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猫外交官 的博客

 
 
 

日志

 
 
 
 

价值的赋予  

2012-04-21 23:4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些天一直说要写一篇有关制度与使命的文章。一直没倒出功夫来。主要是因为我并没有想好从哪个角度来写。因为这其中和一个非常重要的变数有很大关系。那就是使命的含义到底最终是针对谁而发明的。虽然这个话题从一开始我们就谈到包括制度和使命的关系。因此潜意识里就认为这是一群人在一起所体现出来价值的使命问题。但是事实上从群众与固话的秩序层面来讲这个问题其实并不符合我想讨论的主题。因为在我看来,使命这个东西虽然可以和很多人说,但它又是一种个人对使命的关系。而不是一大群人凭借规模才形成了使命价值的大小。比如说共生共存就并不是一种使命价值观。它是一种存亡意识,但并不是一种使命。人们在危难之时可以为了集体的利益牺牲个人,但是人们却没法在平时,因为集体的利益就论证这和自己就息息相关。正好前一阵,朱天飚老师也感悟出了我前两年人品爆发时所感悟的一个哲学基础。即意志是脱离物质,又赋予物质意义的存在。我认为,今天所要谈论的,其实就是紧接着这个逻辑之后,下一个阶段的进阶思考。也是我们讨论使命意义由来的关键逻辑基础。即价值是如何被赋予的,为什么价值是被赋予的,价值的赋予对于我们生存来由又是怎样的意义?假如我们想讨论制度与使命的关系。那么我认为,这篇文章既是最好的解答,同时也是我决心要做boss的原因与性格特征的表态。不管别人的生存状态与心志如何,我认为这是我在观察了这么长时间的世界之后,最直观的感悟与理解。

      要说这个话题的开头从哪里开始,我个人很喜欢现身说法。而我每次现身说法,基本上都离不开我那相对不长,但是有各种苦逼经历的现有人生。故事要从我前两年学有小成,形成了上述那个哲学结论之初开始。话说我在北大并不是上来就神童转世,一下子就各种牛掰上手的。起码最初两年我确实是各种勤学刻苦,像每一个大好青年一样抬头仰望星空,低头苦思人生。由于我特殊的学习方法,基本上不受考试和选课这两大条件制约,必须每学期和学校固定安排学生见到的那几个苦逼老师见面。因此我首先在学习内容可授课老师方面就完全根据我自己的思维判断来筛选课程,以及我认为有水准的老师。也正因为如此,我的思维逻辑首先就没有被应试和学习流程限制在条条框框之中。事实上,通过我的实践证明,同样的内容在不同院系的不同老师那里,有完全不同的讲法与认知。因为对同样内容可以做横向不同视角解读的对比分析。因此我能很快的抓住人们对每一段内容讲解的关注点,以及其背后的成因。这也就锻炼了我最初就要分辨每个人对同样事情有不同认知的感觉,以及其后续解读原因和探索人们动机的兴趣。当我人品爆发的终于大胆得出上述结论的时候。我开始思考人认知世界的起源,以及对世界形成认知形象的目的,以及人认知世界的判断由来。这也就是那会我为啥会思考世界观,方法论,以及价值观的由来的原因。之后我在北大的学习之旅,基本上就是全领域开挂式的大爆发。但凡走到哪个我感兴趣的院系,基本上没有我看不懂的理论,没有我解答不了的问题。因为我从一开始就反思这些理论的成因,方法,以及它们试图解决的问题到底从起源,动机以及方式上是否可以达到他们所试图完成的目标。应该说,那会我简直牛掰的没人能在思维上挑战我的思考。

       不过呢,人总是会学习的。即使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啊。虽然最近我终于听到朱天飚老师说出了和我当年一样的感悟。可是在我当初点出诸多领域在思维目的上改革意见以后。围绕那些目标所作出努力的那些人。在一两年以后的今天,着实已经在改革的手段上要比我当初从逻辑上思考的方向要更加具体和深入。可以说,在很多领域的串联之中,逐渐已经形成了,我当年设想的很多趋势。这才一两年的功夫而已。所以说,人的学习和创新能力实在是不可小视。很多人在今天面对我的时候,其实就已经抱着一个很有意思的态度了,我们不会,但是我们可以学嘛。求帮助,但是不放手还是我们来。这背后的逻辑其实很有意思。简单来说,过去两年我初生牛犊那会,心里只有一个逻辑,那就是所有人都太落后,只有所有人都变得和我在同一个思维层次上,我所希望达到的目标,才能有人去实现。因此,我是竭尽所能的向每个人讲解和说明我的思维逻辑背后成因到底是怎么来的。从最初的反复答疑与说明。我发现,最有效的传达方式并不是逢人便说我是怎么想的。而是首先让人重视到我所思考的结论是有价值的。由上层首先认同这种价值是有全局意义的。这样和我同级,当时还是我前辈的那群人才能针对这种价值去研习我所说的话。换句话说,是我告诉上层这里有一个怎样的蛋糕,上层认可这样蛋糕的价值。然后我再把这个蛋糕拿出来给每个人尝,当每个人认知到这种蛋糕的美味以后,他们会把它当做自己的利益去分。而作为蛋糕的制作者,我其实所希望的是每个人为了我所设想的目标,尽快进入状态。所以我从来不和这帮人抢,甚至很多时候,都是倾囊相赠,知吾不言,言无不尽。

    讲到这里,或许有很多人应该就明白了,这其实就是一种把自己目的变成他人目标的方法。在我为了以最快速度普及我的思路,让所有人为其努力。把它制作成蛋糕无疑是最快的方法。其实我个人认为,这也是老师在授课的时候,所应该学习的一种方法,单纯的讲工具如何使用,使用的技巧,其实就算很多人听懂了,也多半没法和自己未来工作联系在一起。不过是为了混个考试重点及格而已。为了考试而学习,和为了使用而学习,从教学方法上其实就能看出很大差异。不是经常有人提倡要赋予每个人工作的使命吗?做蛋糕让每人都感觉这对其自身利益而言息息相关就是一种方法。当然,说到这里,很多人一定以为,哦!你说的价值赋予,以及使命原来是这么个意思啊!的感慨。但这其实还只是一个案例的铺垫。为啥这么说呢?这就和我之后两年以来的经历息息相关了。应该说,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使用的这种手段确实达成了我最初的设想。事实上,今天再看中央政府的有关部门,那出的政策针对性简直牛掰的逆天了。当然这和我以前对于执行层的思维逻辑并不是很深入的了解也有一定关系。但这两年来持续观察到的的变化我们却是可以看得见摸得到的。假如以我的思路为最终社会目标的终点而言,作为一个天衣无缝的预言家和未来制造机,应该说我做的很成功。这个过程也很完美。但是,假如放在我自己的视角而言,这其实存在着某种问题。什么问题呢?假如说我当初所预言和看到的那些大趋势与方向具有某种时代超前意味的话。那么今天很多人,当然,可能真正理解我思维根基的人还是少数。但毕竟短短两年内这已经是飞速了。如今在我的思维应用已经普及的时候。已经有太多人在实际操作方面,甚至是理论方面和我相等甚至超出我太多了。那么,明天的未来应该是怎么样的,是否就意味着别人也同样可以预测或者制造出明天的未来趋势呢?

  这个问题的关键,不是方法论的使用问题。推广我思维的手段我已经亮出来了。换个谁来做,只要不笨其实都能搞定。但问题是,明天到底长啥样呢?对于各种我关注过的领域而言,接下来下一步应该如何具体的细化和结合的思考并不是很难。换句话说并不存在站在历史的浪尖之上,浪尖到了沙滩,我就江郎才尽的问题。可是能和我做到同样事情的人会越来越多。我作为启蒙者的身份其实已经在不断地弱化了。我老妈在这个问题上曾经安慰我说,你不就是想当所有人的老师吗?可问题是,没有人可以做所有人一辈子的老师。当老师能当一辈子的原因,是因为培养一批和你同样优秀的人以后,你会在一次面对一帮啥也不会的新学生,然后从头教起。这样你的老师权威才能永远不变。我既不享受这种被人崇拜的感觉,我对这种亘古不变的地位也没啥太执着的看法。换句话说,我既不是看中权威的威名,也不是看中地位的荣誉。因此,在我能力尚存的基础上,我所考虑的是在一个存在很多个和我一样优秀的世界当中,在淡化了我最初思维开拓者与启蒙者身份之后。我应该何去何从的问题。换句话说,我应该在新的环境下,以什么样的面目和态度去面对我所具有的能力和天赋。我曾经进了我最大的努力,试图去融入那些已经和我在思维上一样优秀,甚至在其他方面还要优秀于我的人。也就是正规建制的智囊组织。我认为我应该继续发扬我个人的天赋,哪怕是成为整个机器上的一个螺丝钉,而不是重要的主脑其实也无所谓。但事实证明,容纳不进去。因为我当初推广这个逻辑,以及这些人接受我逻辑的的思维起点是不同的。我有明确的全局目标,希望有足够多的人和我具有同样的能力来完成这样一项庞大的改革工作与使命。但是那些人接受的原因,是因为我把它做成了对他们而言有价值的蛋糕,所以他们才分而食之,争相效仿。

   可是,当我不再以一种绝对优势的地位面目出现的时候。我以一种试图融入他们成为他们一份子的态度出现的时候。我们思维的差异就显现出来了。对他们而言,价值是一种在争夺之后对自己有利的体验。对我而言,价值则是一种尤其实际意义,需要实现的目标。因此,在那个人堆里,不管是出于主观还是客观要素的影响,我始终被排斥成一个局外人。我并不是一上来就为此不满。事实上,根据我的逻辑我后来这些时间一直在试图解读他们所宣称的那个逻辑背后的原因。靠谱的有什么学历,年龄问题,不靠谱的什么性格倾向,性取向等等等等。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不断的需要向这些人证明他们对我的各种质疑对我而言到底是如何被解读和理解的。以说明我是怎样一个人。可是,到后来我有点疲倦了。因为,到后来更多时候,我所要回答的质疑不是因为我是个什么样的人需要被解读,而是那些质疑所设下的问题,就已经让我的证明不再是围绕我到底是怎样的人来讨论了。更多的是为了解答质疑而证明。我甚至有些时候都有点无奈的想,为什么我要回答这些根本和我贴不上边的思维问题。最后,我觉悟了,结论是,我们根本就不是一路人。我是老板的逻辑,他们是员工的思维。这里并没有抬高自己,讽刺别人的意味。事实上,这才是我们今天要讨论使命来源的关键节点所在。老板的逻辑是,我有一个目标,因此我希望有足够多能完成任务的人来帮我完成这样一件事。而员工的逻辑是,赏赐和机会是有限的,只有最优秀的人才能分的最多的奖赏,当然有些时候利用一些小手段来竞争也是可以的。差异只是如何讨论公平的问题而已。价值的赋予就是,我有一个我认为有应该完成的目标,因此我要让所有人对此产生兴趣,来完成它。无论那些人是如何被驱动的,但是只要当成我的目标就是我的胜利。而在普通人眼里,价值是固定的,人是活,因此每个人都为了追求自身利益的最大化而不断地竞争,形成所谓的社会关系。

     从这里,我们其实就可以发现,在人思维上的差异,价值赋予这一行为的意义,存在形式,以及其目的所在是如何被达成的了。能力谁都有。但是做老板不是仅仅是靠能力,其实还需要有一种胸怀。在很多普通人看来,一个职位,一个机会就是他们一辈子实现和证明他们价值的证据。但是对于真正的老板来说,那或许只是整个棋盘当中棋局布阵的一部分。所谓工作永远是又不断地创新的。哪怕是最高层的思维劳动。但是价值的赋予,以及使命的创造,却只有那些参透这其中玄机的人才能有机会触及。而另外一方面来讲,价值的赋予,以及使命的创造,既然要驱动有能力的人,那么他们被驱动的逻辑和条件就可以有很多种。因此老板必然要有足够多的资源,以及目标计划为基础。去赋予那些工作的人所需要的目标,机会,资源等等。因此,假如说做老板首先要有什么,那就是全方位的头脑和资源。但是要是反过来说,有资源和头脑的人就一定能做老板吗?并不是那样的,假如没有这样一种对世界价值赋予的理解,以及创造使命的觉悟。一个人只能是高级打工仔,却不是真正的老板。因此,我们说价值并不是客观存在的,它是被人赋予的。而一个能赋予事物价值,给予人使命的人。则是整个世界真正的主脑。

    最后,回到我们这篇文章之处所讨论的话题。假如你问我我们最初讨论的问题意义何在。我认为上面所说的逻辑应该已经涵盖的很清晰了。每个人都有心中的问题,我也在这篇文章当中问了很多小问题。我并没有针对问题给予一个价值性的回答。但这个思考过程却基本上可以解答所有人在这篇文章当中所能联想到的问题。

                                                                           以上by熊猫外交官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