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猫外交官 的博客

 
 
 

日志

 
 
 
 

技术往往并不能决定时代  

2012-03-15 20:47: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两天让我感觉极其郁闷。为啥呢?因为我头一把连续几篇文章是以倒叙的方式进行写作。在此我要对一个人抱怨几句。朱天飚老师!上课的时候你不是很懂吗???为啥这几天我进行的写作,都要回过头来跟这帮家伙一步又一步的解释呢???照理来说,话说到那个地方绝度是懂行了啊。为什么我这两天见到人提的问题等级越来越低呢?我可是以你都知道背景为前提,大家都被推广为前提,然后直接说答案的。怎么这两天悲催的竟然到了连问题构建都成问题的程度了呢???明明我直接都说了研究答案了。竟然还有人说我反对之前那帮人是为了争夺政治话语权。有本事拿出东西来。我都无奈了。有鉴于前几年的时间里,每次我提出一个行业计划,一帮人都装的一副了然于胸的样子。且很多人也顺藤摸瓜提出了很多自己领域的方案。加上前几天我看到那个商务印书馆的新任老总绝对是有货色的同道中人。因此我也就默认了确实有一帮和我等级相同的人在讨论如何做事。怎么就,怎么就这两天一次有一次的提连问题建构都还存在认知上的偏差的情况呢???一个礼拜这么连续写我其实都有点烦了,本来想微博上发发牢骚就完了。还有点个人私事这两天很奇怪。但我感觉,今天这个事情可以拿出来好好谈谈。因为从一些人的话中,我找到了一个目前大家认识当中的关键问题。很显然,使命和目的这些事情在没有建立正确的世界观认知的情况下,是很难成为共识的。借今天这个题目,我就把一些世界认知上的问题建构逻辑和大家谈一谈。

     这个话题的起点和结论就是本篇文章的题目。这个题目看起来是个简单的判断。但其实它是一个世界观构建的结论。在上世纪的哲学发展过程当中,有一个重大的理论变化。那就是哲学家开始不再试图像马克思那一代哲学家一样试图建立一个宏大的哲学世界体系。原因是世界变化太快,环境比认识诞生和消亡的速度比人类过去一千年时间里的蜕变还要迅速。过去的时代变化是缓慢的。但现在我们就能感觉到两代人之间在信息和认识的沟通当中,就存在差异性。在过去的历史史观当中,任何研读历史的人都有一个先验的逻辑。那就是历史是轮回与重复的。是可以借鉴的。是未来依旧会发生的。所以,我们看历史就好像在看我们个人生活细节当中的某种未来可能性。但是这个世纪却无法让我们用这样的眼光来看待这个世界了。因此,所有的历史学家开始从筛选历史,转向了解释历史的过程。而这个变化,对于哲学家来说,则显得更加复杂。因为在之前的这种历史史观当中,我们内心总是有个潜意识认为,过去的事情是会不断地再现的。哪怕是不会重复,但也会对未来的发展产生惯性的影响。在这个问题上,物理学家的假设其实要比哲学能更直观的说明这个问题。那就是有关时间轴的概念。从纯物理的角度来讲,过去我们认为空间连续且不可分割。假如没有工业化,没有人会对时间本身产生空间上的认识。但是在现代物理学当中,我们有个较为科普的概念。那就是时间作为一种空间坐标,物体的空间存在是不可干预的。换句话说,此一刻坐在椅子上的我,和下一刻站起来的我,并不是物理概念上的同一个人。人在时间轴上的移动其实是一个物体连续运动的总和。而这种运动本身,也被视作一种物体此刻的存在状态。换句话说,我们过去的那一刻并不能直接影响我们下一刻的行动。所谓物理惯性只是一种状态的转换而不是力的延续。从哲学上来讲,对这一现象有两相辅相成的解释。一个就是这个礼拜朱天飚老师说的,发展是偶然随机事件。另一个就是我说过的,未来绝对不是过去的简单延续。

     这个理论确定了一个概念。那就是明天会更好并不是一种客观事实。它只是一种我们构建出来的使命口号。或许它是生活在我们这一时代一些中国人的一种感受。但是,它仅仅是一个站在今天历史短期结果上的声明。它并不是一种必然的过程。历史上有无数个发展中国家,但事实证明,大多数发展中国家都失败了。只有少数国家才成功在后发展当中成功崛起。我们最近研究的政治经济学,就是在思考从如何解释这一过程,到如何发现这一过程当中起决定性的因素是哪些。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当中,传统的政治界经济学最大的问题在于,他们通过对这一过程的解释,将这一结果仅仅当做一种过程现象来寻找其中的某种逻辑关系。因此,他们老是试图去寻找某种和其他人不同的差异性。某种关系。而非去寻找这一过程当中构建这一结果的要素到底每一个都起到了什么作用。所以,当我看到某老师终于打破了这个伪科学的应然逻辑之时。我知道丫终于晋级了。自此以后,在我们的的眼里,世界上发生的事情,都是需要时然的理解去发现事情真正变化的要素是如何运作的。世界确实有其某种客观秩序。但是这种秩序绝对不是某种解释性的逻辑关系。而是对世界的一种直接认知。因为我们打破了历史必然是发展的这一伪逻辑。所以我们才能看到这个世界上所发生的一切事并不是必然的。因此我们的首要目标不是去解释事情为什么发生。而是去观察事情到底是如何发生的。而这些年来,我所提出的一切计划和理论虽然在有些时候可能并不全面,对世界的观察还不到位。可,那只是我阅历上的问题。这种根基性的方法论决定了我们看世界,理解世界,去影响世界的基本感知。而我们的一切行为就是建立在这种感知的基础上的。所以,我很早以前就说过,当你获得一种新的视角,就好像获得了对这个世界观察的一个维度点。这个点的多少,直接决定了,你眼睛里的世界到底是什么样子的。而你眼睛里的世界什么样子,就决定了你的生活和你与这个世界的大多数关系。

     历史的不连续性只是时然分析当中,对世界理解的一个边界认知而已。而我们今天所讨论的则是另外一个边界。即技术发展并不等于时代发展。这个话题的由来其实是对很多原本抱有技术权威论的一种否定。因为很多人确实有这么一种傲慢的偏见。但这个提法的更深层次原因却在于。技术对社会所发生的改变,往往并不直接代表社会结构的转型。在之前社会学系等领域对工业化进程对社会影响的解释当中,有很多论断都是在试图得出这样一种解释性的结论关系。比如洗衣机,尿不湿,解放妇女。汽车,电话解放和分解人的地区社会属性等等。这些论断背后的逻辑以及其带来的恐慌,就是技术将我们带向了地狱,也带向了天堂。因此技术是时代的主导者,唯有旧有的伦理道德是其脚下唯一幼稚的绊脚石。通过今天的讨论,我们就是要打破这样一种曲线性的解释。因为这种认知,不仅造就了很多无谓的恐慌,且也让很多本来需要商榷构建的问题,在这个逻辑下一笔带过,成了新时代发展的必然。技术改变人的生活方式,但是并不直接代表生活方式的变化,就直接改变人类社会的构建。就好像消费主义的盛行,并不代表在人被资本化以后,人的基本社会属性也随着资本化的过程而消失。因为提供一种可能性,影响的只是你选择的路径增多了,并不代表你必然要走上一种新的选择。真正影响世界的,其实还是在这个过程当中,不同的社会价值判断人群,如何建构和利用这样一种东西。就好比,在数字化时代。出版业依旧会存在且欣欣向荣。但是纸质媒介的出版产品却已经受困于这种信息保存方式,逐渐日落西山。整个纸媒出版行业都面临着巨大的生存挑战。那么,技术改变了人对知识的需求属性吗?并没有。它改变的只是人们获取信息的途径与阅读方式。一种道路取代另一种唯一的原因,是因为它在原有道路的基础上提供了新的功能和产品。但只要两者有地方不想交,则必然是共存而非取代的关系。

    假如我们在旧有的应然逻辑判断下,之前中央对于改革的问题所接受到的两种方案其实就是要我们两者选其一。可问题在于,这两个方案都完全是围绕着它们自己的利益价值判断毫不相较,但又利益冲突的两个集团。它们讨论的核心虽然是以改革的名义,但其实就是在争吵蛋糕划分方案。我之所以两者都反对,就是因为它们都是挂名不干正经事,却又逼着我们安一种生存方式让所有人都一条道走到黑。本来就是应然的人为规划出来的逻辑。还不让人选,而非要两者选其一。那不是祸国殃民,是什么?我所反对的不是其他国家社会整个生存的现状。而是反对以应然的逻辑,非要跟着什么人走就能直接奔向美好新未来的逻辑。就好像我上次说到的那样。假如我们只是单纯复制别人领先成功的结果。可能并不能成功,反而画虎不成反类犬。且当新时代的号角已经在我们面前的时候,因为我们自己并不了解其中的逻辑。只有在对方完全成功的时候,才拔起要赶超对方的逻辑。可是那时,人家早就已经进入下一个运作周期了。这种行为换个不雅的词语叫做,模仿者永远是吃屎都赶不上热乎的。当一个模式尚没有成为一种既定事实的结果的时候。因为我们眼睛当中看不懂它具体运作的逻辑和变化。因此,我们总是在这个时候会听到一种,什么什么不符合中国国情的声音。等这个模式人家都玩剩下了,这个时候一帮舔不要脸的家伙,却高喊我们抄成就是本事!我为他们感到悲哀的不是他们在伦理道德上应该如何受到谴责。而是他们永远没有那个眼界和别人去在时代的浪尖上去竞争。甘当捡剩的小弟。要是当小弟快乐,大哥辛苦的话也就罢了。可问题在于,做大哥的一大优势就是自己的眼界可以指导与榨取小弟的任何一分价值。美国自己成为全世界最强的商品输出大国的时候,你看他喊的是什么口号?是自由贸易。在体系当中最强的人自然希望所有人都毫无保留的开放。因为他在第一的位置不仅是因为实力上可以制霸群雄。更在于他在思想上永远是所有人的榜样和奉行对象。这个时候,对于第一的人,不仅有实力优势,同样也就存在了话语影响优势了。不是因为它说话的重量比别人大,而是在于它任何说话都有人听。然后照着去做。在这里额外提一句的就是,小马过河,适合别人的,不一定就适合你。

    因此,在时然的逻辑下,其实我早就应该发现,在我和别人讨论问题的时候,不是在同一个思维水平上。因为在我看来是要素比较的事情,在别人看来就是两个完全不相关逻辑的对比。很多人都认为我和他们讨论问题的时候,我不知所云。可其实我比他们自己都知道他们最后想要表达的诉求。且我还能顺着他们的逻辑,找到他们的思维瓶颈,目的,利益,世界认知状态以及能力水平。其实我最近已经很少能接触到让我惊讶,我所不知道的世界逻辑盲点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今天那节课虽然交流过程当中有些障碍,但是要比我周一得知某老师晋级的感觉要更加兴奋。最近我其实一直在研究非单个要素,而是多个要素构建差异性的社会属性系统如何干预社会变化的问题了。所以才有了我前几天感觉那个老总牛逼至极的原因。因为以前我只知道一个逻辑系统。但是我现在有两个可以做各种层面的对比和行为安置分析了。虽然,他自己只有出版业系统的一个逻辑而已。这也是为啥我很喜欢和别人聊天的原因,虽然每个人只有一,但是很多人的叠加之后,你就拥有了最丰富的世界。

   把话题拉回来一点。其实今天上完课以后,我才有点了解在老一代人也好,大众心中也好。他们内心所迷茫的根基。以及我所需要展示和形成引领作用的节点到底在哪里。人们很少能每个人都具有这样的眼界,以及改变世界,负起责任的决心。但是他们内心都有一个迷茫。那就是未来何所去,自己何所在的问题。只要向大众展示这个层面的的东西。也唯有这个层面的东西他们才能坚定信心,才能理解这个世界当中他们所需要做的事情和因果关系。我这两天很郁闷的地方就在于,明明都讨论到很高段位的比较问题了。甚至都出了具有阶段性的指导答案了。可是一帮人问的问题,越来越低级,越来越基础。最后都跌回谁能维护我过去的习惯或者给我一个眼巴前的未来,我就拥护谁的程度。这让我很是郁闷。因为这不是对外宣传,这是中央最高层政治家讨论的发展问题。抱着这么一个做吃等死放赖的态度,跟工地上板砖的民工有什么区别?今天我们所讨论内容的结论在于,我们要争第一,不是单纯物质上的第一。是站在时代第一位的第一。我们有充分的理由了解,一个跟随者就好像一个空有身板但无头脑的炮灰,或许有能力凭借暴力拍死一两个人拦道抢劫。但是小弟和大哥的区别在于,只有大哥才能决定自己的命运。而追随者只能被前者榨光最后一份价值。而在这个共赢还远没成为全球化政治共识的年代。把互利交换看做是共赢的冤大头更是没法在这个世界生存。其实借鉴任何先进国家的技术与社会经验我其实一点反对的意思都没有。关键是心态上是个跟随者,那么结果只能之沦为附庸。近日有那么一帮人评价我反对两派观点,是代表着年轻领导想要摆脱老一代权力控制,是为了争夺政治话语权的表现。这简直就是无稽之谈。我要是为了话语权这么无聊的东西,我为什么后来又在文章当中举美国网站的例子说那是新媒体方向,而国人却不自知?我所深虑的问题在于,这种看起来霸气,但其实依旧是跟随者的心态假如随着这样的决策展开,并以全套价值体系的方式被推广下去,我们就永远没有翻身之日。改革,改革。如今世界日益变化急剧激烈。几十年世界版图就翻天覆地一遍。我们改的不是技术,不是政策这种以变化为常态的东西。这些东西根本用不着我们单独拿出来提。我们要改的是我们这个国家,这个社会更加基础深层的东西。我们不一定要做时间上永恒的大哥。但是我们起码要有做世界领头羊之一的心态和能力。

   这个东西从哪里来?它不是单纯一个官僚行政体系,金融体系,传媒体系,社保体系,社会组织体系单独系统变更就能达成的目标。它是一种从思维上触动全国家,全社会进入新的时代思想与生存方式的变革进化!我们要完成的是蜕变。不一定和过去的一切说拜拜,但是这个变化一定和过去无关。它无关的地方不在于我们是否另起炉灶。而是在于,过去的承袭与延续并不能直接铸就发展的明天。所以,我们要从各个系统领域进行最本质层面的反思。反思技术所带给我们的新的可能性。这个时代制度的归宿。我们未来生活所需要突破的生存瓶颈。哪些能带给我们优越于从前的变化。这些都需要我们进行实际观察的思考与讨论。哪些是社会的本质,哪些是时代的载体。哪些是永恒的本性,哪些是可以变化的生存习惯。不要被变化的东西所迷惑。认为变化之后就一定会走向胜利的变。这中间有很多暗流。胜利者本就是少数。中国在工业化的浪潮中是失败者,所以才有了西方列强的殖民地入侵。因此,不要被现在我们追随者的表象所迷惑。决定我们今天生活现状的,不是因为我们跟随,恰好相反,是在一次次政治与社会变革中,有人坚持了他们认为对我们最有利的东西。所以才有了我们的今天。所以啊!不要向这种没出息的地位感到安逸与妥协。这恰恰是我们中国近代几个世纪以来落后于世界潮流处于败亡边缘的原因!因此,我希望有更多的人首先学习这样一种非线性的因果逻辑。去用自己的眼睛识别这个世界,而非想当然的去解释这个世界。只有我们站在同一个境界的平台上,才有平等对话的可能。而也只有能具备这样视野的人,才有资格谈论明天!这不在于年龄,就好像我评价那个商务印书馆的新老总一样。它是视野与思维的追求。让人们眼中迷惑的不是权力,不是利益。而是对这个世界的感知与动力。哪怕能力再有限的人获取了这样的视野,也会向着正确的道路不断前进。而哪怕再有力量与天赋的人没有这种视野,也是在无知无觉当中南辕北辙终其一生。论权力,其实我到现在都还不懂权力运作当中所谓个人前途到底怎么规划。何来对权力的争夺?对我来说,这恰好是年轻时游历的有趣人生罢了。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