丫竟然等我吃完饭,都还没烤。也不提算账的事。我一看,算了先把钱给了,我就等这个全翅吧。结果这老板就哭丧着脸,好像亏大发了似的。我一下子恍然大悟。其实之前好些次,这家伙都是故意最后烤馒头片的。通过控制上菜的进程和顺序,让我每次都多掏钱消费。当然,我并不是在这称赞这家伙做生意有多绝。而是当我看到他哭丧着脸的时候。我顿时感觉,本来是个被人拆穿以后应该很不好意思的事情。结果却好像是他吃了大亏。人性的知觉就体现在这了。

       人们对他们生活的知觉并不是一开始就有一套学校教育的完整价值观。正好相反,人们大多数形成价值判断和方法的时候都是从低到高的过程。从这个老板的角度来讲,他已经把这样一种手段看成他对待类似我这样冤大头的看家利器了。属于正常状态。就好像猎人每天去林子里都认为自己能打到兔子一样。可是突然之间,我这样的兔子变聪明了。不送死了。结果猎人却很失落,因为他应该每天都能打到兔子的。这就是人的知觉差异。在我看来,这个老板用这样的程序控制手段非常的不地道。在过去我碰到过几次类似的情况,之后我再也不去那些人的地方去吃饭了。因为我从来不干预别人,为的就是不要有这样的人图谋来干预我!被不知道类型的人骗一次事小,被这样的人潜移默化的给制造出习惯性消耗就亏大了。骗子也就是骗你一笔钱。这样的人却能吃你一辈子。这是题外话。但重要的是。我发现人的自我认知并不是从类似我这样的自我防御和自我控制开始的。一般人都是根据简单的目的,通过一定的手段,形成了自己对世界的理解与判断。包括他个人视角如何去理解别人对他的价值的。这就是自我知觉的通常状态。因此我们首先必须了解,哪怕是自我知觉,在社会上一开始都不存在普世认知的。我们所面对的社会上每个人,自我认知都千奇百怪。

   其次,通过这个事情我们还可以思考到,一个人自我谋生和趋利往往范围还是比较小的。比如说为了爱情,为了自己情绪的释放等等。大多数时候,我们的这些认知判断,往往也紧紧地和社会互动之间产生联系。比如说上述例子当中,那个老板就是处于社会角色的本能,控制了烤串的顺序和节奏。为的就是让我多花钱买串吃。假如我们每一个个体参与社会的方式都是从趋利动机,到角色扮演的话。那么这个世界的构建过程就并不是简单的从原始人时期,因为自然地状态发展,走到今天文明人社会状态的了。很显然,假如是人们因为趋利和社会角色扮演而决定了自己的社会本能的话。那么必然是现有一个社会性的角色认知,人只是后来被按进去的零件而已。那么这个系统其实就不是以个人自然价值判断所衍生出来的了。这也就说明了我们自古道今的发展路程变革与创造的核心并非一开始因为适应指导我们未来应该如何。而是在潜在或者尚未形成人群的情况下,圈定一个人群的社会本能和社会需求,赋予一批人社会结构上的角色需要。然后形成了社会本能的。

     把这两者串联到一起,简单来说,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是反自然,或者说非自然的。每一项技术的实际应用,虽然表面上看来是为我们解决了各种生活当中的问题。但其实在这个解决方案出现之前,常态的自然状态并不把这些事情看成是问题。把这些习以为常的人性也好,生存空间的状态也好,都看成我们不爽,需要解决和提高的问题。这是一个非自然的过程。以此,当我们看类似医疗改革的时候有一个误区。医闹的家伙往往都用一个很错误的逻辑在表明立场。就是医生一定能把病治好,治不好或不治就是没有医德,是反社会无人性的。可恰好相反,在医疗条件不好的时代里,婴儿和孕妇的死亡率极高。因此从自然选择的的角度来讲,先进的医疗技术,也催生了一大批新的生理健康与审美健康标准。降低病人的死亡率才是反自然规律的。让那些身体零部件出问题,有传染病但是承受不住的人活下去才是反自然的。因此,无论是医疗改革,还是其他改革,首先从无到有,从稀少到垄断阶段所面临的挑战是如何让它成为一种制度性的共识。我国很多制度建设,其实都还在这个从无到有的阶段当中。因为我们的国家定义,社会功能还没有完全建立起来。但不是说没建立起来就不好,在没有之前,不会有人对习以为常的状态称之为不好。只有当人们产生相对可以获得的感觉的时候,这个东西才存在好坏之分。从这个角度来讲,其实最近的医疗伤害事故问题的核心并不是单纯的医疗事故所引发的。而是高医疗水平普及到全社会保障状态过程当中,所产生的一个初期认知误差。引发了下层低素质人群对于类似相当于活与死之间亡命求生欲的追求。医疗腐败和垄断有没有。有。但是这些不会造成医闹或者伤害医疗人员的情况。为什么?因为医术这东西一般都是从高素质人群快死了,赌命开始的。因此大家一开始都知道是赌一把。但是到了下层民众那里,这个东西就被简化成理所当然,必须如此的逻辑了。这就是快速制度普及过程当中的认知误差。

     所以,从医疗保障的例子当中,我们可以总结出对自我知觉与社会本能的几点客观规律。首先在医疗保障的例子当中,我看病为了能多活,还是为了一定要活。这是两种决然不同的自我察觉。这种自我认知的来源是受到客观世界提供的路径所形成的依赖认知,还是根据自我对社会理解产生的独立判断。在这里就很容易能区分开来。其次医生是否一定能救活人。我交给医生钱就一定能活命。这就是人们对社会本能理解的问题差异。医生的功能来源决定了他代表着一种社会建构的可能性。而我对医生有一个态度,医生就应该回馈我想要的结果。这就是完全不同的两种对社会本能的认知理解了。黑白分明,高下立见。

    最后,要说我今天说了这么多,总结我到底应不应该去追那个女孩。以什么方式,从哪个角度展开。说实话,接触渠道太少,很难造成行为和认知干预这是个很大的困难。除此之外,我基本上是有方法和判断了。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